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把事情辦到滴水不漏,我開始有點佩服這隻熊貓了。

幸好是朋友!不然,跟這樣的作對,你連死都不知道死的!

穿過昏暗的走廊,鮑爾被引領著來到一個小房間。

此時的鮑爾在想,著或許是貴族的特殊嗜好吧!畢竟都是些見不得光的事情!

「你…就是領頭的?」我故意將話音拉的長長的。

嗯?女的?鮑爾聽到聲音先是一愣,轉即又壞笑起來。

以前也只是聽說過,貴族中有些人,喜歡「拉拉」,聽話音,應該是某個貴族的千金,或者是王女什麼的。

鮑爾想到這兒,喃喃自語著,「原來傳說真的!」

「我在問你話呢!」

昏暗中,看不清彼此的面容,如果讓我知道他現在的噁心想法,我會立馬殺了她的。

「是!是!小人正是此事的負責人!」鮑爾堆笑著,完全不在乎這種昏暗的環境下,對方能不能看到自己的表現。

「小人名叫鮑爾·威姿·巴克!如果您以後有什麼需要,完全可以直接轉換小人我……」鮑爾絮絮叨叨的買好著。

「夠了!」我怒喝道。

「嗯?」鮑爾疑惑不解的看著眼前的黑影,不明白對方為什麼會突然生氣。

忽然一道反光,讓他驚覺起來。

那是? 霸道總裁深深寵 那是武器的反光,難道她要殺我?但是,為什麼呢?想想自己還在熊貓人的商會範圍內。

「你不能殺我,這裡還是熊貓人的地方,我受到保護的!」

聽到鮑爾的話,我愣了一下,轉即說道,「這裡是郊外,早就不在商會的保護範圍內了。」

「怎麼可能?」鮑爾細細回想著,難怪走了那麼長時間的路,原來早就是自己被出賣了。

「哼!既然是郊外,那就別怪我手下無情了!」

鮑爾還想著最後一搏,畢竟自己怎麼說也是山銅級的。

而自己眼前這位貴族千金,即使比自己高出那麼一點,也不一定有自己戰鬥經驗豐富。

「溫室里的小鳥嘛!」

說完,鮑爾先一步出手,想著最好能一擊必殺,好給自己爭取一點跑路的時間。 「三百五十萬!」

主持人繼續煽情的呼喊著,「還有人願意出更高的價格嗎?」

「哇卡卡!」

隨著場下的某人舉出手中的號碼牌,主持人驚叫著說道,「這邊的這位先生,出價四百萬。」

當然貴族明面上是不能參與奴隸的拍賣的,雖然暗地裡他們下手更黑。

但是這並不妨礙那些市井商人來用這事做文章。

大多數人都知道,貴族好那口,稀世的「玩物」,無疑是拍馬屁最好的禮物。

一個人或許買不起,但對於商人來說,習慣了機會主義的他們,有他們自己的辦法。

價錢還在節節攀升,從四百萬一直升八百萬。

我一直沒出聲,只因為季旺金一直坐在我身旁,每次我要出價的時候,他都會伸手阻攔,並朝我搖搖頭。

雖然很是心急,但也是沒辦法的事,畢竟如果交易成果,最後出錢的人是他。

場上…

「九百五十萬一次,九百五十萬第二次……」主持人的宣布著交易信息。

「就是現在!」季旺金出聲道。

早已心急如焚的我,將手中的號碼牌直接甩了出去,大吼道,「我出一千…!」

全場最高價終於出現了,原本以為是囊中之物的某人,如同吃癟一樣,臉色鐵青。

就好像這本身是自己煞費苦心準備好的美味,卻眼睜睜的就這麼被人橫刀奪愛。

「去!給我查查,這次又是誰…?」

「是!」

管家退出房間后,正好遇到另一邊剛從貴賓間退出來的季旺金大熊貓。

「季先生!我能知道……么?」

季旺金攤開雙手,做了一個很無奈的表情,「抱歉!這是商業機密!」

在隔間里的某個貴族也聽到了這句話,沖了出來。

「連我的級別也無法查看么?」

說著,從懷裡掏出了一張卡,從卡身上的神獸數量來看,為九級。

這也是目前最高的級別,十頭神獸的VIP卡在帝國還沒有出現過。

「抱歉,這是商業機密!」季旺金看到不看一眼。

「你這混蛋!我可是帝國貴族,」男子指了指地面,「就連你們現在的場地,也是我的地盤,難道不怕我……」

季旺金圓眼怒睜,散發出一絲霸氣,「我神龍商會何時怕過!」

「你…你…你,你給我等著!」

男子哼了一聲,拂袖而去。

「抱歉!請多見諒!」管家向季旺金道歉后,緊追自己的主人去了。

因為交割物品這種事,更本不需要我出面。所以之後的手續,一切都是由侍女辦的,只不過季旺金悄悄加了一條。

拍賣會的休息內,三名賞金獵人正在喝著小酒,討論著這單買賣的事情。

「鮑爾!你說,這次的貨能賣多少錢!」

「最起碼這個數!」

被換作鮑爾的金髮男子「呲溜」喝了一杯手中的烈酒,伸出手掌,正反比劃了一下。

「一千萬?」另一個女性獵人驚訝的說道。

「如果不是上家突然變卦,我也不會冒險送到這裡來的。」鮑爾再次給自己倒滿,順口發了句牢騷,「媽的!熊貓人的酒就是夠勁!」

「我還是覺得不踏實!鮑爾,不如我們放手吧!」女獵人說道。

「卡卡薇!這可是你我三人用命換來的,還有那些契約捲軸不要錢么?」

提到錢,被換作卡卡薇的女獵人沉默了。

這是她的第一單生意,如果不是急需錢,自己是不會冒險去做這種事情的。

「砰!砰!」

突然響起的敲門聲,讓卡卡薇嚇了一跳!

卡卡薇身體猛得一抖,心跳加速,發顫的問道,「誰?」

「您的拍賣品已經交易成功!」

「哦!」

聽到這句話,卡卡薇繃緊的心,鬆了下來。這才打開門讓侍女進來。

「你看,我就說吧!這筆錢夠你我三人吃喝一輩子了!」

但是侍女之後的話讓卡卡薇開始意識到事情有些不對勁了。

「但是,這次的買主額外附加了一個要求!」侍女進來落後,對再坐的三人行了一個禮,緩緩的說道。

「什麼要求?」

「由於貨物貴重,買家很想結識再坐的各位,所以賣家要求必須見過這次作為賣家你們后,才會進行資金交割!」

看起來著要求也沒啥過分的,作為貴族拉攏一些奇能異士並不為過。如果能巴結到這種金主,那麼以後還用擔心錢的是么?

想到這裡,鮑爾起身對著侍女說道,「我是他們的頭兒!不知道那位大人什麼時候會接見我?」

「請隨我來!」侍女先一步走到門外。

而另一邊,季旺金已經提前替我安排好了見面的地方。

「事情就是這樣的,之後就看你自己怎麼選了。」

能把事情辦到滴水不漏,我開始有點佩服這隻熊貓了。

幸好是朋友!不然,跟這樣的作對,你連死都不知道死的!

穿過昏暗的走廊,鮑爾被引領著來到一個小房間。

此時的鮑爾在想,著或許是貴族的特殊嗜好吧!畢竟都是些見不得光的事情!

「你…就是領頭的?」我故意將話音拉的長長的。

嗯?女的?鮑爾聽到聲音先是一愣,轉即又壞笑起來。

以前也只是聽說過,貴族中有些人,喜歡「拉拉」,聽話音,應該是某個貴族的千金,或者是王女什麼的。

鮑爾想到這兒,喃喃自語著,「原來傳說真的!」

「我在問你話呢!」

昏暗中,看不清彼此的面容,如果讓我知道他現在的噁心想法,我會立馬殺了她的。

「是!是!小人正是此事的負責人!」鮑爾堆笑著,完全不在乎這種昏暗的環境下,對方能不能看到自己的表現。

「小人名叫鮑爾·威姿·巴克!如果您以後有什麼需要,完全可以直接轉換小人我……」鮑爾絮絮叨叨的買好著。

「夠了!」我怒喝道。

「嗯?」鮑爾疑惑不解的看著眼前的黑影,不明白對方為什麼會突然生氣。

忽然一道反光,讓他驚覺起來。

那是?那是武器的反光,難道她要殺我?但是,為什麼呢?想想自己還在熊貓人的商會範圍內。

「你不能殺我,這裡還是熊貓人的地方,我受到保護的!」

聽到鮑爾的話,我愣了一下,轉即說道,「這裡是郊外,早就不在商會的保護範圍內了。」

「怎麼可能?」鮑爾細細回想著,難怪走了那麼長時間的路,原來早就是自己被出賣了。

「哼!既然是郊外,那就別怪我手下無情了!」

鮑爾還想著最後一搏,畢竟自己怎麼說也是山銅級的。

而自己眼前這位貴族千金,即使比自己高出那麼一點,也不一定有自己戰鬥經驗豐富。

「溫室里的小鳥嘛!」

說完,鮑爾先一步出手,想著最好能一擊必殺,好給自己爭取一點跑路的時間。 「怎麼可能?」

鮑爾不可置信的低頭望著胸口的那把短劍,如果不是那一絲疼痛,他真的會以為這是在做夢。

因為那一切都那麼不真實,作為行業內的佼佼者。鮑爾至死都沒想明白,為什麼會這樣。

至死,鮑爾沒能閉上眼睛,眼神裡帶著一絲不甘,一絲迷茫!

按著季旺金的要求,我並沒有回收那把兇器,而是直接轉身,消失在黑暗中。

另一邊…

「卡卡薇!你說鮑爾咋還不回來了呢?」

在房間里來回度步晃悠著,不時發出「咚咚咚」的腳步聲,用一絲稚氣未脫的臉蛋看向坐在一旁的女子。

其實這是的卡卡薇已經慌神了,不時輕咬著右手大拇指的指甲蓋,想要藉此分散一點內心的恐慌。

因為沒有得到回應,稚氣未脫的男孩,再次大喊道,「卡卡薇?」

「啊?什麼事?」

在恐慌中被喚醒的卡卡薇明顯被嚇了一跳。

「你,沒事吧?」

男孩疑惑的看著卡卡薇。

「啊!沒事啊?你有什麼事么?」

烈焰 卡卡薇努力的掩飾著心慌意亂的內心。

「哦!我問你,咱們的頭兒怎麼去了那麼久!」

「嗯,哦!」卡卡薇眼睛四處漂移著,在想該怎麼回答這問題。

對啊!為什麼去了那麼久?其實卡卡薇也想知道這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