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曉旭心想,別再讓張文豪覺得我欺負你,那我就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小關比較單純,就是個標準的乖乖女,膽子也不大,我還擔心小關在部門會不會被欺負呢,現在知道實在李經理手底下上班,我就放心了。」

回頭看向關雎爾。

「小關,放心,李經理人特別好,我剛入職的時候需要了解每個部門的情況,就你們部門的李經理最配和,李經理,關關就拜託你了,幫着照看一下。」

看着張文豪為了她向李經理說好話,關雎爾很感動,因為就算她比較天真,也是知道,在職場中,從來沒有無緣無故的好,肯定都是有利益交換的,張文豪托李經理照顧自己,那麼在其他的地方就需要將這個人情還上。

聽見張文豪的話,李經理其實也很開心,不說張文豪是董事長助理這個身份,就是通過她了解的張文豪的小道消息,這個人情就值得了。

「看你說的,這個是一定的啊,小關啊,是個特別好的孩子,聽話,交代的工作從來都是兢兢業業的完成。」

雙方說了一會,李經理就提出了告辭。

「好,那我就先走了。」

「慢走,經理。」

、、、、、

目送經理離開,關雎爾對張文豪說,「不用特意和她說的,我在部門挺好的。」

「哎,好什麼啊,實習就這麼加班,你們這個部門的加班,其實就是可加可不加的。你們部門的那個米雪兒,她什麼情況就不用我說了吧。」

關雎爾這下更驚訝了,瞪大了眼睛看着張文豪,他連米雪兒都知道?

「不用驚訝,身為董事長助理,想要為董事長服務好,公司大大小小的事情,不說事無巨細,但是也要知道個差不多。」

「好吧,越來越覺得你的工作好不容易,而且你好厲害,如果讓我搞清楚這些,我估計得瘋了。」

。。。。。。

「好了,吃的差不多了,走吧!晚上等我一起走。」

「啊,好。」關雎爾已經漸漸的習慣了張文豪的強勢,其實,她也很享受這種感覺,非常有安全感,所有的事情都不用自己操心,有人安排的妥妥的。

下午上班的時候,本來關雎爾已經做好了被同事追問的準備,但是並沒有,而且,明顯感受到了和之前完全不同的氛圍。

關雎爾隱隱有些猜測,但是,關雎爾內心並不反感,她雖然天真,但是並不傻,能舒心的上班,當然最好。 袁丹蓮看到曾孫女旻思也得到了傳承,不由的心中也是一陣感慨,當年黃武大帝確實是惹不起自己。

也是修武之人看不上俗世的皇族,乾脆則令旻氏皇族成為隱世家族,把皇位任由袁丹蓮自己安排,也就和伏古神府丫氏一族脫了干係,倒也輕鬆了很多。

旻思現在受了丫頭的指點,這卻比俗世皇族得到的更多,事實證明自己的做法是對的,如果丁帝天的治理使大陸民不聊生,袁丹蓮和黃武大帝不論誰出面,他都的乖乖下台,這就是武道世界的規則。

丫頭又測了旻思的經脈,居然沒有服用過闊脈丹,這種丹藥對她來說是隨手捏來,但在這個大陸的確是沒有,只得讓旻思服用一枚使她能夠快速修練。

做完這些事,丫頭向袁丹蓮打問了親人的具體方位,雖然不與他們見面,但還是想去看上一眼。

當丫頭在遠空之處,看到已經衰老的丫鬟追着霄揚四處躲藏,不覺想起當年為她們買的龍鳳棍!人以蒼老,說好的還能再精鍊卻是成了紀念……

老亦老矣,夫婦何歡!足矣…

當年親人已成夢幻,一把黃土分兩界,時世依舊繁華,年少的我卻是孤獨…荒蕪,兩行清淚順腮而下,已是無心留身此世間……

……

丫頭再次向著東方的空域極限撞擊,計算著來時的分秒,精確地出了混沌虛空,正好就是新原大陸元澤王國。

經過打聽離元澤王都已是不遠,便幻化成小黑直奔王宮,雖然有軍方的飛行偵查獸追擊,丫頭只會給他們留下道道殘影。

元澤皇宮在王都正中,建築面相當寬廣高大,邊緣像似有結界陣法節點,只是平常不會啟動全由護衛軍看守,每一個看守也都是聚靈境四層的武道高手。

一座座怪異的建築不約而同相互連接,只留下了一個寬有十丈左右的拱形巨門,供車馬通行,想必也會有強壯的異獸出入。

丫頭降落在拱門前的大道上,迎面而來的便是一隊護衛軍,能有百十來人手中都持着烏鐵長槍,由於丫頭是幻形獸降落,使護衛軍不得不加以防範。

「來人報名?」

一位面是剛正不阿的護衛軍頭領,話語極其嚴厲的盤問丫頭。

「把那個小東西江成景喚出來,不然我拆了這座王八殼子……」

丫頭伸手取出立封皇后的聖旨,徑直扔向了那名護衛軍頭領。

當那頭領打開看了眼聖旨,再看看丫頭,並沒有吩咐眾人下跪迎接皇后,而是快速向皇宮內跑去。

大約一刻中,那名頭領身後跟着五位穿着各異的老者,飛奔向護衛軍圍着的丫頭。

並下令:「立刻擒拿此女,竟敢假冒皇后。」

話音一落,護衛軍手中長槍每隔兩人相互搭槍,形成五個組合以極快的速度,要把丫頭別在有兩丈長的槍頭上。

同時那五名老者也騰空去封丫頭的頭頂空間。

丫頭看到如此情景不覺腦怒,這麼大的陣仗也就是嚇唬百姓可以,再我這裏你們不如螻蟻。

「懶得搭理你們這些嘍羅,都給我滾一邊去,我倒要看看是你們的門寬,還是我寬……」

丫頭話落直接幻化墨鐵巨象,把周位的護衛軍全部撞了出去,就連空中的老者也崩飛了。

要知道這是丫頭,進入元階的神魂巨象,長有兩百多丈、高是一百多丈,寬也有五十丈……

瞬間就把前面的皇宮巨門撐爆了,由於體形太過龐大,把皇宮前方一里多撐的嚴嚴實實,幸虧皇宮外沒有民居……

嚇的護衛軍四處奔逃,能升空的立即升空,場面極其混亂。

當有一名老者在空中幻化成飛鳥獸,他顯然也是一名聚靈境七層的武修,卻傻愣愣地注視着下方的墨鐵巨象,才發現這傢伙也太過巨大,現在開啟結界已經是來不急。

丫頭也知道皇宮中大部分是武修,就算踏平皇宮也不會死人,就在青石地上跺了兩蹄子,震的百里之內跟天塌地陷一樣。

王都的武修全部升空聚向皇宮,懷疑是不是有處敵入侵。

皇宮所有的侍衛,武道高手也升入高空,二話不說便是全力攻擊丫頭幻化的巨象。

但是每一次的能量攻擊,打在墨鐵巨象的身上,連一丁點下陷小坑也沒有,從屬浪費自身靈力。

丫頭髮覺皇宮的人也都躲的差不多了,就開始了盡情的撒歡兒,一鼻子甩塌一連串建築,斜著一靠也塌掉一大片。

皇宮的皇子皇孫等所有江家人,全被飛行獸接到了空中,每個人都在觀賞這頭巨象,踩踏他們的家園,成千上萬的護衛軍只能看着,也有上百的武道強者躲的更遠。

江成景被眾人護在空中,連一句「快去請老祖」的話也不趕說,他根本就不知道,老祖把皇后看的比江氏子孫更重要的原由!

只是知道丫頭皇后要死了,而且經過多次調查,丫頭就是一個再不能普通的庶民。

平了…全都踏平了,整個皇宮被踩踏成一片碩大的廣場。

於此同時,東方上空出現一個黑點,速度急快,眨眼間便越來越大,飛行獸上站着兩人正是江道容和皇族總管。

當時老總管給丫頭下了聖旨,並沒有回皇宮交差,而是直接奔向武凌山脈江武道宗,將瀕臨死亡的丫頭,突然生龍活虎地接了休妻的聖旨,而且還放狠話一併轉訴給了江道容。

江道容就知道麻煩大了,這該死的子孫竟然架過老祖胡亂行事,好不容意調息走的惡運,現在又讓子孫拉了回來。

趕緊拽上老總管趕來元澤王都的皇宮,打老遠就發現皇官已經沒了,空中上千的飛行獸,在圍着一頭黑色巨象觀看。

「陛下,老祖來了……」

一名侍衛低聲向江成景傳話。

「老祖快來擒住這個牲畜,它把皇宮踩踏平啦!」

江成景也是故意不報丫頭的身份,直接喊話江道容。

一時間江道容也是來氣,丫頭的事情還沒平息,怎麼又來個靈獸倒亂。

不等飛行獸旋停,便一躍而下中途元力護體,電光石火般的向墨鐵巨象撞去。

當及丫頭也發現了江道容,一樣把元力貫入巨象全身,黑光乍現來迎接江道容的攻擊。

「轟…」

一聲巨響,震的空中上千飛行獸猛然下墜,由於有的飛獸上載着七八個人,這漫天的人影瞬間從天上掉了下來。

有些人該著倒霉,下面護衛軍都杵著槍也被震懵……

就是這一撞擊,江道容也被撞懵,再還沒有緩過來的一瞬間,丫頭已幻回原貌,腳尖踢向江道容的下丹田。

只見丫頭出擊的右腳罩着一層金光,實實踢在了江道容的小腹上!雖然江道容全力防範,但是這一腳的力道和速度,都大過了他的防護元力罩。

「噗…」

又是一聲爆響,丫頭不但踢碎了江道容的下丹田,而且半隻腳尖還穿進他的腹中,使得江道容並沒飛出去,一身的元力在快速流失。

當江道容軟倒在地,才發現自己攻擊的竟然是丫頭…… 《生化危機》將在今天試鏡女主演的消息並不是個秘密,因為要來試鏡的人確實很多,人多嘴雜,想要完全保密實在太難了。

所以星火影視乾脆就放任消息傳播,就當是為電影做前期宣傳了。

來試鏡的女星那麼多,自然也有消息靈通的狗仔跟了過來,想看看能不能拍到什麼新聞。

星火影視所在的大樓旁,路邊的停車位里停著一輛車。

車裡坐著一胖一瘦兩個人,他倆都是狗仔,今天一大早就蹲在這裡了,目的就是為了拍幾張女星前來試鏡的照片,到時候湊在一起發出去,也算是個不大不小的新聞。

守了快一上午,兩人都有些疲憊。

坐在駕駛位的胖狗仔昏昏欲睡,直到腦袋又一次磕在車窗玻璃上。

「啊。」

他打個哈欠,勉強提了提神,隨意往窗外一瞥,卻正好看見一臉怒氣從大樓里出來的安佳欣。

「誒誒誒,快拍快拍,安佳欣出來了!」

他趕忙叫醒後排的瘦狗仔。

出於職業習慣,瘦狗仔就算打瞌睡也是抱著設備睡的,所以被叫醒后,很快就將手裡的鏡頭對準了安佳欣的臉。

看著鏡頭中那張怒氣沖沖的臉,瘦狗仔不停按下快門之餘,還不忘猜測一下發生了什麼事情,「她不是來試鏡的嘛,怎麼這個表情出來了,難不成是試鏡失敗了?」

前排的胖狗仔拍拍他的肩膀,語氣中的興奮已經藏不住了,「重要的不是發生了什麼,而是看到這些照片,人們會以為發生了什麼。」

當紅的流量小花安佳欣這幅模樣從星火影視出來,不管到底是出現了什麼狀況,只要新聞一發,妥妥的熱搜啊。

「你好好拍啊,咱倆這個月的獎金可就指著這個新聞了。」

「放心吧,我的技術那還用說。」

……

時間剛到中午,一組照片和一個不到十秒的視頻出現在微博上。

照片和視頻中出現的人正是憑藉《一不小心遇見你》而爆火的安佳欣,只見她皺著眉頭,一臉怒氣的從大樓里走出來,讓人不禁好奇這其中到底是出了什麼事情。

這條新聞很快就吸引了無數人前來吃瓜,中午才剛過就登上了熱搜。

要說其他人,大家只是比較好奇,不明白為什麼一向以漂亮形象示人的安佳欣現在會露出這個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