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半夏懵了:「那我們沒點啊,這跟我們有什麼關係!」

「算了,林漠,不吃了!」

服務員搖頭:「這個我管不了。」

「這位小姐,所有的餐點都已經送上來了。」

「就算不吃,錢也得照付!」

許半夏:「憑什麼啊?」

「這些東西不是我們點的,我們也沒吃,憑什麼付錢?」

服務員冷聲道:「這位小姐,請你不要耍無賴!」

「這個單子,就是你們這一桌的,電腦出單,不會錯的。」

「這不是你們吃不吃的問題,這些食材都已經做好端上來了。」

「就算你們不吃,難道我們還能把食物還原成食材嗎?」

「就好像你去做一件衣服,突然說你不要了,這衣服還能變回布料嗎?」

服務員的話,頓時引來四周一些食客叫好。

「哇塞,這服務員口才真不錯!」

「你點了菜,突然說不吃了,這不是耍無賴嘛!」

「喂,沒錢就不要亂點。點了不吃,不想付款,咋的,真以為這世界沒有王法了嗎?」

「哼,沒錢,就不要進這種高檔餐廳嘛。」

「長得挺漂亮的,沒想到竟然是個無賴,嘖嘖,真是世風日下啊!」

「美女,要不,哥幫你出錢,你陪哥出去走走?」

眾人鬨笑不斷,許半夏面色脹紅,怒聲道:「可這不是我們點的啊!」

服務員:「我不管!」

「電腦出單,絕對不會錯!」

「你就算不成,也得付款!」

「一共五十七萬,請問刷卡還是現金?」

許半夏氣得直哆嗦:「你……你……」

就在此時,林漠終於站了起來。

他走到剛才那個嚷嚷著要幫許半夏出錢的男子身邊,突然一腳踹到男子臉上,將男子踹翻在地。

「我去你媽的!」

「你敢打老子!」

「我他媽弄死你!」

男子暴跳如雷,抓起一個酒瓶跑了過來,但又被林漠一腳踹飛回去。

這一次,他連爬都爬不起來了。

林漠又走到服務員面前,抬手兩巴掌甩在他臉上。

服務員被打得順嘴流血,怒吼道:「你……你敢打人!」

林漠表情冷淡:「有事情,咱們可以解決!」

「但是,對我老婆說話請尊重點!」

「不然,我讓你這輩子說不出話!」

服務員大怒:「你他媽知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

「我告訴你,這家餐廳,是周少的產業!」

「周少,是十大家族中周家的繼承人!」

「你敢在周少的地方鬧事,我看你怎麼死!」

四周眾人再次哄鬧起來。

「天吶,這是周少的餐廳?」

「這下有意思了,敢在周少的餐廳鬧事,他必死無疑啊!」

「這王八蛋活該,耍無賴,還打人,簡直就是強盜嘛!」

「快給周少打電話,弄死他!」 兩千名猛龍特種兵團的戰士,直接把現場封鎖起來。

一名身穿中校軍裝的男子,帶着大批手下過來,正是張寶。

張寶見到陳寧,跟他的手下,動作整齊劃一的朝着陳寧敬禮。

陳寧抬手還了個軍禮,然後笑道:「張中校,你來得正好,這傢伙自稱是北境少將,你來給大家驗證驗證,他是真是假?」

高立軍見到這麼多特種戰士,早已經嚇得面無血色,雙腳顫抖。

他再見張寶這些軍官戰士給陳寧敬禮,當場就傻眼了。

他們這幫騙子再傻,也猜到陳寧肯定跟北境軍有千絲萬縷的關係,而且看這些將士們對陳寧如此尊敬,估計陳寧的身份還不低。

這下子真是李鬼碰到李逵了!

張寶點點頭,然後望向高立軍幾個,冷冷的道:「你們是北境軍哪個部門的,軍官證拿出來讓我看看。」

高立軍滿頭大汗,支支吾吾的道:「我……我沒帶。」

張寶冷冷的道:「沒帶,還是根本就沒有!」

高立軍聞言,硬著頭皮喝道:「你個小同志,怎麼說話的,信不信我扒了你的皮,你上級是誰?」

張寶冷哼:「扒了我的皮?」

「別說你是個冒牌貨,就算你真是個少將,也不見得你能扒了我這身衣服。」

「我是猛龍特種兵團副指揮張寶,我隸屬北境少帥直接指揮,你要不要打電話給少帥?」

什麼?

眼前這人竟然是北境少帥親率的部下!

張寶臉色又變了變,支支吾吾的道:「我……我不跟你一般計較,你最好現在就讓我們走,不然到時候我跟你領導反映,有你好看的。」

張寶冷漠的道:「你不跟我計較,我卻要跟你計較計較。」

「來人,拿下他們!」

立即,就有一隊荷槍實彈的戰士上來,直接把高立軍一幫人抓起來了。

張寶又吩咐道:「拍照,查查他們的身份。」

高立軍等人被士兵當場拍照,把照片輸入手提電腦資料庫,進行身份識別。

很快,就有了結果。

一名士兵大聲報告道:「長官,有消息了。」

「這傢伙叫高立軍,在警方檔案庫有不少犯罪檔案,是個頭蒙拐騙的騙子,根本不是什麼軍人,更不是將軍。」

另外一名士兵,也把從高立軍身上搜出來的手槍呈交上來,報告道:「長官,他們的武器也是假的,是手槍形狀的金屬打火機而已。」

現場眾人都驚呆了!

尤其是宋娉婷,她此時才終於知道,原來這個高立軍就是個冒充軍官的騙子呀!

她又驚又怒,她還差點被這傢伙騙了,誤以為海盜們真是被高立軍消滅的呢!

張寶冷冷的望着高立軍:「你還有什麼話好說?」

高立軍早已經面如死灰,他此時說話也不利索了,哆哆嗦嗦的道:「長、長官,我錯了,我們都知道錯了……」

張寶喝道:「我命令你立即給陳先生跟宋小姐道歉!」

高立軍轉頭望向陳寧跟宋娉婷,露出一副想死的表情,羞憤的小聲道:「陳先生,宋小姐,我錯了,其實我不是什麼將軍,我就是個騙子,希望你們原諒我。」

陳寧淡淡的說:「我原諒你,但法律不會原諒你。」

「張中校,他們這些人該怎麼處置?」 第四百四十一章宴席風波

午時時分,婚禮正式開始。

楊丹一聲白色婚紗加身,看上去如天仙一般,一左一右兩個伴娘,雖然都長得很漂亮,但是和她一比,姿色還是相差甚遠。

新娘越漂亮,父母臉上越有光,楊丹的公公婆婆看到了這一幕臉上也樂開了花。

香檳燭台,玫瑰鮮花,婚禮很快在熱鬧喧嘩中開始,新娘一上台,台下一片熱烈的掌聲,整個婚禮莊嚴而又甜蜜。

女人為了婚姻得拋下自己的父母,來照顧男人的父母,挺個又重又大的球懷胎十月,只為了替男人生下一個跟男人姓的下一代,承受生完小孩后的體質變差、身材變形的後遺症,還得去適應一個完全不同的家庭和面對男人的親友團批評,得放棄父母給她二十多年的姓,被冠上某某『太太或老婆』二字。

男人為了娶老婆以後要以家庭為重,事業為重,為兩人的未來打拚……

結婚是人生的另一個開端,是人生大事,人都要經歷的事情,結婚後就不像之前那麼自由,因為你背負了兩個家庭的責任。

整個婚禮在莊重而又嚴肅中結束,接下來進入了婚宴環節。

楊丹家的物流公司顯然生意不錯,靠近禮台旁的桌子上都是坐着有頭有臉的人。

婚宴剛開始,楊丹就被公公婆婆輪流叫上前和大家一一敬酒。

當來到劉黎明們這一桌的時候,楊丹的婆婆卻突然對楊丹說道:「走,去那邊,這桌不用敬!」

楊丹的公公不明白怎麼回事,便問道:「怎麼了?」

楊丹的婆婆撇了劉黎明幾眼說道:「敬什麼敬,這就是一群土包子,和他們敬酒就是浪費時間!」

楊丹聽后心裏很不是滋味,但還是忍住心中的怒火,輕聲說道:「媽,他們的確是打工的,但不管怎麼說都是我的老鄉,不敬不合適吧?」

話音剛落,楊丹的公公淡淡的笑笑,說道:「丹丹,結了婚你以後就是我家的人,這些不三不四的人以後就不要和他們來往了!」

「爸媽……」

楊丹的話還沒說完,兩人便果斷轉身離去。

雖然幾個人的聲音很小,但一旁的客人都聽到了,不約而同的皺了皺眉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