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鄙是卑鄙者的保命符,磊落是磊落者的墓志銘。」

聲音落下。迷霧中走出三人。除了影閃,還有影飛和一個稚嫩的少年。三人中,少年煥發著精光,影飛、影閃都弓著腰,提著劍。一臉萎靡。已看就知道他們是受了重傷。快要死亡。看著影飛和影閃那萎靡的模樣。尖牙得意一笑。

「沒有禮貌的尖牙。不知道現在是吃早餐的時間。你就不能晚點來。」少年說完,拿出烤魚,狠狠咬了一口,生氣的說道。

「你是誰?」謹慎的尖牙問完。卻聞到了一股魚肉香。

嘴裡嚼著烤魚的羅天。吧唧、吧唧嘴巴。有些模糊的回答:「我是我。由於他們有傷在身。今天,我就讓你們見識一下初級武師的強大。」

「武師,初級,強大。」

聽了對方的等級。尖牙嘴角抽搐了三下。見過自大的,沒見過像他這樣自大得。信不信老子手下一個三級魔獸就拍死你。

不光是尖牙。羅天的語言讓那被長袍包裹的身體也顫抖一下。嘴上不說,心裡再罵。「奶奶的退,這是哪裡跑出來的二b傻瓜。」

看著對方的嘲笑,少年貌似很憤怒。對於尖牙對自己的污衊表情,他張紅了臉,看著身後咳嗽的兩個人,怒斥的說道:「竟敢嘲笑我。吃我七劍。」

看著少年用力投出的劍飛向自己。尖牙手一拜,劍哐當一聲落在地面。看著尖牙輕悄悄的大落自己的劍,少年大吼一聲。「再來,碰。。。。。。劍一一落地。小子,你還有劍嗎?尖牙懶懶的把最後一個劍打落,調戲的問道。」

「靠……」

少年怒髮衝冠,拿起那鼓鼓的衣服,放了幾個石頭在裡面。放的時候還自言自語到,這堅硬的石頭找你總打不掉了吧。少年說完,怒吼一聲,「猛然砸向自以為是的尖牙。」

伴隨少年的怒吼。他還向前了兩步,在砸的瞬間,手一轉,那抱著石頭的衣服猛然鼓了起來,朝著尖牙砸去的還有一聲大罵:「看你接的住。」

尖牙看著飛來的衣服。用手一抓,狠狠捏下,當捏下的瞬間,被包裹的身影看著少年嘴角的微笑,喊了一聲:「小心…」

「晚了,一切都晚了。」

在尖牙捏下的瞬間,一團黑霧蹦出。在黑霧出來之後,有好多虛影,撲向尖牙。那些攻擊的虛影,就是昨天羅天聚集的陰靈。

「宗狂,救我。」

鷹王尖牙的話音剛落。轉身去搭救鷹王的宗狂後背正好對著影飛。看著如此良機,影飛那狂暴的戰力湧出。劈殺那叫宗狂的老者,「一招,把宗狂打的不僅吐血後退,更是讓他不能站立。

「不可戀戰。」

伴隨一生提醒,影閃踏空而走。那爆射出去的身子帶著羅天眨眼飛出一里之外。看著離去的影閃,地上的宗狂放出流雲宗特質的信號彈。

「碰……」空中出現一個七彩花。」顏色好看,可帶來的不是驚喜,而是災難。

「狡猾的人類,我看你還能跑多遠。」尖牙感覺一陣眩暈后。就在也沒有了不良反應,還以為自己被耍了的他?發出爆叫。

「宗狂,給我殺了那少年,我給你三顆靈草。」

暴跳的尖牙氣的心肺破裂。雖然羅天實力低下。製作的「魂帆」效果不大。可這詭異的靈魂攻擊,鷹王尖牙並沒有方法破除。

聽了尖牙開出的籌碼。地上的宗狂吐了一口血說道:「順水人情,樂意效勞。」

「死路。」

看著眼前被封鎖的道路。影閃緊咬牙關,宗山七俠有六個站在對面。這陣勢分明是有備而來:「尖牙,你身為魔獸之王。竟然私通流雲宗長老。插手人類之間的紛爭。難道你忘記了魔獸森和人類和平共處嗎?」

「和平共處,魔獸和人類,存在嗎?你偷走我梧桐林的三分之二的藥材。還談什麼公平共處,還說什麼正義,至於那口頭約定,屁用。」談到藥材,尖牙火冒三丈。

「三分之二的藥材,聽了這話,影閃美目不斷的擴大,轉身看了一眼羅天這個罪魁禍首,你是去抄別人的家了嗎?

聽了尖牙的話,腦子出現短暫短路的羅天也無辜的聳聳肩。攤攤手,表示此事和他無關。「罪魁禍首小七,在睡覺。不能打擾,還得保護。」

「今天,就是你們的死期,明年的今天,就是你們的忌日。放心,等你們死了,我會把你們的骨頭掛在懸崖上風乾。」


「怕你失望了,去死的人,不是我們而是你自己。」那略顯輕瘦的少年走到尖牙的對面,詭異的說道:「尖牙,你現在是不是感覺靈魂虛無,氣流不順,神經發脹。」

「混蛋,你剛剛裡面包裹除了石頭?還有什麼?」

驚恐的尖牙問完,立刻運氣發現,氣流非常錯亂。心中猛然驚恐,然後破口大罵,「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手腳。你說,只要你給我解藥,我答應你,你們和流雲宗的事,我不在插手。」

要知道,尖牙不運還好。運氣,頓時感覺頭好似爆炸一樣的疼。

「你還有力討要解藥,說明你還中毒不深,等待那黑霧融入你的靈魂。那才讓你知道什麼叫做,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你聽過魂咒把。那裡包裹的都是在你趨勢下死去的飛禽之魂。怎樣,他們找你討要生命的滋味是不是很美味。羅天說完,一臉自得。那奸計得逞的嘴臉讓尖牙氣的牙根痒痒。

「人類……」尖牙的手一指卻被少年打斷。

「友情提示,這病除了我有解藥,第一個時辰是治療的黃精時刻。只要你專心把魂咒中的殘魂一一煉化。不但對你不造成傷害,反而還會提升,過了第一個時辰,那滋味,嘿嘿……你到時候不想死,閻王爺都會來收你魂魄。」

聽了羅天好心的提醒。叫宗狂男子掃視了一眼尖牙,迫切的說道:「鷹王,只要你幫我殺了眼前幾個黑暗之徒,我答應靈丹翻倍,幫你解除此病。」

「解除,就拼你嗎?」

誘惑的條件。鷹王尖牙還沒來得及去思考。就聽那少年冰冷的聲音狠狠衝擊著他的腦海和脆弱的心。「丹藥再多,破解不了靈魂的煎熬。時間寶貴,喪失黃金時段,一切徒勞。」

聽了那冷冰冰的判定,尖牙長嘆一聲,很不情緣的說道,「這次你贏了,是流雲宗用丹藥作為交換來滅殺你們。解藥給我,我就離開。」

「尖牙,別忘了我們的約定。」中年男子對尖牙爆出自己的宗門而不滿,他話音剛落,就聽尖牙大罵。

「宗狂,你打什麼主意當我不知道,借我的手殺人。要看時間段,為了你的丹藥,把我的命搭上,你當我不知道你打什麼主意嗎?想坐收漁翁之利。就得拿出誠意。」

「鷹王,你這是什麼話?」條件可都是你開的,我們可沒有求著你,現在你反悔,你應該知道後果是什麼?」

「後果。是什麼?」、

鷹王不削的說道。「我不管什麼狗屁的後果。我只知道我現在體內好難受,靈魂好煎熬。相比那未知的後果。活著才是最重要。」

「尖牙,你會後悔的。」宗狂說完,一股不亞於武皇實力的氣息,攻向其後背……。。 感覺一股死亡的氣息從背後傳來。宗狂愕然,被武皇鎖定。死和活,可不是自己說的算。驚愕的宗狂在暴退得瞬間,破口罵道:「尖牙,難道你想成為魔寵嗎?」


「在魔獸森林威脅我,貌似你找錯地反過了吧。」聽著要把自己變成「魔寵」來威脅自己。鷹王暴怒。身為魔獸的他,最記恨別人說把他變成魔寵的話。

「鷹王,識食物者為俊傑。你難道沒有看出他們是強弓之末,不堪一擊。在說,昨天那一戰,殺你同類無數。難道你不想報仇,你甘心嗎?」宗狂激勵鼓惑尖牙,爭取點燃他復仇心。

「甘心,當然不。」尖牙說完,看著影閃,解藥。

「解藥是有,等我們安全了,自然會給你。」影閃也不知道羅天有沒有解藥,只好用拖欠的語言先敷衍過去在說。

「好…」對於鷹王尖牙來說,靈魂深處的吵鬧已經讓他崩潰,能堅持到現在,實屬不易。

看著對方僅存六人具有戰力,影閃並沒有畏懼,緊蹙的眉頭也變成的釋然,稍微喘息一口氣。

「等下,你們走,我墊后,我到要看看,流雲宗的長老們有什麼本事,能讓我葬身在魔獸森林裡面,給樹木做肥料。」影飛說完,戰力爆射。」

「他在裝傷,怎可能。」從地面爬起來歸隊的宗狂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跡,提示這自己的同伴,憤怒叱喝道:「鷹王,你不是說她身受重傷嗎。」

「奶奶的退,我怎知道。」

鷹王尖牙罵了一句,疑惑的看著中間的少年,嘀咕一句:「媽的,那小子太詭異了。」還是遠點好,想到這裡,目光如毒蛇一樣緊緊鎖住那少年。」

「好了,我攔住他們,你們跑。」

看著影飛開始散發戰力,宗狂眼中露出畏懼的傷,不過很對又被掩蓋在容顏之下,狠狠得說道:「恢復了又能怎樣,我們一起上。就算他恢復了,也不會恢復到巔峰狀態。」

「雲遮山,雷擊穿。」

想到老祖宗的交代,影飛率先發出了進攻,那狂暴的戰力直奔宗狂,柿子先見軟的捏,殺人先殺領頭羊。

「噗…哼…」

一個回合,七人之後,除了宗狂後退兩步,其餘都後退一步。宗久、宗峰。這兩個在流雲宗僅次宗狂的長老臉上出現驚恐。


不等他們反應,影飛暴跳起身子,狠狠砸想後邊的宗狂,那宗狂勉強接下一掌,可身子好似出膛出的子彈,遠遠的落在遠處那低洼不平的地面。

一招擊殺,巔峰戰力。

「該死的尖牙。混蛋,他竟然提供假的情報給我們,他那是力受了傷的人,分明在巔峰時刻,大家小心,組陣合一。速戰速決,以免遲則生變。」流雲宗另外一個長老叫喊。

哼,今天我影飛討教一下你們的絕技,要是你們都喪屍在魔獸森林,不知道宗山的雲霧會有怎樣的表情,武王貌似並不好培養。

伴隨戰鬥的餘波不斷產生,影閃看到宗山六劍合體形成。影閃帶著羅天閃電的速度劃過樹梢,用最快的速度遁走。


一個時辰之後,魔獸森林的一段,兩個身影羅天,影子喘息一下,放下那看似平靜的少年,含笑的問道:「安全了,沒有人追把。」

影閃剛剛說完,就聽到一個滄桑的聲音響起,「那可不見得。」

「雲霧,看到眼前的老者,影閃充滿仇恨,紅了眼,但是理智告訴他,現在不是報仇的時候。畢竟有羅天在身邊。猛然拉過羅天,急促的說道:「羅天,快躲起來,我們沒有逃避的時間了。」

羅天雙眸看著眼前的老者,總是有種乖乖的感覺,用靈魂探查卻發現對面的老者好似虛無的存在,這感覺…。

羅天陷入了思考。

影閃看著雲霧,手中的劍提起,放在哪翹力挺拔的胸前。準備拚死一戰。

「不用怕,你仔細查看。他給我的感覺空洞,夢幻。」羅天說完,站起身,看著前面的老者哼了一聲:「一絲靈魂之力,也妄想滅殺我們,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

「真沒想到。小小武師竟然能看出老夫不是本尊。不虧是羅不敗的後代。可惜,你今天必須死,不管為了我那可憐的孩子,還是為了那死去的宗山子弟。一絲靈魂之力,收拾你這個卑微的小蝦小蟹已經足夠了。」雲霧說完,移步上來。

「哼……」

「卑微是強大的終點,強大是卑微的起點。」羅天說完,猛然攻擊向雲霧,今天就讓你了解一下卑微者的手段,也算是完成一個成怒的誓言。

看著羅天攻擊而去,那影閃再次聚集力量,猛然拍去,本以為好無收穫的影閃並沒有發現羅天在移動的劍中畫了一個靈符,射出那映射的身體,

「碰…」

一聲悶像,羅天好斷線的風箏,爆射後退咋在影閃的胸口的雙峰之上,緩解了一下落地的傷,可在落下的瞬間,嘴中還是吐了一口鮮血。

人形毀滅,支離破碎。

看著自己的傑作,影閃張大了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喘息的羅天急促的呼吸了幾口新鮮的空氣,淡淡的說道:「我擁有的戰力原來真的很卑微。」

看著受傷的羅天,影閃棲身而上,爆發出全部的戰力卻沒能阻攔那雲霧身影來擒拿羅天的意向。

看著殘缺的身影朝自己爆射而來,羅天撇撇嘴,狠狠得罵道:「問天九式,給我破。滅神魂。」

伴隨羅天的進攻,雲霧哼了一聲說道:「在絕對實力面前,就算你使用神級武技,你也只能束手就擒,想要反抗,那需要的是對稱的等級。」

「不…。」伴隨影閃的凄慘的叫聲,羅天在施展堪稱逆天仙術的問天九式,還是被雨霧一掌拍下,身如出膛的子彈射像百丈之外的懸崖的石頭上。

不認觀看的影閃閉上眼睛,卻沒有等待那撞擊的聲音。

「尖牙,你在做什麼?」


看著羅天被尖牙接住,那漸漸變淡化的雲霧大怒,沒想到尖牙竟然這個時候出手,接住羅天,這不是典型先吃蘿蔔淡操心。沒事找玩大便嗎?

「我不論你們之間有什麼矛盾,也不論你多卑微,你多強悍,在我沒有得到解藥之前,他絕對你能死。」尖牙把話說完,手緊緊扣住羅天的手腕。

「尖牙,只要你殺了那小子,斷了羅家的后,了卻老夫這樁心愿,老夫保證給你一顆護心丹。並又老夫親自出手幫你解除你那的傷痛。

聽著雲霧開出的條件,鷹王尖牙的手加緊了對羅天手腕的力度,貌似他已經接受了這看似優厚的條件。

「尖牙。你要是被他得手。事後他一定會擒住你,把你契約成他的飛行坐騎。」羅天說完,看著尖牙那謹慎的眼神,狠狠得說道,只要你幫我殺了眼前的傢伙,你不但可以安全的獲得解藥,事後,這個也是你得。

羅天拿出的東西讓尖牙痴狂,對於羅天來說,那也許就是丟棄的貝殼,但是對於尖牙來說那無疑就是人生果。

羅天手中拿出的不是別物品,那正是小氣進化脫棄的貝殼,貝殼只中,暗含一絲小七的血脈在裡面,讓加壓把緊扣的手鬆了三下。

感覺到尖牙鬆手,那略顯淡薄的身影朝著毫無防備的影閃發出致命一擊,那陰險的手段不僅讓羅天驚叫,也讓尖牙心頭冒出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