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宇辰咬著牙,極力控制自己集中精神,不要讓自己的精神崩潰。

此時,就連他的牙齦,也被他咬得不斷的滲出血來。

現在,每一秒對於他來說,無疑是度秒如年,時間都過得非常之慢。

緩緩的,他終於堅持不住,眼眸里的瞳孔開始慢慢的擴散,而體內的金丹,也在這時候漸漸的暗淡下去。

一切彷彿就要在這個世界煙消雲散。

他身上的龍爪以及龍鬚,都無力的耷拉在自己的身軀上,猶如一灘爛泥。

這一刻,莫宇辰身上唯一還擁有活力的,就只剩下懸浮在他頭頂的混沌神塔。

此時混沌神塔通體散發著耀眼的金光,整個塔身上的小窗戶不斷的滲出淡淡的紫氣,滋養著莫宇辰的龍身,顯得十分的神聖。

咚!

終於,在紫氣將莫宇辰整個龍身覆蓋滿的時候。

一聲清脆的鐘聲在莫宇辰魂海中敲響。

繼而,方圓將近十里的靈氣,全部往莫宇辰身上灌入。

就連真靈元脈中的真靈石,也在這時候迅速變得灰暗,顯然是被抽幹了裡面的能量。

這股靈氣注入莫宇辰體內后,猶如滾滾奔騰的長江之水,往他的金丹涌去。

很快,少年身上猛然爆發出一股強橫的氣勢。

而且,他整個龍身上也開閃著紫金色的光芒,無論是龍鱗還是龍爪、龍鬚。

此刻,全部都恢復了勃勃生機,開始自主的揮動著,就像一條滅世凶龍一般,好不威武。

「嗷吼!」

一聲高亢的龍吟聲響起,莫宇辰的龍軀在狹窄的山洞中滾滾翻騰,那鋒利的龍鱗在石壁上摩擦,響起了金石之聲,不斷冒著火花。

他的雙眸,爆發出一股毀天滅地的紫氣,久久不能消散。

與此同時,莫宇辰體內的金丹,猶如巨鯨飲水般,開始猛吸那股澎湃的靈氣,將最後金丹上,僅剩的那條裂縫補滿。

並且在金丹之外,凝聚了九條紫金色小龍,不斷的繞著金丹表面翻滾,呈現九龍戲珠的現象。

不過,最讓莫宇辰激動的是,他發現自己意識已經回歸本體,而且感覺到這一刻,自己身上充滿了一股爆炸性的力量。

恨不得找一個人來大戰一場。

這樣的強橫的感覺,前所未有,現在就連莫宇辰都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有多麼的暴力。

「《混沌造化決》入門篇圓滿?」莫宇辰腦海中,浮現出一條讓他震驚的信息。

然而,與這條信息同時出現的還有《混沌造化決》第一層的功法。

但是,如今的他,沒有心思去研讀。

因為,就在這個時候,他的神念發現。

洞門外,有人正在打開石門的機關。

「羽鴻軒,你在搞什麼鬼,給我出來。」

石門還未開啟,外邊已經傳來了大小姐不滿的呼喝聲。

對於她的聲音,羽鴻軒的記憶記得非常的清楚。

我在豪門當夫人 「看來,這一戰確實是在所難免。」

莫宇辰皺著眉頭,暗自想道,臉上露出了淡淡的擔憂。

不過,他的一雙龍眸中的遲疑,很快又被一股豪邁的戰意取代著。

「既然如此,那從現在開始。」

「就讓我莫宇辰,將你們這些阻礙我走向強者路的人,一一撕碎吧。」

莫宇辰龍眸一冷,揚起高傲的龍頭,狂暴的高吼一聲。

繼而,不等外面的人進來。

莫宇辰猛然探出鋒利的龍爪轟碎石門。

嘭!

石門崩碎,化為了漫天石頭碎屑。

而正在開啟機關的兩個玄宮弟子首當其衝,被莫宇辰的龍爪抓在手裡,瞬間捏爆。

「什麼怪物!」

眾人見到巨大龍爪的時候,心中被震驚住了。

要知道,此時他們身處與礦洞身處。

周圍的環境情景本來就屬於比較陰森灰暗,現在在他們毫無防備的情況下,冷不丁的探出一隻龍爪,這能不將他們嚇死嗎? 見到眼前這般狀況。

那玄宮的大小姐早已經嚇呆在原地。

畢竟女孩子天生膽小,況且她又只是一個被寵壞了的小女孩,何時見到這樣的場面。

所以,不等莫宇辰有下一步的動作時,她已經率先暈了過去。

「保護好大小姐。」

「快退出去。」

周圍的真武城高手們雖然震驚,但還算是反應比較迅速。

在這萬分緊急的情況下,知道將他們的大小姐保護好。

鏘!

咻!

不給他們退出去的機會,莫宇辰化為人身,手中的龍淵劍轟出一道攝人心魄的劍氣。

「不好。」

「我拖住他,你們出去速速給郭長老發求救信號。」

人群中,一個實力較為強橫的中年人驚呼一聲。

隨即,他快速的欺身而上,迎向莫宇辰的劍氣。

但是,中年人儘管能提前預知到兇險,可他身後的眾人卻來不及反應過來。

只能是眼睜睜的看著莫宇辰的劍氣,呼嘯而來,將中年人吞噬。

噗!

劍氣洞穿中年男子的心臟,餘威不減的繼續往前轟去。

直到後面有真武城的三位高層聯手抵擋,才堪堪擋住莫宇辰一劍。

如今,邁入凝丹境的莫宇辰,修為一度暴漲。

雖然最後那股澎湃的天地靈氣,只讓他一舉衝上凝丹境一重的巔峰。

但是,這已經足夠了。

畢竟如果拿他的金丹與普通人相比。

莫宇辰金丹之大,可足足是普通人的十倍之多,實屬異類。

「怪物,你不能殺我。」

「我爹是真武玄宮的副宮主。」

「你要是敢殺我,我爹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玄宮大小姐在這個時候,被劍氣的凌厲震蕩驚醒,滿臉都是驚懼之色,惶恐的說道。

她這一輩子,奇珍異獸確實見過不少。

但是,莫宇辰身上龍化后的威勢,那可是真正的龍威啊。

就憑她這種未經磨練的心性,根本就抵抗不了。

「哼,就算你爹來,也得死!」

莫宇辰陰冷的說道。

繼而,手中劍上的毀滅劍意透劍而出。

游龍!

咻!

噗噗!

又是兩人悍不畏死的擋在玄宮大小姐身前。

「瘦猴,別傻愣著,趕緊拉上大小姐走。」

真武城的人,悍不畏死的祭起手中的兵器,擋在狹小的洞口中。

試圖以他們那可笑的軀幹,來抵擋莫宇辰的步伐。

……

礦洞外。

真武玄宮那些守護真靈石的護衛們,聽到礦洞里傳出陣陣聲響,臉上都露出了奇怪的神情。

想不通,真武城的那些管理層們,到底在裡面幹什麼。

按道理,以他們的實力,搞不出這樣的動靜啊。

畢竟這裡屬於真靈元脈,洞中無論是土質還是石壁都堅不可摧。

想要弄出這樣的動靜,怎麼也得有凝丹境高階的修為才能整出來吧。

然而,就在他們充滿好奇,不停的往裡面看的時候。

洞口中,闖出兩個人。

這兩個人正是那瘦猴與被嚇傻的玄宮大小姐。

「快,攔住後面的怪物。」

「要出大事了!」

剛跑出礦洞,驚慌失措的說道。

隨後,他連忙掏出身上的信號火箭點燃,射向空中。

那些真武玄宮守衛看到兩人狼狽的樣子,馬上意識都事情的嚴重性。

立即互相之間呼傳,將礦洞上的人匯聚在一起。

這時,就在莫宇辰衝出礦洞的時候,那些早已經緊張戒備的玄宮弟子爭相斬出手中的刀劍氣。

莫宇辰見狀,扶搖直上虛空,冷漠的看著眼前這一切,眼中並沒仁慈之色。

雙方既然是敵人,那就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如果他現在大發仁慈之心,那就是對自己殘忍。

咻!

莫宇辰冷眼斜視下方這些真武玄宮弟子,直接就是一劍斬去,凌厲的劍芒寒光四起。

那劍芒中,毀滅的劍意轟向下方眾人。

「大膽狂徒,敢在我真武玄宮的地頭上鬧事,你想要滅族嗎?」

接住莫宇辰這一劍之後,下方一名玄宮執事忍住身上氣血的翻滾,暴喝一聲。

這一刻,整個真靈礦上的修為,就是這名執事的修為最高,一身修為高達凝丹境七重。

「滾!」莫宇辰看向說話的那名執事,淡淡喝道。

嬌妃權傾後宮 「放肆,豎子找死。」那名執事臉上一黑,不由得加大手中利劍的攻擊。

雖然他只是一名小小的執事,但是他這一身的實力,在真武城的地位也不弱。

被莫宇辰這麼一喝,他怎麼可能受得了。

當即,那名執事率先出手,擋在莫宇辰前面,攔住他想要擒住玄宮大小姐的想法

「大小姐,快走!」

於此同時,瘦猴紅著眼睛,非常焦急的吼道。

要是今天這玄宮的大小姐,死在他們真武城的管轄範圍內。

那別說他們這些人都是死罪一條,就算他們的家眷,或許也得給這麼大小姐陪葬。

所以,這些人為了自己的家人,就算拚死搭上自己的性命,也得確保這個大小姐安然無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