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這樣呀!」易寒感覺到有些怪異,但又不知道怪異在哪兒。

「別談這個問題了,把你的月硯之靈召喚出來,讓我們辨識一下!」漁叟轉變話題說道。

「月伯已經有很長時間未和我取得聯繫了。算起來應該有三四個月了。最後一次和我說話,是在我準備洗靈的時候。」易寒有些訕訕地說道。

「洗靈?」夏丹山峰大吃一驚,「你用的什麼丹藥洗靈的?」

「雲絮芝!有問題嗎?」易寒一怔,以為是有什麼不妥之處。

「你是在約瑟島購買的雲絮芝?我知道哪裡有一株。」夏丹山峰繼續問道。

「是的!」

「也是月硯之靈告訴你那東西可以洗靈的?」

「是的?」

「哈哈,易寒,我告訴你,你洗靈一點兒都沒有問題。在畫緣大會時,我就發現你的神念絕非一般,當時我還不知道原因所在,原來是你已經用雲絮芝洗靈!真是造化弄人呀!那株雲絮芝,還是我放在約瑟島上出售的,數十年都無人問津,原來是在等你的出現。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雲絮芝可以洗靈,一定也是月硯之靈告訴你的,而且他為了幫助你洗靈,幾乎是耗盡了所有的靈力,所以才陷入了休眠狀態!這月硯,絕不簡單,肯定不是高級畫寶那麼普通!……」夏丹山峰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般,喋喋不休,幾乎沒完沒了。

「扯遠了!」漁叟簡直有些哭笑不得,「快說說你是怎麼和魔族的戰鬥的吧!」

「哈哈!」易寒尷尬地笑了一聲,的確是扯遠了,「是這樣……」

易寒把借用月硯之光捕獲吸收魔族霧氣的過程詳細地講述了一遍。

「這麼簡單?」漁叟滿臉的不可思議之色。他可是在寂滅之海中呆過數年之久,全靠真刀真槍地殺出的血路,易寒僅僅是憑藉著一件畫寶的光芒,就能夠輕鬆地出入,這讓他想想都是覺得難以置信。

「這個方法,也是月硯之靈告訴你的?」夏丹山峰申請嚴肅地說道。

「是的!」易寒直言不諱。

「哈哈,好!」夏丹山峰突然之間變得信心暴增,「真是天助我也!這一次,我定要讓那魔將以及拓跋獸,偷雞不成蝕把米!」

……

在夏丹山峰的安排之下,東海所有島嶼上的修鍊者都開始迅速地向大豫帝國的內陸遷徙,甚至就連那沿海千里之內的所有修鍊者,都是被動員了起來,通通地遷移向距離海岸線千里之外。

一時間,整個大豫帝國,都是陷入了沸騰之中。

夏丹山峰的詔令很簡單,只有一句話:

「有畫皇敵人從海上來襲,所有人類和畫獸,全部遷移到遠離海岸線千里之外!」

畫皇來襲!

這般的恐嚇,可是非同一般。

雖然沒有幾個修鍊者真正見到過畫皇之間的戰鬥場面,但是據傳,一個手段落下,百里之內的大地都是可以完全塌陷下去!

不要說普通的修鍊者,就是畫王的存在,也會被瞬間湮滅。

所有的遷移之中,大豫帝國第二大城市白雲城,是一個硬骨頭。

白雲城是一個千萬級別人口的大都市,緊鄰東海,遷移起來難度極大。

密密麻麻的人流,就像是螞蟻一般,鋪天蓋地。

對修鍊者而言,在數天之內遷移千里,並非難事。

而對那些普通的民眾,卻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好在白雲城有三名畫王的存在。

一幅廣袤的草原畫界,一幅冰天雪地的冰封世界,還有一幅山石嶙峋的蠻荒畫卷。

三位畫王把白雲城中的普通民眾裝入畫界之後,又分頭行動,以極快的速度,把散落在其它各地的民眾也都是收入了畫界之中。


平時再怎麼你死我活地仇恨,此時也都是暫時放下。

因為皇帝陛下已經頒下禁令,接下來的一個月內,凡是大豫帝國境內的子民和畫獸,都不得發生任何的爭鬥!

不許偷雞摸狗!

不許攔路搶劫!

因為能夠攜帶的家當,幾乎都被修鍊者隨身攜帶。

剛剛結束的畫緣大會引起的轟動,已經被完全的忘記。不過,很多修鍊者自然而然地聯想到,畫緣大會的匆匆結束,想必就是因為此事。

也由此可以看出,皇帝陛下對即將到來的襲擊,是多麼的重視。

甚至有人擔心,皇帝陛下能不能把那畫皇的襲擊攔下。

想什麼都沒用,抓緊時間逃命才是關鍵。

……

「那夏丹山峰果然狡猾,居然識破了我們的計劃,寧願勞師動眾,讓整個大豫帝國陷入動蕩,也不到約瑟島來和我們決戰!」鬼不靈森冷的雙眸像是暗夜中的鬼眼,射出恐怖的光芒。

「怕什麼?他可以得到領地的加持,我們也有魔族的神力,這一戰,他輸定了!」拓跋獸像野獸一般咆哮道。

「這個鐵鼎的元神怎麼辦?」夏丹山林望著光澤逐漸暗淡下去的鐵鼎元神問道。仍然有大團的黑霧把那元神包圍起來,不斷地滲透侵蝕。但那鐵鼎一直在死死地堅持,話都不回一句。

「讓他慢慢抵抗吧,總之逃不掉!」鬼不靈目光望向大陸的方向,「現在是到了我們該出擊的時候了!」(未完待續。。) 第二百七十三章翠嵐山脈

大豫帝國的東海沿岸。

方圓數千里之內,被一座叫做翠嵐山的山脈佔據。

翠嵐山脈之中,高峰林立,就像是一道天然屏障,把來自東海之上的潮濕氣流全部地阻攔在了這些高峰的東麓,於是,整個翠嵐山的東西兩側,形成了截然不同的地貌。

翠嵐山的西半部分,氣候乾燥,一座座山峰就像是一根根光禿禿的石柱一般屹立在天地之間,只有在深不見底的山谷底部,一條條清澈的山頂融雪形成的河流,就像是翠嵐山的一條條筋脈,滋潤著兩岸的大片樹木,顯出勃勃的生機。

翠嵐山東半部分,一年四季卻是雨水不斷,各種高大的林木青翠欲滴,綠意盎然。大豫帝國的第二大城市白雲城,就坐落在東邊靠近海岸的一塊相對平坦的地方。

白雲城的上方,一年中大部分時間,都是被來自東海的白色雲霧籠罩,白雲城也是因此得名。電閃雷鳴,對白雲城來說,是司空見慣之事。

現在的白雲城,大雨傾盆,青翠的各種植被貪婪地吮|吸著這天之甘霖,愈發的茂盛。

然而現在的白雲城,卻是萬人空巷,到處人去樓空,只有眾多凌亂的雜物扔棄得滿城皆是,被大雨一遍遍地浸泡,發出難聞的氣味。

不只是白雲城中,整個翠嵐山上,平日畫獸擁擠,現在也是一片空曠。

所有的人類和畫獸,早已是在夏丹山峰的詔令之下,遷移得乾乾淨淨。

「呼!」

一團十里大小的黑霧,突然從天而降,不偏不倚。正好是落在了白雲城的中心位置。

黑霧籠罩之下,所有的草木,都是瞬間地消失而去。

那黑霧就像是一輛推土機一般,在整個白雲城內肆無忌憚地到碾壓過去,不消片刻功夫,白雲城內的左右生命就宣告告罄。只剩下高高低低的各種建築。在風雨之中搖搖欲墜。

地面的泥土失去了植物根系的束縛,開始逐漸地變得疏鬆,在雨水的浸泡之下,漸漸地發生著移動。一開始的時候,還只是一小塊一小塊的變成泥漿,最終終於是匯成了一片。

激流澎湃的泥石流從高處衝下,大量的建築就像是滄海巨浪中飄搖的小舟,脆弱之際,接連地倒塌下去。

白雲城徹底變成了一個泥漿之地。

大豫帝國的第二大城市。從今之後,將不復存在。

魔族這種破壞生態的方法,簡直比修鍊者的畫意手段還要殘酷。

所過之處,萬靈寂滅,山河破碎!

黑霧從白雲城中離開之後,一路西行,企圖翻越翠嵐山,向大豫帝國的縱深之處挺進。所過之處。留下了一條十里多寬的生命禁區。

翠嵐山深處,山高林密。萬米高峰眾多,峰頂白雪皚皚。

有三個身影,正站立在一座冰峰之巔,望著下方逐漸接近的霧團,神色凝重。


「易寒,你有沒有信心拿下鬼不靈?如果是沒有把握。現在換人還來得及,我大豫帝國的畫王,可是有十餘位之多,隨便叫來一個,都可以輕鬆斬殺鬼不靈!」

夏丹山峰望著易寒。眼睛中充滿擔憂之色。

「姥爺!我和鬼不靈是屬於不死不休的死敵,雖然沒有十足的把握,但是易寒還是希望靠自己的雙手,來解決我們之間的恩怨!」易寒的眼中充滿著堅毅。

「這一戰,關係到大豫帝國的命運,我和漁叟,還要指望藉助你的月硯光芒徹底剷除魔將,你可不能有絲毫閃失呀!」夏丹山峰表情凝重地說道。


「姥爺放心,易寒自有分寸!」易寒清朗的聲音擲地有聲。

「好吧,既然你堅持,我們就準備迎敵吧!」

話雖如此說,夏丹山峰還是暗地裡把數位畫王的存在,藏匿在一副隨身畫界之中,以便應急之需。

那團黑霧,就像是一個黑球一般迅速地滾向了夏丹山峰對面的一座山峰之上。

霧氣漸漸淡去,三個身影顯現出來,正是拓跋獸、夏丹山林和鬼不靈。

如今的三人,身上的畫意波動,都是比之前要磅礴了許多,看來魔將的魔力,確實讓他們的實力得到了空前的提升。

「夏丹小子,你這個縮頭烏龜,眼睜睜地看著約瑟島變成廢墟,白雲城成為汪洋,你有何資格成為這一方疆域的皇帝?不如你現在就離開,去中原大陸去投奔你的先祖夏丹蒼茫,這片疆域,我拓跋獸一定會比你管理的好上百倍!」拓跋獸聲音張狂,響如雷震,把頭頂上方的雲層,都是震得四處逃竄。

「拓跋,你個僵而不死的傢伙,我早就看你不存好意,今天果然是按捺不住露出了你的狐狸尾巴!不要忘了,這是在我大豫帝國的疆域之內,還輪不到你指手畫腳!」夏丹山峰雷電般的雙眸,寒芒爆射,聲音說出,彷彿是得到了群山的呼應一般,感天動地。

「哈哈,就你的那些領域威能,現在我可是不放在眼中!」拓跋獸不屑地說道,「一個連兄弟都背叛之人,也不配作為一國帝皇!」

「山林!」夏丹山峰對著那夏丹山林猛喝一聲,直把後者下的面色發紫,「皇兄對你不薄,你卻與外人狼狽為奸,真的讓我非常失望!」


「嘿嘿!皇兄,這皇帝,你已經當了將近百年,也該輪到我來享受幾天了!」夏丹山林刀削般的臉上,瞬間變換了集中顏色,最後露出猙獰的笑容,「如果不是你把持著皇家的資源,在二十年前,我就應該能夠進階的畫皇境界!都是你,害我至今都是無法觸摸到畫皇的壁障!」

「你急功近利,心術不正,這才是你修鍊路上的最大障礙,我一再提醒你,可你始終不改,因此無法使元神圓滿。沒有圓滿元神,你如何突破?」夏丹山峰一副怒其不爭的表情。

「狡辯!分明是你怕我進階到畫皇,從而威脅到你的皇座,因為我大豫帝國先祖定下了規矩,新的畫皇誕生,老皇帝就要讓位,前往中原大陸!」夏丹山林顯得有些義憤填膺。

「沒想到你會有這樣的想法!」夏丹山峰氣得雙眼冒火,「管理一個國家,不只是依靠畫意境界,如果你只是想著作福作威,不論子民的死活,即便是你進階到了畫皇,我也不會把皇帝讓給你當!」

「你終於是承認了!哈哈哈哈!」夏丹山林越發顯得猙獰起來,「不過現在,我不用你來讓,我要憑藉自己的能力來爭取!」

「說得好!」一直沉默的鬼不靈鬼叫班的聲音刺耳至極,「不用和他羅嗦,阻我者,就像那約瑟島一般,斷絕生機!」

「拓跋獸,你去攔住那夏丹山峰,夏丹山林攔住漁叟那個老東西,我先把易寒那小子解決,之後協助你們把他們全部斬殺!」鬼不靈陰冷著臉,下著命令。

這一幕,被夏丹山峰、漁叟和易寒全部地看在了眼中。


「果然如我所料,這鬼不靈,才是他們三人中的核心!」易寒悠悠地說道。

「一個畫皇,一個畫王,居然甘受一個畫靈小子的驅使?」漁叟則是一臉疑惑。

「易寒!」夏丹山峰立刻嚴肅地對易寒說道,「一定要斬殺鬼不靈,我有著預感,只要能夠把他解決,這場戰鬥,我們必勝!」

「嗯!」易寒鄭重地點了點頭。

大戰一觸即發。

約定好了一般,夏丹山峰和拓跋獸同時拔地而起,分別向百裡外的兩座山峰上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