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名劍戰士幾乎同時衝到無面者的前面,身體交錯而過,發出了牙癢的撕扯聲。

「咣當!」「呃……唔!」

長劍從兩名劍戰士手中滑落,他們痛苦地捂著臉和脖子,想要發出聲音卻已經做不到了,最終掙扎了幾下,重重摔倒在地,死了!

「呀啊啊!!!」

一名女性貴族看到兩名劍戰士就這樣死在自己的面前,瞪大了眼睛,發出刺耳的尖叫聲。

「噓……這位女士,請不要叫那麼大聲,這是一門藝術,希望你能夠好好欣賞,放心,等會兒我也會將你變成藝術品!」無面者斜眼看著尖叫的女性貴族,露出森然的笑容,開口道。

在無面者的手上,捏著一把小巧精緻的刀,有點類似地球世界的手術刀,鋒利且致命。

刀刃上有鮮血滴落,而地板上,還有兩張血淋淋的麵皮,正是兩名劍戰士的。

就在剛才交錯的一瞬間,無面者以極其變態的速度割下了兩名劍戰士的麵皮,並且割斷了他們的喉嚨,造成致命一擊,最終因為流血殆盡而死。

無面者伸出長長的舌頭舔了舔刀刃上的血跡,發出一陣怪笑,開口道:「我真的很熱愛這份工作,因為每一次都可以品嘗到不同人的鮮血和恐懼,真讓我興奮不已!」

「!」席亞娜不驚失色,她沒想到自己護衛隊的兩名劍戰士在一瞬間就被無面者擊殺,自己都沒看清楚發生了什麼。

席亞娜漸漸感到了一絲危險,立刻命令道:「你們全都上,不論死活!能夠殺死他,倫薩特家族重賞1萬枚金幣!」

這時候已經顧不上活捉無面者了,只要能夠擊斃對方即可。

而那些護衛隊的成員顯然被無面者的強大所震懾,在瞬間擊殺兩名相當於黃金級冒險者水平的人,其自身實力絕對有白金級,甚至更高的實力。

不敢再有絲毫大意,護衛隊所有人都打起百分之兩百的精神,並且打算一起上。

陸昊蒼悠閑地站在旁邊看著無面者與護衛隊的戰鬥,他絲毫不在意最後到底誰能夠笑到最後,甚至不關心席亞娜與博德子爵的生死。

至於為什麼要揭穿無面者的身份,陸昊蒼優先考慮的是,這個傢伙是否跟昨晚埋伏暗殺他的幕後者有關。

不過從無面者對自己的反應來看,應該是不認識的,那麼兩者之間恐怕沒有聯繫。

霍爾特和曼緹麗則是邊吃東西邊看好戲,與本傑明還不時聊上幾句,絲毫沒有緊張感。

「上!」護衛隊的頭頭手持劍盾,雙眼絲絲地盯著無面者,咽了咽口水,狠下決心,大吼一聲,率先沖向了無面者。

其他成員立刻跟上,打算用人數上的優勢壓制無面者,只要不給對方出手的機會,他們還是有很大的贏面。

「嘿!」無面者嗤笑一聲,看著迎向自己的一群護衛隊成員,眼中滿是不屑,自語道:「狼群的強大令猛虎感到顫抖,只可惜,你們只是一群羔羊!」

說著,無面者雙手一抖,每隻手上都夾了三柄手術刀,透露著幽幽寒光。

「起舞吧!死亡之舞!」

在護衛隊的成員臨近后,無面者旋轉起來,雙手的刀刃劃出優美而致命的弧線,那些朝他砍去的武器全部被格擋開。

「噗!」「呃啊!」

無面者的身形靈動又詭異,每次出手讓人捉摸不定,護衛隊的成員大多數在毫無反應的情況下被劃開喉嚨,然後殘忍地割下麵皮,最終倒在地上慘死。

沒多久,能夠站在場上的護衛隊成員只剩下三人,其中包括護衛隊頭頭,他們三人是護衛隊中實力最強的,但身上還是掛了彩,血條也少了一半以上。

宴會廳的地上,躺了一堆沒有麵皮的屍體,那些貴族們臉上都寫滿了驚恐,想要尖叫出聲,又怕熱鬧無面者,只能竭力憋住,內心已經被恐怖所佔據,想要離開,雙腳卻在打顫。

「哦,美麗的死亡之舞,我真是一名藝術家,鮮血的點綴讓整個大廳看起來完美極了!」無面者張開雙手,看著周圍的慘狀,發出了感慨,這傢伙應該是一個十足的變態。

「真不好意思,讓席亞娜小姐久等了,等我再把這幾個礙事的傢伙解決掉,就輪到您了,把您那張美麗的麵皮割下來,實在是我的榮幸,一定會成為我最好的收藏之一!」無面者眼中充滿了興奮,對席亞娜的美貌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果然,還是用這種方式殺人是最痛快的,毒殺簡直蠢透了!」無面者一邊說著,一邊緩緩走向僅剩的三名護衛隊成員。

三名護衛隊的成員冷汗直流,他們自知不是無面者的對手,內心充滿了掙扎。

…… 人在明智不敵的情況下會做出怎樣的反應呢?

第一種,自然就是轉身逃跑,這並不可恥,為了活下去,這是最為本能的做法,因為沒有人願意輕易死去,畢竟生命只有一次。

而第二種,堅持自己的信念,為了信仰戰鬥到底,不論結果如何,即便戰死,也是一種光榮。

很顯然,護衛隊僅剩的三人屬於後者,他們只是倫薩特家族花錢請來的護衛,當真正發生災難性的打擊時,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捨棄席亞娜和博德子爵也是很正常的。

三名僅剩的護衛隊成員相互之間看了一眼,確認過眼神,知道下一步應該怎麼做。

「對不住了,大小姐,老爺,我們不是這傢伙的對手,自己的小命(狗命)要緊,後會有期!」護衛隊頭頭突然轉身朝宴會廳門外跑去,順便十分瀟洒地留下一句騷話。

另外兩人也是朝不同的方向跑去,頭也不回,他們徹底被無面者打怕了,想要趕緊逃離這裡。

「你們!」看到絲毫不顧情面而逃跑的護衛隊三人,席亞娜氣得直跺腳,真的沒想到會出現這樣尷尬的情況,但又顯得無可奈何,這種時候自己也無力阻止。

「嘿嘿嘿!真性情,看起來花錢雇來的人終歸不靠譜,如果席亞娜小姐不介意的話,讓我代勞幫您處理『垃圾』吧!」無面者看著從三個不同方向逃跑的護衛隊成員,冷笑一聲,朝著席亞娜開口道。

「嗖!」

不等席亞娜回答,三道幽芒直奔三人而去,精準而快速。

「噗!」

「-156!」「-173!」「-166!」

幾乎同一時間,三名護衛隊的成員後頸上被插了一柄小刀,鮮紅的數字從他們頭頂冒起,因為是要害部位,傷害想到可觀,不過暫時還要不了他們的命。

三人痛呼一聲,但為了活下去,顧不上疼痛,拔腿想要繼續朝外面跑去,宴會廳的門離他們只有幾步之遙。

「咚!」「噗通!」

不過三人在跑出去沒多遠之後,雙膝一軟,跪倒在地,最後眼神中透露出不甘,緩緩倒地,頭頂的血量已經見底,證明他們已經徹底死亡。

在三人屍體的後頸處,那柄小刀傷口的周圍,已經變成了紫黑色,流出的鮮血也是黑色的,說明無面者剛才投擲的飛刀塗了劇毒,而後頸距離大腦非常近,用不了多久便直接毒殺了三人。

「席亞娜小姐,請不用客氣!」無面者右手放在胸前,左手高高上揚,躬身朝席亞娜做了一個誇張的紳士禮,說道。

席亞娜沒有領會無面者的好意,反而一陣心驚,因為護衛隊中最強的三人在毫無反應的情況下被射中飛刀,然後又在極短的時間內被毒殺,恐怕接下來就會輪到自己和父親。

「難道,真的要死在這裡?我不甘心!」席亞娜暗暗咬牙,眼中充滿了不甘,她不願意就這麼死去。

無面者恐怖的面容加上森然的冷笑,給在場的貴族們造成巨大的壓力,現在護衛隊已經全部身亡,接下來很有可能就是他們,從前者的做事風格可以看出,他是絕對不會留下活口和證據,整個宴會廳中的所有人都是他殘殺的目標。

一時間,整個宴會廳中,除了淡定無比的陸昊蒼四人外,其他人都驚恐萬分,不知道接下來等待他們的命運是什麼。

「哦,對了,說起來,還有一個麻煩要處理一下……」無面者想起什麼,轉向一旁淡定無比的陸昊蒼,獰笑道,「剛才如果不是這位『大偵探』的話,我還不至於那麼快暴露,有必要好好『答謝』你一番才是!」

無面者對陸昊蒼的印象還是很深的,如果不是他的關係,自己隱藏的身份就不會暴露,到時候還可以潛伏起來,用各種方式殺死席亞娜和博德子爵。

「你的推理和洞察能力確實不錯,不過不知道你能不能躲過我的手術刀!」無面者緩緩走向陸昊蒼,手中轉動著小巧的手術刀,對於自己的實力有著極度自信,他不覺得一名白銀級的冒險者能對他構成威脅。

「這個,或許試一試就知道了。」陸昊蒼一臉淡然地回道。

陸昊蒼真的有那麼強的推理分析能力?僅僅看到手中的老繭,還有那身不合適的衣服便知道無面者有問題?

當然不是啦!

陸昊蒼可是有著饋贈之眼的存在,在一開始的時候便看到了無面者的屬性,當時就驚訝為什麼一名侍女會有那麼誇張的屬性,不過看到對方的職業后便一目了然了。

無面者,LV.35

職業:殺手

力量:66

敏捷:70

智力:20

精神:33

體力:68

攻擊力:53+36

防禦力:7+12

魔法防禦力:3

生命值:680

魔力值:330

技能:手術切割、斷喉、制毒、急速強化、腕力提升

無面者的屬性還是很不錯的,稍遜於安潔莉娜卡,但也相差無幾,都算是一流的殺手,不過對於陸昊蒼來說,還是不夠看,雖然對方有一些技能的優勢,基礎屬性的巨大差距還是無法彌補的。

當然,無面者並不知道這其中的差距,他只是把陸昊蒼當做一個普通的白銀級冒險者而已。

「是嗎?看起來你的嘴還挺硬,希望到時候能夠聽到你求饒的聲音!嘿嘿嘿!」無面者舔了一下刀刃,覺得陸昊蒼實在逞口舌之能,不以為意。

「680的生命值嗎?三下?兩下?」陸昊蒼喃喃自語道,開始計算用什麼樣的方式解決戰鬥。

「害怕了?在祈禱?沒關係,我會讓你沒有痛苦地死去!這,當然是不可能的!我會讓你體會到什麼才叫真正的生不如死!嘿嘿嘿!」無面者看到陸昊蒼在那裡嘀咕,以為是害怕了,反而變得更加興奮起來。

「決定了,就兩下!」陸昊蒼似乎下定了決心,輕輕捏了捏自己的拳頭,一個閃身消失在原地。

「什麼!?」無面者看到消失在眼前的陸昊蒼,大吃一驚,腦袋有點蒙圈。

…… 雖然無面者是一名殺手,在敏捷上也遠高於一般的黃金級冒險者,這也是他之前殺死那些護衛隊成員,後者沒有反應過來的原因。

但是,在擁有150點敏捷的陸昊蒼面前,顯得有些不夠看,差距還是相當明顯的。

「別找了,在你後面。」就在無面者一臉震驚地尋找陸昊蒼的身影時,一個冷漠的聲音從背後傳來,猛然回頭看去,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陸昊蒼已經來到了他的後面,一臉愜意地看著他。

「什……」無面者瞪大了眼睛,眼神中滿是難以置信,剛才那一瞬間陸昊蒼竟然已經來到自己的背後,而他卻沒有察覺,實在是匪夷所思。

而就在無面者張嘴驚呼的時,一道黑影急速朝自己飛來,下意思想要抬手進行格擋,卻發現面頰傳來一股巨力,兩眼一花,意識都快被擊散,身體更是不受控制地騰空而起,飛向遠處。

「-366!」

「嘭!」

恐怖的數字從無面者的頭頂冒出,血條更是直接少了一大半,而身在空中,尚未反應過來的他腦子出現了N多想法,差點懷疑自己已經不是自己。

無面者飛行了一會兒,狠狠砸在宴會廳的牆壁上,整個人如同浮雕般貼在牆上,就像他自己說的,很有藝術感。

「……」在場的其他人,包括席亞娜在內,都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懾到,剛才還不可一世的無面者竟然直接砸進了牆壁中,而擊飛他的人,應該就是白銀級的冒險者,陸昊蒼。

陸昊蒼摸了摸打在無面者面頰的拳頭,自語道:「366?還行,下一擊直接解決你。」

「唔呃……咳咳!」過了一會兒,無面者終於緩過勁來,意識漸漸恢復,艱難地晃了晃腦袋,努力使自己清醒一點。

「剛才……我是怎麼了?」無面者扶著腦袋,喃喃自語,他到現在還沒反應過來自己是怎麼了,就在那一瞬間發生的事情,連他都沒有看清楚,莫名其妙就被打飛,然後撞牆。

「怎麼,撞懵啦?要不我幫你回憶一下?」鬼魅般的聲音再次響起,無面者聽到這個聲音,身體忍不住打了個冷顫,就是聽到這個聲音,自己才會被擊飛,造成重創,所以心裡有了陰影。

「你!怎,怎麼可能!」看到陸昊蒼突然站在自己的面前,一副坦然自若的笑臉,無面者發自內心產生了一股懼意,他從來沒想過自己竟會在瞬間被擊飛,而且生命值少了一大半,如果再挨上一下,自己必死無疑。

「看來不是我能不能躲過你的手術刀,而是你躲不了我的拳頭呢。」陸昊蒼在無面者面前晃了晃自己的拳頭,笑道。

「你,你絕對不是白銀級的冒險者,你到底是什麼人!」無面者努力使自己鎮定下來,低聲質問道。

「如你所見,我所佩戴的徽章就是如此,如假包換的白銀級冒險者,要不,我把冒險者卡片也給你看一下?」陸昊蒼指了指自己胸前的白銀級冒險者徽章,打趣道。

無面者使勁地搖了搖頭,顯得有些癲狂道:「不可能!白銀級冒險者怎麼可能會那麼強大!我不信!」

陸昊蒼無奈地嘆了口氣,聳聳肩,回道:「或許是你的弱小限制了你的想象,誰說白銀級冒險者不能那麼強?可憐的傢伙,沒了臉皮之後,腦子也變傻了,我同情你。」

一邊說著,陸昊蒼一邊露出關愛弱者的眼神,煞有其事地把無面者當成了一個失敗的loser。

「啊!!!不可能!」

「急速提升!」「腕力強化!」

無面者猛然瞪大了眼睛,大吼一聲,給自己加持了增益型的技能,在速度和力量上得到了大幅提升。

「手術切割!」「斷喉!」

無面者這時陷入半癲狂狀態,雙手齊動,使用了兩個攻擊技能,也就是將護衛隊成員麵皮割下,然後割斷喉嚨的致命技能。

一左一右兩道寒芒朝陸昊蒼襲來,速度非常快,有了增益型技能的加持,無面者的出手速度至少快了30%,這個數值已經相當可觀,差不多等同於增長20點敏捷。

只可惜,陸昊蒼的敏捷是無面者的兩倍還要多,所以結局是註定的。

陸昊蒼身體向後一仰,輕鬆避過了無面者的兩柄手術刀,不等後者再有後續的進攻,直接抬起一腳踩在他的臉上。

「咚!」

無面者再一次連頭帶人整個砸進牆壁中,而這一次牆壁再也受不了摧殘,悲鳴一聲,轟然倒塌。

「-314!」

有一個鮮紅的數字從無面者頭頂冒出,加上前面的366點傷害,正好不多不少680,血條終於見空,換言之,這個高階的殺手死翹翹了。

「搞定收工,說兩下就兩下,絕不缺斤少兩,誠信買賣,童叟無欺。」陸昊蒼收回自己的腳,看了一眼已經真的面目全非的無面者,開口道。

無面者癱倒在地上,身上還有許多牆壁掉落的碎石,而他的臉已經如同爛西瓜一樣,這次真的變成了「無面者」。

「阿古拉師父,你真厲害,我真的不敢相信你是一個白銀級的冒險者!」見無面者被陸昊蒼輕鬆解決,在一旁觀戰的本傑明率先上前稱讚道。

「那是阿古拉少爺的常規操作,不要驚訝!」霍爾特擺出一副見怪不怪的模樣,開口道。

曼緹麗乖巧地在一邊沒有說話,但是眼神中透露著崇拜。

看到無面者倒下,席亞娜小心翼翼地走了上來,向陸昊蒼詢問道:「他,死了嗎?」

「不然你去驗屍證明一下?」陸昊蒼反問道。

雖然這話很嗆人,但是席亞娜難得沒有反駁,畢竟眼前這個男人剛剛救了她和整個倫薩特家族,心中還是有一絲感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