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一閑,這事上還有姓數的?」唐春覺得好笑。

「數一閑,呵呵,地鼠族因為是老鼠嘛,所以,換了個音,以『數』為姓。這數一閑可是生境大圓滿強者,好像還是深淵的總護尊者。前次他一出動差點就毀了拱古城。我們全部合力才擊退了他的。那次是因為在地面上,有太陽光相助。這次在它的地盤上。咱們得小心點了。」滄海桑田笑容收斂,一臉凝重。而帶來的高手們全都一臉凝重的隨時準備出擊。

「看來,耀世之光殘片這地下城絕對很多了。你看,數一閑身上的鱗甲就是用殘片上的材料磨製出來的。怪了,我們耀世之光製作材料除非是千機族人,別的煉器師是不可能製作的。難道這地下城中有千機族的大師不成?」蛛天濤震驚著了。

「你們不要動手,我一個人來。」唐老大口氣大到天了,趙東陽都不由得皺了下眉頭。

「唐公子,還是合擊威力大。這個數一閑可是蓋世強者。」某高手相當的擔心。

「沒事,我想研究一下數一閑。」唐春一聲冷笑。無風也起浪騰出。空中出現一隻遮天大手,寬達幾十丈。而且,巨手上有著淡淡的雷罡融於表面。

吸……

無風也起浪捲動著地下城那平靜的風潮,在唐老大可以比肩空境五重的身手之下。一個空中黑洞出了。數一閑本能的停下了腳步。一臉駭然的看了看頭頂上的巨大手掌。

「本源毒蟲出。」數一閑一聲大叫。密密麻麻的銀輝撲在了前面。

不過,僅僅幾秒鐘,唐老大無風也起浪形成的風卷強勢的就一掃而空。所有蟲族包括地鼠族生靈包括數一閑全到了唐老大的手掌之中。

數一閑給唐春踢了出來。爾後手掌一握。雷罡一發,噼里啪啦連續的爆炒聲傳來。那些蟲族以及地鼠族生靈還沒來得及慘叫,全都化成了點點碎渣在雷罡之中化成了灰飛煙滅。而蟲族的本源之毒給紅晶天王鼎吸收了進去,今後將成為唐春修鍊毒功的『肥料』。

這一手,看得趙東陽帶來的上千高手,包括滄海桑田所有人全瞠目結舌。嘴張得老大全成了電線竿子。

「唉,我們低估了唐大師的實力。」趙東陽嘆了口氣。

「好,今天晚上就要真正的巢滅他們了。」某高手興奮的叫道。

「年輕人,你將遭到城主最嚴酷的懲罰的。到時,就是魂神都將抽出來熬煉。」數一閑抖瑟著嘴兒喊道。不過,這傢伙其實早嚇破膽了。

因為,唐老大太強悍了。人家就出了一隻巴掌就把數一閑最厲害的地下城親衛軍團幹掉了。而且,好像是一個沒留下。就連他們全力依仗的銀輝蟲軍團都沒能倖免。

「地鼠族屬於妖獸一種,這妖嬰還是可以吸收的。」唐春一聲冷笑,手指頭一勾,數一閑在慘叫中元嬰給唐春掏了出來扔進了戒指空間。

而全身衣甲給唐春披了下來扔進了耀世之光殘片中。滋啦一聲就給吸收了過去。而且,耀世之光居然在興奮的顫慄。

一隻碩大的老鼠成為了碎渣扔到地上。趙東陽等人居然蜂湧而上,直到把數一閑踩成了塵埃才停了一來。看來,拱古城人民是深受其害,那是憤怒到了極點,對一具屍體居然如此的摧殘。因為,趙東陽一家全遭到了毒手。

下邊,分成幾塊戰場全面拉開戰幕。地底下頓時是震天動地。而唐春專門撿高手干,而且,哪裡有銀輝之毒出現這傢伙就出現吸納。而地鼠族生靈仰仗最大的銀毒失去了作用。這下子在高手們的合擊力摧枯拉朽,一片倒下。

「哼!」就在這時候,大家撞入了一個寬達上千丈的大洞穴之中。一道冷哼聲寒骨般的傳來。

一個高高有著尖塔的屋頂上站著一個披著全身黑衣的中年男子。男子那臉好像給什麼燒毀過似的坑坑窪窪的,顯得相當的猙獰可怕。

「既然來了,全都得死!」黑衣男子冷笑了一聲,一雙寒目掃向了唐春。不過,下一刻,男子有些疑惑還甩了甩頭。

「啊,副船長。」這時,蛛天濤的聲音顫慄著叫道。

「耀世之光八號的副船長?」唐春也是一愣,問道。

「沒錯,他也是我們族中高手。當年就達到空境二重境界。名叫蛛生軍,想不到他居然也沒死。怪了,怎麼能活上上萬年啊。」蛛天濤聲音打著閃兒。

「哼!」唐春一聲冷笑,往生一拳帶著毀滅天地之勢狂暴而去。嘭地一聲,整個空間彷彿都給扭曲變形了。這一拳夾著雷罡,破壞力極大,而且,唐春開啟了龍眸鎖定了蛛生軍。

就一拳,立即洞穿了他的身體。而這一拳的余勢沖他身體而出,帶著他的心臟直接就把背後的房屋打出一條峽谷地帶來。十幾里長度都成了廢墟。而夾雜在其中的地鼠族生靈更是死了不下幾萬。到處血催模糊一片,現場成了森羅地獄。

這一拳帶來的極大的震撼,趙城主等人全傻眼了。獃獃的看著那一拳造成的威力。一隻蜘蛛形體的元嬰溜了出來就想逃。不過,唐老大哪能讓它跑了。

手掌一伸,拿捏進了骷髏魂器之中。隨著進入魂器的高手境界的提高,骷髏魂器已經成了雞肋了,有些力不從心了。唐春一直在考慮再煉製一個品級更高的魂器。只不過魂器對材料的要求太高了。

暫時還沒找到相應的材料。蛛天濤更為傻眼了,本來還有一絲叛逃之心這下子全給澆滅得乾乾淨淨。蛛天濤悲哀的發現,自己這點實力在唐春面前猶如螢火跟晧月爭光一般,根本就沒有翻盤的可能性。

「這還是人乾的嗎?」某長老嘀咕道。

「唉,咱們還真是井底之蛙了。」趙城主剛恢復了平靜。就連滄海桑田也是愣了半晌。

「年輕人,你很強。」這時,一道冷哼聲傳來,一個頭髮全紅的傢伙披著一身紅衣出現在了空中。好像他本來就在這個空間之中似的。

一掃之下,唐春的表情也凝重了起來。

「船長蛛古力。」蛛天濤的聲音又傳來,極端的恐懼。

「嗯,空境五重,的確強大。」唐春冷哼了一聲。

「小子,你是要本船長出手還是自動投降。本船長還缺個副手,你這空境三重境界勉強還湊和。」蛛古力淡淡哼道,那強大的氣勢壓得滄海桑田等人都彎了腰。不過,唐春手一揮,那股氣壓給抵消了。蛛古力倒是愣了一下,表情居然有些凝重了起來。

龍眸出現鎖定了蛛古力,而唐春又是一拳,往生一拳。這次用了全力。

轟……

雙方各閃了閃腰,居然,實力相當。蛛古力臉上閃過一絲驚詫。手一拋,一片銀光閃過。那飛碟殘片旋轉著如天階神兵一般飛割了過來。整個空間都給他割裂開去。而且,在幾百丈的範圍內,這傢伙居然有了一絲雛形般的空間領域能力。

唐春感覺到在蛛古力的空間領域之中揮拳有些吃力了。幸好龍眸屬於精神力範疇。而蛛古力雛形般的空間領域能力只能鎖定真元而無法鎖定精神力。

幻術出現。

古蛛力一下子沒想到唐春有這一手,盯向他的眼睛一時著了道。他雙手一揮,往四周干出了幾十拳,在嘭嘭的轟響中,地鼠族的生靈紛紛成了一蓬蓬的血霧。而地下城也在呻吟中倒塌了下去。

「船長,我們是您的下屬啊。」某地鼠族生靈大叫著,不過,下一刻,在蛛古力的鐵拳之中成了血霧。蛛古力好像瘋了似的,全朝著自己人下手,看得滄海桑田等人是瞠目結舌。他們知道肯定是唐春搞的鬼,不由得,一個個臉上都生出極大的忌憚眼神來。

這個年輕人太可怕了。

龍眸第三層幻術層面,雖說唐春無法直接傷害蛛古力,但是,卻是讓這傢伙進入了瘋狂之。唐春那風雲一笑戟帶著雷罡悄無生息過去了。

在瘋狂中,蛛古力本能的反應想閃,可惜的是太晚了。整個大腿給戳成了兩截。蛛古力猛然醒悟,這傢伙咆哮了一聲。(未完待續。。) 身體噼里啪啦一陣爆響,居然顯出了本體來。一隻小山般的蜘蛛出現在了唐春面前。蜘蛛全身發著紅光,他那卡車大的嘴一張開,一道紅芒射向了唐春。唐春一閃閃過去了,不過,趙城主的朋友們可是遭了殃,十幾個傢伙慘叫一聲頓時成了一團血霧。

唐老大憤怒了,往生一拳連續出擊,地下空間之中拳光陣陣。撼天動地,整個空間都給拳光砸裂開了。而蛛古力的本體的確強大。每一次對撞身上都有紅光閃現抵消了唐春的往生之拳。

唐春集中火力,一指黃泉路在往生一拳猛擊之中突然閃進去。蛛古力已經形成了接拳招的慣性。而絕沒想到這小子居然會出一指。

滋啦一聲,一指黃泉路那蒙色死氣直接把蛛古力的後背戳出一個拳頭大的洞來。鮮血頓時飛彈出來。蛛古力憤怒到了極點,嘴一張,居然從嘴裡吐出一條東西來。那東西在空中漲大,猶如一條血河一般居然在沸騰。

「啊紅河之心。」蛛天濤嚇得叫了起來。

「紅河之心,什麼東西?」唐春也感覺到了那東西的古怪,一股無匹的威壓傳來。

「我們紅河蛛族生河在遺土城的紅河岸邊,那條河也是我們族的祖地。而且,早在幾萬年前就形成了蛛族的本源之水。而這本源之水就是剛才蛛古力噴出來的像河樣的東西。那可是擁有本源之力,別看就一條飄帶樣的小河。可是它蘊含的本源之力可以跟一條大河相比。你想想,一條大河重多少。」蛛天濤趕緊解釋道。

那紅河之心已經閃著可怕的血光把唐春整個人環繞了起來,頓時,好像給人搞了個緊箍圈一般唐春感覺呼吸都困難了。而且,那紅河之心還在一收一縮,每次收縮都會勒得更緊。

蛛古力猙獰的笑著,又朝著紅河之心噴出了一口鮮血。頓時,紅河之心上更是血光大作。領域之力更為強悍,唐春給鎖定了,再加上紅河之心綁著。根本就無法動彈。滄海桑田等人急了。可是一衝過來就給蛛古力強悍的餘波震得甩到了幾里之外。

而地鼠族的殘餘份子此刻又發起了猛烈的攻擊,滄海桑田等人只好拚命反擊。現場,頓時大亂。連小麒都顯出原身跟地鼠族人大戰成一團。

小麒麟是無限接近上古異種的獨角麒麟,所以。十分的兇悍。那些地鼠族全給他吞噬了進去。而且。隨著吞噬數量的增加。小麒麟的身體在逐步長大,功力也在增強。可是蛛古力太強大了,小麒麟想接近根本就辦不到。

眼看唐春給越勒越緊。整個身體都給擠壓變形,縮成了一根碗口精的人肉柱子了。紅河族的本源之力太強大了。

唐春有著諸天島之氣運可是還是無法抗衡。再加上蛛古力本身境界比唐春要高,雖說受傷了,但是,唐春有著空閃的危機感覺。

唐春感覺越來越不行了,雙眼昏花,有種臨死前的迴光返照的勢頭。而蛛古力還在冷酷的笑著,現在這傢伙就想勒死唐春了。


「前輩,不成了,你得幫我一把。」唐春魂念跟揚飛雄說道。

「怎麼幫?」揚飛雄也看到了唐春的處境,如果唐春身死,自己估計也跟著完蛋,包括自己的女兒揚雀。

「借你的骨架一用,上面有禁忌之毒。讓它傳染到蛛古力身上去。這傢伙肯定不會防備。」唐春說道,「不過,這樣子一來,有可能會毀了前輩的骨架。」

「你用吧,我分出一點殘念幫你一把。」揚飛雄下了決心,這空境七重的神念是如何的強大。雖說就一點殘念,它一融入唐春龍眸之中后,唐春頓時感覺到了王者的意志。頓時,龍眸在瞬間臨時頭突破到了第四層,擁有了短程的精神力攻擊能力。

抓住這一瞬間,唐春果斷出手。龍眸形成精神之箭融入了揚飛雄的骨架之中。強大的金光一閃。骨架騰到空中伸開骨之手拍向了蛛古力。

這傢伙明顯的愣了一下,他想不通,因為,唐春整個人連魂神都給鎖定了怎麼還有可能祭出一具骨架法寶。而且,就在他愣神的一瞬間,骨架之拳在唐春的意志之下往生一拳出去了。轟擊在了蛛古力那太強大的本體之上。

蛛古力只是短暫的愣神,爾後就是一聲冷笑,他根本就不相信唐春這件兵器能傷到自己。所以,僅僅分出二成力勁往骨架上拍了過去。

轟……

蛛古力突然臉色大駭,因為,在往生一拳以骨拳的形勢轟到他身上的一瞬間。他感覺到了可怕的魂神攻擊。那可是空境七重的王者之念。

啊……


蛛古力一聲怒吼。一股鮮血如噴樣射了出來。其實,那傷並不是特別的大,就臉盆粗大。但相對於蛛古力龐大的身體來講這點小傷的確不算什麼。不過,蛛古力還是趕緊摧動生之力想修復身體。如果僅僅只是中拳蛛古力還會在短時間內自動修復身體的。

可是,下一刻,這傢伙慘叫道,「怎麼回事?」

「怎麼回事,你完蛋了。」唐春利用那一拳之力擺脫了紅河之心的緊勒騰到了空中,一臉冷酷的盯著蛛古力。

「這是什麼啊,怎麼我的身體無法修復。」蛛古力臉色慘白,盯著空中的唐春。因為,他的傷口還在擴大開放,就連鮮血都無法止住。而魂神居然也被一種莫名的東西吞噬著。身體力量在迅猛的減弱。


「蛛古力,咱們簽定血契。不然,你挺不了幾時。」唐春冷笑。

「不可能,小小的毒我還不能消滅嗎?」蛛古力在掙扎,紅河之心飛到傷口處想保護傷口。可是,紅河之心居然都沒用。血還在流,傷口還在擴大。

僅僅幾分鐘,蛛古力有些絕望了。唐春那風雲一笑戟懸在了空中,作出一幅隨時都要穿透蛛古力的架勢。這傢伙咆哮一聲,紅河之心飛出化成一片刀影砍向了唐春。


相當的兇悍,不過,已經失去了五成力勁的蛛古力當然砍不中唐春的。而且,唐春那一笑戟那是毫不留情。連續著在蛛古力的身軀上戳了幾個血窟窿。

「我服了,住手。」蛛古力感覺越來越不行了,再打下去這傷口又無法修復,那就是血流幹了也能把自己給耗死的。

「拜主吧。」唐春冷笑。


「拜主,不,我只是跟你簽定合作式簽定。不然,我選擇自爆。」蛛古力居然十分的硬朗。

「噢,合作式血契,怎麼樣合作?」唐春倒是一愣,因為,他也捨不得滅了蛛古力,這耀世之光要恢復完畢估計還需得這傢伙。

「我想回家,不過,在回家前這些年時間裡我可以幫你作一些事。不過,你得幫我把身體上的問題搞清楚。還有,你得相助我修復耀世之光。」蛛古力說道。

「你以為我傻是不是?幫你解決了問題你丫滴實力比我強,反倒讓你來滅了我是不是?」唐春冷笑。

「我們可以簽定短時期的血契,比如,先簽定三年時間。如果三年時間快到時回到遺土城的時間還沒能成熟,可以續簽。」蛛古力說道。

「這法子好像也不錯,簽了。」唐春想了想說道,尋思著有幾年也差不多了。到時自己實力大大超過蛛古力,還怕他能翻天不成。

而蛛古力也在冷笑,尋思著一旦自己恢復到鼎盛時期,那就不是空境五重境界,而是空境九重的王者。在三年時間唐春能突破到空境四重就算蓋世天才了。不過,這傢伙如果知道唐春的突破速度的話就不會如此的想法了。

而且,蛛古力也認為唐春不可能如此年輕,應該是修鍊過後身體變得年輕了起來。實際歲數應該有幾百歲了。這一切的一切,讓兩人各懷鬼胎下籤定了三年的血契。當然,這三年內蛛古力就成為了唐春的合作夥伴兼下屬。

並且,通過血契。蛛古力如果有壞心想暗算唐春的話唐春也能感覺到一點。

「以後你叫我少主就是了。」唐春說道。

「少主,還是叫唐公子較好。」蛛古力還是有著王者的驕傲,這傢伙打心眼裡瞧不起唐春。而且,在夢想著翻盤的機會。

「三年時間你得聽我的。」唐春一動龍眸,精神力一攻擊,蛛古力頓時腦袋一痛,憤怒的哼道,「你這怎麼回事?」

「怎麼回事,警告你一下。」唐春冷笑,道,「而且,你身上中的可是禁忌之毒。」

「啊,禁忌之毒。」蛛古力臉色頓時黑得像包公。因為,這傢伙深曉得此毒的厲害。

「你能破解。」

「暫時只能是壓制消除一部分,不能徹底解決掉。你應該曉得,這禁止忌之毒是怎麼回事。」唐春說道。

「可是這毒是你下的,怎麼可能無法破解?禁忌之毒往往跟破解之術並在一塊的。施術者肯定能破解的。」蛛古力儼然不相信唐春。

「我也是無意中得來的,就是這具骷髏身上看到的。你只是被感染了。」唐春乾笑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