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啦。」張帆揮揮手,這算得了什麼。「小米,記著,人活著,沒必要給自己設計太多的條條框框。在這個世界上,幸福的人太少,如果你可以幸福,一定不要拒絕,知道嗎?」

羅米粒狠很地點了點頭。

當晚,再次見到韓冬時,他已經醒了,正背靠在枕上閉目養神。羅米粒伸手試了試他的額頭,很好,沒有發燒。

意識到羅米粒的來臨,韓冬睜開了雙眼,沖羅米粒淡淡一笑。

「好些了嗎?」羅米粒輕聲細語。

「嗯。」韓冬微微點了一下頭。

「他們兩個呢?」注意到他們不在房間,羅米粒不由地問。

「我讓他們回去了。」

「要不我留下來?反正這裡有陪護的床位。」

「不要啦,不太方便。」韓冬蒼白的臉上竟然有了一絲紅暈。

「那,你一個人,行嗎?」羅米粒關心地問。


「嗯,這兒的護士服務態度很好,有事,我回按鈴叫他們過來。」

「那,好吧。」羅米粒也不堅持。

「肖曉她怎麼樣了?」韓冬忍不住地想知道答案。

「我還沒有去打聽。」羅米粒不太好意思。「明天,我就去問醫院,好嗎?」

「不要緊,」意識到自己有點急躁,韓冬連忙道歉,「我知道你一定很忙,不該這麼急的。」

「你希望她怎樣呢?」羅米粒幽幽地問。

是啊,能希望她怎樣呢?如果正常,將會被起訴,如果有病,恐怕是再也出不了醫院了。

韓冬終於可以出院了。羅米粒上上下下地奔波著,心情好得出奇。眼看著曾經奄奄一息的人兒又恢復了健康,那顆懸了許久的心,今天總算可以放下了,能不開心嗎?

回去的路上,韓冬凝視著神采飛揚,坐在駕駛座上快樂地開著車的羅米粒,心底不由得升起一縷柔情。

「羅米粒?」

「嗯?」

「昨天,張帆來過病房探望我。」

「哦?」

「他跟我談了一些他對某些事情的看法,我深受啟發。」

羅米粒小心地放慢速度,用心捕捉韓冬所說的每一個字。

「其實,這些天來,難得能夠有時間定下心來好好地想一些事情,感覺還真不錯。你知道嗎?出事之前的某一天,****將我痛罵了一頓。」

「為什麼?」羅米粒隱隱約約地猜到這次的事情恐怕她是脫不了關係的了。

「她說一向不露聲色,把心事掩藏得很好的你竟然在KTV包廂里醉到胡言亂語,傷心欲絕,因此她來找我算帳來了。」

「唉,她是一片好心,但是好心不一定就是好事。人和人之間誤會總是存在的。希望你不會受她影響吧?」

「她說我在幫助肖曉的時候根本就沒有認真考慮過你的感受。」

那倒是真的,儘管心裡作如是想,但口頭上卻風輕雲淡,「幫助肖曉原本就用不著考慮我的感受啊?何況,也沒有必要。」

「不,是我錯了。」韓冬正色道。「我以為我這樣做,會對她的治療有利,其實不然。如果我從一開始就讓你和我一起出現在她的面前,她也許就不會如此偏激。」

原來在他的心目中,依然是她比較重要。羅米粒不是不傷感的。 縱然緣淺,奈何情深 ,世人大多如此。愛哭的孩子才會有糖吃,誰讓我最乖呢。羅米粒自嘲。

「其實,我一直想找時間跟你好好談一談我們之間的事情,」看到羅米粒又想插嘴,韓冬趕緊一鼓作氣地說了下去,「可每次都被你象踢皮球一樣踢開,害得我以為你根本對我毫無興趣,所以我只好轉移話題,免得被你看笑話。我真是個懦夫,是不是?」

啊,什麼?原來我一直在做這麼荒誕無聊的事情。羅米粒驚出一身冷汗。仔細一想,好象確有此事。原來從中作梗的人一直是我,竟然是我。羅米粒哭笑不得。

「昨天,張帆就是來告訴我,如果我再不採取行動,他就不管三七二十一,橫刀奪愛了。」韓冬感激地笑了笑,「他既然這樣說了,我就知道他只是誠心來幫我加油打氣的。不過,他是真的很在乎你。」韓冬停了一下,接著說道,「這次,我從鬼門關前繞了一圈能夠平安回來,已經看透了人生不少事情,人活著,最重要的不過是跟自己喜愛的人開開心心,平平安安地過上一輩子。所以,我決定了,等我完全恢復了健康,一定會陪你好好地度過一個精彩的,長長的蜜月,哪怕是就此過上一輩子也行。」


「難道你連你的寶貝公司也不要了?」羅米粒還想逗他。

「有時間,或者覺得無所事事的時候,可以再去看看嘍。對了,羅米粒,聽張帆說,你也是個天生的股市奇才,是不是真有此事啊?」

「聽他胡說,還不是他教我的,他讓我買什麼我就去買而已,我勝在比較聽話。」羅米粒連忙謙虛起來。

「不要打馬虎眼啦,我又不會搶你的私房錢。」韓冬不由地好笑。

……………

當羅米粒和韓冬盡興地從他們的漫長蜜月回來時,迎接他們的竟然是「憤怒」的一群,嗨,你們怎麼可以一聲招呼都不打就消失不見了呢?不知道我們會擔心的嗎?

羅米粒留下韓冬同他們周旋,自己先躲進房間欣賞大家帶來的禮物。「唉,本來不告訴他們就是為了不打攪他們嗎,誰知道還是來祝賀了一把。」羅米粒一邊搖頭嘆氣,一邊興緻勃勃地拆禮物。真幸福啊,****送了她慧佳人的終生免費的消費卡,明智夫婦贈送的竟然是任意女主角一個,只要羅米粒哪天想出演哪個人物了,他們將投資拍攝,哇,他們也太有財了吧,小宇夫婦則是一紙合約,承諾做他們孩子的圍棋教練。張帆送了一對恩愛的泰迪熊禮盒,附上威脅卡一張:如果韓冬膽敢讓小米不開心,馬上換上另外一隻後備的泰迪……

等到羅米粒心滿意足地回到韓冬身邊,韓冬寵愛地拍拍她的手,「怎樣,不累吧?」

「嗯,又有什麼節目嗎?」

「當然要讓這些人滿足一下嘍。我們先帶他們大吃一頓,順便在彙報一下蜜月見聞,好不好?」

「當然好嘍。」羅米粒一副小鳥依人狀。

在眾人的喧鬧聲中,他們,羅米粒和韓冬終於開始了他們只羨鴛鴦不羨仙的生活。 「靠之,怎麼這麼痛,還真冷啊!」陌凌萱此刻躺在一塊寒冰床上,不過現在全身的疼痛讓她沒有注意到這點,慢慢的從床上下來才發現地面全是水,原來這個寒冰床是在一個湖水中間。

四周全是樹木,陽光照射,看來是早上,鳥兒歡快的叫著。

待到她緩過神來時才看清周圍的環境。

這是哪?

山谷,額、不是吧,她明明是跟著洛言,小竹她們去接任務,中了埋伏,然後跳到了海里的,現在怎麼會在這山谷的湖裡呢?還是躺在這個像是冰一樣的床上!?

陌凌萱,慢慢的游過去,除了有些疲憊和虛弱之外倒是沒有受什麼傷。

這裡到底是哪裡?


陌凌萱沒有多想拖著虛弱的身子向裡面走去。

「哼我們陌家出了你這麼個廢物真是丟人,鬥氣沒有不說,居然還能夠得到爺爺那麼多疼愛,你哪點比得上我,居然什麼好事都讓你佔去,憑什麼!這次太子妃的位置我是要定了,陌凌萱你去死吧。」

陌凌萱?!

這不是她的名字么,陌凌萱向著前面看去,卻見一個穿著粉紅衣衫的女子抬起手,便是一團黃色玄氣出現,向著她面前的白衣女子發去。

「姐姐。」

剛一說完,便已經倒在了地上,而那個粉紅衣服的女子看都沒有看一眼,便直接離開了。陌凌萱在確定她已經離開了這個範圍之後便走了過去,

看清那女子的時候她不由嚇了一跳,居然跟她長得一模一樣!只不過樣子卻是她的縮小版!

等等,剛才那個女的叫她什麼?陌凌萱?!

在看清躺著的女子之後,陌凌萱似乎明白了件事,那就是她穿越了,而且還是身穿!

這算是巧合么?同名同姓,待到她蹲下身去時才發現更加坑爹的是,她原來的衣服居然變大了。

伸手摸了摸臉,手也變小了,不是吧,看眼前這個女子應該是十四五歲的樣子,她不會也回到了十四五歲吧。

看來還真是狗血的,什麼事都讓她趕上了,不過不知道洛言小竹紅妝她們五個怎麼樣了,會不會也跟她一樣穿越了,還是她們逃過了那一劫,現在在找自己呢。

算了,順其自然吧。

陌凌萱么?還真是緣分吶,好吧,看在這緣分的份上你的仇我一定幫你報。

將自己身上的衣服調換,除了身子變小了外,其他武器什麼都還在。


花了一些時間才慢慢的將陌凌萱帶到她醒來的寒冰床上。


「陌凌萱,你放心你的仇我一定幫你報,以後我會替你活下去,改變你之前的命運。」

做完一切之後,陌凌萱剛要離去之際,突然眼前出現一個白色的小圓球,直接向她身子拋來。

她迅速轉身多了過去,那白色小圓球再次追來,陌凌萱直接把出腿上的匕首,那小圓球似乎感覺帶危險般,快速的繞道她的後面,在陌凌萱沒有反應過來之時,停在了她的小肩膀上。

隨後那小圓球開始懂了,瞬間變成一個毛茸茸的小貓樣,卻又有點像狐狸。

正當陌凌萱驚疑側頭看著肩膀之際,卻見那小東西直接伸出舌頭,在她的臉上輕輕一添,酥麻的感覺讓她不由一驚。

隨後只見那小傢伙一下奔到了地上,陌凌萱看著它。

它向前走了幾步,隨後回頭看著陌凌萱,似乎是示意讓她跟上。

陌凌萱好奇的跟著它走,穿過樹林,一路上陌凌萱都沒有鬆開手中的匕首,警惕的觀察這周圍的一舉一動。

樹齡很大,有些像熱帶雨林,小傢伙帶的路雖說都是林密茂盛,但是卻沒有荊棘,反倒有些隱蔽,不知走了多久,眼前不再是樹木和雜草,反倒是另一個山谷。

如同她剛醒來的時候一樣,山谷中間有一個水潭,,但是這個山谷並不大,陌凌萱見小傢伙停了下來,她也如同詮釋般,本就疲憊現在又走了這麼久更是累了,便坐了下來休息,現在的她可以說是精疲力盡,待到她反映過來時,那小傢伙不知跑到哪裡去了。

有些力氣,陌凌萱走到湖邊發現原來這個湖是個溫泉,正好可以泡泡溫泉。

水很乾凈,退去一身繁瑣的古衣****的身子,正正笑了好幾歲,倒是有些不習慣,在溫泉的溫度下,身上的血液也變得活躍了,皮膚帶著一些紅。

靠在湖邊,感覺到有什麼東西靠近,不過隨後便知道,是那小傢伙,陌凌萱扭過頭去。

「咦,這是什麼?」

本是想說你去哪了?卻看見它嘴裡叼著兩顆果子,一顆紅色,一顆綠色,形狀卻有些相似,不過一個大點一個小點,陌凌萱伸出手小傢伙便把兩顆果子放到她的手上。

「這兩個是什麼果子?」

有些疑惑,但是也只是她一人獨問,因為這小傢伙說不了話。

小傢伙對著果子嗚咽一聲,又看著她,似乎是再說快吃。

陌凌萱想了想,便拿起果子吃了下去,紅色的甘甜清脆很是好吃,綠色的有些帶酸,不過水分卻十分多。

「嗯真好吃,還有么?」

似乎是聽懂了陌凌萱說的話般,讓小傢伙一陣無語。

什麼叫還有么,這兩顆果子一個兩萬年才有一次,一個一萬年,才結果,你以為有那麼多麼。

被它的表情逗得有些想笑。

但是此刻陌凌萱感覺到身體越來越熱了,又忽然很冷,身體中的氣流似乎都在快速的流竄,讓她有種想要砸開的感覺,全身都在疼痛,陌凌萱莫名的兩手放在胸前,如同練功一樣。

岸上的小傢伙看到之後,似乎很很高興,看來這主人還真是聰明。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了,本事當空的太陽,也漸漸的落了下去,此刻的陌凌萱體內的氣息也聽話了,現在的她如同是在夢中般,看見自己體內的氣流亂竄,她便去壓制,剛開始那傢伙很不聽話,她便揍,但是打破了又合,那傢伙也覺得發現好玩的事,便故意逗著,似乎看穿了它的小伎倆,陌凌萱便也不再理了,感覺到無趣之後也不知道該怎麼辦,而且也惹到管制它的人生氣了,便也就安靜下來,隨後又去討好管制它的人,聽話之後才乖乖的跑到丹田裡面去。

身上的疼痛也就慢慢的沒有了。

而且當她醒來之時,感覺到身上一陣輕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