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知道這沒有用一點油,就這麼生刮需要的力氣也特別大。

他不經意的抬起頭,一張熟悉的臉正趴在沙發上看著自己。

「鐺……」

他手一哆嗦,手裡的瓷碗直接掉到了地上,好在這瓷碗的質量比較結實,掉到地上居然沒碎。

「你……你……」老頭驚詫的看著樂天。

樂天笑呵呵地看著他。

「你……你怎麼在這?」老頭的心簡直要嚇出來了。

對方可是真正的高人,自己就是一個騙子……李鬼看到了李逵那豈不是要玩完?

「這是我媳婦家啊……我不在這在哪?聽說今天有一個高人要給我老丈人治病,我就來看看……沒想到是你啊。」樂天慢騰騰的說道。

老丈人?

聽到這個詞,老頭的心都要爆了。

這豈不是說……一旁的女人就是他的媳婦?可是這個女人下午的時候剛剛被自己……

他現在就希望樂天看不出什麼東西來。

「樂天……」白夏看著樂天,想說點什麼。

樂天一伸手,攔住了白夏。

「你繼續啊……不用管我。」他反倒是對著這個老頭說道。

「我……我……」

老頭一動不動,這讓他怎麼動手?一個小學生在一個大學教授的面前班門弄斧嗎?

「那個……不好意思,我還有點事,我得馬上走了。」他趕緊想往外溜。

樂天擋住了他。

「你……你要幹嘛?我大不了將錢還給你……」

老頭嚇了一跳,他急忙拿出了白夏給他的兩萬定金。

樂天看了看,直接收到了自己的懷裡,自己的驅鬼令也是需要成本的嘛。

「我……我可以走了吧?」老頭鬆了口氣。

「走?你是不是想多了?錢你是還了……人你還了沒有?」樂天冷冷的看著這個老頭。

「人?什麼人?」老頭臉色煞白。

樂天看著他也不說話,老頭退了一步,連和樂天對視都不敢了。

「樂天……這是怎麼回事?」白展奇怪的問。

「老哥……報警吧。」樂天說道。

「啊?」白展一愣。

樂天從懷裡掏出一個相冊,一旁的老頭一看,臉色大變,他不管不顧的就想往門口沖。

「斥!」

樂天手指一彈。

「嗷……」

老頭突然一個高從地上竄了起來,接著就捂著襠部倒地不起,嘴裡的慘叫聲簡直是曠古爍今。

白夏都不得不捂著耳朵。

樂天笑呵呵的走到老頭的面前,他蹲下身來。

「陰……陰刺……」老頭驚恐的看著樂天。

「嘖嘖嘖!你這個人吶……好事還真的是一點不做,上一次我放過了你,你不知道好歹,不但還是不知悔改居然還變本加厲!既然你禍害了這麼多姑娘,你那玩意我估計也用的差不多夠本了!」樂天搖頭晃腦地說道。

白展坐起來,他撿起了地上的相冊看了看。

他面色大變。

「這……這……」他簡直不知道該說什麼。

白夏看了一眼,她倒吸一口冷氣。

自己當時在那個民房裡面也暈了很長時間,她有點驚心的看了看地上的老頭,如果不是自己曾經檢查過自己依舊是完璧之身,她真的要嚇死了。

「救……救我,救我啊……」老頭嚎叫道。

「救你?不可能……你還是去醫院割了吧。」樂天笑呵呵的說道。

婚寵賢妻 老頭痛的在地上打滾,被陰刺刺中的痛苦幾乎是無法忍受的,那個保安只是被刺中了手腕就疼痛難忍,可想而知這個老頭的命根子被刺中的痛苦!

老頭突然頭一歪,人已經暈了過去,樂天看了看,無所謂的站起身。

「樂天……這是?」白展看著樂天。

「這就是個騙子!我說老哥……你是不是傻,你閨女傻你也跟著傻啊,我不是和你說過我就是個大仙嗎?為什麼你們放著我不找,去找這樣的鄉野騙子?」樂天笑呵呵的看著白展。

白展看了看白夏。

白夏無語,樂天這傢伙居然喊自己爸爸是老哥?

「我……我也不知道他是個騙子啊!」她嘟囔著說道。

「那你怎麼那麼肯定我是騙子?」樂天反問。

白夏小臉通紅,也不知道該如何和樂天解釋。

「我告訴你……算你今天運氣好,如果不是我跟著你,你早就被這個老東西糟蹋了!到時候你的照片也會出現在這個相冊里!這傻乎乎……」樂天沒好氣的說道。

白夏驚訝的看著樂天。

居然是他?

「是你救了我?我知道我暈過去了一會,他告訴我是正常反應……我也沒想到會這樣!」白夏無語的說道。

「你沒想到的事情多著呢,你爸只是被人下了一個小方術! 霸總的影后養成記 問題本來不算太大……我都和你毛遂自薦了,你居然都不信我。」樂天依舊覺得自己很受打擊。

白夏低著頭不說話了。

「樂天老弟……你說我中了方術?方術不就是法術嗎?」白展驚訝的問。

樂天點點頭。

老婆,麼麼噠 他拿出手機打了110,簡單地說了幾句就掛上了電話,樂天才指了指白展脖子上的驅鬼令。

「上午你在醫院暈了過去,我其實已經給你治好了……這個東西是一枚驅邪令!那個小方術對你造成的影響已經被它消除了!」

白展摸了摸脖子,他一直還沒在意,現在才發現脖子上居然有個黑乎乎的小令牌。

白夏驚訝的看著樂天。

「看什麼看!我告訴你……你的處女之身已經是我的啊!我什麼時候想要你就要還給我。」樂天哼了一聲。

白夏的臉唰的就紅了。

一旁的白展和白展的老婆相互對視了一眼,兩個人齊齊的看著自己的閨女。

附近派出所的民警來了,樂天沒去找蘇紫萱,這女人已經夠忙的了,樂天將那個相片給了兩個民警,民警一看,馬上將地上的老頭給控制了起來。 “那你也得說一聲啊,你知不知道,昨天晚上把我和葉子都嚇壞了。還有你應該給家裏人打個電話說說。”聽到糖糖的話之後,旁邊的林萌纔算是鬆了一口氣,有些埋怨的朝着糖糖說道。

不過糖糖對林萌的態度,讓我也納悶。糖糖就好像根本沒有聽到林萌所說的話一樣。而是轉過身來讓我幫忙,一定不能讓她家裏人知道她在這邊,要是家裏人知道了過來找她,那她就會提前走開。

不知道爲什麼。看到糖糖那帶着些乞求的眼神,我總感覺這事兒沒有那麼簡單。最後還是答應了下來。

就在聽到我答應下來之後,糖糖打了個哈欠。轉身就朝着房間裏走去,直接略過了旁邊的林萌。

本來林萌還想去抓着糖糖的手問她的情況呢。可是沒想到,糖糖直接略過她進入了房間。讓林萌伸出去的手尷尬的停在了半空。

“葉子,你說糖糖到底怎麼了?”林萌看着糖糖的緊閉的房門,臉色擔憂的朝着我問道。

“應該是有事兒沒告訴我們,慢慢會好起來的。不過你也別給她父母打電話了,現在至少還能確定她是安全的。要是她家裏人知道,她再次跑了,就不知道跑哪兒去了。”我嘆了一口氣,朝着林萌說道,而心裏卻是在想着,到底糖糖爲什麼從昨晚開始到現在連正眼都不看林萌一眼,這個問題讓我也百思不得其解。

早上我並沒有去上課,而是讓林萌去上課,我在這兒看着糖糖就好了。

林萌昨天晚上一整夜都沒怎麼睡,擔憂的看了一眼糖糖的房間,朝着我點了點頭,讓我有什麼事兒的話就直接打她電話。

看到林萌走了之後,我才莫名其妙的鬆了一口氣。總覺得,如果林萌在這兒的話,糖糖是不可能跟我說實話的。

因此,我站在窗口看着林萌進入財經學院之後,我轉身敲響了糖糖的房門。

糖糖房間裏沒有任何的迴應,就好像裏面沒有人一般。

“林萌上課去了,糖糖,你出來吧,說說到底怎麼回事兒。”我一邊敲門邊朝着裏面說道。

話音剛落,糖糖的房門就打開了。開門之後,糖糖朝着房子四周看了一眼,有些不確定的朝着我問道:“她真的上課去了?”

聽到這問話,我就知道糖糖和林萌之間肯定有問題。之前她故意裝作一副看不到林萌的樣子,要知道以前糖糖和林萌可是非常要好的,我之所以能夠認識她,都是通過林萌才認識的。

看見林萌不在之後,糖糖之前的冷漠完全變了,小嘴把一張就打起了哈欠。昨天晚上林萌隔一會兒就敲門,不僅林萌沒睡好,就連糖糖也沒有睡好。

“你和林萌之間是怎麼回事兒?”我很好奇的朝着糖糖問道。

糖糖抱着枕頭坐在沙發上,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讓我也嚇了一跳。不夠看到糖糖看向我的眼神並不像是之前看向林萌那樣毫無感情,才讓我鬆了一口氣,她看向我的時候就好像是在猶豫,要不要把事情告訴我。

過了好長時間,糖糖才朝着我問道:“葉子,我能相信你嗎?”

聽她這樣問,讓我更加的疑惑了,不過我趕緊點了點頭,對於信譽這一點,我好像至今爲止都沒有背信棄義過,而且我也不是那種多嘴的人。

“那行,我說完之後,你不要和任何人說。”糖糖看到我點頭之後,最終還是決定,把事實告訴我。

接下來糖糖說的第一句話,我就差點把喝進去的水給噴了出來。

“葉子,我哥哥的死,跟林萌有關。”糖糖擡起頭來,朝着我說道。

看到糖糖眼神中的堅定,就知道她不像是在說謊。不過她的這話,也讓我十分的好奇。糖糖的哥哥比她大好幾歲,而她和林萌同齡,所以糖糖哥哥死的時候,林萌還是個小女孩兒呢,怎麼可能扯上關係呢?

我並沒有開口插話,而是看着糖糖,示意他繼續往下說。

糖糖說,所有人都知道她哥哥是淹死的,但是她卻知道,自己的哥哥並不是單純的淹死,而是因爲去救人所以才淹死。當時她哥哥要去救的就是林萌,只不過哥哥淹死之後,所有人都不知道林萌的存在,因此才都覺得她哥哥是自己去游泳淹死的。

而且上次山羊鬍子老頭被抓住之後,也沒有說起林萌,只是說自己一直在誘惑糖糖的哥哥。

但是據糖糖說,他哥哥當時並沒有被那個山羊鬍子老頭說動,只不過是因爲自己哥哥救人的時候淹死了,所以哥哥的屍體纔會被那個山羊鬍子老頭利用。

聽完糖糖所說的話之後,我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可是這事情,你怎麼知道的?”我十分好奇的朝着糖糖問道。

當時誰都沒有看到糖糖哥哥是怎麼死的,更沒有人發現他是去救林萌,那麼糖糖爲什麼這麼確定糖糖的哥哥是爲了去救林萌而死的?就算真的是爲了救林萌而死的,那個時候林萌還是個小女孩兒,小女孩兒因爲害怕而撒謊,好像完全是正常的事情。

“我聽家裏人說的。”糖糖有些失落的說道。

這話讓我更加的吃驚了,家裏人說的?難不成,糖糖的家裏人都知道。

糖糖點了點頭,說自從哥哥死了之後,她家裏人就一直不停的在打聽消息,想要把當時哥哥死時候的事情都弄清楚。爲了這些事情,那幾年她家裏人可沒有少走路,幾乎把哥哥淹死地方旁邊的挨家挨戶都走遍了,就是想要找出來個目擊者。

也不知道爲什麼,家裏人找了一兩個月之後,就不再找了。她現在還記得那天晚上,爸爸媽媽哭了大半夜。當時她年紀還小不太懂,所以也不知道家裏人爲什麼哭。

可是這回被帶回家裏去之後,爸爸媽媽趁她睡着之後聊天,被她無意間給聽見了。

當她聽到自己父母說這事兒的時候,整個人都驚呆了,原來自己的父母早就知道這些事情。就是因爲害怕出事兒,所以才一直不敢聲張,因爲惹到了一個根本惹不起的勢力,而且當時他們已經引起了那個勢力的注意,如果再繼續調查下去,很有可能惹禍,因此直接停止了調查。

但是他們也沒有想到,糖糖這次的情況,竟然是死去的哥哥造成的,這讓她父母也開始憤怒了。

讓他們更沒有想到的是,他們說的話,一字不落的聽在了糖糖的耳朵裏。

本來當時糖糖就想去問個清楚,可就在那個時候糖糖的哥哥出現了,在窗外往裏面看。這就是之前糖糖所說的,再次看到了自己的哥哥。她想朝着哥哥問個清楚,但是哥哥就那樣站了沒多久之後卻離開了。

這也是爲什麼,她要從家裏出走的原因。更重要的是,她想知道自己父母所說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尤其是對於林萌的問題上。

林萌曾經是她最好的朋友,可是父母的話讓她覺得不知道到底該怎麼去面對林萌,因此從見面到現在都沒有正眼看過林萌一眼。

“你的意思是,你家裏人也知道這些?”聽到糖糖的話之後,我更加的好奇了。

糖糖點了點頭,讓我這件事兒千萬得給她保密,別讓其他人知道。

我答應了下來,不過既然如此,把她在這兒的事情告訴她父母,應該不會有什麼事兒吧。可是糖糖卻說,如果家裏人知道了她和林萌在一起的話,肯定會不放心的,到時候她家裏人過來會讓林萌看出來一些什麼的。

“葉子,我現在也不清楚林萌到底有沒有問題,但是那個事情,不知道還好,知道了之後心裏就過不去那個坎。”糖糖說完話,把頭埋在雙頭之間,看上去十分的疲憊。

“嗯,放心吧,我不會說出去的。”我本來想安慰一下糖糖,可是卻根本就不知道該說什麼。

“謝謝葉子,還有一件事兒求你幫忙。能不能,幫我找到哥哥,我想知道當時到底是怎麼回事兒。”糖糖看向我的眼神中充滿了乞求。

我沒有猶豫,直接答應了下來。不光是糖糖想要知道事實的真相,我也想知道。尤其是糖糖的哥哥竟然出來了,到底是怎麼回事兒,這個必須得知道。

糖糖哥哥被帶回了組織那邊,現在卻又出來了。而方大師和張叔他們也回了組織,現在還沒有消息,說不定這兩者之間還有什麼關聯呢。

看到我答應之後,糖糖終於放鬆了下來。

“葉子,謝謝你了,我得去睡一會兒,昨晚一整夜都沒睡。”說完話之後,糖糖從沙發上蹦下來,伸着懶腰朝着房間裏走去。

看着糖糖的背影,我搖了搖頭,得把這件事兒重新捋一捋。尤其是林萌的事情,之前方大師已經讓我注意林萌了,當時就是在他們審完了糖糖的哥哥之後。想到這兒,我心裏咯噔了一下,難不成,當時方大師他們就已經知道了這些,只是沒有告訴我而已? 老頭醒了,他一張嘴就是痛哭流涕啊,下身痛得他一抽一抽的,連路都走不了了。

兩個民警都看愣了。

「這是怎麼回事?」其中一個問。

「不知道,他一開始想逃跑,好像是不小心撞到了桌子了……」樂天睜著眼說瞎話。

兩個民警一聽,也不在客氣了,直接強行拎著這個老頭就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