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跟你開個玩笑,我好不容易找個女友,你就別摻和。」趙大寶連聲求饒。

「你不是喝醉了,有力氣照顧她嗎?」陳陽露出玩味之色。

「嘿嘿,嘿嘿嘿,我看她們都喝醉,自己一個人還在這裡清醒著多沒面子,就陪陪她們。」趙大寶憨笑。

「尼瑪的,沒醉浪費我這麼多時間,趕緊扛人。」陳陽一腳踢在他屁股上。

這邊將林果果背在背上,又一手扶著沈夢雲,一手扶著李燕,走出包廂。

那邊趙大寶也是肩扛背馱拉扯著三個醉醺醺的女孩出門,兩人來回跑三趟才將包廂里搬空,一股腦塞進電梯里下樓。

到樓下有大堂服務生協助,將一群醉鬼送上酒店過來接人的下巴車。小丫頭們已經湊夠份子錢,可此時她們沉醉不醒,也不知道錢在誰身上。

只好陳陽掏腰包,竟然消費兩萬八千多,讓陳陽一陣肉痛,雖然最近收入不少,也不用每星期去岳玲玲那裡買葯,但修鍊必須的藥材還是不能少,每個月也是要消耗幾千萬。

陳陽還是要為賺錢發愁,所以到達酒店時,發現這裡竟然是秦氏下屬的酒店,便將黑卡往外一掏享受尊貴的免費服務。

酒店前台發現是黑卡持有者,頓時無比熱情,連經理都出面招呼,不用陳陽吩咐便來一群服務員侍候,直接給陳陽開十間豪華客房,還一個勁道歉說招待不周。

剛將丫頭們安排進房間,陳陽沒來得及喘口氣,林果果便張嘴要吐,旁邊的沈夢雲也是同樣神情,一番搬動后,她們的酒勁完全上來,反胃得厲害。

陳陽剛將林果果拖進衛生間,那邊沈夢雲已經吐出來,沒辦法又將她拖進衛生間,旁邊房間也是嘔吐聲不斷。

看著女孩們吐得渾身髒兮兮的,趙大寶一臉賊笑,喜滋滋的說:「我們分批照顧她們,讓你占點便宜照顧八個,我照顧七個。」

那猥瑣的樣子一看就沒安好心,陳陽看著一群嬌滴滴的女孩子,也是心生嚮往,九陽絕脈都在蠢蠢欲動。

卻是一腳將趙大寶踢飛義正言辭的說:「我沒你這麼齷蹉,趕緊去照顧秦浩然他們,女孩我來負責。」

「憑什麼我照顧男人,女孩都歸你。」趙大寶頓時氣憤萬分。

「我有錢照顧她們,你有嗎?」陳陽牛逼的說,招手讓經理過來說:「幫我找五位細心的女員工,過來照顧我這些同學。」

經理自然是連聲答應,不一會兒便找來五位相貌端莊的中年大姐,一看就是做事細心麻利之人。

陳陽掏出一疊萬元大鈔遞給為首大姐說:「一點小費你們收下,務必照顧好她們。」

「謝謝陳先生!」大姐們頓時特高興,原本她們就是打雜侍候人的,一月工資才幾千元,這照顧一晚上小費便是每人兩千,哪能不高興。

趙大寶看得傻眼,羨慕的說:「要不讓大姐們也照顧一下那邊三位。」

「你有錢給小費嗎?」陳陽不客氣的說。

「嘿嘿,你幫著再給點。」趙大寶憨笑。

「小費我有,這兩千元是再請一位大姐,還是給你來照顧?」陳陽又掏出一疊錢壞笑。

「啥……」趙大寶一愣,立即將錢搶過去說:「哈哈,還是我來,有錢不賺是傻子。」

最近追求曲云云,上次5萬元獎金已經花得差不多,他正是缺錢的時候,哪會錯過這種賺錢好機會。

陳陽沒再調侃他,吩咐他在這裡好好盯著,有事立即打電話,便從樓上下來,有人已經將他的車開到樓下,他便開車離開酒店。

邁凱倫行駛到一段寂靜路段時,陳陽放慢車速,意念一動將藍雨欣送出來,正好坐在副駕駛的位置。

此時藍雨欣正值將醒未醒的時刻,隨著車身顛簸,不一會兒便醒過來,看到自己坐在車裡,身邊是陳陽,臉上滿是茫然。

「現在幾點,這是去哪裡?你怎麼救我出來的,我都不記得了。」藍雨欣迷茫的問。

陳陽暗自得意,小黑的保密工作做的不錯,在陰陽界幫她醒酒時並沒有讓她記住什麼。

「我警方有幾個朋友,借查房的機會帶你出來,距離你打電話個多小時吧!」陳陽含糊的說,有些事她不知道更好。

「個多小時!」藍雨欣大驚,連忙在身上查看。

心想都過去一個小時,我豈不是早被那傢伙糟蹋了。心驚膽顫的感受一番,好像又沒什麼不舒服的地方。

「別看了,我們進去時你裙子還在身上,那傢伙正在浴室里。」陳陽蠻認真的解釋。

「哦。」藍雨欣懸著的心這才放下。

「只不過你當時醉糊塗了,我隨便幫你整理一下裙子,不知道對不對?」 寵婚纏綿:溺寵甜妻吻不夠 陳陽又說。

「……當時裙子怎麼了,你……看到什麼?」藍雨欣一顆心又懸起來。

「其實也沒什麼,只是領口敞開,腿露在外面,我沒看到什麼。」陳陽還是那副平靜的語氣。 「哦……」藍雨欣又回了一個字,卻是後面多了一串尾音,頭垂下去不少,臉漸漸紅起來,手不自覺的拉扯著裙擺,好像那裡被看過有些不熨帖。

「記得我當時喝醉,怎麼這會兒感覺完全好了,才過去多久?」等了一會兒見陳陽不說話,她又忍不住好奇的詢問。思維清晰后覺得不對的地方越來越多。

「別忘了我是醫生,治療醉酒不算什麼,扎幾針就好。」陳陽無所謂的說。

「當時我是不是很丟人,讓你見笑啦!」藍雨欣又問。

「很好啊!美女醉酒是男人都愛看,我也不例外。嘿嘿……」陳陽憨笑。

藍雨欣臉色更紅羞澀的看他一眼說:「我這樣你不會看不起我吧!當時肯定很丟人。」

「不會,你一直很可愛。」陳陽老實回答。

「哦……」藍雨欣乖巧的點頭,臉上多了一絲竊喜,看陳陽眼色更熱烈起來。

「以後有困難跟我說,那些人只會害你。今天要不是我剛好在名都,哪來得及救你出來。」陳陽卻是話多起來。之前故意說些敏感話題,也是為了讓她儘快忘掉自己的恐懼,看她心境恢復還是要不客氣的告誡幾句。

「我欠鄭少康一個人情,所以才去赴宴,沒想到他們……」藍雨欣又是眼眶一紅,委屈上心頭。

「鄭少康不過是一隻披著人皮的狼,以後他再敢騷擾你,立即通知我。打斷他的狗腿。」陳陽冷酷的說。

「我……我是怕連累你,我家的情況……」藍雨欣苦澀的說。

「什麼叫連累,你這樣只會讓我更心疼,以後不準作賤自己。」陳陽霸道的說。

藍雨欣咬著嘴唇,淚水在眼眶裡打轉,默默的說:「陳陽,你喜歡我嗎?」

「傻瓜,我當然喜歡你,只是你不知道我的好罷了。」陳陽沖她陽光一笑。

「謝謝,以後我聽你的。」藍雨欣聲音更小,卻是從沒有過的乖巧,兩顆眼滾落臉頰。

知道陳陽也喜歡她,內心特別幸福,可一想到自己的家庭重擔,她又擔心起來,怕連累陳陽一起受苦。

陳陽沒再說話,伸手過去將她臉上的淚水擦掉,藍雨欣順勢抓住他的手,久久沒有放下。

這是他們第一次袒露心扉,很多話想說,但這一刻不說話才是最好的享受。

陳陽並不認為同時愛上好幾個女孩子有錯,他對每個人都是真心的,他喜歡江新月的純潔高貴,也喜歡梁湘琪的成熟嫵媚,同樣也被藍雨欣職場白領的時尚氣質所吸引。

她們誰遇到困難他都會主動承擔,竭力維護,不會讓她們受到欺凌。

前面有家餐廳,陳陽問道:「肚子餓嗎?進去吃點東西。」

「不,我不吃。」藍雨欣本能的拒絕,還是沒從剛才的陰影中走出來,話出口才發現有些唐突,尷尬的說:「我現在真沒胃口,要不我陪你。」

陳陽體貼的搖頭說:「那我送你回去早點休息,明天我再約你。」

「嗯」藍雨欣乖巧的點頭。兩人有種心照不宣的幸福。

很快汽車到達藍雨欣樓下,陳陽先下車,到另一邊幫她開門說:「我送你上去。」

「……不用吧!我能行。」藍雨欣猶豫著說。

「又是能行,你剛醉酒恢復,樓道這麼黑我不放心。」陳陽霸道的說,拉住她的手。

同時另一隻手拿出浪琴手錶的盒子遞給她說:「這個明天還給別人,你不需要接受他人的禮物。」

「啊……你怎麼知道?」藍雨欣驚呼。

「別多想,我昨天是剛好碰上。你是我女朋友以後自然不準別人碰你。」陳陽得意的說。

「誰說做你女朋友啦!」藍雨欣嬌羞的白他一眼,卻是接過手錶盒,順勢挽住他的胳膊,算是默許他送自己上樓。

進入暗黑的樓道,藍雨欣自然靠緊他,陳陽感覺手臂被半邊柔軟包圍著,鼻息里滿是她醉人的馨香,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

表明關係后他也沒了顧慮,能感受到藍雨欣心跳也在加速,她漸漸變長的呼吸說明她也很緊張。

忽然藍雨欣腳下一軟,她沒踩正樓梯,身子向陳陽這邊一歪,陳陽連忙伸手扶住,漆黑的樓道里他們變成面對面。

陳陽有夜視能力,能看到藍雨欣此時已經羞澀的閉上眼睛,無暇臉龐就像純潔的天使,再也忍不住身體往前一壓。

藍雨欣驚慌的向後退,就被陳陽頂在牆上,無處可退時陳陽的嘴唇吻上她的臉頰,細膩柔軟的臉頰上馨香中帶著絲絲咸澀,那是她流過淚的痕迹。

終於觸碰到她的嘴唇,兩人都是身體一震,淺嘗幾口后,藍雨欣嚶嚀一聲,忍不住張開小嘴,被陳陽趁勢攻入,更大的暴風驟雨隨之而來。

藍雨欣原本就是花痴體質,此時已經軟成一灘泥,完全靠陳陽支撐著才沒有滑坐到地上。她太幸福了,喜歡他的氣息,喜歡他的溫柔,更喜歡他的霸道。

從第一次相遇她就在期待,期待這美妙一刻的到來。不用主動,他完全操控一切,她唯一能做的只是抱緊他,恨不得完全擠進他的身體。體內殘存的藥酒也被激發,她熱情似火。

都說萬個女人萬般滋味,陳陽發現一點不錯。他跟梁湘琪有過肌膚相親,之前覺得那就是最好的。現在才發現還有另外一種美妙感受,一點不比跟梁湘琪在一起遜色。

梁湘琪更成熟奔放,喜歡主動。藍雨欣含蓄卻粘膩,更容易滿足,只是親吻就讓她飛了好幾次。而且一次之後還有下一次,跟梁湘琪的一味求索不一樣,這是高低起伏的一波又一波,同樣讓人沉醉。

再也不滿足於她嘴巴的甘甜,陳陽手動作起來,向她裙底摸去,藍雨欣又是舒服的呻吟出聲。

一分鐘后,陳陽卻尷尬的發現這裙子沒地方進入,連衣裙加上高領,他手伸不進裙里去。

無奈之下只能撩起裙擺,藍雨欣正迷糊著倒也沒注意,直到被他摸到腿上,這才身體一緊,太敏感反而讓她驚醒,連忙一把按住他亂動的手掌。

嬌羞的拒絕:「別……這裡不行……你傻呀……」

陳陽無奈鬆手壞笑說:「嘿嘿,你太吸引人了,我情不自禁。」

「壞蛋欺負人都這麼說。」藍雨欣嬌嗔。

「你是我女朋友,這叫兩情相悅。」陳陽得意的說。

「我可沒說做你女朋友,不準再用這個借口對我無禮。」藍雨欣高昂著頭說。

「好好好,我的俏老婆。」陳陽連聲答應,手攔在她的蠻腰上,再次上樓。

藍雨欣頭靠在他肩膀上一臉的幸福,嘴上還不服輸:「臉皮真厚,誰是你老婆啦!」

「我臉皮厚嗎?你怎麼看出來的,難道是這麼試出來的?」陳陽使壞用下巴在她臉上蹭,鬍鬚扎得她咯咯嬌笑。 忽然下面有腳步聲傳來,藍雨欣一驚,這才將陳陽推開,兩人只是手牽手上樓,生怕被人看到尷尬。

上到三樓終於有路燈,藍雨欣在後面人追上前撇開陳陽的手,很矜持的走著。

一個穿服務員制服的男人匆匆跑上樓,跟藍雨欣並沒有招呼。兩人上到五樓藍雨欣掏鑰匙開門,那人也在開另外一扇門,竟然還是鄰居,卻是誰也不認識誰。

陳陽有些皺眉頭,發現這裡環境不好。

「我到家了,你回去吧!」藍雨欣開門卻沒將門打開便對陳陽說。

「都到門口怎麼不邀請我進去坐一下,我口渴喝杯茶總行?」陳陽故作可憐的說。

「真的不方便,明天再陪你好嗎?藍雨欣溫柔的說,主動在他額頭上親一口。

陳陽一臉無奈,見藍雨欣這麼堅持,只好作罷,轉身依依不捨的就要離開。

忽然屋內傳來不耐煩的聲音:「是藍小姐嗎?既然回來了還磨蹭什麼,我已經等你幾個小時。」

竟然是一個男人的聲音,陳陽臉色難看起來,她家裡怎麼有男人?

「是我房東,別多想。」藍雨欣眼看不妙連忙解釋。

「房東也不能隨便進你的家,你可是個女孩子。」陳陽依然氣憤。

「我這是群租房,裡面還有不少人,他要進來也沒辦法。」藍雨欣索性不在隱瞞,慚愧的說,同時打開房門。

看裡面的布局,陳陽臉色更難看,原本已經有預期這裡房子不好,卻沒想到還是遠遠超出預期。

這裡哪叫單元房,整個一個鳥籠子間。原本是三室一廳的房子,現在根本分不清哪是客廳,客廳都被隔斷成兩個小間,供大家活動的只有一條一米寬的彎曲過道。

此時一個大鬍子男人就坐在過道里,有個女孩從他身後一個格子間里伸出頭向藍雨欣使眼色,一副你小心點的神情。

「張老闆好。」藍雨欣緊張的招呼。

「不好,我一點都不好,今天可是16日,你這個月的房租都沒有交,要是每個人像你這樣,我得餓死。」大鬍子陰沉著臉罵道。

「現在給你兩個選擇,第一立即付房租,這個月加上下個月一起1200元;第二立即從這裡搬走。」

「今晚交錢真的有困難,能不能再寬限幾天,一天也行。」藍雨欣一臉愁容的說。

「不行,今晚必須付房租,否則走人!」大鬍子一口回絕。

「我不是還有2000元押金在你那裡,寬限幾天又跑不了。我的資料你也清楚,主要是這幾天缺錢。」藍雨欣繼續請求。

「我們合同寫得清清楚楚,每月15號之前付清下月房租,我這都寬限你一個月,別以為自己長得不錯,就想迷惑我,我不吃這一套。」大鬍子冷笑。

「有時間談戀愛,逛街吃大餐,就付不起這一點房租。」

「其實像你這樣的條件談什麼戀愛,只要想開了有大把男人要,讓他們包養你,隨便住一月上萬元租金的大別墅,幾萬零花錢,哪用受這個罪。」

大鬍子越說越難聽,臉上更是露出姦邪之色。

「我不是那種人,請你說話客氣點。」藍雨欣臉色難看起來。

「想讓我對你客氣,有錢嗎?拿錢來我就對你客氣,沒錢趕緊去賣去求包養,我這裡可不是福利院,今晚沒錢立即滾蛋!」大鬍子更囂張的罵道。

「你……無恥。」藍雨欣都氣哭了。

「哭鼻子也沒用,我給你一分鐘,立即拿錢,否則走人,沒漲你房租就算不錯。」大鬍子更加囂張。

區區1200元就逼得藍雨欣哭鼻子,還遭受這樣的辱罵。

陳陽都沒想到,他受過挫折,但也是在大家族層面,即使家族衰落,那也是住著幾十畝的大房子,從來沒經歷過底層蟻族的生活。

現在才知道對於藍雨欣這些外來務工者,在大都市生存是多麼不容易,這樣的格子間讓他住一天都會發瘋。

「陳陽能借我1000元嗎?我必須今晚付房租。」藍雨欣擦著眼淚請求,即使被大鬍子辱罵,她也不能離開這裡。

因為再找不到這樣同等低租金的房子,硬氣只會付出更大的金錢代價。不是到了萬般無奈,她不會向陳陽借錢。

即使到現在,她也沒想到陳陽是富家大少,只當他是一個普通工薪階層,不然他怎麼會擠公交車,騎摩托車。雖然經常有汽車開,但也是經常換動,明顯不是自己的車。

在她看來向陳陽借一千元是很大的事,說不定因此影響到他的生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