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

門口突然有一道鐵門直接砸在地上,將這門給封鎖,隨即外面的閘門也在緩緩的放下來,裡面一片漆黑,除了兩個人的手機,再無別的光明。

「沈老大,你這是什麼意思?」

王陽對著外面喊道,他的眼神滿是殺機,想來,一路上他十分小心謹慎,最終還是在這裡被算計,只是不知道對方哪裡看出他的不對勁?

「王陽先生,真的沒有想到,你和這位黃芸芸警察配合的那麼好,要不是剛才有人給我通風報信說,你和她的身份,我只怕都還要被你們給蒙在鼓裡面。」

沈國琪的聲音從外面傳來,王陽還從裡面聽出對方惱怒之意。

我和暴君互飆演技 沈國琪被兩個人這樣欺騙,要是一點反應都沒有,那才是真正見鬼的事情。

「沈國琪,想來,你也知道我是為什麼來的吧?」

既然都已經被對方給識破了,他也不會給自己找那麼多的麻煩,他只是有些奇怪,這些人到底是怎麼識破他的。

「知道,不過現在你已經是我的階下囚了,好好在這裡爽快一下,想到橋老三那麼忌憚你,我都想要笑,你也不過如此罷了。還有黃芸芸警察,剛才你表演的真的不錯,我都差點被你騙過去了,待會你在床上也要那麼賣力的表演,哈哈……」

沈國琪已經將目標給放在黃芸芸的身上,至於王陽則是被他給判定為死刑。

「沈老九,你放我出去,你知道你是在幹什麼?你這是在犯罪,私自囚禁一個警察是什麼罪名,我想你知道?」

黃芸芸大喊道,她從剛才到現在就有些慌亂,甚至還下意識的遠離王陽,她可是知道現在這時候,不管是外面的人,還是裡面的人都十分的恐怖,尤其是今天她為了查明情況,那是沒有帶槍械出來,所以她的戰鬥力不會有太大。

「噗嗤……」

外面的沈國琪還沒有吭聲,王陽卻是忍不住嘲諷的笑起來。

智商啊!

你那麼低的智商是怎麼當到警察?

人家都是靠犯罪吃飯的,不要說對你一個小警察囚禁,就是將你先女干后殺都是隨意的事情。

在這樣的人渣內心,他們早已經沒有所謂的法律,即使是有法律,那也是要依靠法律保護他們自己的時候。

許多人都是這樣,在法律對他們有好處的時候,他們就積極的相信法律,要是沒有好處的時候,一個個都不將法律給當成一回事。

「你笑什麼?」

黃芸芸內心的火氣蹭的起來了,她看著王陽說道:「要不是你的話,那我們也不會被識破。」

人都是一樣,怎麼都不會將錯誤給放在自己的身上,王陽就是最好的替罪羊。

「哈哈……」王陽忍不住笑出來,而後他看著黃芸芸問道:「你有沒有腦子?」

「什麼意思?」黃芸芸很是不服氣的問道。

外面的沈國琪則是一臉笑容的看著放下來的大門,這些笨蛋現在還有心思吵架,待會就知道錯,算起來,那些人也應該到了?

「轟……」

在沈國琪想事情的時候,幾輛車飆過來,本來在裡面還鎮定自如的王陽卻是感覺到事情有些不對,他看著黃芸芸說道:「找出口先,不要磨蹭那麼多,我們的手機一起將這邊給點亮。順帶找燈光。」

王陽可是經驗十足,按照他想來,這周圍應該是一個密閉的地方,要是沒有地方出去,那他們只能夠砸牆,儘管很傷身體,但是那也沒有辦法。

黃芸芸這才反應過來,她也慌忙拿起自己的手機打開手電筒。

微弱的燈光下,兩個人發現這地方竟然是密閉,即使是鐵門都是被硬板隔絕了。

「果然如此。」王陽就知道是那麼一個情況,他看著黃芸芸說道:「現在的情況十分的不樂觀,先找找有沒有燈光。」

王陽就不相信,這地方還沒有燈光,黃芸芸也知道現在要找到燈光,要不然兩個人只怕是一直都在黑暗之中徘徊。

只是在他們找了好一陣子的時候,他們都還是沒有找到燈光。

外面則是靜悄悄的,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他們是想要困死我們?」黃芸芸內心越發的慌亂,她認為自己是要死在這個地方,王陽卻是十分鎮定的掃視周圍說道:「不可能的事情,找一處比較薄弱的地方。」

只要有薄弱的地方,王陽就有辦法出去,他怕就怕這種地方是幾層磚一起蓋的房子,那才大麻煩。

「做什麼?」黃芸芸十分不明白王陽的意思,真的以為他是李小龍?就是李小龍也沒有辦法直接打穿那些牆壁吧?

「問那麼多幹什麼?」王陽有些不耐煩的來了一句,他現在都已經蹲在牆壁邊敲打一番。

「哼,凶什麼,有本事對著外面去。」黃芸芸也不是那些嬌嬌女,不過她想到現在的情況,兩個人也不合適內訌,所以她耐著性子和王陽一樣敲打。

結果一番下來,兩個人的臉色都十分的難看。

那一點迴音都沒有,十分的沉,牆壁想要靠著拳頭打穿,不是那麼容易,這裡也沒有鐵器,這讓王陽十分傷腦筋。

不過要說絕路,那也不可能,王陽剛剛在周圍看了一下,這地方倒是真的是一個修車廠,裡面有幾處修車專用的大溝,至於更裡面的門則是被水泥給封死。

「砰……」

突然,屋子裡面大亮起來,好幾米高的橫樑上面,那些吊燈都亮起來。

「終於正主要來了嗎?」王陽倒是想要知道,誰算計他,剛才他倒是隱隱約約聽到外面的車聲,只是無法知道是誰而已。

「王陽,本來我還打算慢慢耗死你,那些朋友說現在就要你死,我也沒有辦法,只能夠送你上路,你下去之後,不要怪責我,只能夠怪責你自己沒有腦子,亂得罪人。」

沈國琪的聲音在屋頂傳來,屋頂是鐵硼做的,鐵硼倒是可以移動,漸漸的,幾個人的模樣出現在王陽的面前。

王陽抬起頭看去,上面透出幾個人的身影。

「橋老三……」

王陽說怎麼會有人算計的那麼準確,現在一切都已經明白。

黃芸芸則是瞪了王陽一眼說道:「原來我是被你連累的。」

「閉嘴。」王陽呵斥道,這都什麼時候,黃芸芸還那麼沒有腦子,上面的人肯定不會讓他們活下來,只是對方以為這樣就可以讓他死去,這倒太小看他。

「小子,本來那一晚上,你乖乖受死,大家都好,結果我受傷,又丟了面子,還被人給訓斥,我怎麼都要好好算計一番,希望你不要死的那麼早。」

橋老三滿是恨意的說道,隨即他一揮手說道:「都給我扔下去。」

一堆的東西被扔下來,王陽和黃芸芸一臉警惕的看著那些東西。

「啊,蛇……」 終於,兩個人看清楚是什麼了,處於女人的天性,黃芸芸直接尖叫起來。

蛇,現在初步估算都有百來條了,眼鏡蛇、蝻蛇……只要可以叫出來的,這裡都有。

而且,他們還是不斷的從上面扔蛇下來。

王陽的冷汗都出來了,要說對付人,他沒有什麼問題,但是現在那麼多的蛇,他可能扛住,但是身邊這個小妞,那是必死無疑。

要知道,那些蛇一條條都在朝王陽這邊過來,王陽真的想問,為什麼那麼高扔下來,都摔不死你們的了。

「你有辦法對付這些蛇嗎?」王陽突然開口說道,汗水一滴滴的沿著王陽的額頭滑落,他的身子都在顫抖。

目測,現在都已經超過至少兩百條蛇,而且上面那些禍害還在繼續扔蛇下來。

不出意外的話,這裡都會滿是蛇。

黃芸芸先是飛快的搖了搖頭,而後又飛快的點了點頭。

「他娘的,你到底可以不可以?」王陽現在是脾氣都上來了,如今這時候不吭聲,還在搖頭和點頭,這是作死?

「凶什麼凶啊?待會都還不知道怎麼死,要是少的話,我可以對付,但是那麼多……」

黃芸芸的聲音都帶著顫音,她彷彿已經看見自己被安心蛇給咬死的場面,甚至她都還想到自己死了之後,那屍體是直接被蛇給爬來爬去,她就想要吐出來。

黃芸芸感覺到一陣噁心,沒有錯,女人在這樣的情況下,想的不是怎麼脫離危險,反而是噁心不噁心的事情。

王陽的呼吸都有些急促,他雖然遇見過比現在更加危險的事,但是那麼麻煩的危險,他卻是第一次遇見,尤其是身邊還有一個拖累。

「問你一個事情。」王陽突然開口問道,他真的很不想理會身邊這個賤女人。

上次的事情,他還沒有報,今天又有那麼多梁子,自己一個人生存概率更大,不如就自己一個人活下去?

王陽的內心突然想到這樣的事情,但是他卻是無法下定決心。

「這時候,你還問什麼東西啊?你有沒有辦法,快想點辦法,老娘還是一個黃花大閨女,怎麼也不想死在這裡。」黃芸芸語氣生硬的說道,人則是迅速後退。

現在兩個人一路在退,那蛇則是一直在逼近他們,現在他們都沒有可以後退的地方,要是沒有什麼意外的話,十多秒鐘之後,他們就會被蛇給逼近牆角。

「哼,你做過多少貪贓枉法的事情?」王陽這時候還在想這破事,現在都已經有些死到臨頭了,不是該想一些逃生的手段?

不過黃芸芸的反應卻是十分劇烈,她憤怒的看著王陽說道:「你可以侮辱我的身材不夠好,你怎麼都不能夠侮辱我不是一個好警察,要知道我一直都是盡忠職守……」

隨即她又來了一句:「我只是一個小警察,就是我想要貪贓枉法也沒有資格……」這一句話才是實話,想要做壞事都沒有那個資格。

「哈哈……」

王陽忍不住笑出來,本來此刻生死關頭,大家都該十分緊張,他也不去探討那麼多的事,他只是想要給自己一個借口而已,要不然他怎麼都沒有辦法狠下心來救一個自己的仇人。

畢竟他之前和黃芸芸的關係十分的複雜,甚至可以說是十分的不友好。

他要是將人給丟下,他可以說自己百分百有辦法逃生,只是男人和道德讓他做不出這樣的事情。

「小妞,這一次算你走運,大爺豁出去了,上來吧!傻乎乎的看什麼啊?給我上來啊。」

王陽趁著那些蛇還沒有過來,直接在黃芸芸的面前蹲下來,有些沒有好氣的說道。

黃芸芸一時間都還沒有反應過來,她看著王陽問道:「什麼?」

「你大爺的,老子背著你,要不然就你這細皮嫩肉,還不三兩口被蛇吃了。」王陽警惕的看著那些慢慢爬過來的蛇,眼神滿是戾氣的說道。

要是可以,他真的不想當這樣的爛好人,但是誰讓他是一個帥氣又有責任心的男人?

「為什麼?」

黃芸芸怎麼都沒有辦法理解,這是自己認識的那個流氓,不知道怎麼的,她心底最柔弱處被碰觸到。

要知道在這樣的環境下,就是多少夫妻都有可能勞燕分飛,尤其是多一個人,那多一份拖累。

按照現在的情況下,要是王陽不死的話,在他背部的黃芸芸是怎麼都不會出事,除非那些蛇直接騰空而起。

不過真的以為是在看玄幻故事,那些蛇成精了?

「問那麼多幹什麼,在我背部,記住了,腿一定要夾緊我。」

王陽脫下自己的衣服的時候還不忘記耍流氓,本來還是軟綿綿的衣服,但是不知道被他扭了幾圈就變成一根鐵棍的一樣東西。

黃芸芸咬了咬嘴唇,她雙手摟著王陽的脖子,很用力很用力抓住王陽。

現在王陽只是想要罵娘,真的以為大爺這肉不會痛?

「哈哈,你們加油!我們在上面為你們喝彩,要是不夠的話,那我還有很多蛇陪伴你們。」沈國琪很是開心的笑道,他就是喜歡看這樣的事情。

今晚不單止白白得到四百萬,還幫自己後面的人將王陽給弄死,那也算是十分爽的事情。

「小子,我第一次看見你,我就知道你是一個有出息的人。現在你的表現讓我沒有想錯。」

橋老三的聲音從上面傳來,也不知道是想要干擾王陽的心緒,還是真的這樣想。

「聽見沒有,是大爺救了你,以後要是沒有死的話,記得以身相許!」

王陽很流氓的來了一句,黃芸芸則是臉紅滴血一般,她真的很想罵,但是又不知道該罵什麼,最終很是小聲的嘟囔道:「要是我們得救了,我原諒你……」

尼瑪,大爺豁出小命,為的就是那麼一句……

「啊……」

王陽在心裏面還沒有想完,那蛇卻是突然撲過來,最先過來的是一條眼鏡蛇,黃芸芸則是尖叫起來。

那蛇長一米多,兩顆尖銳的毒牙在燈光下,格外的刺眼。

王陽卻是沒有畏懼,他一衣服砸在那蛇頭上面,隨即順手一拉那蛇被他給抓住,在黃芸芸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王陽一把將蛇給撕裂成兩半。

如今的情況下,王陽也顧不得那麼多,殺了一條算一條,要不然待會死的就是自己。

蛇這樣的東西,那命是十分長的,有些蛇即使是剩下一顆頭都可以存活幾個小時,所以王陽怎麼都不敢掉以輕心。

「現在你不要隨意亂叫好不好?很容易干擾我,要知道我要是被咬死。」

王陽身上有些血跡,這是剛剛乾掉那眼鏡蛇帶來。

「嘶嘶……」

也許是因為有血腥味,或者是看見同伴慘死,那些蛇加快遊動的速度,瞬間朝王陽這邊追過來。

「那個小子的手段十分不錯,我們也來一點助興的事情,陳老八,今晚這個女警察可是走你的路線,你怎麼也要給人家一點照顧!對那小子來幾槍,讓那美女跳舞試試看,怎麼樣?」

橋老三將手上的槍遞給陳輝陽說道,今晚警察的事情怎麼都需要一個交代。

陳輝陽也知道他們有些疑心,要是他不做出一點事情讓他們信任的話,只怕會有滅頂之災。

他們若是以為他已經背叛組織,他只怕遭遇會生不如死的事情。

採集萬界 「這沒有問題。」陳輝陽笑著說道,隨即眯著眼瞄準王陽。

「砰。」王陽還正在和群蛇搏鬥的時候,他瞬間感覺到危險的逼近,還沒有等對方靠近,他右腳一蹬牆壁,在黃芸芸的驚呼聲、蛇群的撲殺之中,穩穩的跳躍到了五米之外的地方。

他原先站立的地方則是有一顆子彈射下來,一條花蛇被子彈射中身子,那血一下子噴射而出,牆壁都沾染了一些血跡。

「不要亂動。」王陽剛剛站穩落地繼續除蛇,誰知道上面的黃芸芸比王陽更加的激動,好像那些蛇第一個咬住她一樣。這女人真不懂事。

黃芸芸也知道自己剛才有些過了,只是,她依舊還是沒有辦法平復內心,她時刻怕後面的那些蛇突然撲過來。

沒有辦法,人在知道自己的敵人在身後,又無法看見那身後的時候,便是會產生一種本能的恐懼。

上面,沈國琪看著陳輝陽說道:「看來你的槍法不怎麼樣!來,我們幾個也來幾槍試試看,這小子倒是有些本事,不過可惜還是要死在這裡。」

「加快速度吧!他是怎麼都不能夠在這裡活著的,你們也知道,一旦被他有強大的實力翻盤的話,那我們就要死在這裡。」

橋老三十分清楚王陽的實力,他也知道一旦王陽出去之後,他將會面臨何子山的報復,他要是想要出手,那就要雷霆一擊,不能夠給王陽翻身的機會。

在橋老三看來,一個死去的人,根本就不值得何子山為此大動干戈,他才敢如此光明正大的下黑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