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轅牧歌怒喝,只見她猛然結拳,柔弱的身體里,發出一聲聲脆響。

隨即,一道恐怖的鳳鳴之音響起,仿若有一尊巨大的金色鳳凰,從她的雙拳中飛出。

《九鳳王拳》!

她所修鍊的乃是玄天道院少有的幾部天階煉體戰技之一。

之所以說少有,是因為在玄天道院體修的女子便鳳毛麟角。

所以,在整個玄天道院,歷代傳下來的戰技之中,煉體的戰技也是極少。

但這一部《九鳳王拳》卻也是一部實實在在的天階戰技。

「呵呵!」

「《呼嘯王拳》,老子倒是要看看,你的鳳凰厲害,還是老子的玄金猛虎兇猛!」

只聽得那秦鍾怒吼,他雙手結拳,雙臂之上青筋崩起,猛然打出一拳。

吼的一聲!

恐怖的呼嘯聲起,他的拳風化作一尊恐怖的巨虎,向著那騰起的鳳凰衝去。

「哇塞,這對決真是精彩!」

名門復仇妻:首席的枕上寵 「幸好我沒有錯過太多…….」

這時,一位少年騎著一隻銀翼巨狼,來到擂台下。 林驚羽甫一出現,便有幾道目光落在他身上。

「嘿!」

「你….怎麼才來…….」

只聽得一聲嬌喝,一襲火辣勁裝的席夢瑤疾步來到林驚羽身旁。

「額……」

「稍微耽誤了一下!」林驚羽撓了撓頭說道。

此處,人多眼雜,他自然不便多做解釋。

不過,席夢瑤一雙美眸在林驚羽身上掃了一眼,立刻露出一抹驚異與震驚。

「你竟然突破了?」

「莫非…….剛剛紫幽峰上那氣勢就是你?」

「噓!」

「小點兒聲,先看擂台上的比試,一會兒我再跟你細說……..」

林驚羽很無奈,一隻手堵住了席夢瑤的嬌嫩小嘴。

我的天命嬌妻 生怕她大喊出來,弄得一個人盡皆知。

「擂台上這位美女是誰?」

「我怎麼從未見過?」

此刻,就連林驚羽,也被擂台上身著黃金九鳳甲,有如女戰神一般的女子所震撼。

只見她雙拳翻飛,正與秦鍾戰於一處。

伴著一聲聲鳳鳴之音,竟在氣勢上,還要壓過那如鐵塔一般的男子。

一位女子,將煉體之術修鍊到此等境界,不由得讓人敬佩。

「哼,還能是誰?」

「軒轅牧歌唄!」

「怎麼?你莫非還想吃著碗里的,想著鍋里的不成?」

席夢瑤翹起小嘴,一臉不滿地望著林驚羽問道。

「什麼叫吃著碗里的,想著鍋里的嘛?」

「我什麼都沒吃好不好?」

林驚羽一臉無語。

「哼!你和傾城姐姐都那樣了!」

「你還這樣說…….」席夢瑤依然不依不饒,碎碎念道。

「噓……你不要胡說!」

「我們都哪樣了?你還是老實看擂台上對決吧!」

林驚羽無語道。

他也不願再繼續糾纏,否則被他人聽到,難免產生一些誤會。

「哼!」

席夢瑤輕哼一聲,嘟囔著嘴扭過頭去,將注意力轉回到擂台之上。

「軒轅牧歌!」

「原來……她就是那位神秘的西院女首席!」

林驚羽回過神來,一雙眸子細細地觀察著擂台上的女子。

軒轅牧歌這個名字,他早已聽過多次。

西院女首席!

絕代風華,美艷無雙!

甚至還有人傳聞,她乃是一位公主,來歷極為不凡。

今日一見,她也的確稱得上那些稱讚與褒獎,甚至比林驚羽想象中還要英姿颯爽的多。

「該死!」

「這小妞兒好是霸道!」

「看來,我不給她一些厲害,恐怕真讓外人小瞧了我第四山海!」

如鐵塔一般的秦鍾神色一變。

隨即,他那一雙鐵拳接連發出咔咔響聲,渾身上下更是騰起一圈暗金色的光暈,讓人不覺一驚。

「崩山裂地斬!」

只聽他爆喝一聲,如鐵拳一般的雙拳猛地錘擊地面。

轟的一聲!

仿若有萬鈞巨力傳導在地面之上,隨之擂台上,甚至出現了一道恐怖的裂縫。

那裂縫不斷延伸,如一條蜿蜒的長龍來到軒轅牧歌的腳下。

「裂地長刀,斬!」

又是一聲怒喝,從那裂縫之中,有一道恐怖的刀芒閃現,向著軒轅牧歌斬去。

嘶!

看到這一幕,玄天道院的弟子們,都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這鐵塔巨人,竟恐怖如斯!

一些人已經看出,這恐怖的刀芒並非真正的長刀。

而是由那撕裂大地的巨力所化,卻有如萬鈞巨力,狂斬而下,令所有人感到一種恐怖的心悸。

「嗯!不錯!」

「崩山裂地斬三大秘技,鍾兒竟已經領悟出一道,他倒是給了我不少驚喜!」

山海宗一側秦問天,神色中也不禁露出一抹驚喜。

對於《崩山裂地斬》這一戰技,他很熟悉,正是第四山海院長鍾浩古的成名戰技。

崩山裂地斬的恐怖,不在於那裂地一擊。

而是,隨後的三大秘技。

第一個秘技,便是這「裂地長刀」,完全由靈力所化,施展之後,恐怖的長刀,足以瞬間奪取敵人的性命。

「哈哈!」

「所謂的玄天道院三大魔女之一,竟也如此不堪一擊!」

「千萬不要直接滅殺哦!」

「那麼漂亮的妞兒,若是死了,豈不是可惜了……..」

此刻,一些山海宗弟子,甚至已經開始慶祝,紛紛議論道。

「九鳳王拳,鳳凌天下!」

突然間,天戰擂台上卻傳來一聲厲喝。

就在那裂地長刀即將落下的一瞬,軒轅牧歌身上的黃金九鳳甲,驟然綻放出一道道耀眼的金色光芒。

隨著她雙拳舞動,那些金色光芒竟幻化為九尊金色鳳凰。

剎那間,九鳳合一!

化作一尊恐怖的金色鳳凰,煽動著巨翅,與那裂地長刀撞擊於一處。

轟的一聲巨響!

伴著一聲聲鳳鳴,那恐怖的金色鳳凰彷彿在一瞬間穿透了裂地長刀,狠狠地撞向十餘米外那如鐵塔一般的男子秦鍾。

砰!

劇烈的撞擊,帶著恐怖的衝擊力,瞬間將秦鍾撞擊飛了出去,狠狠地砸在數十米外的擂台上。

看到這一幕,山海宗的弟子們,心頓時涼了半截。

「不!我秦鐘不會敗…..」

「更不會敗給一個女子!」

然而,如鐵塔一般的秦鍾怒喝。

他艱難地從地上爬起,眼神中寫滿了不甘與怒火。

雖然,他已經渾身染血,眼神中卻彷彿依然充滿了鬥志。

別跑,我的韓國王妃 「呵呵!」

「九鳳王拳,凰舞一擊!」

這時,軒轅牧歌卻冷笑一聲,她雙拳舞動。

那恐怖的鳳凰虛影再次出現,帶著恐怖的威壓,降臨在擂台之上。

「鍾兒!」

「你已經輸了,下來吧!」

然而,這時一個聲音突然將擂台上的戰鬥阻斷。

秦問天站起身來說道。

「叔叔,我……..」秦鍾還想要說什麼,卻被秦問天打斷。

「你沒有給我丟臉!」

「你輸掉的這一場,就由司榮來替你找回來吧!」

秦問天以一種不容置疑的口吻說道。

砰!砰!

只見秦問天身後,一個巨胖無比的男子,手中拎著一塊豬腿,渾身幾百斤蠻肉顫抖著,走到了秦問天身前。

「秦院首放心!」

「看我上去,不把他們玄天道院的弟子碾成肉泥!」

這位名叫司榮之人,正是山海宗弟子口中的「胖大人」。

他撕咬了一口豬腿,猛地踏上擂台,大喝一聲:「玄天道院的軟蛋,上來受死!」 「混賬!」

「在我們玄天道院的地盤上,還敢如此囂張,豈有此理?」

一時間,擂台下玄天道院的弟子們都不禁群情激奮。

這已經不是山海宗弟子的第一次挑釁。

此刻,玄天道院弟子心中積蓄的怒火,終於噴發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