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還沒在一起呢,你別亂說話。」季知意有些不悅。

「哦。」江時初毫沒誠意地敷衍了一聲。

「怎麼樣?打算給他準備什麼禮物?」

「你是不是管的有點多?」季知意蹙眉。

「多嗎?」江時初不以為然。

「除了這個,你還有別的事嗎?沒了的話我就先回去了。」季知意作勢就要起身走人。

「唉唉,別走嘛,我還有其他事要你幫忙呢。」江時初連忙攔住她,道出了他最主要的目的。

「那還有什麼事?」季知意又坐了回去。

「我最近在追一個女孩子,遇到了些小麻煩。」江時初有些難為情。

「然後呢?」季知意麵無表情。

這種事情幹嘛要告訴她?

「那女人實在是太難追了,跟你一樣。」

「我?你什麼意思?」季知意不高興了,她什麼時候難追?

「不好意思,口誤口誤。」江時初連連道歉,生怕惹著了對面這位姑奶奶。

「你到底要和我說什麼?」季知意已經開始有些不耐煩了。

這人怎麼這麼能鬧騰呢?

「我不是想著你們都是女人嘛,女人都是比較了解女人的,所以我想向你請教請教。」

「你不是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情史豐富嗎?怎麼還要找我幫忙?」季知意看向他的眼神有些不屑和嫌棄。

她可是聽顧南楓說了,這男人壓根就不是什麼好男人,三天兩頭跟換衣服似地換女朋友,和他有過曖昧的女人都可以從城東排到城西了。結果現在追個女人居然還要找她幫忙,開玩笑的吧?

(場外話:江時初:誰?到底是誰這麼不要臉,居然敢這樣誹謗我?我什麼時候這麼浪蕩了?

顧南楓冷眼:是我。

江時初:……

心裡話:看在你是我老大的份上,我這次不跟你計較,哼!)

「這次情況不一樣,我以前那都是逢場作戲,現在我是真心想要追她做我女朋友的。」

這幾天江時初覺得自己很挫敗,都快一個月了,那油鹽不進的女人就是不搭理自己。不僅如此,她還和她學校的體育老師走得很近,現在他都快被折磨瘋了。

病急亂投醫,當初顧南楓追季知意的時候也是一波三折,最後才把她收入囊中。

(場外話:季知意:什麼收入囊中?我們還沒在一起呢。

其他人:矯情!)

江時初覺得,季知意和安素其實是一類人,和外面那些鶯鶯燕燕根本不一樣,所以他才決定向季知意了解了解她們平時的心理活動。

這樣才能投其所好,早日把安素收入囊中啊。 風知意聽到柳鳴的話,神色不由得一陣難看起來。

「柳鳴,這枚混亂虛空的傳送玉石,我也志在必得,你休相搶走。」

「我出價兩萬五千一十七品仙玉。」

風知意冷然一笑,繼續報價道。

「哼,這點價格,也想讓我退步,風知意,你想都不用。」

高官的甜 「我出價兩萬五千二十七品仙玉。」

柳鳴毫不相讓,繼續跟價。

但是,他們都是十枚十枚七品仙玉往上加,這樣爭下去,不知要到什麼時候才會結束?

其實,在場的眾仙,大多都知道風知意和柳鳴是水火不容的關係。

而且,柳家和風家有著不淺的仇怨,這是殞月仙城眾修皆可知之事。

所以,在場的人,都是一副看熱鬧的樣子。

於是,拍賣場上,就餘下風知意和柳鳴在爭奪不休,互不相讓。

只是,他們總是要爭吵一番后,才會繼續報價。

江寂塵在一層拍賣場,等得有些不耐煩了。

畢竟,他可沒有那麼時間陪他們在這裡耗。

何況,幾萬七品仙玉,於他而言,算不得什麼。

江寂塵現在身上所擁有的仙玉,多到難以想象。

海蛇仙王臨走前,曾交給他一個乾坤袋的仙玉,說讓他留著用。

當時,江寂塵毫不客氣的收下了,但沒有細看。

後來,他細看乾坤袋的時候,才嚇了一跳,因為,乾坤袋中,竟然裝著百萬七品仙玉,甚至還有數萬八品仙玉。

所以,江寂塵的富有難以想象。

再有他後來殺了一批星際海盜,獲得的仙玉和仙靈石,也不少。

因此,江寂塵身上的仙玉多不勝數,幾萬的仙玉,於他而言,根本算不了什麼?

所以,江寂塵在一層拍賣場已經等得不耐煩了。

「你們不必爭了,我出三萬仙玉!」

然而,就在風知衣、柳鳴二人爭鬥不休之時,一道聲音驀然響起,傳遍全場。

然後,眾修同時把目光投向聲音來源處。

「怎麼可能,這聲音竟然是來自一層拍賣場。」

「而且,一張口就是三萬七品仙玉。」

「最驚人的是,他竟然敢插入柳鳴與風知意的爭奪中。」

「此人是誰?」

眾仙震撼到極點,絕對想不到,這個時候,竟然還有敢報價。

而且一報就提升到三萬七品仙玉。

除此之外,眾仙還聽到對方語氣之間的不耐煩。

「是誰,竟然敢插足我們之間的爭鬥,你想死么?」

柳鳴一臉不爽地看向一層拍賣區。

「一個來自一層拍賣區的低賤垃圾,也敢亂報價,找死吧?」

爭鬥被一個來自一層拍賣區的低賤之人打斷,風知意也是臉色難看地道。

現在,柳鳴和風知意竟然同時放下爭鬥,一致針對江寂塵。

「要報價就報價,不要浪費我的時間,你們的廢話太多了,再敢多說,我不介意割掉你們的舌頭。」

然而,江寂塵直接霸道強勢地開口道。

江寂塵之所以如此說,實是他很煩這樣的人。

若是在外面,他會直接出手,擊殺他們,那會與他們廢話那麼多?

「你…….」

無論是風知意,還是柳鳴,直接被噎到說不出話來。

要知道,殞月仙城中,有幾人敢如此對他們這般說話?

「你什麼你,有本事,直接過來殺我呀?」

江寂塵繼續冷笑道。

此時,江寂塵的嘴巴很毒,在風知意和柳鳴看來,非常欠抽。

然而,風知意和柳鳴卻知道拍賣會是禁武之地。

所以,他們縱然氣得肺都炸了,但依舊暫時奈何不了江寂塵,只能壓制住立刻出手,將江寂塵碎屍萬段的衝動。

「小子,你給我等著,出了拍賣會之門,便是你的死期。」

柳鳴和風知意同時大聲威脅道。

然而,江寂塵微微一笑道:「隨時恭候。」

柳鳴和風知意絕沒想到,江寂塵對他們竟然無一絲懼意。

「哼,風知意,我們暫時聯手,絕不能讓這一層拍賣區的低賤之人,拍走傳送玉。」

柳鳴大聲說道。

「好,我們聯手,可以把這小子,碾壓成渣!」

風知意開口應道。

兩人同意聯手,一起對付江寂塵。

「你們,恐怕沒有這個機會了,因為,這塊傳送玉已經屬於我的了。」

江寂塵卻是淡淡一笑開口道。

而他聲音一落,便聽到拍賣台上,響起拍賣師的聲音。

「報價時間已到,傳送仙玉,將由這名公子拍得。」

拍賣的聲音配合著江寂塵邪意凜然的笑容,風知意和柳鳴頓時之間明悟過來。

「不好,上當了。」

「這小子,竟然故意以言語刺激我們,好讓我們錯過報價時間。」

「該死的,好狡猾的小子!」

柳鳴和風知意同時臉色大變地道。

同時,四周眾仙剛才都把注意力集中在江寂塵與柳鳴、風知意的身上,也沒注意到這一點。

這一刻,他們才明白,柳鳴和風知意都上了江寂塵的當,被對方坑了。

「哼,就算如此,我就不算,這一層拍賣區的低賤小子,能夠拿出三萬七品仙玉。」

風知意冷然嘲諷道。

「對,一層拍賣區,沒有任何特權,拍賣后,需要立刻交錢,小子,你若拿不出三萬七品仙玉來,那就是故意來拍賣搗亂,我不介意幫星域拍賣會,將你擊殺當場。」

柳鳴也冷然地開口道,目光死死地盯著江寂塵。

眾仙也在看著江寂塵,也並不相信,江寂塵可以拿出三萬七品仙玉。

「身處一層拍賣場,而且,還是從未見過的陌生之人,只怕真的拿不出三萬七品仙玉來。」

「若如此,這小子只怕要難逃一死了。」

「而且,哪怕他能夠拿出三萬七品仙玉,出了拍賣場,柳鳴和風知意又怎麼會放過他們?」

眾仙開口議論,沒人看好江寂塵。

畢竟,江寂塵一行人,打扮得很普通,並身處一層拍賣場中,看起來,都不像有錢的主。

當然,江寂塵一行人在進入拍賣場的時候,便改換了容貌,若不然,以他現在的名氣,只怕還沒有進場,便已經被認了出來。

還有韓青和小灰兩隻骷髏,也身披長袍,包裹住骨架,一時無人能看出來。 「我覺得你可以試試暖男計。」季知意很爽快地支招。

據紀辭總結,暖男的魅力是大多數女孩子都無法抗拒的。

「這個早就用過了,根本沒用。」江時初一臉懊喪地說。

那女人,簡直就是軟硬不吃,你有多暖,她就能有多冷。

季知意很不厚道地笑了出聲,笑完后見他看起來有些可憐,便說:「那你就死皮賴臉地去哄吧,你不是很擅長這樣的嗎?」

江時初一聽眼神一亮,立馬擺出一副虛心求教的模樣,笑得一臉的諂媚,「小意意,你是女人,比較了解女人,就幫我再支個招唄,她太傲嬌了,很多時候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她就已經冷臉了,約她出來吃飯也不出,微信也老是不回。」

「你們之前是怎麼和好的?」

「就像你剛才說得那樣,就天天賴著她,等她受不了了就和好了唄!」

「……那你以後就用這招不就得了嗎?」

江時初搖頭:「不行,這太有損我男人的尊嚴了。」丟面子!

這一次兩次的倒還可以,就當做是情趣了,但要是一直都這樣的話,那他就要瘋了。

名門傲妻之權少你栽了 「她是幹嘛的?」這妹子夠個性。

「她在北城大學上班,教音樂,不算很忙,但我經常一周都見不上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