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小青。」

「…………」 原本沒人的天台都尚且如此,下面的場景可想而知有多糟糕。

和諧美好的學院已然成了一片喪屍的樂園,人們驚恐著,不安著,將恐懼化作了動力,作為代價卻喪失了理智。

「美鈴,快點!兩個人一起趁亂逃走的話就沒問題了!」

竹中麻衣一臉微笑的轉頭看著佐倉美鈴,兩人在以往是很好的朋友,所以在這種混亂的時刻,二人下意識的選擇了結伴同行。

聞言,佐倉美玲笑了笑:「當然,我們可一直都是朋友! 匈奴王后 所以絕對不能互相拋下對方!!」

說著說著,佐倉美鈴額頭上冒下了些許冷汗,臉色瞬間蒼白了起來。

見到這一幕,竹中麻衣有些不解的轉過頭去,一張血盆大口突然襲來,喪屍鋒利的牙齒瞬間撕咬下了她的小半截肩膀。

「啊!!」

強烈的劇痛與死亡的陰影使得竹中麻衣面色不再優雅,不顧一切的死死握住了好友的手,神色憐憫的發出了請求:「美鈴!救救我!救救我!我還不想死,我們不是朋友嗎?!」

前所未有的恐懼籠罩在佐倉美鈴的心頭,她下意識的想要第一時間趕緊逃開這裡,然而右手卻被竹中麻衣緊握住,她一時間竟沒辦法掙脫開來,繼續這樣下去……自己會死!

「快放手!誰和你這傢伙是朋友啊!再不放手就宰了你!!」

眼看著喪屍越來越近,生死就在一瞬之間,佐倉美玲清純的面孔瞬間化作了一片猙獰,直接伸出腳踢在了對方驚慌失措的臉上,趁機趕緊掙脫。

佐倉美玲輕輕鬆了一口氣,不再去管身後好友死活,她現在只想趕緊離開這個見鬼的地方。

「啊!!!!」

佐倉美玲剛一轉過身,便有兩隻喪屍迎面而來。

……

……

小室孝不敢置信地看著下方的一切,眼前發生的都實在太過虛假,但是血淋淋的場景卻又顯得無比真實。

人性的崩潰,末日的到來。

整個世界都變了,他所熟知的一切都隨風消散了。

「室!別站在那裡發獃了!!」

井豪永怒吼一聲,使得恍惚的小室孝回過神來,趕緊朝著井豪永和宮本麗二人跑去。

周圍的喪屍在不斷變多,這種像電影一樣的場景正發生在他的眼前,使小室孝如今不得不相信,末日已經到來了。

井豪永,宮本麗,小室孝。三人從小就是青梅竹馬,面對這種混亂的局面,三個人在第一時間組成了小隊。

小隊是以井豪永為隊長,他本人也是拿出了隊長的風範,首當其衝的站在前方開路,嘴上仍然不忘激勵二人:「快點,只要我們登上天台,把那裡當做據點,面對這一切都不是問題!」

在這種情況下,井豪永的內心其實並非像表面一樣冷靜,但他卻知道自己不能在這個時候慌亂,剛才就是因為慌亂導致胳膊被咬了一口。

但是井豪永卻不後悔,如果那個時候他不出手的話,宮本麗就會遭受到喪屍的襲擊。

作為空手道的黑段和宮本麗的男友,無論是出於哪一點,他都該挺身而出。

而且井豪永相信自己的實力是毋庸置疑,調整好心態后,面對周圍襲來的喪屍遊刃有餘,幾個來回便放倒了兩三隻喪屍。

「永!」

宮本麗滿臉羞紅地看著大發神威的井豪永,暗自下定了決心,絕對不能再拖累對方。

雖然看上去是柔弱的模樣,但是宮本麗的實力在槍道部也算是首屈一指,宮本麗揮舞著手中長槍,漂亮的使出一個槍花,借著支點將附近那隻喪屍直接挑下樓去。

「都是你們這群傢伙害的,去死吧!!」

小室孝將心裡滿懷的憤怒用到了棒球棍之上,巨大的力道一下子打爆了眼前喪屍的頭!

「乾的漂亮!大家加油,只要在通過眼前這個樓梯口,我們就可以到天台了!」

見到這一幕,井豪永面帶微笑的誇讚了一句,三人已經離學院上方的天台越來越近。

在學校面對這種突發情況的時候,所有學生和老師都下意識的選擇了往樓下逃跑,本來他們三人也打算這麼做,可逃跑的人實在太多,以至於將通道完全堵塞。

而且到了樓下,才發現周圍早就是一片煉獄,再加上井豪永被咬,所以小室孝三人只能先前往醫藥室幫井豪永進行了簡單處理,然後反其道而行,轉身朝著天台跑去。

但顯然為時已晚,前往醫務室和治療一共就花了大半個小時,在這段時間,被感染的喪屍不知道何時已經將樓梯通道佔領。

讓三人有些疑惑的是,越往上方的樓層走喪屍越少,這種詭異的氣氛使得他們警戒了起來,要知道剛開始上樓的時候,他們都還能發現一大群喪屍堵住了通道口。

按理說,上面雖然不會有多少喪屍,但現在一隻也看不見,只有鮮血不斷從上面流下來,實在有點太詭異了。

「大家小心一點。」

井豪永皺起了眉頭,雖然情況詭異,但現在眾人只有前進這一條路,因為學院里已經充滿了喪屍,如今下面正是喪屍最多的時候,這時候原路返回無疑是在找死。

小室孝和宮本麗二人不約而同地握緊了手中的武器,三人小心翼翼地前行著。

轉角遇到的下一個瞬間,使得小室孝等人瞬間愣在了原地。

濃厚的血腥味撲面而來,樓梯台階上已經形成了一層紅色的血漿,四處散落著各種各樣的肢體,甚至還有一個頭顱瞪著白眼「咕嚕咕嚕」地滾到了他們面前。

通道口的角落處有一名女子靜靜靠牆面,而台階的最上方則是由一名男子閉目靜靜坐著,長刀立於身旁。

他身上已經灑滿了鮮血,緩緩睜開了雙眼,雙方視線也在此時匯聚在一起,甚至讓小室孝等人產生了一種錯覺,坐在那裡的男子根本就像是剛剛從地獄而來的修羅!!

白帆雙眼逐漸聚焦,長時間對抗喪屍已經讓他體力消耗大半,剛才是在閉目凝神的休息,等他看清來人的模樣以後,嘴角終於露出了一絲笑容。

「終於看到活的人了,這還真是不容易。」 白帆緩緩站起身來,同時一陣強烈的虛弱感也猛然而至,剛才戰鬥消耗的體力實在太多。

不過休息了一陣后,情況要比剛才好多了,他看著一臉獃滯的小室孝等人,頗有些無奈的說道:「別傻站在那裡了,要是等會兒再來一波喪屍,我可沒辦法保證能夠守住這裡。」

話一說完,白帆便抬步跨進了門檻,葉青不知道何時坐在了長椅上。

過了片刻,小室孝等人才立即回過神,趕緊跟了上去。

「記得把門關好,喪屍們可不會講究敲門這種文明禮儀。」白帆頭也不回的說了一聲,慢步走到了圍欄附近,雙臂靠在護欄之上,放眼眺望遠處瀰漫的硝煙。

「收到!」

井豪永等人雖然心中還有一大串疑問,但還是按照白帆所說把大門關上。

做完這一切,依舊覺得不太放心,最後將天台上可挪用的器物全都挪了過來,完全把大門堵上后才徹底放心。

三人猶豫了一陣,看了眼滿臉冷漠的葉青,最後望向了靠在椅欄上的白帆,一時間不知該向誰搭話。

井豪永深深呼了一口氣,他作為三人小隊的臨時隊長,這個時候自然該由他出面,當下面帶微笑的詢問道:「那個……請問前輩怎麼稱呼?我們是二年級的學生,我的名字叫井豪永。」

「我叫宮本麗。」

「小室孝。」

宮本麗和小室孝也緊隨其後,分別做了自我介紹。

聞言,白帆緩緩轉過頭,看了眼坐在長椅上無動於衷的葉青,臉上忍不住露出了一絲苦笑,無奈的聳了聳肩,道:「不用稱呼我前輩,我叫白帆,她叫葉青,我們兩人今天剛剛從天朝轉學過來,沒想到剛過來就遇見了這種事。」

「原來如此,我說怎麼沒在學校裡面見過二位。」

井豪永目光閃爍了一陣,對於白帆的話已經相信了大半,他之所以會懷疑對方,完全是剛才在樓梯口那一幕實在是太讓人震撼。

外面早已血流成河,而天台在如今的學院來說,簡直宛如一片世外桃源。沒有任何喪屍能夠突破這裡,堵上大門后可以說是此處已經是學院內最安全的地方之一。而維持這一切的,便是眼前這兩人。

他們既然有這麼強大的實力,那麼在學院內就不應該這麼默默無聞,而且仔細看的話,雖然對方身上沾滿了鮮血,但還是能分別兩人身上穿的是學院的制服。

如此一來,小室孝等人已經完全相信了對方,畢竟只有轉校生這一身份才能解釋清楚。

至於身份曝光,這一點白帆從來沒有想過,雖然主神空間有點坑,但實力卻是毋庸置疑,已經強大到了讓人難以想象的地步。

主神空間給他們安排的身份,如果隨隨便便就能被其人識破,那才有鬼,甚至還會讓所有契約者認為怕是進了個假空間。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直到現在,小室孝仍然有些恍惚,白帆聽到對方的詢問后翻了翻白眼,也懶得繼續多說。

對於這個世界的人來說,現在發生的一切確實很難以接受,但毫無疑問都是事實。

「孝,你那裡有手機嗎?」

「報警嗎?」

旁邊的白帆聽到小室孝的話頓時撇了撇嘴,開口道:「報警沒用,外面的情況你也看到了,按理說發生這種情況就算不用報警,警察也會收到消息趕過來。

就算打報警電話也會打不通,相信警察那邊的線路已經被打爆了,等待求救無疑是很愚蠢的行為。」

聽到白帆的發言,井豪永點了點頭,面色已經開始蒼白。

小室孝看向外面的景色沉默了一陣,也沒再多問,從口袋中取出手機遞了過去。

確實像對方說的那樣,現在整個城鎮不止學院一處地方發生災難,外面的許多建築物已經開始冒起了硝煙,然而卻遲遲沒有等到警察的救援,或許救援不會來了。

「快看!那邊有自衛隊的直升飛機!!」

就在此時,宮本麗突然大聲喊道,立即吸引了眾人的視線。

遠處有幾輛直升機並列齊飛,螺旋槳引發的旋轉聲異常響亮,機身上還印著某種標誌,看上去應該是軍方或者政府專用的直升機。

「救命啊!這裡還有倖存者!!」

宮本麗不顧形象的張開手不斷揮舞著,希望能夠讓飛行員注意到這裡。

「沒用的,別白費力氣了,要是有救援早就來了,那只是一群正在執行某種任務的機器人罷了。」

葉青冷冷開口,雖然語氣聽上去冷漠,但是白帆卻能聽出其中蘊含的一絲異樣的情感波動,雖然沒辦法具體的表達出來,但絕對不是什麼好的情感。

果不其然,天空中飛行的直升機雖然離這裡很近,但好像根本沒有聽到宮本麗的呼救聲,對於下面的情景也不為所動,只是朝著某個地方快速飛行。

白帆嘆了一口氣,突然發現自己好像並不了解葉青,仔細一想兩人才認識不過兩個小時,倒是他一個人瞎操心。

他輕輕搖了搖頭,看著一臉茫然的宮本麗等人,伸手指著下方說道:「小青說的對,你看下面都成什麼樣子了,我想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清楚現在的情況,然而他們看見都不理,必然是為了某種目的而行動,我們的生死與對方又有什麼關係?」

「我說過,不要用那個稱呼叫我。」

「我知道了,小青。」

……

……

「怎麼會這樣……」

宮本麗神色黯然,顯然求救無望給她帶來了很大打擊。

而小室孝則是憤怒地將棒球棍砸向護欄,「該死!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

井豪永沉默看著遠方的黑點,將手機打開,第一時間就撥通了宮本麗父親的電話。

宮本麗的父親是一名警察,可現在這種情況,按照正規途徑明顯沒辦法和警察通話,所以只能撥打私人號碼。

「這個電話號碼……是孝嗎?孝,你和麗還有永現在怎麼樣了?!」

電話沒過多久就接通了,另一頭傳來一陣急切的詢問聲。

井豪永不慌不忙的解說道:「伯父,我是永,孝和麗都平安無事,我想問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為了讓其餘人聽到通話內容,井豪永特意開了免提。

「聽著!現在沒時間解釋太多,這個世界已經完了,你們要好好……嘟嘟嘟……」

話還沒說完,電話便莫名其妙的被掛斷,或者說是突然沒了信號。

「沒信號了,電話顯示的是服務區外,真希望這一切都是一場夢。」

井豪永面色蒼白的笑了笑,只是笑容有些凄涼。

「噗嗤——」

下一瞬間,井豪永眼珠子突然鼓脹了一圈,面色漲紅,忙伸出手捂住了嘴,然而還是吐出了一口鮮血。

鮮紅的血液灑落在地面,突如其來的一幕頓時讓宮本麗失了神。

白帆注意到了對方手臂上纏繞的繃帶時,眉頭微微一皺:「你被喪屍咬了?」

「是啊,和電影裡面播放的一樣,被喪屍咬到就不行了,我根本就不想變成喪屍,明明我還想繼續活下去,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

井豪永神色恍惚的說著,獃獃的看著掌心上的血液,那是和正常人一樣的紅色。

「不可能的!那種像電影樣的事情不可能發生在永的身上!!」宮本麗不願意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

「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所以我有一件事想拜託前輩幫忙……」

對於這一切,井豪永並沒有解釋什麼,反而抬起頭將視線看向了白帆,緩緩跪了下來。

「請讓我以人類的身份死去,拜託了!」

(下周來推薦了,希望大家能夠把推薦票投給軾君,讓更多的人能夠看到這本書。

為了不辜負大家的熱情,作者君決定下周開始300推薦票加更一章,十章封頂!300收藏加更一章,同樣十章封頂!

另外說一下,推薦票紅包刷收藏這些刷的成績不算,因為作者君只想把真實的一面展現出來,所以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拜託了!!) 「我明白了,我會記住你的名字。」

白帆沉默了一陣,緩緩將腰間佩掛的唐刀抽出,目光逐漸堅定,慢慢拖刀前行。

唐刀,乃是隋唐四種軍刀的總稱,分別為儀、障、橫、陌四刀組成。

而白帆手中這把唐刀並無太多俏麗的裝飾,刀身豎直狹窄細長,中正不阿,既有劍的王者之風,又有刀的霸者之氣,唯橫刀有此風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