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闊噪!」洛天冷哼一聲,隨後一把掌甩出,抽到了葉鴻的臉上。

「出來!」洛天低吼,下一刻,一隻葫蘆出現在了洛天的手中,葫蘆蓋掀開,被洛天催動起來,陣陣的吸力從葫蘆之中傳出。

「吼……」而就在洛天拿出葫蘆的一瞬間,紫色的潭水也是嘶吼而至,不過遇到了葫蘆,彷彿天生被克制一般,被葫蘆吸進了葫蘆之中。

「嘩啦啦……」紫色的長河不斷的被葫蘆吸進去,幾乎不到一刻鐘的時間,在葉鴻等人驚訝的目光下,潭水便是被葫蘆給吸幹了。

洛天飛身而動,瞬間出現在了紫陽丹前,一把將紫陽丹抓到了手中,收了起來,同時眉頭微微一皺。

「這葫蘆發生了變化!」洛天看著手中恢復正常大小的葫蘆,眼中露出思索之色。

之前江太白送給洛天這葫蘆的時候,這葫蘆是晶瑩如玉,現在卻是有著淡淡的紫色。

而且葫蘆中,彷彿有著異樣的吸力,洛天看去,給人一種彷彿能將靈魂都吸進去的感覺。

「那是江太白裝酒的葫蘆!」 包郵老公,好評喲 洛天感覺到葫蘆變化的同時,外界星河府的人們卻是震動起來。

「他認識江太白?」幾名老者臉上帶著詫異,頓時議論起來。

「天兒的確認識江太白,當初江太白還送過天兒一葫蘆酒!」葉無道臉上帶著笑意,輕聲開口,看著周圍那幾個老東西震撼的目光,心中暗爽。

「可惡,此事,為什麼我們不知道!」聽到葉無道的話,幾個老者臉色頓時陰沉起來。

他們並不知道洛天和江太白的關係,以為洛天沒什麼後台,縱然殺了,葉無道也不會把他們怎麼樣。

但是現在看來,他們錯了,江太白的酒可不是誰都能喝的,更何況送了葫蘆,他們從來都沒有聽說過。

眼下他們不得不考慮,若是洛天被殺了,江太白會不會找他們的麻煩,江太白的實力在那裡擺著,而且又是補天山之人,地位比他們強了太多。

一想到這,幾個老東西便是有些坐不住了,可是也沒有辦法,這洗星池已經開啟,他們根本沒有理由強行開啟。

「哦,對了,聽說江玉澤公子同洛天是兄弟,天兒曾經還救過玉澤公子的命啊,玉澤公子的病就是天兒治好的,我們天兒真是當世奇才!」葉無道看著幾個老東西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決定再次填上一把火。

「什麼?」聽到葉無道的話,幾個老頭的臉色頓時蒼白起來,隨後緊張的看著簾幕。

「這麼大的小膽,還想成大事?」葉無道和葉天兩人眼中的不屑之色一閃即逝,目光再次放到了簾幕之中。

洛天沒有去管葫蘆的變化,回到了葉鴻等人的身前,眼中露出思索之色。

「嗡……」就在洛天思索著如何處理這幾人的時候,強烈的波動,在星空之下回蕩。

「天哥,速來為我護法!」葉星辰的聲音在洛天的腦海中響起,讓洛天的心神微微一頓,隨後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這小子倒是挺快!」洛天低聲自語,隨後拉起繩子,帶著葉鴻幾人朝著那散發著強光的天極星的方向飛去。

「天極星,徹底亮了,有人突破了禁制,進入到了天極星中,若是將天極星煉化,那麼天極星就有了主人,我們也將被傳送出去了!」洗星池中的人們,臉上帶著焦急,只有一小部分前往天極星去看熱鬧,更多的則是繼續抓緊時間尋找機緣。

「該死,到底被那個垃圾紈絝搶了先,看來,只能硬搶了!」三男一女,臉上露出冰冷之色,看著盤膝坐在虛空之上的葉良辰。

一輪金色的烈日在葉良辰的身後,陣陣的波動從葉良辰的身上散發而出,將金色的烈日籠罩。

在葉良辰開始煉化的一瞬間,那籠罩在天極星周圍的結界也是自行消散,使得幾人能夠看清出葉良辰所在的位置,還有能夠快速的沖向葉良辰。

「沖!」幾人頓時低吼一聲,身形閃動,朝著葉良辰的方向衝去。

「想要爭奪天極星,怎麼也不問問我同不同意?」就在幾人剛剛動身之際,一到身影呼嘯而來,出現在了幾人的身後。

與其說是一道身影,倒不如說是一串身影,一條繩子下面,纏繞著幾個狼狽的身影。

「幾個廢物!」葉同四人目光看到來人,臉色頓時陰沉下來,冷聲開口。

「既然你自己找來了,那麼就先把你殺了再說吧!」隨後葉同冷笑一聲,邁步朝著洛天沖了過去。 第兩千零二章裘千帝

「就憑你們,還差的太遠了!」洛天臉上露出不屑之色,隨後開始掄動起手中繩子來,葉鴻等人的身影,被洛天飛速的掄動起來。

「去吧!」洛天大笑一聲,直接將葉鴻幾人,輪向葉同四人。

葉同,葉福四人剛剛動身,葉鴻幾人便是飛了過來,一下子讓幾人不知道該怎麼應對。

惡風陣陣,葉鴻幾人的身軀看似緩慢,但是卻是卻是撞碎了星空,威力巨大,若是不應對,幾人會說不定會受到重創。

「只能損失這幾個人了!」葉同等人臉上露出猙獰,沒有絲毫的辦法,直接硬捍了葉鴻幾人。

「嘭……嘭……」葉鴻等人撞在了葉同幾人的拳頭和武技之上,口中大口噴血,隨後身軀狼狽的從星空之下跌落。

「沒死!」看著口中大口噴血的葉鴻幾人還有生機,葉同,葉修的臉色也是緩和下來,若是一不留神將葉鴻他們殺了,出去之後也是麻煩。

「接下就剩下他了,你們三個去阻止葉良辰奪來天極星,我來擋住牽扯住他!」葉同沖著另外三人開口,再次飛身而動,朝著洛天沖了過去。

「我到要看看,你這個道子有沒有外界傳言的那麼強!」葉同大喝,轟鳴中雙拳如同兩道流星一般打出,朝著洛天轟殺而去。

「你們最好一起上,否則會後悔!」洛天冷哼一聲,一指點出,強大的壓力,朝著葉同碾壓,隨後一轉身,再次出現在了葉福三人的跟前,一掌拍出。

「完了,完了,到底動手了,這幾個小崽子,怎麼這麼衝動!」外界那幾個老者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般,看著那已經同洛天戰鬥在一起的葉同還有葉修幾人。

「轟……」轟鳴之聲震天,金色的手指碾壓在兩隻拳頭之上,葉同的身軀倒飛出去,鮮血順著葉同的嘴角流淌起來,而葉同的眼中更是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剛才只是短短的一瞬間,葉同便是感覺自己彷彿被一座大山給轟中了一般,要知道洛天可是僅僅打出了一個手指。

「嗡……」依然還是一指,威壓驚天,讓停下身的葉福等人臉上露出凝重之色。

剛才,葉同被洛天一指碾壓,他們可是看的真真切切,那威力足以讓他們產生危機。

「蝶煉花!」嬌喝之聲響起,那名一隻沒有說話的面容清冷的女子,大聲開口,青色的蝴蝶在女子的手中飛出,隨後化成一道青色的花瓣,朝著那金色的手指打去。

「殺……」葉福和葉修兩人也是大喝起來,雙手舞動,轟鳴中,一座大山,還有一座金色的高塔,朝著洛天鎮殺下。

洛天大吼,雙手不斷的舞動,一拳一拳轟出,朝著那大山和高塔轟去。

「轟……轟……」轟鳴之聲不斷的響起,星空開始震蕩起來,每轟出一拳,洛天口中便是噴出一口鮮血,臉色更是蒼白一分。

「怎麼回事?」看到洛天吐血,幾人眼中頓時了露出不解之色,洛天剛才還強勢無比,轉眼間竟然就如此虛弱。

「果然是紙老虎!」葉同,葉福幾人心中頓時不屑起來,再次朝著洛天棲身而上。

「怎麼這麼弱?」不只是葉同幾人疑惑,外界的人們也是疑惑無比,感覺這明顯跟傳言的洛天不太相似。

「府主大人,我建議強制打開洗星池,若是道子有什麼危險,府主大人一定會傷心!」幾名老者沖著葉無道開口,聲音之中帶著迫切,尤其是看到洛天再次大口噴出一口鮮血之後,眼中更是露出焦急之色。

「不著急,大家都是星河府的天才,想必不會出現太大的傷亡!」 國民男神一妻二寶 葉無道則是輕聲回應,心中也是疑惑洛天這是怎麼了,他可不相信洛天就這點實力。

「這就是真仙之下第一人?遇到我星河府的天才不過是被壓著打嗎,你看看都吐了半天的血了,想必過一會兒就吐血吐死了吧!」由於靠近天極星的原因,洛天幾人的戰鬥也是徹底被放大起來。

「哈哈,洛天,就這點實力,還想當我星河府的道子,也不怕風大閃了腰,看來今天你要永遠的留在這裡了!」葉同幾人大笑,看著再次被鎮壓下去的洛天,大聲嘲諷起來。

「咳咳……」洛天眼中露出虛弱之色,被葉福一掌拍中,整個人朝著星空之下跌落。

「合力鎮殺他吧,不給他的翻身的機會了,然後搶奪過天極星,那麼今天就結束了!」看著那朝著星空下墜落的洛天,四道強大的武技在在四人的手中凝聚,隨後匯聚,朝著洛天轟殺。

嗡鳴回蕩,一條四色的長龍,捲動星空,帶著驚天的波動,朝著洛天席捲而去。

「下死手啊,剛才洛天明明沒了反抗能力了,他們還要擊殺洛天!」看到那條四色的武技洪流,星河府的人們眼中露出不解之色。

「是為了道子之位!」瞬間便是有人明白了葉同幾人為什麼要殺掉洛天。

「完了!」大殿中同葉無道幾人站在一起的老者,心中頓時感覺不妙,長長的嘆息了一聲,隨後開始傳音來。

「這一次,我殺你們,應該占理了吧!」洛天長長的嘆息之聲在星空之下回蕩,在那四色的武技洪流落下之際,雙手掐訣,一顆金色的星辰從洛天的手中飛出,朝著那四色的武技洪流衝去。

而與此同時,洛天也是募然站起身來,目光透過那強大的武技洪流,讓葉同幾人是下意識心中多了一層寒意。

「轟隆隆……」沉悶的響聲,在星空之下回蕩,洛天打出了金色的星辰,被四色的洪流湮滅,繼續朝著洛天轟殺而來。

「殺……」洛天低吼一聲,聲音如同洪雷,哪裡有一點受了重創的樣子,氣血翻騰,強盛的氣息在洛天身上散發而出,洛天的身軀如同一道流光一般,沖向了那條武技洪流。

「他這是找死不成!」

「那可是四名絕世天驕合力打出的武技,他竟然想靠著肉身硬抗過去?」所有人是心中都是升起了這樣一個念頭。

複雜紋路在洛天身上閃現,下一刻洛天便是衝進了那股洪流之中,消失在人們的視線當中。

「嘭……」就在人們以為洛天完了的時候,一道流光,卻是如同一把利刃般,破開了武技洪流出現在了葉同的身前,強大的一拳,朝著葉同轟殺而去。

這一拳,雖然看似簡單,但是卻是動用了洛天全力,甚至還有一絲亂披風錘法的意思。

兩倍肉身之力,何等可怕,洛天自信,這一拳可重創真仙初期。

金色的拳影轟碎了虛空,使得星空之上布滿了一道道觸目驚心來的裂痕。

「啊……」葉同瘋狂的大吼起來,這看似簡單的一拳,卻是讓葉同感覺到了生死危機,自己若是抵擋不住,那麼便是死!

「你敢殺我!」葉同大吼,整個人爆發出前所未有的潛力,轟鳴中一枚巨盾出現在了葉同的身前。

碎裂之聲緊跟著響起,洛天臉上帶著冷漠,轟碎了巨盾,拳頭狠狠的砸在了葉同的身上。

鮮血灑落,整個星空一片安靜,外界的星河府也是寂靜無比,人們都是驚駭的看著那飄蕩在天空的血花,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一拳洞穿了葉同的心臟!」人們的心臟狠狠的抽搐了一下,看著畫面中那血腥的場面。

葉同的身軀朝著星空下墜落,雙眼還瞪著老大,一副不可思議的模樣。

「洛天道子,竟然殺人了!」有人失聲開口,雖然之前葉同幾人想要出手擊殺洛天,但是畢竟沒有殺死,而洛天這裡,卻是乾脆的擊殺掉了葉同。

「強悍,太強了,葉同怎麼說也是半步真仙,竟然被洛天一拳給震殺了!」隨後人們便是想到了洛天的可怕。

「大膽!」大殿中的幾名老者臉上帶著憤怒,看著簾幕中的洛天,又朝著葉福和葉修沖了過去,臉色難看起來。

葉同,葉福,葉修還有葉蝶,四人的實力相差不多,都是他們耗費心血培養出來的,雖然不如培養出來的那個道子候選人,但是死了也讓他們心疼。

洛天整個人如同一隻老虎對上了三隻綿羊,任憑三人如何強大,但是依然不能對洛天造成傷害,只能阻止洛天的行動而已。

「嘭……」時間緩緩流逝,終於葉修支持不住了,直接被洛天轟成了血霧,步了葉同的後塵。

「相公,快來救我!」唯一的女子葉蝶,大聲開口,聲音尖銳,在星空之下傳遞。

「還有人嗎?」洛天臉上帶著笑意,目光看向星空。

「小蝶別怕,我來了!」葉蝶的話音剛剛落下,一道身影劃破了星空,出現了戰場之上,一身的肅殺之氣,尤其是看到葉蝶那狼狽的模樣之時,青年的臉色更加冰冷起來,殺意絲毫不加掩飾,朝著洛天碾壓而去。

「嗯?」洛天心中頓時升起了陣陣的危機之感,目光看向出現在葉蝶身旁的青年。

「裘千帝!」看到青年,葉福臉上大喜,相比於他們,裘千帝的實力才是強悍。 第兩千零三章對抗裘千帝

裘千帝,飛升之人,三千小世界飛升上來的,天資卓越,星河府為了留住裘千帝,將葉蝶許配給了裘千帝。

裘千帝在三千小世界的時候,醉心於修鍊,一直沒有道侶,飛升之後,性格發生了變化,不再是武痴,對於葉蝶也是疼愛有加,誰若是動了葉蝶,裘千帝必然會與對方拚命。

「你敢動我的女人!」裘千帝冷眼看著洛天一步邁出,無形的波動,從裘千帝的身上散發而出,戰意朝著洛天席捲。

「你有病吧,是她想殺我,我還不能還手了?」洛天看著裘千帝,一副看白痴的眼神,身上的氣勢也是散發而出。

兩股驚天的氣勢對碰在一起,彷彿兩道海浪在碰撞,轟鳴之聲在人們的耳中響起。

「這下,這個洛天要死定了,動了葉蝶,裘千帝根本不可能放了他!」葉同等人臉上帶著激動。

「未曾一敗!」幾人知道裘千帝的戰績,自從加入星河府以來,裘千帝便是從沒有過敗績,就連葉辰當初也是與裘千帝戰了個平手,甚至還被裘千帝壓制。

因為當時的裘千帝剛剛加入星河府,並沒有學習仙界的武技,所用的武技和手段全部都是道境。

「相公,幫我殺了他!」葉蝶臉色蒼白,衣衫凌亂,上面布滿了鞋印,沖著裘千帝大吼。

「好!」裘千帝點了點頭,隨後一步邁出,朝著洛天沖了過去。

飛行中,裘千帝手中閃過陣陣的光芒,青色的拳頭,排山倒海,朝著洛天轟了過去。

肉身相抗,洛天自然無懼,抬手間一掌拍出,瞬間兩人便是碰撞在了一起。

一拳一掌碰撞在一起,洛天和裘千帝兩人同時倒退,兩人的雙眼都是變的凝重起來。

「有兩下子!」裘千帝大喝一聲,這一次速度更快,青色的拳頭轟碎了星空。

「你也不賴啊!」洛天輕笑一聲,隨後依然還是一掌拍出。

「轟……轟……」轟鳴之聲不斷,洛天和裘千帝兩人在葉福和葉蝶幾人的目光下,開始不斷的碰撞起來。

「我的天,裘千帝的肉身都不能奈何洛天!」葉鴻幾人臉色蒼白的站在那裡,目光看向洛天。

兩人你來我往,都是非常強悍,甚至就連外面的葉無道幾人臉上都是露出驚駭之色。

「這裘千帝真是個人物,不過可惜並不在我們這邊!」葉無道心中自語,洛天的強大,葉無道是知道的,而裘千帝能夠跟洛天不分伯仲,可見裘千帝的實力該有多強。

「熱身結束!」裘千帝再次同洛天對拼了一下,身軀倒飛回去,身上有著絲絲的裂痕,但是眼中的神光卻是更加炙熱起來。

對手,在裘千帝眼中,對手這兩個字已經好久沒有出現在裘千帝的眼中了,在他看來,星河府這些天才都還不錯,但是他若是認真,就沒有對手。

自己若是還如同當年一般,醉心修鍊,那麼實力完全能夠碾壓星河府的這些天才。

而這些年,裘千帝也是不斷的爭取著資源,硬生生的將葉蝶的實力提升到了天才的地步,這才是裘千帝最恐怖的地方。

「九天攬月!」說話間,裘千帝的身軀升起,身體中的鮮血好像都沸騰了一般,速度募然暴漲,而裘千帝的頭頂則是出現了一輪碧月。

「蠻神一怒!踏九天!」看著那碧月,洛天雙眼微微一閃,金色的大腳驟然邁出,朝著那鎮壓而下的碧月踏去。

「轟隆隆……」星辰震動,狂暴的氣浪,朝著四周席捲,兩種武技碰撞在這一次,發出強大的轟鳴之聲,震的葉鴻幾人臉色蒼白,就連葉福和葉蝶臉上也是寫滿了驚駭。

婚外女人 「道境武技?」裘千帝目光一閃,看向洛天,他剛才施展的也同樣會是道境武技,實在是因為施展起來比較順手,而洛天施展出來的蠻七踏也是如同行雲流水一般,信手拈來,讓裘千帝有些意外。

「抱山訣!」

「蠻神再踏碎星辰!」不過裘千帝卻是再次動身,武技不斷的轟出,同洛天施展的蠻七踏碰撞子一起。

整片星空,被兩人轟碎,道境武技在兩人的手中,威力異常的強大,甚至絲毫不比其他人施展的仙境武技差上多少。

「咱們去阻止葉良辰!」葉福和葉蝶兩人對視了一眼,隨後便是想到了兩人的任務,看向站在那裡盤膝而坐的葉良辰,那金色的天極星已經縮小到了方圓兩千丈的大小,眼看著就要被葉良辰徹底煉化。

葉蝶和葉福兩人雖然受到了重創,但是一個紈絝的葉良辰哪裡能夠被他們放在心上,身形閃動,朝著葉良辰沖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