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割石頭當然也是用彈指神劍。

唐明玉的修為高深,對於彈指神劍的掌握還是很快的,沒多久就能從手指里彈射出劍氣,用於切割石頭。

這個洞底的石頭以和田石為主。

和田石,在大唐國主要產於大漠一帶。

和田石有不同的質地與形狀,大多含有和田玉的成份,表面光潔圓潤,質地堅硬細膩,色彩比較豐富,主要有黑、紅、白、黃、綠等色。

和田石紋絡清晰、圖案奇特,極具觀賞價值。

可惜這個洞底的和田石所含的和田玉成分不多,至少唐無極這麼久也沒找到好看的和田玉。

不過,這樣的和田石用來雕刻已經是非常好了。

唐明玉的劍氣十分強悍,哪怕是這裡的大塊和田石,切割起來也如同切豆腐一下。

先是切了一塊大概半尺見方的石頭,然後唐明玉在上面先畫了一個圓的範圍,接著再繼續切割成一個圓錐形的模樣。

在這個過程中,唐明玉切換著不同手指的彈指神劍,玩得不亦樂乎。

都說看著容易做起來難,哪怕是非常簡單的石碗,想要靠著劍氣做好也沒這麼容易,至少唐明玉花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最後在掏中間的時候一個不小心劍氣釋放得稍微大了些,石碗便咔擦裂成兩半。

這個時候,唐無極就會鼓勵唐明玉,一開始都這樣的,他雕得鍋碗瓢盆也是經過好多次的嘗試才最終做好的。

熟能生巧,唐明玉也知道這個理,而且這不僅僅是在雕刻,而是在練劍氣,所以她並沒氣餒,又切割了一塊石頭開始做石碗。

連續裂了四個,到第五個唐明玉才做成了一個非常粗糙的石碗,表面也沒有花紋,內里也並不光滑,但唐明玉已經是非常高興了。

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 幽靈谷!

「我想去看看!」

「我也想去!」

至尊寶和金剛道。

他們聽說了星痕界這事後,都想去看看。

來到乾坤界,他們的修為都沒有了,成了肉身強大的普通猴子。

「你們確定要去?你兩可都沒有修為,只是普通猴子而已,若是真的去了,一巴掌被人拍死了恐怕都沒人知道。」凌風回答。

極品最強大少 「有些路,哪怕再艱難,也要自己去走一走,有些磨難,哪怕再痛苦,也要親身體會,有些危險~必須要冒!」至尊寶道。

「修行路,必須要自己走!」金剛也道。

這兩個傢伙,在西遊世界度過許久歲月,就連至尊寶也有好幾百歲,嚴格意義上來說,都可以算得上老怪物了,說話總是以一種莫名滄桑的口吻。

「底層生靈的體驗,也是修行的一部分!」金剛道。

每個人的修行感悟不同,凌風也不好強制讓誰誰誰怎麼怎麼樣。

「也罷,你們要走就走吧,剛來這個世界,好奇也是難免的。」凌風同意至尊寶和金剛出去歷練。

「謝謝師父!」

得到允許后兩個猴子高興不已…好吧,有一個是猩猩。

「師父,其實……弟子有一事不解。」金剛欲言又止了半天,終於狠下決心開口。

「何事?」

「您……」他還在猶豫。

「您……為什麼在西遊世界里活了那麼長歲月,性格還是…咳咳!」

「逗比嗎?不成熟不穩重嗎?感覺很二?」

金剛一臉:這可是你說的,我沒說過…的表情。

凌風在西遊可以說過了很長很長一段時間,按理說,他的性格應該變得沉重若岳,行為舉止也變得正經起來,可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和金剛初次見面,沒有兩樣。

他們哪裡知道,凌風在哪些世界,根本就像是做夢一樣,夢醒了,也回歸了現實。

「有句話叫做…當你凝視深淵,深淵也在凝視你,看可以,但是別看太久,你會陷落進去!」凌風正兒八經地道。

「在那個世界活了那麼久,難道你就不覺得無聊嗎?若是你看不破虛妄,找不回初心,那就會陷入永久的恐懼輪迴中,無聊到一定程度,會覺得生和死沒有什麼區別。 豪門庶媳 而如果一個人,想到了死…那人生就徹底變成了灰暗…沒有前途和光明,更沒有了生存的動力。」凌風原本是想胡扯的,可是說著說著,把自己都感動了。

「……」

「我和別人不同,我是凌風!別人或許經歷了許久歲月,人性,感情,甚至一舉一動都會變得像塊石頭,像片高高在上的雲彩漠然俯視世間的一切,但是…這都不是我想要的,我要的…就是生活有目標,生活有快樂,又讓我一直生存的動力。」

「現在挺好,建設建設山河宗,教一教大家修鍊,和大家一起玩耍玩耍,以初心對待生活,處處能找到樂趣…挺好!總比做一塊石頭強!」

凌風解釋。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

這句話,凌風一直記得,也一直在謹守。

他不想做一個幾萬年體會不到快樂的人。

如果把他比作武俠小說中的一位,那他就是老頑童。

哪怕白髮蒼蒼,哪怕身上也有各種令人笑不出來的牽扯,他也是樂觀的。

人生是自己的,快樂的活,亦或者痛苦地走,都是自己在過,沒人會幫自己承擔。

這點,凌風早已領悟。

「師父…弟子明白了!」金剛重重點頭。

說來,他和凌風在西遊世界經過那麼多年,心早已沒有了當初的熱血,看任何人都總覺得沒意思,現在聽到聽到這番話,忽然覺得豁然開朗。

「很多事情,還需要自己去體會,我說這些,其實並不是為了讓你們學習我的生活方式,也不是讓你們對我產生崇拜之情…真正的意思是:幹了這碗毒雞湯,去尋找你們自己的路吧。」凌風鄭重地道。

至尊寶:……

金剛:……

他們兩深受感悟,出了幽靈谷,投進星痕界。

其實,說凌風在西遊中活了那麼久沒有改變是假的。

最大的變化,就是他把所有的事情都看淡了許多,比如說名利,比如說修為…

「你們不是想去星痕界嗎?去吧…」凌風之前生怕山河宗的弟子受到傷害,想把他們放到幽靈谷慢慢培養,現在他想清楚了。

二度婚寵:厲太太,我們復婚吧! 正如剛才他和金剛還有至尊寶的談話一樣,有些路…需要自己走,溫室里的花朵,經不起風吹雨打,庭院里也長不出參天大樹,馬廄里也養不出千里馬。

他們,需要自己去歷練,才能有更大的升值空間。

「宗主…您說…同意我們去星痕界?」熊大一怔。

前幾天還死不同意,怎麼這會就可以了。

不會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陰謀吧。

「嗯,想去就去,不過我醜話說在前頭,裡面肯定很危險,能不能活下來就要靠你們的本事。」凌風嚴肅地道。

「在裡面,我不可能救得了你們,可是有一點我卻可以保證,誰要是讓你們死亡,我會替你們報仇!」

眾人:……

這尼瑪,忒嚇人了吧。

「去吧,還愣著幹什麼?」

「是,宗主!」許多弟子雖然恐慌,可抵擋不住星痕帝墓的誘惑。

幾千年不見得有這麼一次機會,如果錯過…可能這一生都不會再見到帝墓開啟。

山河宗的弟子,如陳溪,洛十香,熊大,邱永生,姬萱兒,尹伊雪等人紛紛動身前往帝墓。

續《飄》之隨風未逝 凌風送行,說不擔心那是假的。

就好比送孩子去幼兒園,既有點心疼捨不得,可有不能不讓他們去的感覺。

「我靠…我在這多愁善感什麼勁?或許他們進入后混得風生水起,有諸多奇遇呢?」

凌風聳了聳肩,他決定不管這檔子事。

放開山河宗的弟子后,他日子過得悠閑了不少。

養養花,重重藥草。

令凌風無語的是,他在金剛世界得到的那株小紅葯,簡直就是妖孽。

想想當初他的儲物戒指里有多少珍貴藥草,現在一打開才發現…好傢夥,其它寶葯已經被那株小紅葯給吞噬個乾淨!

「這麼霸道嗎?」

……

…… 東21和東20標記的出現驗證了唐明玉的猜測。

這些標記可能真的跟地下鳳城有關。

千年前鳳凰古國鳳城包括周邊全部陷入地底,形成魔鬼流沙河。

有傳言稱鳳凰古國陷入地底足有幾百丈。

按照之前地下洞穴的深度,跟鳳凰古國傳言的陷落深度相近,這也從一個側面說明地下鳳城跟地下暗河連通的可能性極高。

不過,東21跟東20的距離還是有點大的,按照這個距離來找的話,要找到東19估計起碼要一刻鐘以上。

而之前已經在地下暗河待了有兩刻鐘,如果繼續前進,再加上返回的時間,那麼算起來可能會有一個時辰,這對於唐明玉兩人來說還是有一定風險的。

何況兩人本來下來就是尋找食物的,此時肚子都已經開始餓了,餓著肚子繼續前進並非良策,於是兩人傳音溝通后便開始原路返回。

路上,唐明玉跟唐無極一起抓魚,同時她還看到地下暗河裡竟然有蚌和螺螄。

天天吃魚真的膩了,唐明玉決定弄幾個蚌烤著吃,還有螺螄的味道應該也不錯,就是沒有油來爆炒。

想到油,唐明玉決定多抓幾條肥胖的魚兒,弄出一些魚油來,這樣估計爆炒螺螄味道不錯。

等到兩人回到洞穴的時候,不僅有幾條大魚,同時還有不少的螺螄和蚌。

唐無極常年住在天山,螺螄和蚌這種東西很少吃過。

而對於來自於現代江南的唐明玉來說,這兩樣東西尤其是螺螄是經常吃的。

接下來,唐無極負責烤魚。

而唐明玉則是用富含魚油的魚腹部位在一個石鍋上用內力化成的火來慢慢煎制魚油。

等到魚油出來,唐明玉再用油來催吐螺螄和蚌,讓它們體內的泥沙吐出來。

這個過程有些慢,而烤魚在內力的烤制下沒一會就烤好了。

吃了一些烤魚填飽肚子,唐明玉再度沉入到修鍊真氣和彈指神劍當中。

唐無極除了指導唐明玉修鍊,他亦是沒有停下修鍊的步伐。

練武如同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唐明玉能夠得心應手雕刻石碗后,接著她又嘗試石筷和石杯的製作。

將修鍊跟藝術結合起來,唐明玉覺得還是很有意思的,何況這些製作好的東西還能拿來用,可謂一舉三得。

幾個小時之後,螺螄和蚌催吐的差不多了,唐明玉開始絞掉螺螄殼的末端,這是爆炒螺螄的必備程序。

沒有剪刀,唐明玉自然還是依靠彈指神劍,削起來的速度比用剪刀快多了,沒一會就把一堆螺螄絞好了。

將油用內力燒熱,唐明玉接著放入螺螄爆炒,期間放入鹽巴,可惜少了辣椒、胡椒粉、生抽等調味品,不然會更好吃。

不過爆炒出來的香氣還是讓唐明玉食指大動,在這物質匱乏的地下洞穴里,這絕對算是美食了。

就連一旁的唐無極聞到爆炒螺螄散發出來的香味,都忍不住吞了口唾沫說道:「小玉,義父在江南的時候吃過螺螄,沒想到你竟然會做,是不是這些年跟義母學的?」

歐陽婉兒是江南人士,唐明玉自然知道,這會她只能微笑點頭,穿越者的身份還是不適宜跟任何人說。

內力產生的火力比燒柴火的還要高,沒多久螺螄便炒熟了,唐明玉說道:「義父,應該可以吃了,您嘗嘗好不好吃。」

「哈哈,好,終於可以換個口味了。」唐無極其實也吃膩了烤魚,現在有種新東西吃,亦是非常高興。

唐明玉自己也趕緊拿了一個螺螄放到嘴邊吸。

將裡面的肉吸出來,將內臟那一截咬掉,剩下的就是香噴噴的肉了。

雖然調料少了些,但是唐明玉覺得這不啻於世上最好吃的東西,一口氣連吃了百來個,這才作罷。

而蚌烤著吃,其實味道也是相當不錯,而且蚌富含各種人體所需的營養元素,對於兩人來說亦是不啻於人間美味。

每天唐明玉都跟著唐無極在洞穴里雕刻練功,唐無極同時還傳授給她追風劍法、大須彌劍式和追風掌法以及天山派的暗器功夫,讓唐明玉對於天山武學有了更多的認知。

可以這麼說,唐明玉現在的天山派武功已經是數一數二的存在。

除了練功,唐明玉和唐無極每天都會下到地下暗河裡繼續探索標記。

每天會多找一到兩處標記,並且記住行走的路線,這樣有利於下一次更快尋找到下一處標記,節省大量的時間。

同時每天一次的閉氣之術,也是對於唐明玉最好的鍛煉。

讓她的閉氣之術能夠持續更長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