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水我們必須走高端市場,專門給那些達官貴人使用,而且要限量生產,每瓶刺月紅香水價格是一千兩符銀一瓶!」李志玲微笑道。

「哇,這小瓶香水要一千符銀一瓶啊!這也太貴了吧!」司馬無雙驚呼道,在大元國,尋常百姓一個月也就賺十幾兩符銀,一千兩符銀可是高價格呢。

江帆把刺月紅香水遞給司馬無雙,「無雙,你聞聞這香水就知道了!」江帆笑道。

司馬無雙拿著刺月紅香水聞了聞,驚呼道:「哦,好香啊!這可比刺月紅花香多了!」

「呵呵,因為這是香水!你別小看這瓶次月紅香水呢,它可是用了上千朵刺月紅的鮮花製成的!一千兩符銀不貴!」李志玲笑道。

「志玲姐,我覺得刺月紅香水的價格還要高點,應該是三千兩符銀一瓶,越貴越顯得珍貴呢!」江帆笑道。

李志玲點頭道:「好吧,那刺月香水的價格就定價三千兩符銀一瓶!以後還會生產其他的香水,價格比這個還要高點,包裝再精美點。」

司馬無雙拿著香皂盒子打開后看到一塊粉紅色的香皂,驚訝道:「這是什麼?」

「這就是香皂!」李志玲微笑道。

「香皂是做什麼用的,好香啊!」司馬無雙聞著香皂驚訝道。

「嘿嘿,是洗澡用的,男人女人都可以用,今天晚上我們一起洗澡,就用這塊香皂洗澡!」江帆笑嘻嘻道。

司馬無雙臉微紅,瞪著江帆道:「我才不和你一起洗澡呢!你總是欺負人家!」

「嘿嘿,我怎麼會欺負你呢!我可以教你如何使用香皂洗澡,洗完之後,你渾身都是香味呢!」江帆笑道。

「哦,用香皂洗澡真的有那麼好?」司馬無雙驚訝道。

「今天晚上我們用一起洗洗不就知道了!」江帆笑道,他一把摟住司馬無雙,雙眼盯著司馬無雙迷人的身材。

司馬無雙臉羞紅道:「我才不和你一起洗澡呢,我還是和志玲姐一起洗澡吧。」

李志玲臉微紅,「無雙妹妹,晚上你就和帆一起洗澡吧,就讓他給你抹香皂,保證你會喜歡香皂的。」李志玲笑道。

「志玲姐,這香皂真的那麼香嗎?」司馬無雙急忙岔開話題道。

「無雙,你可以用香皂洗手就知道的。」李志玲微笑道。

「哦,那我用香皂洗手試試看!」司馬無雙拿著香皂在木盆里洗手,她塗抹香皂之後,手上泛起泡沫。

「哦,為何出現這麼多泡沫啊?」司馬無雙驚訝道。

在大元國都是用一種草的汁液洗手、洗衣物的,這種草名叫滑絲草,它可以分泌出一種滑潤的汁液,很像皂角的汁液,大家都用滑絲草洗衣物。

李志玲製造的香皂可不是用滑絲草製成的,她是用油脂、鹼、香水殘料等混合煉製而成的,基本上是人界香皂的配方。

「呵呵,這泡沫就是香泡泡,去污能力很強的!」江帆笑道。

司馬無雙洗完手后,她發現手更加潔白了,手上還有一股香味,喜悅道:「哇,這香皂真是好東西!我的手不但洗乾淨了,而且還有一股香味呢!」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怎麼樣?無雙,你覺得這香皂在大元國好賣嗎?」江帆舉著香皂微笑道。


「這香皂當然好賣,那些有錢的達官貴人一定喜歡這香皂的!志玲姐,你真是太聰明了,你竟然能夠製造出這麼好的東西來!」司馬無雙佩服道。

「呵呵,無雙妹妹,這可不是我發明的,我可是借鑒別人的發明。」李志玲笑道,這些東西都是她回到人界的時候,她特意記載下來的,留著將來備用的,沒想到這次派上用場了。

「志玲,你們準備何時搞產品展銷會了呢?」江帆問道,他知道李志玲最善於策劃大型的展銷活動,在東海市的時候,那些房地產活動都是李志玲策劃的。

李志玲點頭道:「是的,後天早上我們準備在商行門口開產品展示會,我們需要請塔州城一些達官貴人來觀看,這就你去找那個余城主,讓他邀請那些達官貴人前來我們商行觀看。」

李志玲考慮到文胸、香皂、香水、旗袍都是達官貴人使用的,憑藉符皇府是無法請來這些達官貴人的,只有借余城主的威信把那些人請來。

江帆知道李志玲的用意,點頭道:「這個沒問題,我們可以從余城主的那些夫人下手,讓余城主那些夫人發動那些達官貴人的太太小姐。」

「嗯,晚上的時候你帶一些香皂和香水去城主府。」李志玲點頭道。

「嗯,志玲,你給文胸、香水、香皂取了什麼名字嗎?」江帆微笑道。


李志玲搖頭道:「我們還沒有想好呢!」

「我看就這樣吧,文胸就叫波達萊,香水就叫千里香,香皂就叫日日香,你看如何?」江帆笑道。

李志玲眼睛一亮,拍手叫好道:「很好就用你取的名字!」

「嘿嘿,文胸波達萊的廣告詞就是戴上波達萊,挺胸做正點女人!」江帆笑道,這句廣告詞他是在人界的時候看到文胸廣告詞,他借用過來的。

李志玲抿嘴笑道:「帆,你還真會借用廣告詞呢!」

晚上的月色很好,滿天星斗,月光如水傾瀉在大地上。江帆和納甲土屍到了城主府,兩人在後花園見到余城主,他正光著身子坐在大鐵鍋里浸泡呢。

「余城主,最近感覺如何?」江帆望著余城主微笑道,心裡卻是暗笑:「我靠,這傢伙蛋蛋都泡熟了吧?」

余城主面帶微笑,「哦,江大夫,我感覺好多了,自從按照你說的方法浸泡之後,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疼了,渾身帶勁,那地方也感覺抬頭了!」余城主喜悅道。

「哦,那就好!你繼續堅持,一百天後,余城主必定脫胎換骨,煥然一新了。」江帆笑道。

余城主十分高興,「江大夫,你親自上門有什麼事情嗎?」余城主微笑道。

「余城主,我的確有點事情要麻煩余城主,我最近研製了一些新的生活用品,想請余城主試用一下。」江帆拿出香味和香皂。

余城主望著江帆手裡的香水和香皂,驚訝道:「江大夫,你手裡是什麼東西?」

江帆拿著香皂道:「這是洗澡用的香皂,你只要用這個洗澡,不但洗得乾淨,而且渾身散發香味。」

江帆把香皂遞給余城主,余城主望著香皂疑惑道:「江大夫,這東西可以洗澡?」

「是啊,你可以把香皂塗滿全身,洗洗就知道了!」江帆點頭道。

余城主半信半疑地拿著香皂塗抹周身,他就用鐵鍋里熱水洗澡,片刻之後他渾身都是白色泡沫,散發著一股香味。

「哦,這東西真香呢!」余城主驚訝道。

洗完之後,余城主再看自己身體明顯白凈了許多,而且身上還散發這一股香味,渾身十分舒服,喜悅道:「哦,這香皂太妙了!」

「余城主,你喜歡這香皂嗎?如果你把這香皂給你的夫人洗澡,你說她們是不是十分高興?」江帆望著余城主笑道。

「哦,我的夫人一定很高興的!」余城主喜悅點頭道。

江帆又拿出香水,打開瓶塞,放在余城主鼻子旁邊,「哇,好香啊!這是什麼?」余城主驚呼道。

「嘿嘿,這是香水!只要撒上一點點在身上,渾身都散發著香味。特別是女人撒上一點點,一整天都是香噴噴的,你的夫人一定會很喜歡吧?」江帆笑道。

余城主一把抓住香水的瓶子,「哦,這香水太好了!我的夫人一定特別喜歡!」余城主喜悅道。

「余城主,你去把你最喜歡的三位夫人叫出來,我送給她們每人一套香水和香皂。」江帆微笑道。

余城主興奮從大鐵鍋里躍了出來,「江大夫,你隨我去後堂,我馬上去叫我的夫人來。」余城主隨便披上一件衣服就奔跑去後堂了。

「主人,您給小的香水和香皂,小的去找余蘇梅,讓她也幫著推廣香皂和香水。」納甲土屍伸手道。

江帆點頭道:「好吧,給你一瓶香水和一塊香皂,你去找余蘇梅吧,讓她明天帶著她路上朋友去參加後天的產品展示會。」

「好的,小的一定讓她多帶女人去。」納甲土屍接過香水和香皂樂得屁顛地跑去找余蘇梅去了。

江帆到了城主府後堂,余城主帶著三位最受寵的夫人來了,江帆給三位夫人展示了香味和香皂,余城主的三位夫人對香水和香皂是愛不釋手。

「哦,這香水真是太香了,這一瓶需要多少符銀啊?」余城主的一位夫人望著江帆道。

「我們這香味名字叫千里香,是限量生產的,數量有限,一瓶價格是三千符銀,一般人去買不到的,只有高貴的人才配的上這香水呢!」江帆解釋道。

「哦,三千符銀一瓶不貴呀,老爺,你給我們預定十瓶吧!」余城主三位夫人一齊道。

江帆暗自道:「我靠,這余城主真搞到不少錢,三千元還說不貴,早就知道報價五千符銀了!」江帆暗自後悔。

余城主今天十分高興,「好,就給你們預定十瓶千里香香水!」余城主從懷裡摸出一張三萬兩的符銀票。

江帆故意皺著眉頭,「呃,余城主,香水數量有限,十瓶恐怕不行啊!」江帆故意搖頭道。

「江大夫,你看我這麼多夫人,你就賣給我十瓶吧,就算我欠你一份人情了!」余城主懇求道。

江帆故意沉吟片刻,「好吧,我就賣給余城主十瓶吧。」江帆無奈道。

「哦,太感謝你了江大夫!」余城主喜悅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隨後江帆趁機告訴余城主和他的三位夫人,後天醫院附近開展產品展示會,還有更加新奇的文胸和旗袍,讓她們帶著那些姐妹去觀看。余城主的三位夫人很高興答應江帆,後天一定會帶很多姐妹去觀看的。

「余城主,到時候你也去幫忙捧捧場吧?」江帆望著余城主道。

余城主點頭道:「沒問題,後天早上我一定前去捧場,我還還會邀請幾位有錢的朋友攜帶家眷去觀看的。」

此時城主府大小姐余蘇梅的房裡,納甲土屍正拿出香水給余蘇梅看呢,「我的小蘇梅,我給你帶好東西來了!」納甲土屍笑嘻嘻道。

余蘇梅望著納甲土屍手裡的瓶子驚訝道;「傻蛋,你手裡是什麼呀?」

「嘿嘿,這個是香水,散在身上就會發出很香的氣味。」納甲土屍打開香水瓶塞,放在余蘇梅面前。

一股香味散發出來,余蘇梅驚訝道:「哇,好香啊!」

「小蘇梅,這瓶香水送給你的,你喜歡嗎?」納甲土屍雙眼盯著余蘇梅的臉蛋笑道。

余蘇梅喜悅點頭道:「喜歡!傻蛋,你還真有心呢!」

「小蘇梅,我這裡還有一樣東西送給你呢!」納甲土屍拿出了香皂。

余蘇梅接過香皂門打開木盒,看到一塊粉紅色的香皂,她聞到一股香味,驚訝道:「傻蛋,這是什麼?」

「呵呵,這是香皂,是洗澡用的,用香皂洗澡不但洗的乾淨,而且渾身散發香味呢。」納甲土屍笑呵呵道。


余蘇梅疑惑地望著納甲土屍,「傻蛋,你說的是真的?」余蘇梅疑惑道。

「當然是真的,不信你現在就洗澡,我教你如何使用香皂。」納甲土屍一雙眼睛盯著余蘇梅耳朵身子道。

余蘇梅臉微紅,瞪了納甲土屍一眼,「人家已經洗過了,我才要你洗澡呢!」余蘇梅嬌羞道。

「嘿嘿,洗過了,就再洗一次吧,你肯定沒有洗乾淨,用香皂在洗過一遍,絕對會更加乾淨。」納甲土屍的手摟住了余蘇梅,伸手就給余蘇梅寬衣解帶。

余蘇梅能半推半就,她立即令女僕準備木桶和熱水,片刻之後,木桶和熱水準備完畢,余蘇梅進入木桶之中。納甲土屍拿著香皂幫著余蘇梅塗抹香皂,不一會兒,余蘇梅身上都是白色泡沫。

「哦,為何這麼多泡沫啊?」余蘇梅驚訝道。

「嘿嘿,這些泡沫可是香波呢,泡沫越多,你洗得越乾淨。」納甲土屍笑道,他的手就像一條泥鰍似的,在余蘇梅身子上胡來。

片刻之後,余蘇梅立即喘息起來,「哦,傻蛋,這香皂洗澡真的很舒服,好香啊!你也進來一起洗吧。」余蘇梅的手開始挑逗著納甲土屍。

納甲土屍早就按耐不住了,他躍入木桶之中,「哦,小蘇梅,我來了!」納甲土屍喜悅道。


「哦,傻蛋,你欺負我吧,我受不了!」余蘇梅嬌羞道,兩人就在木桶里嬉鬧起來了…

距離濟世醫院大約三十多米的地方十分熱鬧,這裡圍滿了一大群人,今天是爾雅商行產品展示會。在爾雅商行門前搭建了一座二十米長,十米寬的的平台,平台上站著十名漂亮的女人。

十名漂亮女人當中有四人身穿著粉紅色的旗袍,她們就是李志玲、司馬無雙、梁艷、李寒煙,還有六人是請來的做模特的女人,她們身上只穿了一件紗巾,裡面是粉紅色的文胸,樣子十分迷人。

江帆就站在台上,他的身邊是余城主和他的三名夫人,江帆走了出來,微笑地望著台下,「諸位,今天是我們爾雅商行產品展示會,今天我們請來許多貴賓,現在請我們塔州城余城主講話,大家歡迎!」江帆微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