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掌剛拍中那開啟魃元塔門的所在,方昊天內心中卻是警兆突生。

他心裡猛地一跳:「有危險!」

轟隆!

身後突然有兩道利芒斬至,一道是劍光一道是刀芒。

「哼!」

方昊天轉身揮劍。

砰砰!

兩聲劇響,劍光和刀芒被他擊散,但強大的力時量卻是撞得他倒飛入剛開啟的門戶內。

「這兩人好強大,就算不是法相境那也是金丹境巔峰。」

倒飛中的方昊天臉色微變。

一米,兩米,三米……倒飛三十多米他才停下來,依稀看到正在緩緩關閉的門戶之外有人影閃動,其中就有那兩個剛才襲擊他的傢伙。

「那兩人來得及進來嗎?」

方昊天暗忖著,他轉身前奔,他暫時不想跟那兩個實力強大的傢伙糾纏,既然進來了就得第一時間找到田不歸將其救出才行。

咻!

方昊天身化閃電向前暴射。

轉瞬五十米。

突然間兩側有強大的攻擊襲殺。 秦懷鈺說話的同時,就將自己的手機定位打開,絲毫不認為自己說話的口吻有什麼不妥。

大概是了解秦懷鈺說一不二的脾性,所以保安只好妥協:「那還是我陪你一起出去。」

不管怎麼說,保安不可能讓秦懷玉一個人離開,這萬一發生點什麼意外的話,就是把他賣了也賠不起啊!

大概是秦懷鈺我行我素慣了,再加上門崗這裡也沒有收到禁止秦懷鈺出行的通知,所以他們暢通無阻地離開了海邊別墅。

此刻秦慕年開車載著秦菲趕往海邊別墅,絲毫不知道因為自己手機設置的靜音而讓秦懷鈺誤會成這個樣子,更是不知道這個小屁孩現在居然在籌劃著怎麼營救他們。

秦懷鈺和保安出門之後才發現附近正在檢修電路,而且外面的氣溫有些冷。

儘管保安已經開了車內的暖氣,但秦懷鈺還是覺得寒意來襲。

「小少爺,我們不如先回家去穿件衣服吧?」

保安試圖說服秦懷鈺,畢竟眼下是多事之秋,盡量減少出行還是比較明智的。

「不行,萬一我媽咪和舅舅真的被困在外面,每耽誤一秒鐘就有可能萬劫不復。」秦懷鈺斬釘截鐵地拒絕。

這個保安知道秦懷鈺一旦倔強起來的時候,那可是十頭牛都拉不回來的,於是只好脫下了他自己的外套披在秦懷鈺的身上。

「別嫌棄,別感冒了。」

秦懷鈺頓時覺得溫暖多了,不過瞥了眼保安單薄的襯衫,有些擔心的問道:「叔叔,你不冷嗎?」

「沒事,我是男子漢大丈夫,不礙事。」保安義薄雲天的說著,卻不由自主的連著打了兩個噴嚏。

「叔叔,還是你把衣服穿上吧。」

說著,秦懷鈺就作勢要脫衣服,卻被保安阻止了,「還是你穿著,我是大人,扛得住。」

秦懷鈺眉眼彎彎,「叔叔,你真好,嫁給你的阿姨肯定會是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保安尷尬地咳嗽了兩聲,「你就別取笑我了,別說娶到老婆了,就是找個約會的對象都困難哦。」

「為什麼呢?」秦懷鈺一臉的難以置信。

「你還小,等你長大了,自然而然就知道了。」

秦懷鈺傲嬌地搖了搖頭,然後就埋頭耍手機。

保安無意間瞥了眼秦懷鈺的手機,瞬間被滿屏的亂碼看懵了,心想著有錢人家就是任性,連孩子玩的遊戲都這麼標新立異?

殊不知秦懷鈺玩的不是遊戲,而是利用黑客技術進入了轄區內的醫療網路平台,迅速查詢著有關秦菲的就診信息。

很快,秦懷鈺就敏銳地發現了一件事。

根據就診時間來推算的話,也就是說在海邊別墅看到那個老妖婆跟小狐狸精之前,他媽咪就已經去過醫院了。

報告單上的產檢顯示胎動正常,而且還是雙胞胎?

「哇塞?媽咪好棒哦!」

秦懷鈺自言自語的一句話,成功勾起了身旁保安的好奇心,隨口問了一句,「少爺,你怎麼了?」

秦懷鈺快速退出頁面,插科打諢道,「沒什麼,就是想快點看到我媽咪。」

「我靠,真沒看出來這個小東西還是個媽寶男呢?」當然這句話是保安在心裡評價的。

「叔叔,你能不能再開快一點?就去我媽咪平時做產檢的那家醫院。」

之前都是漫無目的地往前開,這下有了最新指示,保安也不敢怠慢,開始專心致志地開著車。

秦菲在車上睡著了,所以是被秦慕年抱著回到海邊別墅的。

不等他踏上旋轉樓梯,就聽到本該是東方玉卿的卧室內傳來了激烈的打鬥聲。

秦慕年的眸底閃過一抹惶恐,趕緊轉身將秦菲放在附近的沙發上,然後他一邊給沈闊打電話,一邊往樓上的房間跑去。

等秦慕年闖進卧室的時候,發現一個黑衣人跳窗逃了,而屋內還站著一個滿臉絡腮鬍子的老年人。

秦慕年出於本能地呵斥道:「你是誰?是怎麼進來的?」

東方玉卿一愣,隨即便反應過來他還沒來得及卸下偽裝,就遭遇到了偷襲。

「哥,是我,菲菲呢?」東方玉卿神情焦慮地問著,還不忘快速撕掉臉頰上的人皮面具。

饒是秦慕年知道是東方玉卿,也著實被某人的易容術折服了,不禁感嘆道:「嘖嘖,虧我妹沒認出你,你這哪裡叫喬裝打扮?我看叫毀容更為合適。」

被當眾戲謔,東方玉卿確實很無語,但時間緊迫,他暫時還不想讓秦菲發現他的秘密。

「哥,我繼續躺屍,剩下的隱患交給你處理。」

東方玉卿動作嫻熟地把自己偽裝時用過的道具還有服裝統統塞到了床底下,然後迅速躺回到了床上。

秦慕年瞠目結舌地看著東方玉卿做完這些,禁不住回應道:「我妹妹睡著了,剛才不知道樓上發生了什麼事情,所以就把她一個人放在沙發那裡了。」

遲遲聽不到東方玉卿回話,秦慕年有些煩躁,「喂,我說你小子怎麼回事?我跟你說話呢?」

回應秦慕年的是秦菲的驚呼聲,「啊……」

顯然把秦慕年嚇了一跳,好在屋內沒有開燈,而且還是背對著秦菲,否則他剛才被嚇到花容失色的模樣足夠秦菲嘲笑他一整年的。

秦菲戰戰兢兢地打開卧室內的燈,看到屋內一片狼藉,頓時怒了:「哥,你在我卧室里幹嗎了?我剛才好像聽到有奇怪的聲音……」

說著,秦菲就跑到床鋪那裡,發現東方玉卿安然無恙地躺在那裡,這才堪堪鬆了一口氣。

被秦菲的眼神瞪得有些心虛,「那個……我剛才突然來了靈感,於是就在屋內打了一套拳法,你要不要看?」

秦慕年絞盡腦汁就想到這麼個理由,說完后連他都忍不住在心裡吐槽。

看到秦菲同樣嫌棄的眼神后,秦慕年也覺得臊得慌,於是抬腳往出走。

「你先休息一會,我去幫你準備晚餐。」

「哥,以後不准你在踏入這裡半步。你若是真的喜歡打拳,不如去嵩山少林寺出家,我有空會去看望你的。」

聞聲后,秦慕年如遭雷擊,一時間都不知道該如何反應才能順利化解秦菲的誤會? 方昊天一切洞察,並不意外,揮劍將四個突襲的魔化仙師斬殺。

然而那四個魔化仙師剛死,陡然之間異變突起。

「轟隆!」

兩邊都有一塊巨大的石板向他夾來。

方昊天能感覺得到石板的強大,若被夾中估計他都能變成肉餅。

他知道肯定是塔中的惡魔強者發動了塔中的攻擊機關。

兩塊石板迅速夾來,感覺整座塔都在震動,塔要崩塌了一樣。

「沖!」

方昊天猛地提氣,整個人化為了一道殘影,剛過石板,石板就夾在了一起。

砰。

石板相撞,發出巨響。

方昊天回頭看了一眼,發現路已經被堵死。

很明顯塔中守護的惡魔強者啟動此機關的目的既想夾死他也是為了將他的退路切斷。

後者的更是真正的目的。

方昊天冷笑,堵住他的退路,不也等於堵住了他們自已的退路嗎?

既然無退路,那就殺進去再說。

至於救了人能不能出去這一點方昊天沒有想。

這些惡魔高手並不是在絕望的情況下就這麼快就啟動此機關,證明這裡堵住但還是能再開的。

「轟隆!」

前面魔氣突然暴涌,這一剎那就好像整個塔內都是惡魔一樣,十幾名惡魔強者同時暴撲同時出手,他們聯手的攻擊當面碾壓過來。

「轟隆隆!」

聯手一擊,聲勢浩蕩,簡直是一陣海潮般的聲音。

聲音震耳欲聾。

「才十幾個虛丹境的修為聯手就有這等威力?不好,這裡的陣法對他們有加持的作用,我要萬分小心才行。」

方昊天感覺到壓力。

轟隆!

九把魂劍暴起碾壓而出,悍然迎上對面而來的可怕攻擊。

魂劍瘋狂前沖,一下子就斬出一道通道。

就在通道出現,千鈞一髮之際方昊天原地消失,以毫釐之差和對方可怕的毀滅性的攻擊洪流擦身而過,然後出現在了那十幾個惡魔強者的面前。

這些強者,有些是魔化人類,有些是真的惡魔。

但不管是魔化還是真的惡魔,在方昊天的眼中都全當是惡魔了。

所以他出手無情。

「都給我去死!」

方昊天心念驟動,另外九把魂劍也出現。

十八把魂劍同時暴發,轟隆隆……地崩山塌,那十幾個惡魔強者轉眼就被擊殺。

餘下的惡魔見此都突然閃到一邊,然後一個個消失。

其實他們都是一個個閃入暗門藏身於一個個特製的石室中。

方昊天雖然洞察他們每一個的藏身之地,如果想殺都能將他們全部滅殺。

但他現在沒有這個心思,他要儘快找到田不歸。

方昊天現在「看」到那兩個之前攻擊他的強者正在研究如何打開那兩塊堵路的石板,他覺得他們遲早能打開,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那兩人的強大已經引起了方昊天些許忌憚,若讓對方進來那他夾在中間,前有惡魔後有惡人,他等於背腹受敵情勢不好。

「一切以找到田不歸為先。」

方昊天眼中毅芒閃爍,持劍前沖,十八把魂劍在他的身周遊走,一旦有惡魔攻擊,十八把魂劍便視情況而出擊。

襲擊的惡魔強者數量多就十八把魂劍同時出擊,如果數量少於十八把魂劍,那就一對一出擊。

一把魂劍,實際上就等於一個魂武者方昊天,所以一對一暫時能夠殺敵,綽綽有餘。

隨著方昊天越來越濃入魃元塔,出現截殺阻擊的惡魔實力越來越強大,五百米過後,出現的惡魔已經是金丹級別了。

但方昊天連著斬殺兩個金丹境惡魔后卻發現了一件事,就是這裡的金丹境惡魔實力似乎有點不足。

嚴格來說力量很強大,但卻缺乏靈活。

「這是惡魔傀儡,並不是人類也不是真正的惡魔,這是一種戰鬥傀儡。」

方昊天突然想到這一點,這讓他很震驚。

這裡竟然有這麼強大的傀儡,如果魔軍擁有大量這等傀儡,那絕對是人族的惡夢與災難。

「這種戰鬥傀儡只有這裡才有還是在魔軍營中已經存在?這種戰鬥傀男魔軍擁有多少數量?」

方昊天意識到這個問題絕對要重視,他決定一離開這裡就得想辦法將戰鬥傀儡的事跟軍部溝通,看軍部對這等擁有金丹境實力的惡魔戰鬥傀儡有沒有了解。

繼續向前,再斬殺五個金丹境惡魔戰鬥傀儡后,方昊天已經再度深入五百米的距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