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丹點頭,他能理解弗洛郡王此刻的心情,其與柳葉天關係極佳,柳郡遇到大麻煩了,弗洛郡肯定不會袖手旁觀。

可是現在的弗洛郡情況也非常的不妙,勉強可以自保,一旦去增援柳郡,最終也無法影響到局面,而那時候不只是柳郡遭殃,就連弗洛郡也會遭殃的。

而就在周丹要告別弗洛郡王的時候,一道倩影卻擋住了他的去路。

周丹看著眼前這道熟悉的倩影,神色頓時一怔,輕聲道:「你也回來了?」 女子一身白衣裙,那烏黑的絲披在肩膀上,清秀美麗的臉龐散著一絲成熟的誘惑。81中文』網

胸前那別具一格的雙峰則是呼之欲出,將那如同柳枝般的身材襯托的更加完美。

「你能回來,我就不能回來?」

弗媛美眸略顯微紅,情緒似乎有些激動,只是那顯得冰冷的語氣卻是在表達對周丹的不滿。

周丹神色頗為無奈,當初為了南院的名譽,他參加了四大學院的爭鬥,隨著他成績的突出,最終成為總院的一名學員。

而那時候他就再也沒有與弗媛見過面,甚至連道別都沒有,顯然弗媛將這件事放在心上了。

「你既然能成為總院的學員,為什麼不找個時間回來看一看?」弗媛眼中微紅,聲音充斥著責怪。自從眼前這白衣少年出現在她面前,她的腦海中無時不出現他的身影。

原本弗媛認為這僅僅只是一個正常的情緒,可是她錯了,自從周丹離開南院三個月後,她現自己完全無法靜下心來修行,最終心中已經明白了數分,所以她便綴學回家了。

嚴格意義上來說,她是他的未婚妻,他是她的未婚夫。

雖然這件事沒有經過兩人的同意,但卻是雙方的長輩約定下來的,所以基本上可以確定兩人的關係。

弗媛從未反抗過自己父王的命令,甚至在她知道周丹是他的未婚夫時,她也僅僅只是觀察了一下周丹的為人,而並沒有去反對這場婚姻。

而周丹卻不知道弗媛與他有婚約在身,而且柳葉天也從未對他提起說,所以見到弗媛這幅模樣,周丹心裡卻充滿了疑惑。

「咳咳。」弗洛郡王輕聲咳嗽了聲,來到弗媛身旁,拍了拍弗媛的肩膀,小聲的說道:「弗媛,你怎麼來了?」

「父王,他回來了為什麼不告訴我一聲?難道你想隱瞞我一輩子嗎?」弗媛眼紅的說道。

弗洛郡王頓時苦笑不已,他並非是刻意隱瞞,只是自從弗媛綴學回家后,每天都魂不守舍,最終他得知弗媛得了一種怪病,名為相思。

只是最近幾日弗媛已經慢慢的回到了狀態,臉上是不是有著笑容出現,眼看自己心愛的女兒就要恢復如初了,弗洛郡王還是決定不將周丹回來的事情告知弗媛。

「郡主,你這是?」周丹滿頭的霧水,最終還是忍不住問道。

「還是我來說吧。」弗洛郡王嘆了口氣,可是就在他想要將事實說出來的時候,卻被弗媛給打斷了:「你來這裡幹嘛,我這裡不歡迎你的。」

周丹一怔,隨後苦笑道:「郡主,再怎麼說我們從前也是同學,怎麼見到老同學就趕我走啊。」

「誰和你是同學,你到底來這裡幹嘛。」弗媛故作生氣的說道。

「我……」

不過周丹的話還沒有說完,弗洛郡王卻是對著周丹說道:「你做好心理準備,有件事我不想瞞著你。」

「父王!」弗媛面色一白,立刻扯著弗洛郡王的衣角,神色有些慌張的說道:「你要是敢說我以後不理你了。」 舊年雪傾城 甚至說完后,弗媛眼中都有著霧水出現。

弗洛郡王有些心疼的撫摸著弗媛的腦袋瓜,搖頭嘆息道:「傻丫頭,這件事就算我不說,他將來也會知道的,而且現在他回來了,這件事自然要當面說清楚。」

「不行,就是不准你說。」弗媛神色極為著急,甚至這焦急也開始泛紅,吱吱語語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見此,周丹眉頭微蹙,不過他仍舊笑道:「郡王,我會做好準備的,有什麼事你儘管說好了。」

弗洛郡王深深看了眼周丹,眼中卻有著濃烈的讚賞之意,他笑道:「這件事是在你成為柳葉天義子的時候決定下來的,所以我希望待會你能接受。」

周丹點了點頭,平復了一下內心的情緒,他已經做好準備了。

而此時弗媛更是俏臉紅,躲在弗洛郡王的身後。

「其實弗媛是你的未婚妻,而你是弗媛的未婚夫。」弗洛郡王面色嚴肅的說道。

周丹身軀猛地一顫,瞪大了雙眼,難以置信的看著弗洛郡王,見其沒有半點開玩笑的意思,周丹頓時不知所措。

平白無故有了未婚妻,這不管是對周丹而言,還是其他人都是一個巨大的衝擊。

「郡王,你說的是真的?」如果弗洛郡王說的是實話,那麼他也不知道該如何處理了。

「恩。」弗洛郡王微微點頭,隨後嚴肅的問道:「你對弗媛的感覺如何?」

周丹眉頭微蹙,其實他對弗媛的感覺還算不錯,雖然之前兩人有過一些小矛盾,但是正也是這個小矛盾將兩人的關係給拉近了,甚至周丹都沒有忘記當初還狠狠親了口弗媛的臉蛋。

當時周丹根本沒有想太多,畢竟那時候弗媛一心要教訓他,所以周丹就一下子狠了。

而他沒有想到昔日的女子會是他的未婚妻。

「你對弗媛一點感覺都沒有嘛?」弗洛郡王見周丹不語,那平靜的臉龐上卻湧現出一抹壞笑之色:「我可記得當初在南院中你與我家丫頭鬧得不可開交,最後還佔了大便宜了呢。」

「父王!」弗媛俏臉燙,扯了扯弗洛郡王的衣角。

周丹看向弗媛,眼中卻有著不可思議之色,意思是相當明顯,這種事你也跟你父王說了啊?

而這時候弗媛也看了過來,當他接觸到周丹的眼神后,頓時更加慌亂,整個俏臉更是羞紅無比。

「郡王,這件事……」周丹有口難言啊,他當初怎麼會知道弗媛就是弗洛郡王的女兒,更不知道他與弗媛有著婚姻,如果他知道兩人的關係,打死他都不會去挑逗弗媛。

「我回答我剛才的問題就好。」弗洛郡王收起笑容:「感覺我小女如何?」

「郡主她很好,也很漂亮,更是善解人意,但是我……」周丹說著說著就被打斷了。

弗洛郡王的笑聲打破了周丹的話語,他笑道:「我沒想到你對小女評價這麼高,看來當初我與柳葉天兩人的決定並非是錯誤的。」

「不是,郡王你聽我……」

周丹頓時鬱悶了起來,『解釋』兩個字還沒有說出口又再次被打斷:「那麼這件事就這麼定了,而今你也知道了這件事的始末,那麼我就不留你了,什麼時候成婚,我會你義父說清。」

「不是,郡王。」周丹頓時有些急了,他剛才說的是實話,弗媛的確長得很漂亮,也很令人心動,可是他話還沒有說完啊,婚姻之事怎麼就可以這樣草率的決定了。

「好了,你不是要去找你義父了嗎,快去吧。」弗洛郡王打斷了周丹,隨後便帶著弗媛直接離開了這裡。

大殿內就剩下周丹與小雷晶虎兩人,而當弗洛郡王走後,小雷晶虎則是哈哈大笑了起來。

「我說哥,你就不要裝了好嗎?」小雷晶虎滿是鄙視的說道:「多好的姑娘啊,你居然打算拒絕?我說你的腦子是被門夾了嗎。」

「你皮癢?」周丹頓時呵斥道,嚇得小雷晶虎立刻警惕了起來。

不過周丹看到弗洛郡王已經離開了,他最終只能嘆了口氣,如今想要接觸這婚約短時間內看來是不可能了,一切等見到了自己的義父再說。

傳送陣啟動后,周丹與小雷晶虎兩道身影便離開了弗洛郡,而下一刻他便出現在柳郡的邊城。

周丹離開不久后,弗洛郡大殿內,一名女子眼紅的看著弗洛郡王,兩行清淚滴落而下。

「你不該這麼逼他的,如果他不喜歡我,我也不會嫁給他的。」弗媛責怪的看著弗洛郡王:「像他這樣的人,已經和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了。」

「女兒,你受苦了。」弗洛郡王有些心疼的說道:「你放心,為夫就是拼了這條老命也會讓你們在一起的。」

柳郡邊城,一點混亂,四周民房早已倒塌,一群百姓慌忙驚恐的四處奔跑,見到這一副場景,周丹的眉頭便緊緊的鎖了起來。

前夫,請你入局 「讓開,都讓開!」而就在這時候,一群青色鐵甲士兵出現在街道的另外一頭,氣勢洶洶的朝這邊沖了過來。

數名百姓更是在這群青色鐵甲士兵的衝擊下,生生被戰馬給踩死,而這群青色鐵甲士兵則完全冷漠無比,絲毫沒有任何罪惡感。

「讓開。讓開,你們這些賤民在不讓開統統得死。」青色鐵甲士兵人數足有五十餘人,他們肆無忌憚的收割街道兩旁的東西,但凡比較值錢的東西全部被他們收走。

周丹冷眼看著這一切,但他並沒有出手,不過就在他要離開的時候,卻被這群青色鐵甲士兵給堵住了。

「小子,你從哪裡來的啊?」青色鐵甲士兵的領拔出腰間的長劍,指著周丹冷漠的問道。

「弗洛郡。」周丹冷聲的回答道。

「哦?」這名領則是上下打量了周丹一眼,隨後臉上浮現出一抹貪婪之意:「原來是弗洛郡的兄弟來了啊,感情好啊。」

「我可以走了嗎?」這名領的貪婪之意自然被周丹收入眼中,不過對於這種人周丹卻懶得計較,僅僅一名天元境的修士罷了,還不值得他出手。

「慢著。」這名領見到周丹要走,頓時呵斥道,不過他的臉上卻仍舊掛著笑容:「既然是弗洛郡那邊過來的兄弟,那就給你優惠點。」

「優惠點?」周丹好奇的問道:「優惠什麼?」

領聽到周丹的話不由一怔,隨後哈哈大笑起來:「兄弟可別跟我說你不知道乘坐傳送陣是需要交納費用的,而一般人乘坐傳送陣是需要二十萬靈幣的,而你是弗洛郡那邊過來的,就收你十萬靈幣就好了。」

周丹眼中有著冷漠略過,對小雷晶虎點了點頭。

這時候小雷晶虎站了出來,那精緻的虎眸中有著精光閃爍:「十萬靈幣會不會太少了,畢竟你們也是例行公事嘛,二十萬靈幣是不會少給你們了?」

小雷晶虎說著,手中居然數塊精血石,每一塊精血石都價值百萬靈幣。

錯戀癡情:暴君的替身王妃 一群青色鐵甲士兵頓時瞪大了雙眼,貪婪之意盡顯無疑。

「這次我與我家公子出來,就沒有帶任何靈幣了,這是數塊精血石僅僅只是我們的一點小意思,都給你們吧。」小雷晶虎說著便將精血石給扔了過去。

一群人頓時哄搶了起來,不過其領實力最強,天元境九重,這數塊精血石全部落入他手中。

而其他人皆都敢怒不敢言,而這時候領卻是將這些精血石收了起來,眼神仍舊貪婪的盯著小雷晶虎說道:「我們這麼多人,你看是不是一人都一些?」

這句話看似說的很平靜,可是當他話音落下的時候,其他鐵甲士兵全都將兵器給亮了出來,一副冷笑的樣子。

「這個好說。」小雷晶虎仍舊布滿了笑意,隨後指著高空說道:「你們看那些夠不夠?」

一種青色鐵甲士兵頓時抬頭看向天空,在那天空之中居然出現了一塊直徑足有數百米的精血石。

青色鐵甲士兵眼中充斥著狂熱,這精血石至少有百萬斤,如今沒想到被他們得到了,看來今天是遇到了兩名凱子了。

「夠了,夠了。」領貪婪的說道。

「那就給你們。」 男神,你有毒 小雷晶虎神色微動,那過百米直徑的精血石直接從高空中迅跌落下來。

「啊!」這時候這群青色鐵甲士兵才感覺頭皮一陣麻,這可是上百萬斤的精血石,一旦被砸中,別說是他們就是源天境強者都不好受。

轟隆。

百萬斤精血石將這數十名青色鐵甲士兵給生生砸中,四周的民房劇烈的顫抖起來,街道上立刻出現了一道可怕的裂痕。

「貪婪是會死人的。」小雷晶虎神色微笑,百萬斤精血石便被他收走,而地上早已躺著橫七豎八的屍體。 四周一片死寂,在這裡生活的都是普通百姓,這群青色鐵甲士兵在他們眼中就是神一般的存在,可是現在卻全部死在他們面前。『81中文網

這讓他們頓時出驚恐的叫聲,讓原本就慌亂的他們更加不知所措,開始蒙頭亂竄起來。

眼前這兩人到底是什麼人?居然敢對鐵甲士兵出手?難道不怕惹禍上身嗎?

周丹原本還打算詢問清楚,但是看到這些人慌亂無比,更是恐叫連連,最終他不得已出手抓來一名普通人。

這人見到自己被周丹抓住,面如死灰,全身在劇烈的顫抖,眼中充滿了無盡的恐懼。

「別殺我,別殺我,千萬別殺我,我什麼都沒有看到。」男子語無倫次,顯然是被嚇怕了。

「我問你,這青色鐵甲士兵是柳郡的人馬?」周丹問道。

男子恢復了一絲冷靜,挺清楚周丹的問題后立刻恭敬的

如今這邊城已經淪陷了,嚴格意義上來講已經不屬於柳郡的管理城市之一了,不過在這邊城中仍舊有柳郡的士兵,而這些青色鐵甲士兵顯然不是柳郡的人。

男子將事情的前頭詳細說了一遍,而周丹的臉色也越來越難看了。

「走吧,下次注意點,這些人明顯不拿你們當回事。」周丹拍了拍男子的肩膀,手中則是出現了數顆『爆裂珠』附帶一道靈符,提醒道:「這些東西好好利用,邊城的百姓就交給你了。」

這些爆裂珠正是當年小雷晶虎的父親留給周丹的,只不過周丹並未全部用掉,如今這些對他來說已如同雞助,交給此人的目的就是希望能夠藉此讓邊城的百姓過上安穩的生活。

只有靈符則是保護作用,只要不是至尊強者,絕對可以保全男子的性命。

一個邊城,周丹並不認為此地會出現至尊的存在。

隨後周丹迅離開,而男子則是緊握著手中的準備爆裂珠和靈符,對著周丹離去的方向行了跪拜之禮。

邊城距離柳郡府有數萬公里的距離,但距離盤西山卻不到一萬公里的路程,所以周丹選擇先回到周家看看。

兩人的度極為迅猛,短暫的半個小時已經進入盤西山的勢力範圍之中。

如今的盤西山仍舊是盤西宗控制著,只不過這盤西宗的主人早已換了,嚴格來說盤西山的真正統治者應該是周家。

而當周丹深入盤西山後,卻現盤西山狼藉一片,一棵棵參天巨樹倒塌不起,顯然經歷過一場劇烈的大戰。

而就在他經過盤西宗宗門的時候更是停下了腳步。

只見那原本如同仙境的地方,而今面目全非,象徵性的九十九座大山更是斷裂,周丹神念覆蓋住整片盤西宗,去沒有現任何生命氣息。

盤西宗佔地極大,甚至連天尊強者都無法覆蓋住整片區域,但是周丹的神念比尋常的天尊更加可怕,輕易便將盤西宗的範圍給覆蓋起來。

看著面目全非的盤西宗,周丹心中極為感慨,這個宗門很強大,而以前的他正是得罪了這樣的宗門,最終被迫背井離鄉。

而當他現在回來的時候,強入盤西宗這樣的勢力而今也消失了。

「周家!」周丹猛地加快了度,盤西宗是盤西山附近一帶的最強勢力,而這樣的勢力覆滅了,其他勢力會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況?

如今周丹最在意的就是周家是否安然無恙。

周丹雖然對周家沒有多少感情,但他畢竟是從周家出來的,而他本身就是一個知恩圖報的人,周家若是遇到麻煩他自然會出手幫忙。

「等等我啊。」周丹的突然加並沒有告知小雷晶虎,頃刻間便將其遠遠的甩到了後面。

小雷晶虎化為一道閃電立刻追了上去,這次他也可以清楚的感應周丹的情緒與以往不同。

兩人很快就來到一座城鎮下方,城鎮的大門緊閉著。

「什麼人?」就在周丹與小雷晶虎出現在城樓下方,城樓上面立刻有人問道,語氣並不是很友善。

不過當周丹看到其身上的服裝時,臉上卻出現了一抹淡淡的笑容,此人是周家之人,既然周家之人繼續管理著城門,那就是說現在的周家安然無恙了。

「麻煩你開門,我是周城的百姓。」周丹並不想就這麼早暴露身份,他覺得來點驚喜會更好。

「你收周城的百姓?」城樓上方的周家侍衛明顯不信了,他並不是認識周丹,冷笑道:「我周城閉關城門已有半年,從未有人出去過,你說你是周城的人,有什麼證據?」

周丹神色微怔,語氣有些冰冷的說道:「你說周城閉關半年了?」

「是的。」周家侍衛回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