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老圖卻有些吃驚,第一次嘗試竟然就能把握住藥力溢散的那一瞬間!

老圖喃喃自語:「真有些期待他邁入凝血境了!」

顧林沉思,他在思考剛才失敗的原因,就在他準備再次嘗試的時候,突然發現,靈草沒了。

顧林看着滿地的靈草碎屑,扶額道:「真燒錢啊!」

他現在只剩下一枚紫晶了,根本買不了多少火屬性的靈草。

顧林忽然一怔,非要火屬性靈草嗎?

在他詢問老圖之後,得到了一個讓他吐血的答案,任何一級靈草都是可以的!

「老圖,那你讓我買火屬性做什麼?」

「那不是正好遇到嗎?」

正好遇到?神特么的正好遇到!

買火屬性靈草花費的紫晶,足夠他購買其它屬性的同等級靈草五六倍之多了!

「老圖,你這個坑貨!賠我紫晶!」

然而老圖並沒有理會他。

咚咚咚!

就在顧林準備和老圖好好說道說道的時候,他的房門被敲響。

顧林呼出一口氣,朗聲道:「進來吧。」

房門打開的瞬間,林幽雪和孟宇兩人就愣在了門口。

這一地靈草的殘渣碎屑,顧林這是幹了什麼!

顧林撓頭笑笑,道:「我這人有個毛病,心情不好的時候,喜歡捏靈草釋放,這樣就能讓我放鬆下來。」

顧林煞有介事的樣子,很難想像他是在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你這毛病還真是獨特!」孟宇有些不自然的笑道。

這一地的火屬性靈草殘渣碎屑,怎麼也得值好幾枚紫晶的,還真是任性!

「孟考官,我這有點事需要你幫忙。」顧林走上前,「我現在不太方便出冒險會,能不能麻煩你幫我買一些一級靈草,除了火屬性,其它都可以!」

說話間,顧林將身上最後一枚紫晶遞給了孟宇。

孟宇錯愕,這一枚紫晶可是能買好幾百株的一級靈草啊!

「你買這麼多一級靈草做什麼?」孟宇下意識的問出口。

「我這不是防止下次心情不好的時候嗎?我覺得,住在冒險會,心情很容易不好!」

「你這話要是被陳會長聽到可不太好。」孟宇苦笑道。

「那個腹黑的老頭,要不是他,我能心情不好嗎?」顧林嘟囔著。

整個冒險會,陳了會長,也就顧林敢這麼說陳會長了吧!

「差點忘了找你的目的了,我來幫幽雪做個說客,他想讓幽夢冒險隊的人都跟着……」

「不行!堅決不行!」沒等孟宇把話說完,顧林就乾脆拒絕。

開玩笑,一個林幽雪非要跟着他就夠他頭疼了,再加上一個幽夢冒險隊?那不是頭疼上加頭疼?

孟宇見顧林的態度,就明白林幽雪為什麼請他當說客了。

換作其他人,平白無故的得到一支中級冒險隊,睡覺都能樂醒,偏偏到了顧林這裏,就像是躲瘟疫似的躲著。

孟宇苦笑道:「顧林,你要知道,幽夢冒險隊可是會給你帶來……」

「孟考官,你不必說了,反正我是堅決不同意,要是林幽夢要離開,我隨時歡送!」顧林再次打斷孟宇。

孟宇看了看林幽夢,又看了看顧林,有些無奈,這兩人,還真是有個性的人!

一個打賭輸了非要湊上去,一個打賭贏了非要攆人走,這都什麼和什麼啊!

他受林幽雪的拜託,勸說林幽夢好幾次讓她不要在意賭注,可是她偏偏鐵了心,就要留在顧林身邊!

「那個,顧林,你先聽我說完,要是聽完你還堅持拒絕,我也就不摻合了。」

見顧林點頭后,孟宇接着道:「你想擺脫幽雪,其實可以這樣。你同意幽夢冒險隊跟着你,如此一來,你就可以讓幽雪回幽夢冒險隊繼續當她的隊長,那麼幽夢冒險隊是需要完成冒險會一定數目的任務,這不就解決問題了?」

孟宇又看向林幽夢,道:「如此,在顧林需要你們的時候,你們可以給顧林幫助,豈不是兩全其美?」

這是孟宇能夠想到最好的辦法了,若是還不行,他也無能為力了。

林幽雪和顧林都是沉吟起來,在考慮可行性。

顧林率先開口:「這個方法可行,我同意!」

他思前想後,林幽夢這麼跟着他的確不是辦法,畢竟他還要回星月大森林,總不能帶這個女人回去的!

孟宇的建議確實可以讓他避免這個麻煩問題。

「我也同意!」林幽夢道。

「那太好了,你現在就可以回你的幽夢冒險隊了,別跟着我了!」顧林笑道。

孟宇有些無語,這個顧林,就這麼討厭林幽夢?

林幽夢取出一塊青綠色的石頭遞給了顧林,「這是幽夢冒險隊的傳訊石,在一定的距離內,只要輸入靈力,就可以互相溝通。」

顧林收下傳訊石,林幽夢轉身就走。

她就是如此雷厲風行的人,打賭輸了,說她是顧林的,那她就是顧林的!

顧林鬆了一口氣,總算是暫時擺脫這個女人了。

「買到靈草我就給你送來。」孟宇隨後也離開。

不得不說,孟宇的效率很高,不到半個時辰,他就帶着四百多株一級靈草回來了。

「我收購的比較急,所以價格偏高一些,不然能買到五百株。」

「這些足夠了,多謝!」

孟宇離開后,顧林關上門,迫不及待的修鍊起來。

一株靈草拿在手裏,手指勾動,靈力包裹靈草。

「給我封!」

在靈草捏碎的瞬間,顧林的靈力就將要溢散的藥力能量包裹住。

砰!

一道氣爆聲響起,宣告失敗。

「繼續!」顧林並不氣餒,繼續嘗試。

一株!失敗!

兩株!失敗!

……

第三百二十八株靈草捏碎,在顧林靈力的包裹下,已經可以看到有着翠綠的液滴在緩緩的形成。

砰!

液滴破碎,震的顧林後退好幾步。

「就要成功了!」

此時的顧林眼睛佈滿了血絲,可他的精神卻很亢奮!

就在顧林全部精力都用在修鍊《掠奪一》的時候,錢富貴交易所卻是公佈了一個轟動的消息。

三天後,錢富貴交易所將會舉辦一場拍賣會,屆時,會有關於星月別院的功法拍賣。 葛志誠的老丈人王亮么?葉凡想到那個人,微微一笑。

難得他還記得自己。

「行啊,中午還是晚上?」葉凡問道。

「中午!」葛志誠開心的說道,「葉凡,還是你講義氣!」

「小事兒,你把地址發給我,我過去就是了。」

掛了電話,葉凡很快收到信息。

臨到中午,葉凡和陳慧嫻說了一聲,又把要跟著一起去的李紫涵按在家裡。

帶李紫涵去……

葉凡一想這事兒就開始頭疼。

所以他乾脆自己去,只是沒有合適的車。

「葉先生,你開我的車去。」李紫涵讓助理小沫拿出一堆車鑰匙。

葉凡看了一眼,都是跑車,他沉吟一下,「李少華的車運回去了么?」

「運回去了,我哥喜歡那車喜歡的不行。葉先生你原來想開那種車啊,我和我哥說,讓他給你組裝一台。」

葉凡沒辦法,只好隨便拿了一把鑰匙,開著法拉利下山。

講真,這車比李少華的改裝車差了不少,無論是從性能上講還是從舒適度上來講都有差距。

李少華還真是很會享受,葉凡想到。

下山之後葉凡找了一個停車場把車停下,叫了一台計程車趕奔吃飯的飯店。

遠遠的酒看見葛志誠和他岳父王亮站在門口,正在說著什麼。

「伯父,我來了。」葉凡下車,微笑著和王亮打招呼。

「葉凡啊,上次我那老友家的事情,真是感謝你了。他女兒的病已經好的差不多了,一直張羅著請你吃頓飯,表達一下感謝。」

「呵呵。」葉凡笑了笑。

「裡面請。」

「不敢不敢,伯父您請。」葉凡看在葛志誠的面子上,客客氣氣的讓著王亮。

剛要進門,一台嶄新的寶馬X5開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