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蛋,不得無禮,你怎麼可以這樣說我的小弟?」江帆立刻板著臉訓斥道。

「是,是,小的不敢了!」納甲土屍忙唯唯諾諾道,不再言語,心中一點也不在乎,這是江帆起的話題,相信自然不會真生氣。

小的?呃,剛才傻蛋好像叫江帆主人了!蒙不滅這才注意到稱呼,猛的想起來,看了看江帆又看了看納甲土屍,也顧不上剛才的沒面子,急忙問道:「大哥,傻蛋叫你主人?」

「是的,傻蛋是我的僕人!好了,我們說正事,我的意思是你故意發動攻勢,纏著殷玉婉來,趁她暈頭轉向的機會制住她,不就抓住她了,不是說非得那個!」江帆點頭認下,又言歸正傳提議道。

蒙不滅先是驚訝,符魔神皇竟然是江小子的僕人!見江帆似乎不願說這事也就作罷,聽到建議后想了想沒信心道:「呃,這可做不到!」

「只要你和她關係更進一步,你可以和她親熱,達到這種程度就有機會抓住她!」江帆賊賊的笑道,接著附耳在蒙不滅耳邊低語幾句。

「呃,這倒是個不錯的辦法!大哥,那小弟這幅模樣該怎麼打扮改觀?」蒙不滅聽完面色陰晴不定,猶豫了半晌一咬牙應下並詢問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這個嘛我得好好想想了,你現在不僅蒼老了,而且還瘦小許多,整成原來年輕時形象可能性不大,但絕對比現在有吸引力!」江帆打量了下蒙不滅,滿臉微笑地道。

江帆心中好笑,沒想到蒙不滅竟然答應了,如果鼓動蒙不滅施展魅力,蒙不滅撲到殷玉婉,江帆認為可能性小,但厚著臉皮糾纏一下還是可以的。

畢竟事情那麼多年了,殷玉婉成熟了,心性變得更加霸道狠毒,不可能看得上現在的蒙不滅,否則也不會囚禁虛風神王逼著成親。

假如蒙不滅真的能擺平殷玉婉,那說明殷玉婉是個爛女人了,當然也是好事,一切都好解決,制住殷玉婉就容易多了。

這點江帆不抱希望,主要目的是想通過蒙不滅糾纏,側面打探一下虛風的一點信息,確認一下人怎麼樣了,為搭救做準備。

蒙不滅之所以動心答應是考慮其中的益處,能親自抓住殷玉婉絕對是好事,比利用三大勢力和江帆合力殺了解恨得多,這是第一個好處。

這些年來族中高層對他頗有不滿了,尤其是最近,三大勢力無力蠻橫侵入,殷玉婉有摧毀族長府,聖女府,殺了那麼多人,讓他這個族長實在沒面子,招至族中長老們的埋怨。

但元神受損隱疾之事不敢說,擔心說了會人心不穩,甚至出現個別有野心的長老蠢蠢欲動那就麻煩大了。

現在有了神品符神丹,族長就可以繼續做下去了,親自抓住殷玉婉,在族人面前絕對的挽回面子,大大提升威望,這是第二個好處。

殷玉婉手中的符神器連符魔神皇都能打跑,還有她那手中的奇異的鵝蛋大小的圓球,可以用來位移,穿越過障礙物,兩樣得其一,勢必實力大增,這是第三個好處。

這幾大好處,老臉也就豁出去不要了,反正前面已經低聲下氣過了,也就不差再多來幾次,蒙不滅也有自知之明,與殷玉婉重歸於好可能性不大,但到親熱一下的程度還是有些信心,可以一試。

江帆剛才說了,只要做到這程度,找機會由他易容冒充自己,趁著要親熱的機會,殷玉婉沒有防備用秘法制住她,得手後人由他處理,但符神器和奇異的圓球,他必須分得一樣。

「嗯,也行,至少也得去蒙城辦完事,呃,那我閉關治療元神隱疾的事只能延緩幾天了!」蒙不滅想了想應下,不過有些糾結道。

「大哥,那要是成功了,少了殷玉婉牽制三大勢力,接下來可就要仰仗你了!」接著蒙不滅倒是考慮周全的要求道,現在對江帆又有信心了,這當然是因為納甲土屍的出現。

「放心吧,有我在,不會有大事的!」江帆狡猾的笑道,什麼叫大事,這不好說。

蒙不滅沒想太多,滿意的點點頭,喝了口茶道:「大哥,我們去蒙城吧!」,江帆自然希望儘快,點頭應下。

蒙不滅帶著江帆,納甲土屍出了帳篷,找來手下交代一陣,又將聖女喊來,一行四人出了營地,蒙不滅要求道:「大哥,聽納蘭說你的雙頭神獸可以飛,不如我們乘坐神獸去吧!」

江帆立刻召喚出雙頭裂體獸,變身巨大馱著江帆、納甲土屍、蒙不滅聖女飛向蒙城方向。

介於蒙城現在情況複雜,在城外找了無人之處落地,蒙不滅帶著幾人進城,自是不用查符籍,更沒讓守衛聲張。

進城后,謹慎起見,江帆、蒙不滅、聖女找了個僻靜地方易容,走著走著江帆忽然覺得不對,似乎前面百餘米就要到原來的宇文長老府,心中一動忙問道:「小蒙,你這是帶我們去哪?」

「就在前面,不遠了!」蒙不滅指了指前面答道。


就在前面?前面只有宇文長老府,周圍沒什麼大人物,難道宇文長老府就是藏一句話秘密的地方之一?呃,或許再上前些吧,一兩百米不遠,三四百米也不遠嘛,江帆愕然,接著自我安慰起來。

很快到了宇文長老府門前了,蒙不滅忽的一拐彎就往府中走去,江帆這才終於確認了,一陣眩暈鬱悶不已,我靠,原來就是宇文長老府啊!

呃,會有什麼情況,不是說不能移動的嗎,可是我已經取走了,似乎沒見什麼不對的,有些麻煩,蒙不滅倒是見地下是空的會怎樣?不會懷疑到是我吧!江帆既是迷惑又是糾結了。

既然來了,江帆只有硬著頭皮跟上,宇文長老府改成了教育基地,是公開免費開放,人員自由出入,只是在一些路口,過道有人把守而已。

江帆幾人來到後花園,這裡人少,距離那埋著符石的地點只有幾十米不遠,而且這裡也安靜,來到人少。

蒙不滅看了看左右正好無人,對江帆有些歉意道:「大哥,不好意思,其中一處就在之前宇文長老的那間被我徵用房間的地下,以前我不好承認的,莫見怪!」

「呃,沒事,沒事,藏在這個地方到真是隱秘,一般情況下絕難想到在這裡!」江帆點頭讚賞道。

「不過倒是很麻煩了,一來這大白天的不好行動,二來建築又這麼緊密,我的陣法怎麼設置,而且這地方又是公眾場合,做上手腳只怕這些參觀看客要著道了!」接著江帆眼珠一轉為難道。

「是哦,好像真的不好弄!」蒙不滅怔了怔,看了看周圍環境鬱悶道。

「那這樣吧,藏東西的地方周圍就不要設置陣法了,在周圍地下埋上贗品,還有在真品上面做掉手腳偽裝什麼的也成!」蒙不滅想了想提議道。


「好啊,不論是贗品還是在真品上面做手腳,都得看看真品才行,只是這樣少了一道程序保障了!」江帆點頭同意並有些惋惜道。

蒙不滅皺皺眉沒吭聲,說的有道理,但這裡確實不適合不下陣法,不然參觀的人著道,事情宣言出去豈不是主動暴露招惹是非了。

「父親,要不選一處三種手段都能用得上的地方?」一旁的聖女忽然建議道,江帆聞言竊喜,等的就是這句話,既能不暴露地下符石被取走又能再知道一處藏匿地點。

「大哥,你先把這裡弄好再說吧!」蒙不滅卻不置可否道。

「好吧,那先弄好這裡,雙頭,讓你的裂體去查看一下,牢記下石頭的摸樣,再試著觸碰一下有沒有問題,可不可以在上面做手腳!」江帆有些失望,但也不好多說什麼,只得裝模作樣的吩咐道。

雙頭裂體獸從江帆腰際鑽出,分出一個裂體鑽入地下,不一會雙頭裂體獸靈魂傳輸驚訝無比道:「主人,那裡竟然又出現四塊符石,和之前取走的一摸一樣!」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什麼,不是拿走了嗎,怎麼還有四塊符石?你沒弄錯吧,眼睛發花了?」江帆驚愕十分懷疑地道。

「主人,小的絕對沒弄錯,眼睛沒有發花,小的就在四塊符石面前,看得真切,還親自去觸摸了四塊符石,都是真的,和之前的觸摸感覺一模一樣!」雙頭裂體獸轉述裂體的話道。

我靠,這豈不是遇上鬼了!上次明明拿走了四塊符石,怎麼憑空的出現了?難道四塊符石能再生不成?對了,符咒世界中的四塊符石什麼情況?

江帆徹底的迷糊了,急忙意念感知符咒世界中的還沒來得及研究的四塊符咒石,頓時驚呆了。

四塊磨盤大小的符石竟是大幅縮水,變得只有板磚大小了,而且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繼續縮小,像是一冰塊迅速融化一樣。

「主人,現在怎麼辦?」這時雙頭裂體獸問道。

「呃,我也不知道,讓我想想!」江帆一時茫然糾結道,此時明白了,難怪說符石不能移動,原來會出現這麼個情況。

呃,取走了當時那裡確實是空的,雙頭裂體還回去消除痕迹,看來又出現四塊符石是後來的事了,不知道要是再拿走符石,會不會再出現,既然已經移動了一次,也就不在乎再移動一次。

「雙頭,給我把那四塊符石移開,移動個三四米的位置就回來!」江帆想到這裡立刻吩咐道。

雙頭裂體領命,在地下身軀捲起符石移出幾米,然後回來鑽出地面,煞有介事道:「主人,小的已經記下四塊石頭的詳細模樣了!」

江帆點點頭對蒙不滅道:「小蒙,那我們得去找個地方歇息一下,同時找人按照模樣製作贗品,到時就圍著這個府邸周圍千米範圍,選出幾處埋入地下就是!」

蒙不滅覺得有理,想了想對聖女道:「納蘭,悄悄去你的臨時府邸,我們的行蹤一定要保密,包括找人製作贗品石頭的事!」

聖女點頭應下,取出符訊球聯繫蒙城中府邸侍衛,完畢後幾人立刻離去來到府邸,雙頭裂體獸說出四塊符石的具體特徵,聖女便派出心腹侍衛找人秘密製作去了。

江帆、蒙不滅、納甲土屍、聖女聊了會天,吃完晚餐后,江帆推脫很累要休息,晚上誰也不見,有事明天說,便帶著納甲土屍回房。

蒙不滅和聖女面面相覷,甚至奇怪,這傢伙平時名堂挺多的,今天怎麼這麼老實?

江帆這麼早的回房自然不是真的很累要睡覺,而是進入了符咒世界,江帆來到修鍊場,再看那四塊符石,大跌眼鏡,之前還板磚大小,現在已是剩下龍眼大小了,還在繼續縮小。

我靠,這玩意到底是什麼東東?怎的會自動縮小?江帆十分奇怪,想了想風之眼使出開始透視剩下龍眼大小的符石。

呃,裡面是透明像是果凍一樣,也不知是什麼物質,什麼其他的都沒有,一句話秘密無法藏,嗯,看來可能是存在什麼特殊的符咒封印禁制吧。


江帆猜測著,最後收起風之眼鬱悶的作罷,再有幾分鐘四塊符石就沒了,真的白忙一場了,不過並不死心,已是命令了雙頭裂體深更半夜再去宇文長老府地下查看情況。

江帆出了修鍊場消失,隨即出現在一處大山面前,走進一個山洞,裡面是江帆設下的一個特殊陣法天旋地轉,專門折磨頑固特殊的人,虛影就被囚禁在裡面。

走過幾十米通道,前面便是天旋地轉陣法了,表面看去是一團漆黑不斷在微微涌動的霧氣,而裡面是極強的高氣壓漩渦,虛影就在裡面,隨著強大漩渦旋轉被折騰著。

江帆閃身進入,靜止懸浮在漩渦中心不動,看著虛影受虐甚是快意,狂暴的漩渦氣流江帆沒任何影響,彷彿不存在。

忽然江帆發現高速旋轉的漩渦中心有一塊金色的鵝蛋大小的金色圓球,閃動著熒光,怔了怔隨即恍然,這應該就是虛影利用進行位移穿越障礙物的那塊圓球了。

江帆心中一動,意念發出,那塊金色小圓球瞬間脫離漩渦自動飛到面前禁止停下,江帆看了看有些驚訝,與在宗祠境地暗道地下得到的那個拳頭大小的金色圓球既像又不像。

顏色都是金色的,都能讓物體發生位移穿越障礙我,但不同的是虛影的這個小一大圈,而且看著裡面並沒有出現深邃空間似的狀態,而是一個貌似透明晶瑩剔透,很穩固,煞是好看。

「你,你終於來了,我,我實在受不了了,快要死了,求求你放過我吧,不要在轉了,我都要散,散架了!」江帆正在細看,虛影見江帆出現大為歡喜,急忙有氣無力結結巴巴的哀求道。


此時的虛影已經發不出絲毫精神意念力了,一直被吞噬包裹在元神體中心的鵝蛋大小的金色圓球都無法控制,被旋轉的徹底散力而滲出。

虛影感覺到死亡的恐懼,元神體已經非常乏力,再繼續高速旋轉下去,元神體會被慢慢散蝕消散,最後徹底的元神離散而亡。

江帆不急著去取鵝蛋大小金色圓球,在符咒世界中的任何事物和東西都在他的掌控之中,看了看已是變得渙散虛弱的虛影,問道:「反省得怎麼樣了?」

「反省好了,我錯了,我混蛋,我該死,我不該殺那麼的多人,求你讓我停下來吧,我快不行了,求你了,大爺,祖宗,求你了!」虛影立刻道,繼續哀求。

「很好,既然認識到錯了,那就該贖罪!」江帆冷冷道。

「贖罪!怎麼贖罪?只要你不殺我怎麼贖罪都成!」虛影一愣忙詢問並強調道,此時還不忘記要活命。

「先詳細的說說這個玩意是怎麼回事?你要是敢有半點隱瞞就是死!」江帆指了指面前鵝蛋大小的金色小球問道。

江帆是可以直接攝魂讀取記憶的,不過江帆覺得先緩一緩,看看虛影老不老實,攝魂就破除了虛影的護魂符,也就活不成了,只能煉化吸納。

江帆考慮的是不是可以將虛影收為己用,先看看能不能改造它,養著如果只能吸食元神,這可就不成,江帆可沒有冷血到肆意殺生的地步。

至於自己提升精神意念力也好辦,有那麼多魂晶應該足夠,如果不行的話再煉化虛影也成,反正不急,有符咒世界,有的是充足的時間。

「是,是,我絕對不隱瞞半點,這個金色圓球叫穿越石,具體來歷不明,是我無意間山崩后的碎石中發現的,當時很好奇,我去接觸它,穿越石便排斥我……!」虛影急忙應承並講述道。

「等等,你怎麼知道它叫穿越石?」江帆皺皺眉打斷問道。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呃,您別急,聽我慢慢說,是控制了它后才知道叫穿越石的!」虛影怔了怔訕訕的解釋道。

「哦,繼續說吧!」江帆釋然,有些汗顏,自己有些急切了。

「穿越石很奇怪,表面晶瑩熒光微微閃動,裡面像是個巨大無限空間似的,不時的出現漩渦氣流,有時有氣流涌動混亂,它排斥我時,會緊縮變小一圈……!」虛影講述起來,

穿越石縮小一圈,虛影有些驚訝,覺得這石頭不一般,撥弄了會便開始釋出精神意念力去攻擊穿越石,不過穿越石像個皮球,攻擊后穿越石感覺到明顯的反彈之力。

虛影攻擊了會發現精神意念力竟是無法攻入穿越石那熒光晶瑩的表面,不由得大怒,立刻攝取一塊數百斤的大岩石狠狠砸向穿越石頭,精神意念力攻擊和物理攻擊是不同能量的概念。

幾百斤的大岩石砸向穿越石,奇異的事發生了,大岩石竟是沒入穿越石中了,虛影驚愕了,又是嘗試了幾次,甚是攝取起千斤大石去砸,依舊沒入穿越石中消失不見。


就在虛影無所適從時,殷玉婉來了,虛影將情況一說,立刻震驚了殷玉婉,覺得這石頭太詭異了,沒敢直接去觸碰,用樹枝,四塊等各種手段試探,都沒入石頭中消失。

而且發現靠的太近還有種強大的吸引吞噬之力,殷玉婉倒也不傻,虛影是人獸元神結合體,石頭畏懼虛影,判斷只有精神意念力是石頭的剋星。

殷玉婉想了想覺得還是從精神意念力上入手,試了幾次,殷玉婉的精神意念力不夠強大,只有還是讓虛影來。

虛影試過了多次,知道一般的手段還是無法突破進入石頭內部,便決定還原成本體,元神丹,元神丹是虛影的濃縮體,也是最初人獸元神機緣巧合天然融合的最初形態。

還原成元神丹有好處也有缺陷,精神意念力攻擊威力可以提升三倍,害處就是防禦抗擊打能力相應的會削弱三分之二,就是一個符神靈發動攻擊,一旦擊中,元神丹就會無法承受而碎裂了。

故此虛影基本從不用本體,那樣太危險,不到萬不得已不用本體,便變體成虛影狀態,經過反覆嘗試最終確定此時的虛影大小形態是最佳的,防禦能力最強,攻擊能力也算是不差。

虛影本來有一個中等身材成年人大小的體積,開始還原,迅速的化成一顆只有足球大小的元神丹體,這一靠近石頭,石頭頓時再次縮小一圈。

虛影的元神丹體緊挨著石頭,一個爆發,強大的精神意念力瞬間突破了石頭表層進入裡面,果然裡面是個不知道有多大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