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軍在經營南方時便是主要採取一種收買滲透的方式,這次派娜潔希坦等人前來帝都,除了要攪亂這裡之外,他們還擔負著爭取一些對帝國殘暴統治感到不滿的官員,畢竟在將帝國推翻以後,他們還需要大量的人手來治理這個國家。

「是你做的嗎?龐波老師?」

陳濤的身影忽然浮現在赤瞳的腦海,能想出這種狠辣的計策,而且那個男人手下還掌管著帝國最強的暗殺集團,毫無疑問,陳濤是最有可能的人選。

「你說的是那個人?就是我們上次交過手的,你的那個以前的教官?」

布萊德聽到了赤瞳的自言自語,表情看起來非常嚴肅,他雖然只和陳濤短短交手了幾分鐘,可卻承受著極大的心理壓力,那種強大的壓迫感,簡直讓人喘不過氣。

此刻布萊德還不知道,他現在已經成為了陳濤想要對付的首要對象!有可能升級仙人體的誘惑可不是隨便說著玩的!

「如果是他的話,那這回看起來還真的很棘手!是想要引蛇出洞嗎?現在怎麼辦?代理BOSS。」

瑪茵也算是和陳濤間接交過一次手,對於陳濤的敏銳直覺十分驚訝,那是一種強大精神力所帶來的心靈感應。

赤瞳不禁有些猶豫,陷入兩難之中,這感覺簡直比讓她去執行最艱難的任務還要令她難受,她現在才知道以前的每一天,作為領袖的娜潔希坦都在承受著什麼。

身為BOSS,她必須要為自己的每一個決定負責,否則只會害了同伴。

「如果坐視不理的話,前一陣子好不容易才打開的局面一定會被徹底破壞,想要再次恢復恐怕再沒有可能;可是如果作出針對……」

赤瞳輕輕的咬著牙,她不知道到時候可能會遇上什麼樣的危險,也許夜襲會出現傷亡。

「代理BOSS,有些事我們不得不去做,夜襲的名聲絕對不能壞掉,因為我們代表著革命軍。」

這時雷歐奈和布萊德一齊說道,給赤瞳以支持,他們是同伴,同伴便應該要互相扶持。

「呼,」赤瞳鬆了一口氣,雷歐奈和布萊德說的沒錯,既然有些事不得不去做的話,那她也沒有什麼好猶豫的了,大不了到時候遇到危險,她哪怕拼了命,也要保護住自己的同伴。

赤瞳的目光一瞬間變得銳利起來,然後將其他人喊到自己的身邊,慢慢說出了自己的決定。

「我現在懷疑栽贓我們的對象一共有兩個,其中一個你們很多人都見過,就是我以前的教官有著『鬼人』之稱的龐波,另一個是不久前剛剛回到帝都的女將軍艾斯德斯,如果情報上顯示的沒有錯誤的話,他們其實都在為大臣效力。」

「那些被害的官員身邊都有實力一流的護衛保護,可見兇手的實力絕對非同一般,很可能是和我們一樣的帝具使,不過我相信這種事絕對不可能是龐波或者艾斯德斯親自出手,所以兇手必然是他們的屬下。」

赤瞳正努力的扮演著代理BOSS的角色,下意識模仿起以前娜潔希坦給他們布置任務時的模樣,令雷歐奈等人本能的安下心來,認真的聽著赤瞳所說的每一句話。

「艾斯德斯的心腹叫做『三獸士』,據說每一個都是以一敵百的強者,所以是帝具使的可能性極大,如果幕後主使者是她的話,兇手一定便是他們;至於龐波手下則掌管著帝國精英暗殺部隊,不過裡面的帝具使我知道的只有一個……」

黑瞳嬌小的身影彷彿出現在眼前,赤瞳身體微不可查的顫動兩下,不過很快恢復原狀。

「『死者行軍【八房】』!這是那件帝具的名字,能力是可以操控死在自己手上的屍體!而且實力與活著時相仿,甚至連危險種也不例外!是最頂級的帝具!」

黑瞳的帝具屬性果然引來了雷歐奈等人的驚嘆,竟然能操控死者屍體?甚至連危險種也能操控?果然是世界之大,什麼樣神奇的帝具都存在,確實是四十八件帝具裡面最頂級的那一種!

「那我們具體的行動計劃是?」瑪茵這時聽完赤瞳的介紹,插口問了一句。

「他們既然想要引蛇出洞,一定不會掩飾自己的行蹤,雷歐奈,接下來就看你的了,你去跟蹤艾斯德斯麾下三獸士的一舉一動,精英暗殺部隊的基地很隱秘,所以龐波那邊的那名帝具使,則交給我!」

「放心,這點小事可難不倒我!」

赤瞳語氣堅定,雷歐奈則元氣滿滿的回道。

「布萊德、瑪茵、拉伯克,你們三個一起,隨時準備支援。」

「是,代理BOSS閣下!」

布萊德三人同時起身,一臉的嚴肅,他們很清楚這次的任務非常危險,所以沒有人敢輕視小看。

「行動吧。」

伴隨著赤瞳的一聲令下,所有人都彷彿上滿勁發條的戰車,全速運轉起來。

……

……

「你確定我們的方法管用?真的能引來夜襲的人?」

艾斯德斯坐在一個長條座椅上,手裡拿著一根冰淇淋,十分高興的吃著,似乎很驚訝手裡的冰淇淋為什麼會這麼好吃。

「等我贏了這次賭約以後,到時候我可以請你。」

艾斯德斯提前發表著自己的勝利宣言,殊不知在陳濤眼裡,她此時的樣子究竟有多麼誘人。

紅色的丁香小舌在乳白的奶油上來回滑動,滿臉享受的表情,讓人忍不住會想起一些限制級的場景,再加上艾斯德斯那極具反差性的身份,連陳濤都悄悄多瞄了幾眼。 「會的,那是一群有著自己信仰的傢伙。」

陳濤收回視線,這是一朵帶刺的玫瑰,而且每一根刺都劇毒無比,也就渣渣米那種擁有主角光環的傻白甜,才能將其拿下。

「是嗎?」艾斯德斯若有所思的朝陳濤望了幾眼,「看來你很了解他們,不過既然你這麼有把握,那我們為什麼還要傻傻的等在這兒?」

「因為他們雖然有信仰,但是並不會傻到來送死,我們必須讓他們看到能夠成功的機會,否則哪怕他們發現可以洗清自己的清白,也絕對不會出動。」

陳濤淡淡的解釋道。

「所以我和你必須待在這,釋放出這樣的一個信號,然後將其他的交給我們的屬下,只要他們敢現身,你麾下的三獸士表現怎麼樣我不知道,但我相信黑瞳和希爾一定會為我拖住他們,到時候才是我們登場的時機。」

「哼,不要以為只有你的人才是帝具使。」

似乎聽出了陳濤對自己心腹的不屑,雖然不是沖她,可這種輕視還是令艾斯德斯很生氣。

陳濤懶得和她爭論『三獸士』的強弱,因為這是經過事實證明過的,三毆一,被布萊德血虐!達伊達斯直接被瞬秒,利瓦第二個被幹掉,然後為了給主角光環讓路,布萊德才領了便當退場,將妮烏留給渣渣米發揮。

現在利瓦沒了『水龍憑依』,達伊達斯和妮烏又是才得到帝具沒不久的新嫩,要是按原劇情一樣再遭遇布萊德的話,下場可想而知……

「我的王牌,千萬別讓我失望啊。」

對於黑瞳和希爾,陳濤還是非常信任的,黑瞳的實力更強,無論是帝具還是個人實力,都是最頂級;而希爾個人實力沒的說,雖然帝具有缺陷,可這次選擇的戰場卻是在大海,希爾能發揮出的力量可能比黑瞳還要強。

否則陳濤也不會有這麼強的信心單憑兩個人便能替他拖住夜襲!

……

……

帝都近郊,這裡是帝國貫穿南北的大運河的始發處,因此常年停泊著一艘巨大的豪華客輪,彷彿一座小型要塞,船首是一尊鍍銅的猙獰龍頭,十分威嚴,龍口微張,幾根龍鬚栩栩如生,金色的鱗片在湖面陽光的反射下熠熠生輝。

雷歐奈驚訝的望著突然出現在面前的赤瞳,嚇得差點直接變身,她的帝具是『百獸王化【獅子王】』,使用時會產生獸化。

「小……小赤瞳?不對,代理BOSS,你怎麼也在這?」雷歐奈此時正伏在客輪船樓的樓頂,剛剛全神貫注的注視著下方目標人物的一舉一動。

三個黑衣人,氣質都十分出眾。

「我也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你。」赤瞳同樣驚訝,她的目標人物則是偏僻角落處一個抱劍不停吃著零食的小女孩,身邊還有一個戴著眼鏡的高挑御姐。

「看來情況比我們想象的還要糟糕,那兩個人很可能已經聯手了。」赤瞳有些無奈的小聲說道。

「什麼?」雷歐奈不由愣了一下,隨即馬上想到赤瞳也出現在這裡的原因,「那現在怎麼辦?行動是否繼續?」

赤瞳想了想,夜襲必須洗清自己的嫌疑,而剛剛也偵查過,艾斯德斯與自己的那位教官此時正在帝都的中心街區,距離這裡至少有一兩個小時的路程。

「行動繼續,不過通知瑪茵他們立刻來這裡與我們匯合,速戰速決。」

「了解。」

雷歐奈相信赤瞳的判斷,因此毫不猶豫的答應一聲。

……

……

「真是的,又是這種無聊的任務,不知道這樣的日子什麼時候才是個頭?」妮烏出身於帝國的大貴族家庭,因此一舉一動都看上去十分優雅,手裡端著一隻高腳杯,穿行在人群之中。

達伊達斯站在他的左側,手裡的大斧不知被他藏到了什麼地方,滿臉的興奮,與妮烏的情緒截然相反。

這次的目標人物就站在不遠處,身邊圍滿了持刀警戒的大漢。

「好多的經驗值!將他們通通幹掉以後,我一定能變得更強。」

達伊達斯這時已經忍不住要強行動手,幸好利瓦將他攔了下來。

「蠢貨,這裡的人太多了,容易暴露我們的身份,一會先讓妮烏將這些人催眠。」

黑瞳與希爾沒和他們待在一起,兩人獨自站在一個無人注意的小角落,對於眼前這種酒會似的場合,兩人覺得很不適應。

「我知道了,利瓦老大。」對於利瓦這個曾經的將軍,達伊達斯還是非常服氣。

「時間差不多了,妮烏,開始吧。」

又過了一會,利瓦突然對身邊的妮烏說道,只見妮烏拿出了別在腰間的長笛,然後放在唇邊慢慢演奏起來,悠揚的笛聲頓時響起,將周圍賓客的注意力全部吸引過來。

不少人好奇的朝妮烏望去,暗暗猜測眼前這個長相俊美異常的人究竟是男是女。

笛音彷彿擁有著奇異的魔力,隨著妮烏的演奏,甲板上的聽眾只覺得眼皮一陣沉重,昏昏欲睡。

噗通!

很快,甲板上便出現了第一個暈倒的人。

「這是——」

雷歐奈和赤瞳望著下方一個接一個的人暈倒,也覺得一陣困意襲來,彷彿十天十夜沒有過休息一般,只想什麼也不去思考,然後安靜的閉上眼,直到永恆。

「不好!」赤瞳意識到這一定是剛才的笛聲在搗鬼,連忙推了推身旁的雷歐奈,提醒道,「小心!剛才的笛聲不太對勁!」然後快速拔出一把藏身的匕首,狠狠的刺在了自己的大腿上,以此來抵抗不斷襲來的困意。

「獅王變身!」雷歐奈也第一時間開啟了自己的帝具,股后瞬間冒出一條獅子似的尾巴,兩隻耳邊也變成了兩團絨球,毛髮迅速增長,金黃的頭髮飄舞,彷彿獅王的鬃毛。

「雷歐奈,看來這艘客輪上有他們的目標,現在他們要動手了,我們必須阻止他們,然後將這件事披露出去,這樣一來,我們身上的嫌疑也能得以解除。」

望著三獸士向那群有著護衛保護的人群慢慢走去,赤瞳緊緊握住手裡的妖刀,然後從船樓頂上一躍而下,半空中彷彿升起一輪銀月。

『一斬必殺【村雨】』出鞘!

躲在角落裡的黑瞳此刻忽然站了起來,然後怔怔的望向那光芒乍現的地方…… 「這是……竟然真的出現了?」

剛要動手的三獸士此刻發現了突然現身的赤瞳,他們都見過赤瞳的畫像,因此一眼就將她認了出來。

「快發信號,派人去通知將軍。」

利瓦對身旁的達伊達斯大喊道,隨後只見達伊達斯從懷裡掏出一枚信號彈,射向天空,會有人將消息幫他們準確的傳遞到艾斯德斯手上。

「夜襲的成員嗎?終於找到你了,你長得和某人可真像啊。」妮烏上下打量著擋在那名文官身前的赤瞳,好像一個女人似的嬌笑起來,讓人看著便感覺到反胃。

可惜赤瞳只是冷冷瞥了他一眼,便將目光落向別處。

「黑瞳,好久不見。」望著自己的親妹妹,一想到兩人即將兵戎相見,赤瞳有些複雜的說道。

誰叫大家現在是各為其主。

「是啊,能夠再見到姐姐大人,黑瞳也真的很高興!」黑瞳從角落一步步朝著赤瞳慢慢走去,兩人彷彿將在場的其他人完全忽視,眼裡只有彼此,「黑瞳很想你哦,所以這一次我再也不會讓姐姐大人離開我了,」手裡的【八房】平舉在胸前,同樣緩緩出鞘,語氣也逐漸變得冷漠起來。

「只要讓我親手斬殺的話,我就可以把姐姐加入到八房的藏品中了呢……」

「黑瞳……」希爾朝黑瞳擔心的望了一眼,她感覺黑瞳現在的狀態有些不對,似乎對外界一直毫不關心的黑瞳此刻格外的激動。

赤瞳也緊握了一下手中的【村雨】,目光一凝,針鋒相對道:「如果我這條命你能夠取走的話,那就儘管來試試吧!」

「呵呵呵,那我可要上了哦!」

黑瞳話音還未落,腳尖已經狠狠踩踏甲板,堅硬的實木被她強大的爆發力瞬間踩出一圈裂紋,接著彷彿離弦之箭一般俯衝出去,一記豎劈,好像要將赤瞳斬成兩段!

這是黑瞳第一次竭盡全力的揮舞手裡的刀刃!她對赤瞳以前有多少愛,現在就有多麼恨!

你死我活,兩種截然不同信念的彼此碰撞!

當!

火花四濺,高高濺起,赤瞳用刀背擋住了黑瞳的豎劈,隨後兩支長刀擦肩而過,刺耳的聲響傳出很遠!

三獸士有些愣神的看著眼前這一幕,這一言不合就上演火星撞地球是在鬧哪樣啊?這個時候不應該先放兩句狠話,然後大家再裝一會B在開打嗎?

你們兩個怎麼說干就幹起來了?這得有多大的深仇大恨啊!

「好強,好強!這就是夜襲嗎?好多的經驗值!只要能殺掉她的話,我一定能升級!」

雖然不清楚達伊達斯的腦迴路是怎麼形成的,不過本來就躍躍欲試的他被眼前驚人的戰鬥一刺激,頓時再也按捺不住體內的熱血,揮舞著手裡的巨斧就從赤瞳的背後沖了上去。

斧頭朝赤瞳的腰間快速掃去,巨大的力量帶起一陣強烈的勁風,這時和黑瞳交戰正酣的赤瞳彷彿腦後有眼,一個後空翻,輕巧的躲過,達伊達斯的斧頭『砰』的一聲砍在了客船的桅杆,碗口粗細的木杆頓時被攔腰截斷。

「2VS1嗎?」赤瞳眉頭微微一皺,黑瞳也對達伊達斯上來打攪她倆的戰鬥沒有感到不滿,說到底,她們本質上都是殺手,不擇手段殺死敵人才是她們最終的追求。

至於那些追求公平什麼的人,早就還在訓練時就被幹掉了。

「哦?好快的反應,竟然沒有受到我『軍樂夢想【尖嘯】』無力化的影響?是通過自殘引發的疼痛抵抗了笛聲的洗腦嗎?真是個有意思的傢伙。」

妮烏注意到赤瞳包紮在大腿上的繃帶,上面還殘留著一絲血跡,在一旁小聲的笑道,他在體術上的造詣比起達伊達斯差上許多,再加上現在他們看起來勝券在握,因此樂得在一旁看戲。

這是帝具使之間的戰鬥,而不是帝具使的利瓦雖然身手也算不凡,但是比起眼前的幾個人來說還要差一點。

「龐波先生的命令是留下所有可能出現的夜襲,所以為了不辜負龐波先生的期望,抱歉,我也要參戰了。」希爾這時打了個響指,客船兩側幾道水柱衝天而起,這裡是她的主場,在有充足水源可以利用的條件下,她的實力翻倍。

所以,她才有資格與黑瞳一起被陳濤稱之為王牌!

「這個女人竟然也是帝具使?3VS1了嗎?」

赤瞳在跟蹤黑瞳來到這艘客船時雖然也注意到了她身邊的這名紫發御姐,可沒想到這個女人竟然也是一名稀有的帝具使,而且現在看來,能力好像還非常強大。

「姐姐大人,你逃不掉的!來吧,帝具戰開始了哦!」黑瞳了解希爾的實力,在這樣的地形之下,連她也未必是希爾的對手。

「水龍慌咬!」

在戰鬥方面希爾絕對是天才中的天才,比起原劇情中利瓦對『水龍憑依』的運用,希爾何止強上一籌,再加上經過陳濤的特訓,希爾已經能做到將水流凝聚到極限。

客船兩側衝天的水柱化身為兩條蛟龍,攜帶著巨大的衝力呈絞殺狀向赤瞳撲去,黑瞳與達伊達斯頓時抓住時機,配合起希爾的進攻將赤瞳躲閃的道路全部封死,一時之間,赤瞳竟面臨著三面夾擊,彷彿陷入絕境。

不過赤瞳的表情卻依舊沒有絲毫動搖,彷彿根本沒有看到眼前的危險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