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天此刻很有耐心,反正現在也出不去,他一定要搞清楚老者留給他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嘎吱!」

這次有效果了,他還未使出大力石桌就自主的移動了起來,隨著聲音的出現,異變也發生了。 只見石桌在轉動的過程中出現了異變,一道通天的白光從其中央猛的射了出來,

以這道光為中心,整個空間開始震動,無數虛無之處出現了層層的碎片,彷彿馬上就要崩塌一般。

「這……」

葉天目瞪口呆的望著面前這一幕,就連逃跑也忘了。

不過此刻他也無處可逃,空間是全封閉的,他的體內又沒有靈氣,完全成了待宰的羔羊。

這就像是老者對他開的一次大玩笑,剛剛給予其生機,此刻又帶給他了毀滅。

從內心的震驚中轉醒過來,葉天首先想到的就是直面生死。

也許這也是老者給予他考驗的一部分,其下說不定又潛藏著無盡的好處。

一想到此處,葉天的心頭再次活絡了起來,緊張悄然消失,轉之是鎮靜。

空間崩塌又何妨,假如真要逃離,他總能找到活命的方法。

這時空間的上方已經出現了一道道的裂縫,就如同千創萬孔一般。

空間已經來到了奔潰的邊緣,但葉天依舊鎮定的站在原地,他一直在尋找方法。

突然,其身旁傳來了一聲大爆,待其定睛望去,原來是那隻棋桌此刻爆裂了開來。

但這並不是重點,因為隨著它的炸裂,一道巨大的空間裂縫出現在了葉天的身邊,裡頭射出了一道道白光照向了葉天。

「靈氣?」

葉天感受著這溫暖的光芒,心中頓時洋溢起了希望,這是靈氣,也是中域或者下域特有的東西。

他所等的契機就是這個了。

隨後,他便不再猶豫,一步就踏入了那道巨大的裂縫之中。

對於穿越空間這種事情葉天倒是有些經驗,當初在天地秘境中天地之靈設下空間束縛他,最後還不是被其擊破了。

不過那個與此刻這個比起來完全就是小孩子過家家的玩意了。

「刷!」

葉天一步踏過裂縫,頓時就感覺一陣的天旋地轉,腦子瞬間就昏沉起來,暈了過去。

……

中域

這是一處偏僻之地,此刻貧窮的土壤上正佇立著一戶人家。

突然一個火急火燎的小男孩沖入了家中,大喊道:「父親,母親,你們快來看,有個哥哥從天上掉下來了!」

小男孩長的十分可愛,大約七八歲的樣子,身著一身打著補丁的衣物。

聽聞聲音,一男一女兩人立刻就從屋內走了出來,兩人的臉上都寫滿了疲憊,剛剛三十齣頭的年紀卻已是五十的容顏。

「郎,不會是又有人來要錢了吧,咱們前幾天才剛剛交過啊!」

女子愁著臉說道。

那個被稱呼「郎」的男子一聽頓時大怒,全身氣勢完全迸發,對女子道:「娟,你不要擔心,這次無論如何我也不會再忍氣吞聲了,就算拼了這條老命也不會再向他們妥協。」

兩者說著已經來到了小孩所說之地,但是出現在面前的並不是他們的仇人,而是一個面容俊逸的年輕男子,此刻他正在地上深深的沉睡著。

「這……」

見到這一幕,這對夫婦頓時愣住了,心中都暗自鬆了一口氣。

「郎,我看這人怪可憐的,我們先將他帶進去吧!」

娟作為中域最為下層的平民,善心頓時就生了出來。

而之前還氣勢洶湧的郎見狀全身力量也平息了下來,點了點頭將青年抱入了屋中。

沒錯,這個面容俊逸的青年正是葉天,他當初選擇穿越空間裂縫,結果就掉落在了這個地方,此刻正深度昏迷著。

「父親,母親,這位大哥哥他怎麼了?不會是死了吧?」

天真的小男孩在一旁胡亂的猜測道。

聽到這話,女子故裝慍怒的輕打了一下他的頭,教育道:「小孩子不要亂說話,這位大哥哥只是累了。」


「喔!」

小男孩略有些吃痛的揉了揉腦袋,小跑著走出了門外。

孩子的父親則是在一旁為葉天看著身體,只見其手時不時在葉天身上搭來搭去,半響才道:「娟,給他準備點食物,應該沒有大礙的!」


女子聞言點了點頭,走入了一旁破爛的廚房之中,為葉天做起食物來。

而男子依舊坐在葉天的身邊,目光疑惑的看著他身上略顯特別的衣物,心中在攢測著這人的身份。

其實夫妻倆這樣做是十分冒險的事情,特別在中域這個競爭力極為強烈的地方。

不過最底層人的善良還是讓他們做出了這個決定。

時間眨眼來到了晚上,葉天終於滿腦子的脹痛中醒轉了過來。

「小夥子,你總算是醒了,這都昏迷好幾個時辰了!」

他剛剛醒來,婦女就快步走到了他的身邊,且滿臉微笑的說道。

因為他們的小屋只有這麼點大小,就算是在廚房也能時刻注意到葉天的狀態。

葉天有些迷糊的揉了揉頭,從床上坐了起來問道:「敢問這裡是哪裡?」

「中域烈焰學院的領地啊,小兄弟莫非不知道?」

婦女滿臉疑惑的說道,這處地方只要是個中域人都該了解的,畢竟烈焰學院乃是三大學院之一。

「中域,烈焰學院?」

聽到這兩個字眼,葉天身子猛的一頓,目光激動道:「此地是中域,真的是中域嗎?」

見到葉天突然變得如此激動的情緒,婦女明顯有些害怕,但後退了幾步后還是回道:「此地當然是中域啊,莫非還能其他地方不成,我看小兄弟你不會是失憶了吧!」

「哈哈哈哈!」

見其肯定,葉天突然得意忘形的大笑起來,他的心中從沒有這般的高興過。

從之前的九死一生到現在的成功抵擋中域,一切只能說是奇迹,這值得任何人為之動容。

見到他這副模樣,婦女的心中更是疑惑了,不過防備的心理倒是少了一些。

這時外頭的男子聽到大笑聲也走了進來,看向葉天的目光帶著一絲謹慎。

「娟,他怎麼了?為何無故大笑?」

男子沒有打斷葉天,而是對著自己的妻子問道。

婦女苦笑著搖了搖頭,猜測道:「我看他可能是失憶了吧,之前連此刻是哪兒都不知道!」

「哦?」

聽到這話,男子心中的疑心更重了,全身的氣勢也陡然間升騰了起來。

「九階中期?」


男子的力量將葉天拉回了現實,此刻的葉天對於這些都極為敏感。

「小子,你到底是何人?我們兩夫妻從來不得罪人,還請告明身份,否則就請你離去!」

男子以一種強硬的聲音說道。

此刻葉天已經從激動興奮的心情中走了出來,一如既往的鎮靜再次出現在他的臉上。

只見其不咸不淡道:「是你們救了我嗎?」

婦女沒有男子那般的絕情,點頭回道:「沒錯,我們的兒子在門外發現了你,那時候你已經昏迷,於是我們就將你救了進來!」

葉天聽聞後點了點頭,再次問道:「那你們之前說此地是烈焰學院的領地,這到底是什麼意思?我怎麼有些不懂!」

其實對於一直生活在下域的葉天而言,他的心中完全沒有領地一說,只有城池這個字眼,下域眾人都是以城池來劃分勢力的。

而在中域顯然不是如此。

「小子,你到底是不是中域人,莫非是真的失憶了,我看不像!」

男子一臉狐疑的說道,失憶之人怎能一語道破他的實力。

「我沒有失憶!更不是中域人!」

葉天直接搖頭否定了他所說的兩個問題,毫無避諱。

「嘎!」

聽到這個直白的回答,男子與婦女頓時就愣住了,幾十年來他們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等情況。

「你不是中域人?那你來自哪裡?」

婦女明顯有些不相信葉天的話。

「你們既然救了我,那與你們兩人說了也無妨,我叫葉天,來自下域,此行乃是為了前往暴風學院!」

葉天直接直白的說道,因為他看得出來這對夫妻真的極為淳樸。

「下域?」

兩人聽了這個名字身子同時一頓,同時搖了搖頭道:「我們完全沒有聽說過這個地方。」

對於這個回答,葉天只能無奈一笑,沒想到中域之人也有不知道下域存在的,畢竟這是高階的地方。

不過他哪裡知道郎與娟的地位就等同於下域貧民窟里的人一樣,試想他們能知道其他的地方嗎?

「你們就當我來自一個很遠的地方吧,我對你們完全沒有惡意,現在可以給我講講中域的局勢了嗎?」

葉天滿臉誠摯的對著兩人說道,這麼做主要是為博取兩人的信任,這樣才能進行更深入的交談。

看到這一幕,婦女與男子都有些遲疑,最終還是最為善良的婦女率先點頭道:「小兄弟,我看你也不像惡人,那就與你說說吧,不過我們地位低下,所知道的並不是很多!」

「無妨,儘管道來!」

葉天微微一笑,一臉虛心請教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