抓頭髮,撓臉,叫罵聲連連,掐架的氣勢十分的足。

陸蕁雖有點娘,但力氣可不小,樓藍處於下風,臉上掛了好幾道彩。

見她吃虧,顧鳩跟莫安安上前,準備拉偏架。

顏知許單手插兜,另一隻手提著電腦包,擋住他們,語氣邪肆,「你們還是乖乖待著的好。」

轉身,掏出手,修長白皙的五指扣住樓藍的手腕,分開他們,「我的人,別動,懂?」

雖然是陸蕁先動手,但她可不管陸蕁有錯沒有。

她這人向來最是護短,想在她眼皮子底下欺負人?做夢嗎?

「你們都在幹什麼?不嫌丟臉的嗎?趕緊滾進來!」

打鬧的聲音不小,驚動了辦公室里的藝人總監。看著他們,頭疼地扶額,火氣上漲。

莫安安低下頭,眼裡閃過心災樂禍,輕聲開口,「阿許……你們太衝動了……總監他……」

這兩人現在肯定倒大霉了。

「不勞你擔心。」

顏知許瞥了她一眼,態度漫不經心,眸光又冷又狂。

莫安安:「……」

身體微微僵硬,沒出息的不敢出口反駁。

顧鳩:「……」

眼神漂浮,心裡思緒萬千。

顏知許,似乎變了很多。

樓藍整理好衣服還有頭髮,吐出一口濁氣,冷笑一聲,帶著兩個藝人率先走進辦公室。

「阿許……我……我闖禍了……」

剛剛打架時氣焰有多囂張,現在陸蕁就有多後悔。

「總監肯定生氣了……」他雙手抱著腦袋,欲哭無淚。

原本還想要好好給阿許爭取資源的,這下子恐怕要吹了。

「陸哥,別擔心,一會兒讓他們叫你爸爸。」

顏知許拍拍陸蕁的肩膀,單手擰著電腦包,淡定地走進辦公室。

陸蕁:?????

阿許是不是受打擊太大,患上了癔症?還是說他幻聽了?

辦公室里。

顏知許坐在單人沙發里,身體陷在裡面,單手托腮,修長的手指微動,慵懶又痞氣。

藝人總監林博氣憤地指著顏知許還有陸蕁,吧啦吧啦地大罵,「公司已經決定雪藏你了,你還來幹什麼?還有你,誰讓你在公司打架的,你把這裡當成了什麼?」

見他們被罵,樓藍冷笑,莫安安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揚,唯獨顧鳩低頭玩著手機,不知在想什麼。

陸蕁完全沒get到林博的點,「總……總監,在公司打人的確不對,下次我會選其他地方的。」

林博氣笑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為什麼帶她來公司?不知道她被雪藏了?」

陸蕁委屈巴巴,活像受氣的小媳婦兒。總監也太過分了,明明阿許是被冤枉的。

「總監,阿許……」他開口解釋,還沒說完就被顏知許打斷了。

她直起身子,打開電腦,手指無聲地敲打鍵盤,「當然是來聽你們叫爸爸的。」

所有人:這丫頭怕不是傻了?

顧鳩放下手機,低著的頭抬起來,看向顏知許。

「不知所謂!」樓藍氣地拍桌,不顧形象的冷嘲熱諷。

陸蕁看著顏知許,心裡突然湧起迷之信任,他翹著蘭花指,「對,就是來聽你們叫爸爸!」

顏知許輕笑,「孺子可教。」

林博氣的臉色鐵青,呼吸困難,壓著心頭的怒火。

他不能跟兩個傻子一般計較!

。看着漆黑的天空,社團活動結束后,木村悠伸了一個懶腰。

想要開發成功一款遊戲,是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的。木村悠相當清楚這一點。

「木村同學,明天見。」

「木村君,明天見。」

東方綾乃與山瀨美代子分別和木村悠打了一個招呼。

「明天見。」

就這樣子三

《東京養妹人》第一百二十三章糖果為什麼變了? 「維烈!給我靈界手套!我要K死他!」

好幾分鐘后,回過神的昭霆發出霍霍的磨牙聲,怒吼道。另兩人也一臉苦大仇深,絕不善罷甘休的表情。維烈苦着臉道:「我沒有你說的那個道具,不,世上根本就沒有……」

「我不管!我要殺了他!」

「笨蛋!你還快不道歉!這種惡作劇太過份了!」楊陽板起臉訓斥罪魁禍首。肖恩瑟縮了一下,扁嘴道:「只是開個玩笑嘛,何必這麼生氣。」

昭霆、耶拉姆和希莉絲怔了怔,肖恩的聲音出乎他們意料的年輕,大概只有二十齣頭。他的聲線不頂好聽,卻很特別,溪流般舒緩而流暢,又如和風般活潑而輕快,讓人一聽,腦中就浮現出一個充滿陽光氣息,總是唇畔帶笑的男子形象,怒氣不知不覺消散開來。

「好年輕哦,他幾歲?」希莉絲問道。肖恩跳到她身側,在她耳邊道:「我100歲。」

「哇!」

「肖恩!」

「好啦好啦,不開玩笑。」肖恩雙手一攤,「不過,我真的不知道。」

「對了,你喪失了記憶。」四人想起來。維烈開口道:「你33歲。」

「咦!他(我)這麼老了?」四個人類加一隻(?)幽靈齊聲道。楊陽打量肖恩:「一點也看不出來,我還以為你只有二十來歲。」

肖恩雙手環胸,煞有其事地道:「嗯,一定是我保養得好。」昭霆三人浮現程度不一的噁心表情。

楊陽扁了肖恩一拳,當然,沒有打到。但是虧得她,讓三人確認了肖恩的位置。昭霆伸出手,卻只有穿過空氣的空虛感。

肖恩皺眉道:「你摸我胸部幹什麼?非禮啊!」楊陽看得爆笑。

「啊,真的是幽靈耶,摸不到。」昭霆驚奇地盯着那隻手。希莉絲比量了一下:「這裏是你胸膛的話,你的身高應該是177—180,挺標準的。」

「他178。」維烈再度報出正確答案。楊陽心中異樣,就算是朋友,但這也了解得太清楚了。

肖恩瞅著維烈,浮起曖昧的笑容:「你真的對我的事無所不知哩,該不會真的迷戀上我了?」還沒說完,維烈就給了他一腳,當然沒踢到。

肖恩生前和維烈應該是很好的朋友吧。楊陽微笑起來,突然,她想起一事,衝口道:「維烈!肖恩就是聖賢者!對不對?」

「什麼!!」昭霆三人大驚失色。肖恩歪著頭:「聖賢者?」

「他不是。」

維烈毫不猶豫地道,語氣斬釘截鐵。眾人受驚的心臟恢復原位。

「對了,聖賢者是37歲時從這個世界消失的,肖恩只有三十三歲。」楊陽想起歷史,不好意思地搔搔頭。維烈遞出手鏡:「那麼,肖恩就拜託你了,楊陽,請你好好照顧他,可以的話,給他勇氣,不過別逼他。」

你未免太寵他了,這樣他怎麼恢復記憶?楊陽接過鏡子,隨即看向棕發青年:「可是肖恩的意願……」

「我跟你走,我比較喜歡你,跟你聊天有意思,不像這個說話老莫名其妙的傢伙,而且我看他不順眼。」

楊陽尷尬地瞪了他幾眼,心想他怎麼能這樣說一個朋友,即使不記得。維烈卻笑着說道:「別怪他,即使肖恩忘了我,我也把他當朋友。那麼,麻煩你了,楊陽。」

「嗯。」黑髮少女終於伸出手,接過手鏡,許下無言的承諾:她一定要讓肖恩恢復記憶,回報維烈的友情。

「謝謝。」

魔界宰相清俊的臉龐閃過複雜的情潮,深深低下頭。

******

「肚子餓死啦!飯,我要吃飯!」

昭霆大聲喊出民生所需。楊陽抬頭看天,訝道:「哎呀,已經這時候了。」

在他們為肖恩的事磨蹭時,太陽已悄悄爬到頭頂上空,朝整座森林傾灑溫暖燦爛的光波,好似給樹葉鍍上了一層金粉。

維烈轉過頭:「肖恩,你回鏡子裏去,陽光會消耗你的能量。」

「對了。」楊陽驚訝地道,「他怎麼能曬太陽呢?他是幽靈、是陰靈耶!」(註:亡靈除非受到死靈魔法的制約,不然都必須遵守冥界的律法,在暗夜活動)

「我是獨一無二的幽靈,不怕太陽。」肖恩吹噓。維烈皺眉道:「別聽他瞎說,因為他是生靈,所以才可以大白天出來,不過也不能待太長時間。」(註:生靈指活人離體的靈魂)希莉絲睜大眼:「生靈?那他的身體還活着咯?」

「不,死了,只是他的靈魂是被強拉出身體的,所以是生靈。」

耶拉姆道:「這不是蓄意謀殺嗎!到底是誰對他做出這種事?」維烈淡淡地道:「那個人早就死了,說出他的名字也沒意義,我們還是趕快上路吧,時候不早了。」

「先吃飯啦!」昭霆大聲抗議,一屁股坐在地上,耍賴道,「不給我吃飯,我絕不走!」

「真拿你沒辦法。」楊陽翻了個白眼。希莉絲笑着揮揮手:「算了,她說的對,不吃飽飯,怎麼有力氣上路。」耶拉姆咬牙道:「她根本就不是這意思。」

維烈笑道:「大家都餓了,不如就吃我包里的東西,別啃乾糧了,如何?」昭霆立即叫好,餘人猶豫片刻后,也同意了。

包裝得像航空餐的食物擺放在桌布上,有三明治、培根、煎蛋、肉鬆甘藍卷、牛奶、咖啡、紅茶等,雖然有工業加工風格卻十分美味。

楊陽心想維烈天天可以從包里拿東西吃,還有睡袋,不用操心打獵,露營等麻煩的事務,他的旅行簡直是郊遊。

「啊,好好哦!」肖恩飄在眾人上空,滿臉垂涎,「嗚嗚,我也想吃,還有酒!可惡!為什麼幽靈就不用吃飯呢!我們也有味覺啊!楊陽,身體借我!我要吃飯!我要喝酒!」

這傢伙,該不是昭霆的前世吧?楊陽、耶拉姆和希莉絲生出相同的懷疑。棕發少女專心大快朵頤,沒空理會幽靈的哀嚎。

依然是維烈出聲搭茬:「肖恩,別鬧了,你想吃飯,回鏡子裏,想變出多少就變出多少。」肖恩大幅搖頭:「那都是幻象!騙人,不,騙鬼的!」

「可你在這裏大喊大叫,又吃得到東西了?」

「嗚……」肖恩扁扁嘴,無奈地嘆了口氣,化成一團光霧,回到黑髮少女掛在腰側的手鏡。見狀,楊陽三人都吃了一驚,沒料到肖恩這麼乾脆。

「我還以為他是個胡鬧頑皮的人,原來也有成熟的一面。」希莉絲眨眨眼。維烈喝了口蘋果茶,道:「他本來就是個胡鬧愛玩的人。」頓了頓,似乎想起什麼,改口道:「後來有成熟一些,不過肖恩一直是個天真的人。」

真的是,非常天真。

楊陽沒聽出他的言下之意,撲哧一笑:「真像是長不大的大齡兒童。」

耶拉姆開口道:「話說回來,昨晚倒是出乎意料的平靜,我本來以為有人會趁夜偷襲。」

希莉絲先瞄了眼維烈,才道:「不奇怪,盜賊也有盜賊的情報網,昨天下午的事十有十已經傳出去了。只要看看那些打劫我們的傢伙變成什麼樣子,誰還敢招惹我們?」楊陽和耶拉姆臉色一青。

昭霆放下餐具,氣咻咻地道:「別提那件事啦!害我食慾都沒了!」楊陽道:「沒食慾了嗎?正好,把你的太陽蛋和香腸給我吧。」

「做夢!」昭霆立刻抓起盤子,把上面的食物統統倒進嘴巴里。希莉絲看得呆然,喃喃道:「說不定你在腐爛的屍體旁也吃得下飯。」

耶拉拇指著昭霆:「別說腐爛的屍體,我看就算被紅龍吞進肚子,她也不會忘了吃飯。」

「同感。」

昭霆好容易咽下滿嘴食物,罵道:「幹嘛!喜歡吃也犯法?我是擁有健康食慾的十七歲青春美少女,哪像你們兩個冷饅頭擁護者!」

希莉絲回嘴:「誰喜歡吃冷饅頭了!那是沒辦法的情況下吃的急糧好不好!」耶拉姆也道:「什麼十七歲青春美少女,是飯桶女才對!」昭霆抄起一隻果醬罐就往他頭頂砸下,幸好楊陽和維烈及時阻止,才沒釀成大禍。

結束了不算太平的一餐后,一行人收拾好行李,再度上路。

昨天因為突發事件,沒走多少路,所以今天五人加快速度。但是諾瑞姆林小徑越深入密林,就越崎嶇,盤根錯節的樹根使得路面凹凸不平,從路旁伸出來的灌木野草也成了障礙,五人不得不打起精神,時刻注意路況,盡量讓坐騎走的穩當點。

「有岔路。」

走在最前的耶拉姆一拉馬韁;其後的昭霆,兩人共騎的楊陽和維烈也拉馬停步,墊后的希莉絲揚聲道:「是左邊那條!旁邊有個路牌的!」

「路牌是指向右邊。」

餘人沉默了一瞬,昭霆和希莉絲異口同聲:「是盜賊乾的!」楊陽搖頭道:「不能這麼武斷,也許是野獸碰的,耶……」她正想叫少年看一下,卻見對方早就彎下腰了。

「沒有野獸的足跡,應該是人為的。」耶拉姆直起腰,「另外,有好幾條車印子往右邊去了,痕迹很新,應該沒走多遠。」楊陽驚道:「有旅人被騙了嗎?」

「有車印的話,十之八.九是商隊。」希莉絲咋舌,「這支商隊的領隊肯定是個菜鳥!明知奎拉圖森林盜匪遍佈,還這麼大意!」

「不,可能商隊里有內奸,我以前經歷過。」維烈開口道,餘人茅塞頓開。

「沒錯!哪有商隊的領隊那麼笨的!一定有個內奸嚮導!」希莉絲大聲道。昭霆躍躍欲試:「那我們還等什麼,快走啊!」楊陽點頭:「嗯,現在他們一定很危險。」

「真沒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