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懂什麼,伊峰是伊族族長,那男嬰是伊族族長之子,而伊族又是烏月城的兩大家族之一,論實力,比烏月城另一家族克雷家族不知要強上幾倍,自然是烏月城的一把手,即使比鄰邊的無雙城歐芬家族都要略勝一籌,這點錢,對於他們來說,不值一提。」


「咦,你們看克雷尼族長親自來道賀來了」,有一賓客突然開口道。

「有什麼好稀奇的,克雷族與伊族關係就像親兄弟一樣,以前伊族族長的大兒子滿周歲,克雷尼不也是親自來的嗎?」

遠在門外,伊峰對著克雷尼走過去,笑呵呵的道:「克雷兄,難得你親自來,實在是有失遠迎呀」。

克雷尼也笑道:「峰兄,你我乃結拜兄弟,還這麼客氣,這不見外了嗎?」

伊峰甚是歡喜:「唉,你看我都糊塗了,在門口說了半天,還未請進呢,克雷兄,請」。

「好,我可要看看我那小侄子長啥樣了」。

……

午飯過後,大家都等著看伊族族長的二少爺抓鬮。而伊族人又開始忙碌了。

不久一位中年婦人從祠堂里走了出來,對著一位男子手裡抱著的一個小不點說道:「峰哥,把孩子抱進去吧,裡面布置好了。」

伊峰點了點頭,對著懷中的男嬰笑道:「奇兒,走,爹抱你去抓鬮去。」說完就闊步進去祠堂里了,那婦人緊隨其後。

伊峰剛一進大廳,迎面走來一位六七歲的小姑娘,這小姑娘生的小巧玲瓏,風姿綽約,纖細的身材,配上一副圓潤如玉的臉蛋兒,精緻極了,只見這少女笑盈盈的露出一口貝齒,說道:「伊伯父,我來抱抱吧!「

只見伊峰還沒開口,祠堂里就傳來了一句:

「峰兄,怎麼,我的乾女兒想抱抱你那寶貝兒子難道都不行?」

伊峰笑道:「啊?雪萊會長你啥時候把茉莉這丫頭收為你的乾女兒了呀?你這老怪,也不說一聲,大家好慶祝一番。好,茉莉來抱他去抓鬮吧。」

伊峰順手把嬰兒交給茉莉,而自己走向那叫雪萊的老頭處。

雪萊是菲利雅會場的會長,只是年紀有點老,看上去更像是茉莉的爺爺,只是他膝下無女,所以收了茉莉做乾女兒。

茉莉小心翼翼的把嬰兒抱過來,走到那張擺滿了各種各樣的小東西的桌子上,桌子上有算盤,有書本,有毛筆,有木劍,有葯鼎,也有胭脂口紅等等,那個茉莉小丫頭又小心翼翼的把男嬰放在桌子上。一開始,那個男嬰兒不知所措的望了望周圍的人,之後又好像明白了什麼似的,對著桌子上的東西東看看西瞧瞧,過了一會兒,男嬰終於緩緩爬動了,帶有一種悠然悠然的味道,絲毫不理會周圍的緊張的氛圍,開始時,男嬰爬向一把木劍,拿了起來,這時所有然的露出了一個久違的微笑,可突然,這男嬰放下了木劍,抓起了旁邊的一個小葯鼎,不過,有一些人露出了失落的表情,煉藥不是沒前途,只是煉藥『前途太過於遠大』,許多人都沒能有所作為便終老了,可再次出乎人們意料之外的是這小不點竟然又放下了葯鼎,爬到另一邊去,抓起了一個胭脂盒,而且不放手了,這時大家都沉默了。

還好茉莉小丫頭打破了僵局,開口甜甜的道:「天奇弟弟既要了木劍又要了葯鼎,看來將來既是習武之人,又是煉丹師,至於這胭脂嘛,五顏六色的,那個小孩不想喜歡?我聽乾爹說我小時候抓鬮抓的就是胭脂盒和算盤呢。鬮也抓完了,伊伯父,我先抱著天奇弟弟出去玩了哦。」

伊峰只是略微點了點頭,可誰不知道茉莉是女孩子呀,女孩子選胭脂口紅是再正常不過的事,自然伊峰心裡多少還是有點不自在,愣愣的坐在雪萊老頭旁的一張椅子上。

這時旁邊的中年婦女如霜用只有兩人能聽到的靈音與這個中年男子道:「峰哥,還有客人要招待呢。」伊峰才突然回過神來,連忙起身,(苦)笑盈盈的招呼起客人了。

這天的伊家還是非常熱鬧喧囂的,不過接近太陽下山的時候,客人都走光了,這個家族裡的人收拾好東西之後也各自回屋了。

晚上,有一個房間里還是燈火通明,中年婦女如霜從床榻邊走到房間里的桌子旁坐了下來,說道:「小奇已經睡著了,峰哥,還在想今天抓鬮的事?」

這男陰沉著臉,不可否認的點了點頭,開口道:「如霜,你說這孩子將來會不會沉迷於胭脂水粉里?」

如霜伸出手溫柔的握著伊峰的手,笑一笑開口道:「峰哥,孩子還小,什麼都不懂,看見什麼好玩或什麼好看就要什麼,你還記不記得有一次,奇兒看見他雲爺爺抽煙時煙管冒煙,以為是什麼好東西,就跟雲叔搶,結果弄得雲叔硬是把那煙管給了他。」

這時,伊峰陰沉的臉上也不由得笑了笑,說道:「唉,這孩子就是好奇心重。」

「不然你怎麼會給他取名叫天奇呢」,中年婦女嫣然一笑道。

「呵呵,那倒是,不得不說,我這兒子可還真是天縱之才啊」,伊峰有點自豪道。

實際上,在這片大陸上,「好奇心」 總裁和姐姐的戀愛

「不過,這孩子以後少與那些女孩子接觸為妙,要對奇兒管嚴一點,我們伊家絕不能出只貪圖享樂的人。」當伊峰說道這的時候,目光變得凌厲起來。

「嗯,好了,還不早點睡,難道還得像小孩子一樣,要人唱著搖籃曲才睡的著呀!」,如霜笑道。

「哈哈,那倒不必了」,伊峰拉著如霜睡去。 第二章歸來

轉眼離抓鬮已經快六年了。現在天奇差半年就七歲了,他都有一米多高了。

這幾年裡,天奇在父母的嚴厲監視下,慢慢成長,他的身邊沒有一個女丫鬟,他除了不需要做飯以外,幾乎啥事都得自己干。

天奇每天早晨練完功之後,就會跑到他雲爺爺的住所那裡,要雲爺爺講故事,雲爺爺也就是伊雲,伊家的三長老。


從雲爺爺的故事裡,天奇知道了許多事情,譬如,在這天靈大陸上,1金幣=10銀幣=100銅幣,而幣卡分為:紫靈金卡,白靈銀卡,普通的銅卡。一張紫靈金卡最高能存一千萬金幣,一張白靈銀卡最高能存一百萬金幣,一張普通的銅卡最高能存十萬金幣。當然只有有錢人才會有這些幣卡。

同時雲爺爺還告訴他整片天地號稱玄幻世界,而天靈大陸只不過是玄幻世界的一部分,而在這片靈氣大陸里,修鍊也稱之為修靈,修行之人統稱為修靈者,分為苦行境界,入靈境界,真靈境界,元靈境界,黃靈境界,玄靈境界等,苦行者進階到入靈境界時要啟靈,只有啟靈之後,才能真正意義上的能使用天地靈氣,而至於玄靈境界之後是什麼境界,雲爺爺沒有告訴天奇,因為雲爺爺說他活了快一百來歲了,也只是真靈八階而已,伊族的最強者大長老也只剛踏入元靈境界,所以伊雲也不知道玄靈靈境界之後是什麼,不過即便如此,這也足以震懾鄰近的好幾個城池。所以每次雲爺爺講到這,臉上都會流露出一點點自豪感,但同時又好像有點愧疚,但天奇更是激動不已。

……

早晨的天地靈氣是一天之中最濃郁的時候。

所以不管颳風下雨,每天天奇都會在天還剛蒙蒙亮之時,爬到後山,去那裡修鍊,如今,天奇已經達到苦行者五階了,論修鍊速度還算得上是伊族第一人了。

今天一大早起來,天奇照常在後山的那座巨大無比的山峰上練完功回來后,就跑去三長老伊雲的院子里,要他講故事。

「雲爺爺,雲爺爺,你昨天的故事還沒講完呢……」一路邊跑邊叫喚著。

看見伊雲正坐在院子里,喝著晨茶,天奇可高興了。

看著天奇氣喘吁吁,汗流浹背的樣子,紅彤彤的臉蛋上掛著一彎皓白的「月亮」。雲爺爺連忙招呼著:「天奇,你練完功來了,看你滿頭大汗的,來坐在爺爺身上來,爺爺幫你擦擦,渴了吧,喝點茶吧」。

天奇一股腦的坐在了伊雲的大腿上,拿起桌子上的茶壺,對著壺嘴咕嚕咕嚕的喝起來,而伊雲拿起一張手帕,給天奇擦汗。

天奇喝完,把茶壺放回到桌子上,便急著道:「雲爺爺,昨天的故事還沒有講完呢?」

「別急,今天我們不講菲利帝國的事情了,也不講烏月城了」,伊雲笑呵呵的說道。

「那今天要講什麼?」天奇好奇的問道。

「今天講一個關於『紫氣東來』的故事,話說當一位天命之才誕生時,東方的天空會傳來一陣紫氣,傳聞很久以前,在這天靈大陸里,就有一位天才誕生時就招來了紫氣………..」伊雲緩緩地講下去。

「那後來這位天命之才去哪了?」

「後來,也沒人知道他去哪了,也沒人知道他的實力有多強了,高手都是來無影去無蹤的。」

「雲爺爺,我出生時是不是也有紫氣東來?」天奇突然奇怪的問道。

伊雲笑呵呵的摸了摸天奇的小腦袋,道:「這只是一個傳說而已,還不知道有沒有這回事呢」。

天奇有些失落,「這麼說我出生時沒有什麼紫氣東來咯?」

伊雲扯了扯天奇的小臉蛋,「你出生時還特早,大多數人還在睡覺呢,當時誰也會注意到東面天邊的變化呢,而且即使出現了紫氣東來,又有幾個人知道這回事呀?說不定我們的小天奇出生時還真有紫氣東來呢。」

「這麼說來,我說不定還真是位天命之才?是為大天才?將來要成為來無影去無蹤的高手?」,小天奇興奮了起來。

「誰不說我們小天奇不是天才呀!」伊雲笑道。

「那到也是」,小天奇毫不客氣的答道。

「自滿了?天奇你要記住即使是天才也要勤奮,才能成功,不勤奮即使天賦在高也不可能有多大出息的」伊雲鎮重的說道。

「雲爺爺,您放心吧,我會更加努力的,一定不會負你所望」,天奇也鎮重的答道。

「嗯,這才是我伊雲的好孫子,順便告訴你,今天你大哥大姐要到家了」。

「真的?那雲爺爺,我先走了,我去看看」,天奇一聽到這裡,就立即從伊雲身上跳下來,跑了出去。

「誒…..天奇,我還沒說完呢,他們得今天下午才能到家」,伊雲拉長個嗓音喊道。

只從遠處飛來一句「知道了,雲爺爺」,卻不見天奇人影了。

……


下午,小天奇早早的坐在了家門口的門檻上,等待著大哥大姐的回來,天奇望著門口的大街,數著一個個過往的人群。

「。。。。。。。五百四十,五百四十一,五百四十二,五百」。

「天奇!」,只聽見有人叫一聲。

「大哥,大姐!」,天奇一個飛奔,朝兩個背著書包朝大門走來的一少男一少女跑去。

這少男約有一米七了,遠遠超過了同齡人的高度,他才十五歲,黑黝黝的頭髮配著一副俊俏的臉,麥色的皮膚,帥氣十足,而旁邊這少女約一米四,也有十一歲了,身披三千青絲,小巧的瓜子臉,豐腴的翹臀,卻又有著婀娜的柳腰,白皙的皮膚,紅彤彤的臉,太給力了,很是誘人,雖是如此,天奇可是敬而遠之。

這少男就是天奇的大哥,伊天豪:少女是天奇的大姐,伊天雪。

天奇衝過去,頓時和伊天豪來一個熊抱。

「大哥,我好想你呀」,天奇鼻子酸酸的訴說道。

「天奇,你多大了,還丟眼淚,流鼻涕,是男人就不哭」。



「大哥,誰不是男人,誰哭了,你們去「烏月學院」上學,隔一年才回家一次,我一個人在家裡悶死我了,你們好不容易才回來一次,我這是高興」。

天奇擦了擦流出的鼻涕,眼睛卻依舊是紅紅的。

「誰讓你不好好學習,這麼小就帶了一個女朋友回家」,旁邊的伊天雪甩了甩頭,故作『嘲諷』的冷笑道,可她的眼睛也一樣是紅紅的,許久沒有見到家人,再次重逢時,女孩子的感情最容易表露了,而天雪也習慣了和天奇拌嘴,就像是一對小冤家。

而伊天雪之所以會這樣說,那是因為「烏月學院」人學年齡為六歲,而天奇在六歲的時候,實際上他父親伊峰也把他送到了「烏月學院」去學習,可誰知一年都沒有讀完,他就偷偷逃學跑跑回去家了,還帶了一個和他才不多大的女孩。說是從學校帶的,將來娶她做老婆。嚇得他爸媽愣是幾天才還過神來。連忙把那女孩送回了學校,當然,天奇從未在回過學校里了,這小子太有魅力了,誰能說的准要是讓他再回學校,會不會又拐回幾個女孩呢。

天雪這話可揭道他的傷疤了,「這醜聞能隨便說嗎?大姐也太損了吧」,天奇暗自忖到。

」姐———,哪有那回事呀,你又沒親眼看見,你都是聽爸媽講的,要知道’眼見為實,耳聽為虛’」。

實際上,這件事天雪只是聽天奇爸媽說的,因為那時她還在學院學習。

「呵呵,干過又不敢承認,還說是什麼男人」,天雪卻一口反駁道。天奇聽后,暗想街上這麼多人,要是和大姐斗個不停,自己帶女孩回家的事情被傳出去了,自己豈不是太沒面子了。不行,得讓她轉移注意力。

「誰不是男人了,今天,我就讓你看看我是不是男人」,說完,就準備擺出一個和他大姐來一個「熊抱」的姿勢。

天雪,腳尖一點地,輕輕一翻,就到天奇身後去了。

「你……真是沒大沒小」天雪有點怒道。

伊天豪見兩位小冤家沒有見到對方時,相互想念對方,可一見了面就吵個不停,真是一對活寶,伊天豪對此也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忙制止道:「天奇,天雪別鬧了,門都沒進就又吵起來了,怪不得爸媽說你們兩個碰在一起會鬧翻天,進去吧,爸媽在等咱們呢。」

大哥可是他們姐弟兩最敬重的人之一,他說話,很有分量,況且兩人也不是真的鬥嘴,很快和解。

這時他們姐弟兩才不約而同的說:」大哥(哥),我聽你的」。

三人陸續進去,天奇一馬當先,一路邊跑,一路邊呼叫道;「娘,爹,大哥,大姐回來了,大哥,大姐他們回來了,準備大餐……」。 第三章家庭小會

晚上,伊家大客廳里,擺了一個超大的圓桌,圓桌周圍坐滿了人,不只有伊峰夫婦,天豪、天雪、天奇,還有大長老伊華,二長老伊北,三長老伊雲,天奇的三叔伊重,以及一些其他伊家的人,天奇坐在他雲爺爺旁邊,天豪坐在伊峰旁邊,而伊天雪坐在了如霜的旁邊。

伊家也有幾百口人,旁系還是很多的,伊族佔地也較大,一般來說,像吃飯等這種事都不是在一起的,並且大多人都在外工作,真正還留在家的人也並不多,所以,這次聚餐主要是一些長者及直系的幾個人而已。

餐桌上,大家喜慶一團,吃的很高興,喝的很歡暢。

晚飯過後,看見大家都已經吃飽了,伊峰也開始切人正題。

「天豪,你也從烏月學院畢業了,也早已進入了入靈境界,快到真靈境界了,憑你現在的資質和實力,想要進入菲利帝國皇家學院是沒有問題的,為父我想知道你的打算,是去皇家學院繼續學習,還是……?」

對於伊峰的意思,伊天豪很明白,父親想讓他去菲利帝國皇家學院學習,但他沉默了。去菲利帝國皇家學院學習可以說是每個菲利帝國的修靈兒童的夢想,但不是每一個人都能進入的,只有達到入靈境界的且入學年齡不能超過16歲的小孩才有機會進入,菲利帝國皇家學院從不看學員的身份,即使是皇家成員,未達到要求都不能進。進了菲利帝國皇家學院學習絕對是一種家族的榮耀,在菲利帝國里,沒有人不羨慕。

可他願意嗎?

伊峰看見他沉默了,大致意思也猜出來了,雖然有些失落,但是伊峰也絕對不會強求自己的兒子做不願意做的事情,伊峰明白自己的大兒子長大了,有自己的打算了,如果自己對自己的兒子太過強求了,不僅會破壞父子關係,而且還會影響兒子的成長。

伊峰伸出右手拍了拍天豪的肩膀,語重心長的道:「我們伊家絕對是敢說敢做的人,說說自己的想法吧,你要記住不管你做出了什麼選擇,爹一定支持你!」

天豪望著黑髮里夾著一根根白髮的父親,天豪有些不忍,但還是緩緩地說道:「父親,我想跟著三叔去殺魔獸,當傭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