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幽也不多話,直接的化作了一道幻影直奔霍溫羅格而去。霍溫羅格看著龍幽向自己攻擊而來,嘴角上翹明顯的不屑一顧。龍幽的速度的確不快,看在那些修真之人的眼中龍幽只剩下一道殘影,但看在霍溫羅格的眼中,卻是慢的不得了。在霍溫羅格的的思想中,這還不是輕易的就能夠抵擋了。當龍幽的攻擊與霍溫羅格接觸上了之後,霍溫羅格突然面色巨變,龍幽的力量,雖然沒有龍夢辰的大,但也不是一般的修士能夠承受的。雙方一接觸,霍溫羅格的手臂就傳出了響聲,這是手臂骨骼斷裂的聲音。

一觸一雙手臂就斷裂,疼的霍溫羅格齜牙咧嘴的。斷了霍溫羅格的一雙手臂之後,龍幽的攻擊並沒有停止,而是頻頻出拳,攻擊在龍夢辰的全身各處。就聽得霍溫羅格的全身各處都傳來了骨裂的聲響,那原本還硬氣的霍溫羅格,一下就癱坐在了地上。全身的骨頭可都沒有一塊完整的。看著其他的下人一陣的心驚。看著倒在地上的霍溫羅格,龍夢辰緩步的行走而至,來到霍溫羅格的身前,緩慢的蹲了下來,慢悠悠的說「老哥,你怎麼就躺下了呢?哦,剛剛你說過你是喝醉了。現在就是要睡了嗎?」

看著一臉賊笑的龍夢辰,霍溫羅格恨得牙根痒痒「成王敗寇,今日落到你的手中,我也是無話可說,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殺你?我可沒有那個興趣,小可給他服下續命接骨丹,讓他站起來說話,我可沒有蹲著跟人說話的習慣」龍夢辰說。

真仙雖然恢復力強,這斷骨之傷雖能恢復,但也是需要半月。現在霍溫羅格的全身的骨頭都斷了,想要恢復空拍也要幾年的時間。而要是服用的專門的丹藥,幾個時辰就能好了。龍夢辰不但沒有啥霍溫羅格還為其服下丹藥。而這丹藥還是極品的寶丹。霍溫羅格服下之後竟然立刻就見好轉,身上更是傳來噼里啪啦的響聲,只是幾個呼吸的時間之後,霍溫羅格的身上的斷骨就全部的接上了。

看著龍夢辰依然的蜷坐在床榻上,龍幽也坐在一邊喝茶,霍溫羅格知道,龍夢辰這是根本就沒有把自己放在眼裡。不過回過頭想一想,就單單龍夢辰身邊這一隻還沒有成年的小獸都如此的厲害,龍夢辰本人就更加的不得了了。霍溫羅格來到龍夢辰的身前,恭敬的站著,然後就跪了下來,給龍夢辰磕了三個頭「龍真仙的不殺之恩,我霍溫羅格無以為報,以後願意為龍真仙鞍前馬後為奴為仆」 在真仙大陸上,一切都是弱肉強食的。龍夢辰展現出來的實力,讓霍溫羅格感覺到了恐懼。雖然霍溫羅格說了硬氣的話,但那也是想要一個痛快的。但龍夢辰沒有殺他,還讓其服用了如此珍貴的丹藥,霍溫羅格就知道,自己唯有效忠龍夢辰這一條活路可走。更何況,龍夢辰能夠毫不猶豫的就讓自己服下這樣的丹藥,身家定然十分的豐厚,跟隨在其身邊,那好處自然也是少不了的,所以霍溫羅格就直接的表了忠心了。

龍夢辰伸了個懶腰,坐了起來,看著依然跪著的霍溫羅格。大概看了一刻鐘的時間,龍夢辰才說「好吧,你就先跟在我的身邊吧,我現在還是需要有一個熟悉的人的。明天你安排幾個人跟隨我一起離開好了。」

「是,屬下遵命」霍溫羅格說。

第二天,天剛蒙蒙亮的時候,羅格部落的所有人員就都到草原上集合了。龍夢辰還這沒有想到,這三個敖包當中竟然住著近三萬人。這些人還都有些修為,化虛期的就有八人,修為最低的也是築基期的修為。這真仙大陸不比九天大陸,就算是剛出生的嬰兒也會擁有築基的修為。但真仙大陸上有莫名的威壓,所有地仙以下的修為,都不能夠自主飛行,只有達到真仙的修士才能夠飛行。

這羅格部落擁有近三萬的人員,個個都是修士,龍夢辰倒是感受到了,這真仙大陸的強大,在這裡的人們出生了可就是築基期的修士了。霍溫羅格見龍夢辰走出營帳。立刻小跑到近前「主人,羅格部落的所有人員都已經到齊,請您查看」

龍夢辰並沒接過羅格手中的名冊,而是對著羅格說「我不喜歡他人叫我主人。你以後就叫我少爺好了,你的部落我不需要查看,你只需要帶上兩個機靈的就可以了。」

「是的少爺,您看我們就帶上兩個化虛期的修士如何?」霍溫羅格說。

「就是需要兩個跑腿的,至於修為倒是無所謂的」龍夢辰說。

「那屬下這就去辦」霍溫羅格說。

「你做一下安排,我們晌午的時候出發,就去最近的城池,你昨天跟我說的,那個」龍夢辰說。

「好的少爺。即刻我就差人準備」霍溫羅格說。

落雁廳,是這方圓九萬里唯一的一座城池。九萬里對於龍夢辰來說到無需多久既能夠到達,但那些不能夠飛行修士,九萬里可是很遠的距離。落雁廳的掌管者是一位地仙,這地仙的手下有十位地仙修士。掌管落雁廳,為地仙後期的修為,而其十位屬下,有四位地仙中期,六位地仙初期的。這些人倒是有一丁點財力,不但人人擁有仙器。而且還都修鍊的是地階初級以上的功法,在這落雁廳同階還真就未逢敵手。

知道主管一廳之地的人,竟然只是地仙的境界,龍夢辰倒也放心的去闖上一番。當然,落雁廳可不止這一夥勢力,這主管落雁廳的胡夢飛一夥勢力最大,而在其後的劉刀一夥也有八人,其中的劉刀也是地仙後期的修為。而落雁廳地仙加在一起那也至少有上千人,大部分的地仙都是獨立而行走的。能夠結成一夥的。那可都是能夠交命的。而這些能夠結成一夥的那在落雁廳都是名聲在外的。這劉刀是胡夢飛之後最大的勢力了。而其他的組成一夥的,勢力與劉刀相差的都太遠了。一般的也就三五個人結伴而行。這樣的小團隊倒是也有幾十個。

龍夢辰帶領著霍溫羅格與四名化虛期的修士。一路向落雁廳飛去。龍夢辰帶著兩個不能飛行的修士一路上也沒有看不出任何的異樣,但這就苦了霍溫羅格了。一路上氣喘吁吁的跟隨在龍夢辰的身後。淡淡就是這一手,就讓霍溫羅格佩服。 引妻入懷︰霸道總裁求抱抱 。下面突然出現了攻擊。龍夢辰及時的發現,倒是避免了霍溫羅格受傷,但也因此自空中掉落了下來。

來到地面上,在龍夢辰的周圍全都是全副武裝的修士。霍溫羅格看著四周的修士,霍溫羅格知道,這些人是這附近比價有名的一個團體的部下。這個團體由三位地仙組建的。其領頭人擁有地仙中期的修為,霍溫羅格倒也不是其對手。平時見面了霍溫羅格可是轉頭就跑,但今日因為龍夢辰一直趕路沒有停歇,導致自己的體內仙元力所剩無幾,現在看來逃跑的可能性不大了。

龍夢辰與坐在肩膀的龍幽看眼前的人都是眼露凶光,看樣子龍夢辰是想要開殺戒了。但跟在其身後的霍溫羅格卻想著怎麼能夠逃生。就在霍溫羅格束手無策的時候,那些修士的身後傳來了霍溫羅格非常熟悉的聲音「霍溫羅格,原來是你小子啊,能夠找到你小子還真是不容易啊」

「畢大人,我們不是有意要冒犯您的」霍溫羅格說。

「我說霍溫羅格,你難道是新來的啊?你不知道我們落雁廳的規矩嗎?」那姓畢的人說。

「大人,我們真的是無意的」霍溫羅格說。

「什麼有意無意的,我還真是新來,不知道這裡有什麼規矩啊?」龍夢辰說。

聽了龍夢辰的話,霍溫羅格頓時感覺天旋地轉的,原本還想用龍夢辰這張生臉來矇混過關,也好逃過此劫,但沒有想到還沒等自己的計劃開始,就已經被龍夢辰給廢除了。霍溫羅格在心中不斷的念叨著,我的活祖宗啊,你少說一句話能死啊,這下可怎麼辦是好呢?

那姓畢的地仙說「看你臉生,原來真是新來的啊,既然你不知道規矩,那我就告訴你,路過我們的地域,要麼就繳納十塊仙靈石,要麼就贏了我們兄弟」仙靈石是真仙大陸的流通貨幣,當然真仙大陸上也有修士的存在,所以真仙大陸上也是有元靈石的。而只有靈晶才能兌換成為仙靈石,還是最為下品的仙靈石。一塊下品的仙靈石,要一萬塊靈晶才能兌換,而且也很少的有人用靈晶去兌換仙靈石。這張口就是十塊仙靈石,那就是十萬的靈晶啊。這些人倒也敢要,一張口就是十萬靈晶。十萬靈晶,龍夢辰倒也能夠拿得出來,但龍夢辰怎麼會給呢。

龍夢辰看著畢氏三兄弟,一看便知,這三人都是地仙的修為,其中那畢氏三兄弟當中的老大,已經是地仙中期的修為,雖說成仙了之後,就是一分一毫的差距而是天地之差。但在龍夢辰的眼中卻沒有絲毫的畏懼。「能夠打劫我的,恐怕還沒有出生呢,就憑你們三人,還不足以對我構成威脅。小可,乾淨利落點,我們還要趕路呢」

「放心吧父親,這三人就交給我了」龍幽跳下龍夢辰的肩頭,慢慢的向著畢氏三兄弟走去。

畢氏三兄弟看著竟然是一個小孩,笑著對龍夢辰說「一個能夠化形的幼獸,就是你最大的依仗嗎?雖然這幼獸是地仙的修為,但想要對付我們,你還真是異想天開啊」畢氏三兄弟說完哈哈大笑。

龍幽也沒有多廢話,直接的攻擊而去。而龍幽的這一次才用的全力,龍幽的速度,那是龍夢辰都有所不及的,在畢氏三兄弟還未有所動的時候,龍幽的攻擊就已經到了。雖然龍幽的速度快,快到畢氏三兄弟的眼中只能夠看到幻影,但畢氏三兄弟卻沒有絲毫的畏懼。對於龍幽心中可是沒有絲毫的防範。


龍幽的攻擊到了畢氏三兄弟的老三的身上,那畢氏老三在承受攻擊的一瞬間,臉上的喜色一瞬間就變成了驚懼。在其他的兩位兄弟還未注意到的時候,畢氏老三一口鮮血噴出,然後就倒地不起了,是死是活卻也不知了。這個時候畢氏的老大,老二才謹慎起來,可龍幽的速度是在是太快了,一番猛烈的攻擊不間斷的出現在了畢氏兄弟的身上。

畢氏兄弟在這樣的猛烈的攻擊之下,根本就沒有任何的還手之力。一轉眼兩個人就斃於龍幽之手。畢氏三兄弟,面對龍幽的攻擊竟然不能夠做出絲毫的反擊。看的霍溫羅格是心驚膽戰的,這個時候霍溫羅格才知道自己的命是多大,那日還以為是自己的疏忽了,現在看來,那是龍幽沒有絲毫的殺意,要不然就是自己擁有百條性命也不能夠保全的。看到龍夢辰竟然如此的殺伐果斷,霍溫羅格這個時候已經在心中下定了決心,今後一定要緊跟龍夢辰的步伐,要是得罪了龍夢辰,恐怕自己也要身首異處了。

龍幽殺了畢氏三兄弟之後,就將畢氏三兄弟的儲物法寶收了起來。來到了龍夢辰的身邊,將那三兄弟的儲物法寶向著龍夢辰的手中一放,就又跳到了龍夢辰的肩頭上。看著龍幽竟然將那儲物法寶交到了龍夢辰的手上,並且眼中沒有絲毫的不舍。霍溫羅格心想,這龍夢辰還真是有威嚴,那小獸竟然不起絲毫的貪念。

而龍夢辰也沒有手中的儲物法寶,隨意的拿出了一個,就又給了龍幽「小可,你也沒有什麼儲物法寶,這個就先拿著玩吧。」

「那先謝過父親了」龍幽也毫不客氣的就拿了過來把玩。

這些霍溫羅格都看在眼裡,要知道現在霍溫羅格所用的還只是儲物戒指,並沒有其他的儲物法寶。儲物法寶的空間要比儲物戒指大多了,在仙界儲物法寶可是各種各樣的。但不是一般的地仙能夠擁有的。儲物法寶根據空間的大小,在價格上自然有所不一樣。而儲物法寶與儲物戒指最大的區別就是,儲物戒指當中的東西久放會靈氣消散,而儲物法寶卻不同。 畢氏三兄弟的儲物法寶,倒是各不相同。分別是一顆珠子、一個葫蘆、一件玉佩。龍夢辰將那顆珠子給了龍幽,而剩下了一個葫蘆和一件玉佩。那玉佩是畢氏三兄弟的老三用的,而那葫蘆看著不起眼,倒是一件上好的儲物法寶。這儲物法寶可都是仙器啊。霍溫羅格雖然已經是一方的掌門,但仙器卻還沒有一件。

龍夢辰看了看葫蘆,又看了看玉佩,直接的將那玉佩就丟向了霍溫羅格。接到那玉佩,霍溫羅格可是欣喜不已。雖然那畢氏三兄弟都已經慘死,但那玉佩上還是有神識存在的,霍溫羅格自然是想立時的就煉化了,但又礙於龍夢辰在,又有些不好意思。這一切可都看在了龍夢辰的眼中。

「霍溫羅格,你既然跟了我,我自然也不會虧待與你。既然這玉佩給了你,你自當煉化了去,我們也好休整一下,以便我們稍後趕去落雁廳。」龍夢辰說。

「謝少爺成全」霍溫羅格說。

霍溫羅格迫不及待的就開始煉化那儲物法寶,龍夢辰當然也想看看這儲物法寶當中有些什麼,這樣也能夠側面的了解到這落雁廳的真仙的實力了。那玉葫蘆上的神識對於龍夢辰來說簡直就不堪一擊,一瞬間的就將其煉化了。還別說這玉葫蘆當中的空間還真的不小,差不多也有十幾萬平方。這空間當中可倒是不少的好東西,靈晶就有不下百餘萬,更是還有百餘塊的下品仙靈石。而丹藥。法寶更是多了。最讓龍夢辰開心的是,這玉葫蘆當中有不少的材料,兩件仙器。

看了這些東西之後,龍夢辰對霍溫羅格所說的那些事情進行了一下篩選。看來能夠執掌一廳之地的人。一定修為達到了地仙後期。而且其手中必然是有仙器的,但絕不是傳言的一件,因為就連著小有名氣的畢氏三兄弟的老大都擁有兩件仙器。看來到了落雁廳萬事要多加小心了。

過去了大概五個時辰,霍溫羅格才煉化了那玉佩。當看到玉佩當中的東西的時候,霍溫羅格差點沒有樂昏過去。因為在那玉佩當中竟然擁有一件仙器。霍溫羅格這一天當中不但得到了一件仙器的儲物法寶,還得到了一把仙劍。雖然是黃階下品的仙器,但這也是霍溫羅格現階段無法取得的。有了這把仙劍,霍溫羅格的戰鬥力可以說有了質的飛越了。能夠得到這麼多的好處,霍溫羅格對龍夢辰更是死心塌地的。

龍夢辰也不聽霍溫羅格的那些廢話。直接就下命令想落雁廳飛行了。到落雁廳的路程大概要飛三天的時間,而龍夢辰為了照顧霍溫羅格,硬是將速度降低了下來,按照現在的速度差不多要五天的時間。而就在距離落雁廳一天的路程的時候,第二天剛想啟程的時候,龍夢辰又攤上事情了。

因為這裡距離落雁廳還有一天的路程,所以這裡還有一個營地,這營地倒也不小,整個營地差不多也有上千人。天黑的時候龍夢辰就在這營地留宿了。當然說是營地,那也是有房屋的。這樣的營地真仙大陸數不勝數,雖說廳就已經很密集了,但廳所管轄的地方也十分的大,所以隨處可見這樣的營地。進入營地所有的吃喝住宿都是熬花錢的,但費用都不是特別的高,所以營地還是很受歡迎的。在這樣的營地當中住一個晚上,也就才一塊上品元靈石就夠了。並且還是住著寬敞明亮的大房子。

第二天從營地當中出來,霍溫羅格不小心與人擦肩而過,要說這也不是什麼大事情。但那被撞的人因為不是一味地仙。所以直接的就被撞倒在地。看著對方的修為低下。霍溫羅格也沒有放在眼裡,低著頭就走了過去。就因為霍溫羅格沒有道歉。對方竟然不依不饒的。看著對方只是幾個修真者,並沒有地仙修士,霍溫羅格當然不會懼怕。以霍溫羅格的地仙的修為。當然要凌辱對方一番。

「你現在跟我道歉,我就當這事情沒有發生過」那被撞倒的人說。

「道歉?你一個分神期的小修真者,要我一個真仙給你道歉?」霍溫羅格說。

「真仙怎麼了,你要是還想在這落雁廳行走,那你最好不要得罪我,不然隨時我都能夠讓你隕落」那被撞倒的人說。

「讓我隕落?那我現在就讓你隕落」霍溫羅格說。

「看來你是不經常來這營地了,那好我告訴你,我是桑巴明格的兒子,我叫桑巴赤楠」

聽到桑巴明格的名字,霍溫羅格明顯的身體一陣。這桑巴明格可是落雁廳內少有的幾位擁有地仙後期修為的人,雖然其只有五位地仙的屬下,但因為本人的功力深厚,就算是胡夢飛也是要給幾分薄面的。桑巴明格為人倒也算是和善,但其確實護短的很。一次一位地仙中期的修為的人,當街羞辱了其兒子桑巴赤楠。這事情被其知道了之後,硬是追殺了那修士半年,直到最後將那修士殺死才算結束。而這事情也引起而來落雁廳的人對其子的關注,這時落雁廳的人才知道,這落雁廳竟然出現了一位小天才。

桑巴赤楠今年一百三十五歲,就已經修鍊到了分神期。這樣的修鍊速度在整個落雁廳來說都是最快的了。百年內恐怕都很難有人能夠超越了。桑巴赤楠的父親固然厲害,但桑巴赤楠的修鍊速度更讓人多的人都不敢得罪。能夠這麼短的時間內修鍊到分神期,這樣的天才可以說未來成就地仙的修為十拿九穩。所以桑巴明格才表現出而來對兒子的袒護。

要是單單的就是桑巴赤楠,霍溫羅格倒也不會感到棘手,但其身後還站著一位大人物,霍溫羅格就有些不知所措了。要是與其計較的話,那麼久得罪了一位落雁廳的實力人物,要是就這麼的忍了,那以後自己在落雁廳可還怎麼行走。一位真仙向一個分神期的修士致歉。正在左右為難的時候,龍夢辰插話了。

「真仙就該擁有真仙的尊嚴,一個小小的分神期的修士竟然敢如此的放肆,要是不給點顏色看看,那這真仙的尊嚴何在啊?別說他的父親只是一位地仙,就算是仙帝那也不行。要是你連這點膽量都沒有,那以後就不要跟著我了。」龍夢辰冷冷的說。

霍溫羅格聽了,突然懊惱自己的愚蠢。桑巴明格雖然護短,但自己的身後不是有一顆更大的大樹,要是這樣的大樹自己都不能靠住了,那自己可真就永遠的沒有翻身之日了。想通了這一點的霍溫羅格,直接對那桑巴赤楠施加了精神威壓,一下就讓桑巴赤楠口吐鮮血。「哼,敢對真仙不敬,也好讓你好好的漲漲記性」

桑巴赤楠沒有死在霍溫羅格的手中,並沒有因為自己撿了一條命而感到慶幸,反而怨毒的看著霍溫羅格說「今日之辱,我定當銘記於心,來日我會百倍奉還於你」

「來日奉化就不必了,你沒有那個機會了」龍夢辰插話說。

我有一枚聖文字 怎麼,你也想要我記住嗎?」桑巴赤楠說。

「你?沒有那個資格」龍夢辰說。

「好,很好。本少爺記住你了」桑巴赤楠說。

「哼,敢在我面前自稱少爺。我就是專打少爺的。今日你的行為,我判你死刑」龍夢辰說。龍夢辰說完話,手中輕動。也沒見什麼攻擊的動作,那桑巴赤楠竟然突然的粉身碎骨。剛才還不可一世的桑巴赤楠,已經變成而來一堆碎肉了。這突然而來的變故,讓營地中的所有的人都傻眼了。竟然有人敢當眾的就殺死了桑巴明格兒子,這是多想找麻煩的人啊。霍溫羅格更是獃滯了,沒有想到龍夢辰真的就殺死了桑巴赤楠。

龍夢辰到也不以為然,殺死了桑巴赤楠之後看也看就轉身離開了。知道飛出了營地的好遠,霍溫羅格才敢大聲的傳奇。飛行了一段時間之後,休息之時,霍溫羅格是在是忍不住了,就開口問龍夢辰「少爺,那桑巴明格雖不是這落雁廳最有實力的,但其實力可是能夠排在前五的啊。我們不是平白的就多了一位大敵」

龍夢辰聽了霍溫羅格的話,淡淡的一笑說「你多慮了,那桑巴明格還沒有資格做我的敵人,他還沒有那個資格」

「少爺,您自然是有通天的本事,但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啊」霍溫羅格說。


「嗯,你的心思我明白了。放心好了能夠傷到我的人還真不多」龍夢辰說。

落雁廳,可比龍夢辰想象中的巨大。原本龍夢辰以為作為一個廳的居點,也僅是一座不大的城池,那營地的大小在擴大上幾倍就是了。人口也就是十幾萬人就夠多了。但當來到這落雁廳的城池的時候,龍夢辰也被這落雁廳的格局所震撼了,沒有想到落雁廳的城池竟然如此的大,原本只想在落雁廳稍作停留的龍夢辰。內心又有了新的打算。 龍夢辰等人在落雁廳的三里地外落下,這也是表示了對落雁廳的敬重。只有很少的一部分的真仙才敢直接的落入到落雁廳當中。龍夢辰雖然狂傲,但也不是那囂張之人,更何況龍夢辰也知道,初來這落雁廳就做了出頭鳥,那可就要做了眾矢之的了。

這落雁廳的城牆,全都是九尺的青翠石。城牆高五丈,厚三丈,百里方圓的城池,端得是大器。這落雁廳中居住著五十餘萬人,這些人那都是修士,就是修為最低的那也是元嬰期的修為。所有的廳都有明確的規定,非元嬰者不得入內。而且所有的入城的人都要繳納十塊上品的元靈石。

龍夢辰在進入落雁廳之前就已經對落雁廳進行了多方的打聽了,對落雁廳也也有了一些基本的了解。到了城門處,自然有人奉上那稅費。龍夢辰倒是沒有絲毫的停留,緩步的進入到那城中。就在龍夢辰剛踏入城中,自城中就有三騎狂奔而出,那三人的坐騎都是化虛期的妖獸,能夠在這落雁廳當中狂奔,那定是有些身份的人。而街邊的那些修士們也都小聲的議論著,龍夢辰轉頭對霍溫羅格說「霍溫羅格,你到這城中打點一番,先購買一處宅子,我先到前面的酒樓去坐一坐,你辦好了事前就到那裡來找我」

「屬下遵命」霍溫羅格就帶著兩個化虛期的人離開了。

龍夢辰剛剛聽到那些街邊的人議論,說那狂奔而出的三個人是桑巴明格的屬下,所以龍夢辰就多留心了一些。所以就就近的找到了一家酒樓。也好多多的探聽了一下落雁廳的事情。到了酒樓之上,龍夢辰就隨意的找了一處地方坐下。聽著這酒樓當中那些人的閑聊。

「你知道嗎?剛剛那狂奔而出的三人領頭的那個,就是桑巴明格的最得力的屬下,據說其擁有地仙中期的修為。現在這樣急匆匆的出城去了,看來那桑巴赤楠的傳言也並不是空穴來風啊」


「我說,李老三啊,這話你可不要瞎說啊,你在這的話要是被那桑巴明格知道了,小心了你的腦袋」

「也是啊,這桑巴明格雖然不是這落雁廳最具有實力的,但其囂張的程度可是第一的,更是仗著自己擁有一位冠絕落雁廳的兒子。以後前途遠大,就更是少有的人能放在眼裡」

「……」

「……」

聽著那些人天南海北的說著,雖然很多的事情都是傳聞,但龍夢辰也是從中得到了很多的自己想要的。對這落雁廳也算是有了詳細的了解。現在雖然表面上落雁廳的掌管者是胡夢飛,但劉刀步步緊逼,更有像桑巴明格這樣的不服管教的地仙,胡夢飛現在的處境可是要艱難的多了。

黑獄 ,霍溫羅格回來了。「少爺,宅院都已經置辦好了,龍幽少主已經留在宅院當中了。」

「嗯。你先坐下吧。天黑之前回去就行了」龍夢辰說。

「是,少爺」霍溫羅格說。

霍溫羅格坐下后,倒也識趣的不說話,只是靜靜的與龍夢辰喝酒。龍夢辰只是靜靜的看著窗外的落雁廳,就在這寧靜的一刻,卻突然的被不和諧的事情打破了。「滾開,本少爺想要去的地方,沒人能夠阻擋」

龍夢辰坐的隨意,但卻在窗口與樓梯口。自樓下蹬蹬的上來一群人。而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位錦袍公子。龍夢辰只是瞟了一眼。就知道這錦袍公子是一個寂滅期的修士。那錦袍公子來到這二樓之後,就對著二樓的所有的人喝道「所有的人都滾出去。今天這裡我包下來了」

聽著那錦衣公子的話,龍夢辰並沒有絲毫的要離開的意思。而其他的也都慌慌張張的離開了。看著龍夢辰這一桌的人,沒有離開的意思。那錦衣公子來到龍夢辰的桌前。上下打量了一番龍夢辰等人「你們怎麼還不滾啊?難道想我親自動手嗎?」

「你一個小小修士,還沒有那個資格」龍夢辰說。

「哼,不要以為你是真仙就了不起,告訴你,我的父親可是這落雁廳的劉刀」那錦衣公子得意的說。

「你說你的父親是誰?」龍夢辰說。

「要是怕了,就趕快的滾」那錦衣公子說。

「你不應該說這句話的,我本無意得罪劉刀,但現在看來是不行了」龍夢辰說。

「與我爹為敵?你到是有那膽量」那錦衣公子還是不知死活的說。

「霍溫羅格,你看著辦吧」龍夢辰說完就起身向外走了。

龍夢辰剛下樓梯,樓上就傳來了桌椅的破碎的聲音。還沒等龍夢辰走出幾步,那錦衣公子就被打下酒樓,並且一身鮮血,眼看是活不成了。而霍溫羅格也從那酒樓的窗口跳下,來到龍夢辰的身前。龍夢辰沒有說話,霍溫羅格也不敢多說話,而是帶領著龍夢辰回到了住宅之地。

霍溫羅格所購買的宅子倒也不小,宅子分成了前後兩個宅院。那後面的宅院,自然就是龍夢辰的住處了,而在購買宅院的時候,霍溫羅格還購買了一些下人。晚上的吃食就是那些下人做的,手藝倒也還不錯,龍夢辰吃的倒也還算習慣。一頓晚飯之後,龍夢辰就開始了修鍊,

第二天,天還沒有亮的時候,宅院的大門就被人撞開了。呼呼啦啦的竟然衝進來了幾十個人,這些人都是化虛期的修為,帶隊的甚至還是一位地仙。這些人衝進來就不分青紅皂白的見人就殺。小可自然的要反抗了。那些衝進來的人怎麼會是小可的對手,而這時候龍夢辰也早已經來到了前院。「小可,留下一個活口,我倒是想知道誰竟然下此毒手」

經過一番審問,原來這些人竟然是劉刀的屬下。龍夢辰沉思了一會說「霍溫羅格,你有辦法讓我約見那劉刀吧?我要見見他,要是識趣的話,就留下他一條命,要是膽敢反抗的話,那就誅殺了吧」

「明白了少爺,我這就去辦」霍溫羅格快速的離開了。

「父親,為什麼不直接殺上門,那劉刀根本就不會是我們的對手啊」龍幽說。

「小可,你在修鍊上很有天分,但這人世間的事情,你未免太過單純了。要是我直接的就殺向那劉刀,那麼整個的落雁廳都會以我為敵的。畢竟我是一個外來的勢力,這些人是不會容留的」龍夢辰說。

「這落雁廳絕不會擁有我們無法應付的人,我們有何必懼怕呢。就算是來個上千的地仙,我們也能夠全部的誅殺」龍幽說。

「以我們的能力,別說是地仙了,就是金仙我們也能夠誅殺。但人外有人,木秀於林必被摧之」龍夢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