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正準備抬頭答應,卻看到了封時奕已經醒來正在看著他們,她抬頭指著封時奕對慕卿說道:「姐姐,那個哥哥醒過來啦。」

「嗯?」慕卿扭頭去看,卻正好面對上封時奕那幽怨的目光,彷彿自己就是一個負心漢,提上褲子不認人的那種。

慕卿尷尬的咳嗽一聲,主動走過去坐在床邊問道:「感覺怎麼樣?」

「不怎麼樣。」封時奕垂眸悶悶的說道,憐人蒼白的嘴抿作一道不那麼完美的弧線,讓慕卿明白他心中的不滿,原本雄厚帶著磁性的聲音變作沙啞。

「是嗎?那我叫醫生過來。」慕卿挑眉看著他這孩子氣的行為,心裡一陣發笑,面上一副你快走,我不需要你的樣子,在被子的遮掩下,卻緊緊的握住她的手,不讓她離開。

「我沒事了。」封時奕別過臉,不讓她看到自己有些泛紅的耳朵,可遮住了一邊,另一邊可怎麼辦呢。

「好。」


兩個星期後,封時奕站在慕卿的旁邊,看著她為自己辦理出院手續,心裡暖暖的。

辦好出院手續的慕卿一回頭看到的就是封時奕那傻笑著的臉,她伸手去捏他,笑著說道:「走吧,回家。」

「嗯,回家。」封時奕輕輕點頭,拉著慕卿的手往外走去。

感覺已經躺成廢物的封時奕看著外面的車水馬龍,覺得真是太不容易了。

「跟我走吧,琳琳。」慕卿從醫院門口走出,看著在外面等待著的趙雲霞和琳琳,微微一笑,說道。

經過這些天的了解,她大概也明白了她們的處境。

被拐賣的大學生趙雲霞,被迫生下孩子,困在那麼個地方,男人心情不好還要再打她罵她,唯有女兒讓她覺得人間還值得。

回憶……

當時慕卿了解完,眼眶已經紅潤了起來,這麼些年,她到底經受了什麼樣的折磨,雖然只是輕描淡寫的幾句話,可卻能深深的觸動心底。

「那,我叫你趙姐吧,你年齡應該比我大一些,你現在逃出來以後有什麼打算嗎?」慕卿開口詢問著,腦中思索著如果讓她來自家當保姆怎麼樣。

「唉,你說這,我這雖然說是個大學生,可也是好多年的了,以後看看能不能接點零活,能養活我們娘倆就行。」趙雲霞聽到這個話題,有些黯然的垂下眸子,她最近出去找工作,全都是不要她,她只能找點零活干,每天死皮賴臉的睡在這裡。

慕卿聽完她的話,眼中帶著寫難以摸透的複雜,秀眉微皺,薄唇抿了抿,似乎在考慮著什麼,似乎下定了什麼決心,慕卿堅定的抬頭說道。

「那你願不願意去我家裡當保姆,我也不虧待你,就跟平常的她們一樣,一樣的活一樣的價錢,正好你們也沒地方住,我們家有保姆住的地方,你以後有錢了再送琳琳上學。」


「真的嗎?可以嗎?」趙雲霞不可置信的抬頭看著慕卿,眸中全是驚愕,嘴巴張大著想要再說什麼,淚卻是先滑落下來。

她這是遇到了什麼好人啊。

「真的。」慕卿眼眸含笑的說著,臉上洋溢著笑意,這幾天的了解她也大概看清了這個人是什麼樣,而且正好琳琳以後也可以和小婧凝玩,不至於讓她覺得孤單。

「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感謝你,我一定會好好乾,不辜負你。」

慕卿開車帶著他們回到封宅,琳琳和趙雲霞瞪大雙眼,看著眼前的一切,就算是之前趙雲霞之前大學生的時候,也從來看到過這樣的景象。

房子四角立著漢白玉的柱子,四周的牆壁全是白色石磚雕砌而成,黃金雕成的蘭花在白石之間妖艷的綻放,青色的紗簾隨風而漾,剎青痕站在這高達十米的建築里。


路上的小花園的中間有一個水池,水池中間有一座假山,假山上有一棵枝繁葉茂的榕樹,榕樹下面有幾塊大石頭,石頭前面有一座石拱小橋,站在小橋上,可以看見花園所有的景物,還可以餵魚,那些小魚的顏色很特別;有的是白,有的是黑、有的是紅、有的是黃…

「媽媽,這裡好漂亮,好大啊。」終究是小孩子,琳琳不可控制的發著感嘆,像劉姥姥進大觀園一樣,稀奇的看著,觀察著。

「嗯,琳琳以後還要住在這裡,開心嗎?還會有妹妹跟你一起玩嗷。」

「真的嗎!太好了姐姐!」琳琳高興的差點跳起來,她真的很喜歡這個姐姐,人好漂亮,說話也溫溫柔柔的,身上還有一股莫名的香氣。

「琳琳!」趙雲霞厲聲想要讓她收斂一點,慕卿卻對著她搖搖頭笑了笑,表示她們並不會介意。

幾人說笑間便到了房門前。

「少爺,夫人。」一個女僕打開門,恭敬的對著慕卿和封時奕說道。

「嗯,婧凝呢?」

「小姐已經哄睡著了。」

「好,趙姐你跟我來。」慕卿點點頭,對著趙雲霞說道。

「啊?」看著裡面的一切,趙雲霞才是真正的有些傻眼了,白色大理石鋪成的地板,明亮如鏡子的瓷磚,華麗的水晶垂鑽吊燈,純黑香木桌,進口的名牌墊靠椅,精美的細雕書櫥整個房間是她從未見過的精緻。

「走吧,我帶你去你的房間。」

「好,好好好。」趙雲霞呆愣的點頭,懵懵牽著琳琳的手跟在慕卿的身後走著。

「這以後就是你們的房間了,有什麼不懂的你就問管家。」

「那我……我幹啥啊。」到了地方,趙雲霞才有些慌亂了起來,躊躇著開口問道。

那麼多人,她能幹什麼啊。

「這個啊,管家到時候會安排的,你現在安心的在這裡住就好了。」慕卿其實並不是想要她們來做他們家的保姆,她們家並不缺,可是看著她們兩個母女的樣子,直接給錢又不太好看。

只好出此下策了。 「安頓好了?」封時奕坐在椅子上看著慕卿,眼神光忽明忽暗,讓人看不懂他到底在想些什麼。

「嗯,這樣子我的良心也過得去。」慕卿走過去抱住封時奕,頭輕輕在他脖頸出輕輕蹭著,撒著嬌。

「你呀你,就是太善良。」封時奕伸出手捏著慕卿的鼻尖,寵溺的看著她。

「有的人就算過得不如意,看到有比他更慘的人還是忍不住出手相助,而我已經這麼幸福,更是應該的。」慕卿從來不覺得自己善良,她只是覺得,那些人不該這樣。

虞美人 嗯。」

一切好像都回到了之前的生活,平靜卻又裝滿了激情。


可是嚴亞楠卻總是挑一些無關緊要的小細節,拖慢合作項目的進度!慕卿對此煩不勝煩。終於還是忍不了了!

「喂,嚴小姐,明天有空嗎?」

「呦,我們慕總還會約人啊,真是稀奇。」嚴亞楠有些驚訝,慕卿怎麼會突然給她電話,不過肯定沒好事就行了。

「我懶得跟你整這套,明天下午你們公司樓下的咖啡廳見。」慕卿翻了個白眼,實在懶得與她虛與委蛇,說完就掛了電話。

第二天——

慕卿整理好妝容,牽著封時奕的手去往她跟嚴亞楠約好的地點。

咖啡店內……

慕卿身材高桃,體態輕盈,言行舉止端莊嫻雅。烏髮如漆,肌膚如玉,美目流盼,一顰一笑之間流露出一種說不出的風韻。她宛如一朵含苞待放的牡丹花,美而不妖,艷而不俗,千嬌百媚,無與倫比,吸引著別人的目光,不過卻沒人敢去上前搭訕。

誰敢去啊,她旁邊那座殺神,都快要殺人了。

如黑曜石般澄亮耀眼的黑瞳,閃著凜然的英銳之氣,在看似平靜的眼波下暗藏著銳利如膺般的眼神,配在一張端正剛強、宛如雕琢般輪廓深邃的英俊臉龐上,更顯氣勢逼人,令人聯想起熱帶草原上撲向獵物的老虎,充滿危險性。

封時奕看著慕卿的這番裝扮就生氣,他還以為是專門給他看的,結果她跟自己說。「我要去殺殺她的氣勢!她有人幫忙找我事,那我就美過她!」

女人們比的無非就三樣,金錢,美貌和男人。

慕卿才不想靠封時奕,她自己可以!其實嚴亞楠確實也沒有太過分,只是時不時的在合作的項目上給她找一點小事情,雖然都不是很難解決的大問題,可是還是拖慢了合作的進度,實在是煩不勝煩啊。

「呦?你這是帶男人來了啊,怎麼,我們的慕總不是信誓旦旦的跟我說,她不會靠男人嗎?」嚴亞楠看著這麼美貌的慕卿,眼裡閃過一絲嫉妒,忍不住奚落的話語就說了出去。

「我沒靠男人啊,只是我家這位啊,粘我粘的很,一會兒見不到我就想的不行。」慕卿權當聽不懂她話里的諷刺,挽住封時奕的手臂,甜蜜的笑著。

這動作可比奚落的話語傷害大多了,氣的嚴亞楠轉身就想離開,不過想到什麼,她微微一笑,在慕卿對面坐了下來。

「啊,那可真是羨慕,就是不知道這樣的狀態會持續多久呢,我聽人家說啊,長時間膩在一起,分開的幾率會大很多呢。」

慕卿聽著她的話,差點就控制不住自己體內的洪荒之力了,這nm的說的什麼話,不能生氣,生氣就輸陣了,不過嚴亞楠居然會頂嘴了,這是進修了?

「就算分開,也是擁有過,也比某些連這種感覺都體會不到的人好吧,而且,我們可不會分開,就是不知道嚴小姐,什麼時候才能找到這個人了呢。」慕卿用手遮擋著笑了起來,眼裡都是對嚴亞楠的嘲諷,表明自己說的就是你。

她還以為經過這麼多次,嚴亞楠能夠進步呢,結果,就這,就這啊?不會她去國外就是因為不容易留級吧。

「呵,我懶得跟你說這些,今天叫我到底什麼事?沒事我可不想跟你再待著。」嚴亞楠真的是覺得,自己到底來幹嘛,又說不過,她們還兩個人,在自己眼前秀,真是氣都要氣死了,這麼多天,折騰慕卿好不容易好起來的心情,一下子就沒了。

「嚴小姐,就算是原來是我們騙了你,可是你和龍總的事情,我們也看在眼裡「

」既然嚴小姐的心已經不在我們時奕身上了,我們之間也沒什麼不可調節的矛盾,不如我們各退一步,我替時奕給你道歉,你也別搞那些小動作了,嚴小姐覺得怎麼樣?」慕卿真的是納了悶了,這人怎麼這麼閑,龍弈川公司啥也不用乾的?就這麼縱容她?

「怎麼?慕總,著急了?不過我相信以慕總的能力,不會連這點小事都解決不了,慕總的道歉我接受了,至於原不原諒你們,看我心情吧!。」輕哼一聲,嚴亞楠拿起自己的小包轉身就走。

其實這些日子,嚴亞楠的心也已經漸漸的偏向龍弈川,心裡的氣已經消了一半了,只不過是習慣性的看不慣慕卿,想給她找點小麻煩罷了。

慕卿無語的看著嚴亞楠那小人得志的模樣,能不能正常點兄弟,就是慕卿看著嚴亞楠的背影逐漸消失。

她能感覺到嚴亞楠其實並不喜歡封時奕,只是突然間一直以來她都覺得封時奕奕是屬於她的,被搶走了心有不甘罷了。

哎,慕卿搖頭嘆氣一聲,怎麼就不能讓她輕鬆輕鬆呢,她好想沒事幹,能在家陪著小婧凝啊。

「走吧。」

慕卿站起身來,挽著封時奕的手臂往外走去,其實她不是不在意嚴亞楠的那番話,只是想那麼多幹什麼,擁有過就已經很幸運了不是嗎?而且她相信他們兩個經歷了這麼多,一定不會分開。

「我不會離開你。」封時奕看著外面的車水馬龍,沉聲說道,一雙眸子緊緊盯著慕卿,讓她明白自己對她的情感,

慕卿看著那如初的眼神,如絲的春雨,讓他的心不再掩飾,任你柔和的眼神所撫摸;如縷的陽光,讓心不再壓抑,享你如風的眼神洗刷。

「我也是。」兩人相視一笑,陽光打在兩人的身上,留下黑色的影子,兩人的影子逐漸相交,那是心在一起的樣子。 往後,兩人變了,封時奕開始騰出時間,慕卿也開始逐漸當起了甩手掌柜,經常翹班回家陪著婧凝,看的封雲櫻是連連驚嘆。

「你這是決定了?」坐在沙發上,封雲櫻手捏著一顆葡萄,小心的剝著皮,眼神卻是在盯著慕卿看,想要看她的反應。

「嗯?決定什麼。」低頭逗弄著小婧凝的慕卿聽到自家媽咪說話,有些疑惑的扭頭看著她,什麼決定?

「你這是真顧家了?」

「沒啊,我只是不再去太過追求,而且我並不想錯過關於小婧凝成長的任何瞬間,等著以後,我可能還是那個慕總吧。」慕卿收回視線,抱起小婧凝,輕輕的說道。

慕卿從來都知道,得到什麼就肯定要放棄什麼,這個世界上能夠都得到的事情太少了,不然也不會有魚和熊掌不可兼得這句話了。

她現在最大的願望就是看著婧凝一步步的長大,慕氏只是她的一個心愿,她希望慕氏能夠好好的,卻並不強求。

就算是封時奕把慕氏給她,她在交到他手上罷了。

「你呀你,我也不多說,媽咪只是希望你能那麼做,你怎麼做都好。」封雲櫻只是淡淡的看著慕卿,只是眼神中的認真,讓慕卿知道她的心意。

「嗯,我知道了媽媽。」

緩緩時間便到了封時奕和慕卿約定好的時間,可封時奕看著自己面前的一堆合同,只覺得頭大。

下面的人都是吃白飯的嗎?

一邊是工作,一邊是約定,封時奕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塊夾心餅乾,兩邊都在擠壓。

無奈的嘆氣一聲,叫宋文進來。

「咚咚」

「進。」

「總裁怎麼了?」宋文疑惑的看著封時奕,總裁怎麼突然叫他,按理來說,他最近也沒犯錯啊。

「宋文,我給你一個三倍工資的機會,你要還是不要?」沒辦法了,只能金錢出動了,封時奕在心底微微嘆氣,眸中不由得有些同情,可憐你了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