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凡左拳轟出,準確擊中斷刃,略微阻擋他的迅捷。

但林凡悶哼,嘴角溢血,顯然受了內傷。

「給我擋住!」

林凡不敢鬆懈,殺機依舊籠罩他的神魂,斷刃依舊在襲殺,不將他帶入地獄不罷休。

「咚!」

又是一拳,林凡拳頭上鱗甲脫落而出,讓他露出森森白骨。

「咚!」

又是一拳,林凡口中噴吐鮮血,但終將是擊落斷刃,他雙手血淋淋,森然白骨顯露,受傷太重。

「老狗!你還要臉嗎?」

林凡怒吼,若不是最後一絲理智告訴他現在自己依然不是軍長敵手,他真的很閑剛衝上前去,將軍長斬殺。

嘩!

上萬人觀看的戰場突然間落針可聞,林凡竟然擋住了鎮守軍長的必死偷襲?

他們剛剛憤懣,為鎮守軍長的行為而不恥,以他的身份,竟然偷襲一個後輩天驕,要扼殺林凡與成長道路上,都在為林凡不甘,以他的天賦以後定然可以一域稱雄,但現在要死了,逃脫不了斷刃的擊殺。

半步凝元境的強者出手,哪裡可能是引元境的小子能夠抵抗的?但是現在呢?林凡雙拳揮舞,於絕境中覓出生機,將斷刃擊落。

林凡雙手沒有一絲皮肉,白骨茬子滲人,渾身血淋淋,但脊背如山,聳立場中,眸中泛冷光。

林樂瑤像是一個人形火炬,衝到林凡身畔,冰寒刺骨的殺機在她身上釋放。

「樂瑤姐,我沒事。」

林凡看著身邊倩影,努力露出一個笑容。

軍長冷哼,他原以為不會出現意外的襲殺被林凡抵住,這讓他難堪,但心中殺機更甚了,以林凡表露在外的天賦,未來將成長到何等地步,誰也不敢意料,但他與林凡之間仇恨,依然不可調節,剛剛林凡似平淡的看他的那一眼,讓他感覺到其中那種不殺他不罷休的決心。

所以,今日他豁出去一切,必斬林凡!

「殺!」

軍長爆吼,凝全身魂力於一擊內,無雙魂力在他胸前凝聚,竟是化作一個如山嶽般巨大的黝黑拳頭,拳頭出現,壓抑諸人呼吸困難,威壓太強。

林凡雙眼赤紅,他明了了軍長顧忌以及斬他的決心,爆呵一聲,閃電武魂以及神龍武魂第一次全力催動,他身周三米範圍內盡皆被金色絲線充斥,這些絲線出現,首位相連,成金色大鐘將他守護在其中,龍鱗將他全身覆蓋,讓他整體成青色,好似一個龍人。

這已經是他凝聚出的最強防禦,他要拼盡一切,與軍長攻殺死戰。

「唳!」

有鳳長吟,林樂瑤周身火焰大冒,似可焚燒一切,火焰化作鳳凰,將她與林凡庇護其中,她要與林凡一起應對大敵。

「隆隆!」

拳印壓天地,威勢灌乾坤,軍長的攻殺到了,還未臨近林凡二人,就讓他生出無力抵抗的感覺。

「老雜碎,你給我記住,若我今日不死,他日必屠你一族!」

林凡爆吼,隨後漫天雷霆轟落,劈在山嶽般巨大的拳頭上。

「哇……」

首次交鋒,林樂瑤與林凡皆口噴鮮血,他二人天賦皆無雙,但與軍長的修為境界差距太大,沒被第一時間抹殺,已可自傲。

「住手!」

蒼老的聲音傳來,剛聞之時,好似還在遠方,但尾音未落,出言之人已然來到場中。 明德市動物園位於郊外,是一處野生動物園,

裏面的動物多種多樣,更有特產的大熊貓,很是吸引遊客。

此時正是下午,

剛剛過完端午節,夏日的炎熱不再,空氣清涼,遊客們絡繹不絕,親人、朋友、戀人、到處是牽手遊玩的場景。

「緊急疏散通知!緊急疏散通知!動物園內有猛虎逃出,現不知去向,廣大遊客請按照逃生路線有序離開!」

「重複!緊急疏散通知……」

明德市動物園喇叭里突然傳出疏散的通知,讓遊客們瞬間慌了神!

好在有管理人員的引導和指揮,現場慌而不亂,不到二十分鐘,整個動物園已經清空,所有的人都圍在動物園外,好奇觀察著情況。

……

嘎吱!

輪胎摩擦着地面的聲音響起,一輛印貝貝熊廣告的小貨車停在動物園門口。

「跟我來!」

陳煒從車上下來,沙德海緊隨其後,亮出證件,二人迅速進入了動物園內。

「等等我們……」

一輛黃色的快遞廂車緊隨其後,吳愛愛和郝運的聲音響起,吳愛愛穿着一身颯爽的制服,後面郝運把後車門打開,段未然、小卞、萬曉娟、劉小紅紛紛下車!

眾人上前,朝着陳煒點了點頭。

郝運手裏舉著黑傘武器,即激動又忐忑,精神有些亢奮:「阿煒,是不是要抓大罪犯?」

感覺像拍大片似的!好刺激!

他迷糊著就被吳愛愛拎上了車,路上大家也不清楚發生了什麼,只知道陳煒出了監獄,趕往了動物園。

「哎呀!」吳愛愛撥開郝運,上前問道:「阿煒,到底發生了什麼?」

其他人也紛紛看向陳煒,想知道陳煒為什麼從總局跑出來了。

陳煒朝後方看了看,皺了皺眉:「老李沒有來么?」

萬曉娟道:「沒有。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收到你的消息,大家都決定要過來,但是老李說他有事情,不能過來。好在他也沒有阻止我們。」

相比較吳愛愛他們,萬曉娟知道的更多,此時看向陳煒的眼神中帶着擔憂。

陳煒給了他一個放心的眼神,也沒多說,徑直朝着動物園內趕去。

「邊走邊說。」

……

「什麼?!」

路上,陳煒在前面帶路,萬曉娟將這個隱藏極深的勢力告訴了大家。

kevin周咽了咽口水,迅速拔出武器:「這麼大的事,我們就這麼過來,是不是太倉促了?」

雖然知道陳煒讓他們過來,就絕對不會是小事。

但是事情這麼大是他們絕對沒有想到的……

隱藏多年的邪惡大集團?所有嗜血者轉化者流出基地?

這是要讓他們團滅的節奏啊!

段未然嚴肅道:「情況太危險了!我們先撤退,通知社長,讓他把明德所有探員全部調過來吧!」

說罷,點擊手腕手錶,開始聯絡李正宗。

陳煒停下腳步,指著前方,笑道:「放心,叫你們過來只是做個見證,不會有危險的。而且,我們現在也出不去了。」

前方,一個佝僂老頭,手裏拿着一個掃把,穿着動物園的工作服,正吃力的掃着地上的落葉。

……

陳煒朝着佝僂老者喊道:「老頭,別裝了,到了現在還有隱藏的必要嗎?」

佝僂老者恍惚抬起頭,眯着眼努力看着眼前的眾人,嗓音沙啞道:「年輕人,是在和我說話嗎?」

他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年紀大了,耳朵聽不清了。」

「裝神弄鬼!」

陳煒把沙德海手中的刀奪過來,直接甩向老頭!

嗖!

短刀來到佝僂老者面前,只見老者不急不緩抬起雙手,食指和中指輕易夾住刀刃,勁力涌動,短刀碎裂!

「哎,年輕人,一點也不知道尊老愛幼!」

佝僂老頭緩緩直起身子,從一個行將就木的普通老頭,氣質大變,一股巍峨氣質襲壓而來!

沙德海臉色大變,驚呼道:「抱丹?不!罡勁!」

這個老者是武道頂級強者!

「華國每一個武者都有在情報站有記錄,在野武者不可能修鍊到這一步!你到底是誰?」

……

「他是胡彬!」身後傳來李正宗的聲音。

「社長!」

「社長!」

李正宗走到眾人面前,看向對面的老者,語氣複雜:「沒想到一直在暗中作亂的人,居然真的是你!」

胡彬?

沙德海皺眉思索,總覺得這個名字很耳熟,彷彿在哪裏聽說過。

下一刻,一旁的段未然開口道:「鎮邪司司長,胡彬?」

咔嚓!

猶如晴天霹靂,胡德海臉色瞬間煞白!

他想起來了!

胡彬!

四十年前才情雙絕,武藝通天,鎮邪司解散后便消失不見的最後一任司長!

怎麼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