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惡,不能這樣了。」,金華山咬了咬牙,身上的靈力陡然爆發,黃正的出局,在他的眼裡,是因為自己的責任。

他看著體型高大,肌肉扎結,而且剛剛展現過實力的陳華東,心中竟然有一些緊張。

「冰憐兒。」

「嗯。」,不遠處的冰憐兒聽到他的聲音,皺了皺眉,卻還是朝他點頭,手上的笛子舞動身上的靈力也向四周散開,空氣中的水分迅速的凝結。

西門淼抿了抿嘴唇,湯麵他知道金華山的想法。本來金華山與冰憐兒因為屬性上的優勢,可以一個作為防禦,一個做為輔助對手進攻,可是因為少了黃正,衝鋒的戰力不足,金華山只能以自己做替補。

這麼一來,冰憐兒的壓力就大了許多,不僅要兼顧全場的輔助進攻,還需要及時幫助隊友進行防禦。



金華山看到冰憐兒的反應,拳頭揮動,一個土黃色的靈力鑽頭便凝聚在他的手中。

「哼,我要為黃正報仇!」

金華山心中一狠,便朝著本華東而去。

而李賀紅則被另一個人纏上了,雖然知道黃正被對手擊敗出局,卻也沒有辦法及時的支援。

「嘿嘿,我說你們的人數已經少了一個了,何必這麼頑抗呢?」

李賀紅好不容易拉開距離,對面的對手便嘲諷道。

「那不是我的事,比賽還沒有結束。」,李賀紅沒有多話,而是選擇了退回冰憐兒的身邊,畢竟冰憐兒現在無法分出攻擊,所以只能靠她守著。

西門淼的攻擊早已準備好,看到楚歌想要追擊李賀紅,便一箭射出,拖著殘影,朝楚歌而去。

「嗯?」

剛剛想要追擊的楚歌感到不妙,又退了回來,險險的躲過這一箭,眉頭一皺,看向了西門淼。

「真是煩人,希望風逸遠趕緊收拾了他。」,楚歌心中暗道,扭頭看了眼正在靠近的獨孤酉陽。

「隊長,一起上!」

「嗯。」

獨孤酉陽點頭,身上的靈力外放而開,一把長槍已經提在手中,對著不遠處的李賀紅二人一劃,一道光刃便沖著二人而去。

冰憐兒也不甘示弱,迅速控制著靈力,在李賀紅的面前築起一座冰強,更是在地上結滿寒霜。



「可惡!」,決定一個人對付陳華東的金華山來到他的面前,雖然心中有些緊張,可是一想起黃正的事情,還是朝陳華東攻擊。

「吃我一擊!」

「雕蟲小技。」,陳華東撇了撇嘴,毫不留情的打擊道,面對金華山的鑽頭,他連躲的意思都沒有,而是再次凝聚出了一雙靈力大手。

對陳華東來說,肉體的力量就是他最大的武器,控制著靈力大手他一掌向金華山拍去。

從天而降的手掌讓金華山面色一變,急忙將鑽頭抬起,擋住這一掌。

砰!!

寬大的手掌拍在了金華山的鑽頭上,竟然被洞穿出一個大洞,金華山心中一喜,似乎看到了自己還有一絲機會。

「哼,不過如此。」

可是他的話還沒說完,陳華東的手掌便消散而開,趁著這個機會,他又朝著陳華東而去。

「天真,讓我來。」

看到金華山不依不饒,陳華東突然在心中多了一絲興趣,朝身後的夏天真說了一聲,也沖了出去,他最喜歡的,就是最直接的碰撞。



「憐兒姐姐,他們來了!」,李賀紅心中一緊,雖然冰牆對面的二人看上去沒有陳華東那樣的力量,可是她也不敢小覷。

「嗯。」,冰憐兒當然知道二人正在靠近,轉頭看向身後的西門淼。

西門淼心領神會,拉弓朝天,身上的靈力突然爆發,顯然是動用了靈技。

「驟雨重臨。」,西門淼的弓箭射出一道靈力,卻並沒有看到攻擊,讓眾人感到奇怪,可是很快,他們就看向了冰憐兒的冰牆。

唰!!!

冰憐兒的冰牆前,一陣密密麻麻的箭雨猶如驟雨傾盆而下,讓人心驚。

冰憐兒看著那陣箭雨,心中也舒了口氣。突然,她猛的看向西門淼的身後,一個身影出現在那裡,而西門淼似乎對比一無所知。

「隊長!危險!!」

看著那個身影手裡的匕首閃著鋒銳,冰憐兒右手一伸,一把冰矛便在空中凝聚,朝著西門淼飛去。

聽到她的提醒,西門淼才感受到後頸一涼,一個彷彿被死亡籠罩的感覺瀰漫在他的心頭。

「可惡!」,西門淼不敢回頭,而是猛的向後一靠,狠狠地撞在了那個人身上,感受到自己的攻擊奏效,他才猛的轉身,朝身後射了一箭。

「風逸遠。」,看著身後空無一物,西門淼想起了光戰峰對戰司南宗時,那個風逸遠詭異的身影和攻擊方式。

轟!!

然而,還不等他有所反應,金華山那裡就傳來一陣震耳的轟鳴聲,而金華山卻已經倒在了地上,隨後被裁判帶出擂台。

「哈哈哈!好!好久沒有這麼暢快了。」,陳華東哈哈大笑著,「可惜,有些不經打。」

「金華山!」

剩下的三人看著被送走的金華山,心中都是不忍,卻也毫無他法。

「可惡!」

李賀紅怒火中燒,手上的靈力凝聚,將空氣中的溫度都提高了不少。

「焚炎柱!!」

一個燃燒著熊熊烈火的火柱朝著陳華東的方向砸去。

「哼。」

陳華東冷哼一聲,右手虛握,一隻大手就把那根火柱撐住,甚至難進分毫,而上面的火焰,竟然也無法傷害那隻靈力大手。

「呵呵。你以為剛才那些箭雨已經傷害到我們了嗎?」

冰憐兒還來不及出手幫助李賀紅,就聽到耳邊響起了讓人心驚的話語。

一回頭,就看到獨孤酉陽正站在冰牆之上,而他的槍尖上有一顆光球,正直指自己。

「你也下場吧。」

獨孤酉陽話音一落,那顆光球便朝著冰憐兒而去,那上面傳來洞穿一切的氣息。

「憐兒姐姐!」

李賀紅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冰憐兒就這麼被裁判送出場外。

「認輸吧?」

西門淼瞳孔一縮,感受著脖子上的一絲涼意,無奈的嘆了口氣。

「我們認輸。」 「我們認輸…」

西門淼垂頭喪氣的說出了這句話,將手上的弓收了起來,有些不甘的咬了咬牙,雖然他知道,自己這局比賽不可以贏,可是還是想要證明自己的隊伍不弱。

只是沒有想到,光戰峰的實力這麼強,贏得這場比賽的速度,根本就是單方向的碾壓,而不是比賽。

「隊長…我們…。」

李賀紅紅著眼睛,撅著嘴唇,一副吃了委屈的樣子,走向了西門淼。

「不哭,不怪你,我是隊長,是我指導無方。」,西門淼摸了摸她的頭,領著她回到了出局的隊友身邊。

「隊長…」

冰憐兒等人看到他一臉的沉重,也都分分開口,卻被西門淼伸手阻止。

「金華山,你沒事吧?」

「嗯,沒事,就是被那個大塊頭給打的有些暈。」,金華山扶著額頭道。

早知道,金華山身為土屬性的靈脈,身體素質與防禦都是他們中最高的,卻依然被拍的有些暈,可見陳華東的力量有多大。

「嗯,沒事就好…」,西門淼點了點頭,又問道:「那你覺得,他的力量和聖武學院的霸凌天比,如何?」

「霸凌天?」,金華山有些奇怪的看向西門淼,不只是他,其他幾人的心中也都有些奇怪。

「和霸凌天比?」,金華山重複了一遍,「霸凌天或許比不過他的力量,畢竟上次的比賽,我感受最大的,就是他那把大鎚子,不知道他的肉體力量怎麼樣。」

「隊長,你怎麼突然會問這個問題?」,黃正忍不住,還是問了出來。

「是啊。」,李賀紅揉了揉眼睛,「我們的比賽結束了不就可以了嗎,我現在就想回學院了。」

「呵呵。」,西門淼笑了笑,「因為我不想就這麼走,我想把這次比賽光戰峰所有人的信息都告訴聖武學院。」

他的話在黃正等人心裡掀起了巨浪,他們想不明白,為什麼平時平和隨性的隊長會突然說出這樣的話。

「你這話的意思是,想要聖武學院贏?」,冰憐兒眉頭一皺,也只有她能明白,西門淼的想法。

「嗯,算是吧。」,西門淼看向聖武學院的休息區,「不是說,我們這些離第一名最近的學院,不可以妨礙光戰峰奪冠嗎?那如果他們不能奪冠呢?」

「可是你也明白吧,光戰峰的實力不是那麼簡單的。」,冰憐兒有些擔憂的看向聖武學院,那裡一個壯碩的身影也在望著她。

「所以我才要把剛才比賽,所了解的光戰峰的信息告訴他們的隊長,歐陽玄。」,西門淼又看了眼下場的光戰峰,笑的有些森然。

「你就那麼相信他們的實力?」,冰憐兒被那個目光看的有些害羞,急忙收了回來。

「別人或許實力不高,可是那個歐陽玄,他絕對沒有發揮全部的實力。」,西門淼看向她道:「你還記得半年前的那絲特殊的威壓嗎?」



「你在看什麼呢?」

「啊?沒什麼…」

周洪等人正在聽著歐陽玄分析這一次的比賽,可是百無聊賴的周洪卻根本沒心思,一轉頭,發現霸凌天竟然比自己還早走神,便問道。

「嗯?信你才怪。」,周洪瞄了他一眼,順著他的方向看去,看到了正在和西門淼討論的冰憐兒,眉梢一挑,表情變得有些奇怪。

「你們在說什麼?」,歐陽玄本覺得這一次光戰峰對天坤的比賽太快,這種幾乎是碾壓的速度讓他得不到光戰峰的許多信息,有些心煩的時候,卻看到了周洪奇怪的表情。

「是啊,剛才就看到你們沒有認真的樣子,是不是在討論明天怎麼對敵?」,秦壽知道二人在分心,所以故意問道。

「沒…沒有,剛才走神了,我們重新商討一下吧。」,霸凌天急忙擺手,看似威脅的瞪了周洪一眼。

「嘿!你還敢威脅我!」,周洪不樂意了,指著霸凌天道。

「小玄,我要報告,他剛才在開小差,看美女唔…!」

霸凌天看他真的說了出來,急忙一手按住他的嘴巴,一手把他勾到懷裡,向幾人解釋道:「你們,別聽他瞎說,哪兒有什麼美女。」

「哦~,看美女~」

可是看他這個樣子,歐陽玄幾人的表情也變得有些奇怪,特別是端木青楊,已經偷偷的順著周洪指著的方向看去。

「你們…」,霸凌天看幾人不依不饒,只能嘆了口氣,敗下陣來,鬆開了周洪,不再出聲。

「咳咳,憋死我了。」,周洪摸了摸胸口,「你說你不就看個冰憐兒嗎,還差點把我憋死。」

「哦~,冰憐兒~」

歐陽玄等人聽到周洪這個大嘴巴一說,再次隨聲附和,這次就連端木青楊都一起附和著,用奇怪的目光看著他。

此時,霸凌天只覺得體內的氣血翻滾,身上被他們看的十分不舒服,臉上又有些火辣辣的,有點像是發燒。

「你們在說什麼?後天對付光戰峰的計劃有了嗎?」,黑衣與楊鳳瑛談話完,看到眾人似乎正在玩鬧,搖了搖頭,問道。

「啊?沒呢。」,歐陽玄回頭朝黑衣說道,「這次光戰峰對天坤的比賽太快了,我看出來的東西不多。不過我們正在討論另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

「有關某人的大事!」,歐陽玄說完,看向霸凌天。

「咳咳,黑衣導師,你別聽他們瞎說。」,霸凌天尷尬的咳了咳,解釋道。

「什麼瞎說,我們說的可都是真的。」,周洪舉手,把黑衣的目光吸引了過去。

「剛才還和那個冰憐兒眉來眼去,你還說我們瞎說,真是太冤枉人了。」

「呀!!周洪!我要幫你減肥!」,霸凌天實在氣不過,開口威脅道。

「啊!殺人滅口啦!!」,周洪一看他的表情不對,嚇得跳了起來。

「哈哈哈。」,黑衣捋了捋鬍鬚,看向霸凌天,「看來回去要跟紅衣那小子說一聲,叫他準備聯姻了。」

「黑衣導師,你就別笑話我了。」,霸凌天不好意思的低下頭,偷偷瞄了一眼天坤學院的休息區,卻沒有看到冰憐兒的身影。

「她走了?是不是我剛才一直看著她,讓她覺得很討厭?」,霸凌天有些失落的想到,又看向周洪,「哼,回去好好的幫你減肥。」 「我…」

周洪被他這麼一嚇唬,有些害怕的縮了縮脖子道:「你別瞎說,小爺我這是敦實,不是胖,不需要減肥。」

「哼哼,可我覺得你胖,沒事,讓我幫幫你吧,有好處的。」,霸凌天不懷好意的笑了笑,慢慢的站了起來。

「不…不要啊。」,周洪苦著臉,一臉的糗相,看到霸凌天站起來,急忙準備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