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族不會放過你們的!」

隨著帝仙兒的身體轟然爆炸,一抹靈魂竄了出去……

「九狸,不好,她的靈魂逃走了!」顧琰震驚的大喊道。

「怕什麼,馬上傳音回落花谷,讓他們在帝族等著,攔截她的靈魂,直接滅殺就是了!」墨九狸看著帝仙兒逃走的靈魂淡淡的說道。

此話一出,不只是顧琰等人微微一愣,半空中逃到一半的帝仙兒,還有下面四個瘋狂吐血的老者都是一怔……

原來這幾人敢如此囂張,因為他們是落花谷的人啊!難怪他們聽到帝族,也仍舊敢對他們動手,原來他們是落花谷的人……

「落花谷,我帝仙兒跟你不死不休!」帝仙兒怒吼一聲,靈魂逃走了。

「娘親,這幾個人怎麼辦?」寶寶看著剩餘的四個老者問道。

「自然都殺了,跑了一個,不能讓他們四個再跑了!畢竟谷主說了,在外面遇到帝族的人,殺無赦!帝族如此多強者,不多殺幾個,谷主以後如何取而代之呢!」墨九狸看著四個吐血的老者淡淡的說道。聽著她的話,四個吐血的老者眼神無比的震驚。

要知道那落花谷主白凌,跟他們族長夫妻是多年的好友,這是隠族都公開的秘密!因此,落花谷向來跟帝族都是同氣連枝的……

現在怎麼會這樣呢?為什麼呢?其中一名老者實在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瞪著墨九狸等人問道:「你……說謊……噗……白……谷主……噗……不會……這麼……做的!」

「我說老頭兒,你是不是覺得,你們族長帝雲,跟我們谷主白凌,是好朋友,所以我們谷主不會這麼做啊?我說你們都是活了多少年的人物了,你們是不是傻啊!試問那個女人會終身不嫁,還跟一個男人做好友那麼多年啊?我們谷主的心思,除了你們族長外,整個隠族誰心裡不知道啊……」 天力向天地人身心靈合一會所的會員們介紹一位nlp大師suzi,邀請她爲大家上課。

只見她寬大的棉布長裙上佈滿了彩色小魚,一條調皮的海豚項鍊垂在胸前。耳垂上,兩條可愛的小魚耳環在安靜的休憩。眼前的suzi老師就像森林裏吹來的一陣風,帶着樹葉的清香,山泉的悠涼。置身在suzi老師的氣場裏,彷彿山風拂面,讓人從心底生出滿滿的愜意和安詳!

suzi老師愛分享,愛講小故事,課堂上,她可以用一個個可愛的小故事將nlp的深刻理論輕輕鬆鬆詮釋。在解決“我是誰”的問題時,suzi老師建議,爲了更好的覺察“我是誰”,我們可以在身份層次找到一個契合的隱喻或符號,對此,suzi老師分享了自己的身份符號:松樹。

suzi老師說:我住在深林裏的一個小木屋,附近有一個美麗的湖,很多很美很高的松樹在這裏生長,這些松樹讓我理解自己,它一直在提醒着:我是誰!松樹的根紮在很深的土地裏,所以它們都站得非常穩;它們在陽光裏伸向天空,樹枝向着有光的地方生長。這種松樹可以活500多歲,在他們身上長着裂縫一樣的疤,我把這些疤叫做“樹的皺紋”,皺紋越多,松樹就越美,當我的年齡一天一天大起來,我想,我就是這棵越來越美的松樹,這讓我的生命變得更從容更有趣;常常有松子自然掉落,或是風把松子吹落,每一顆松子掉落的土地上都會有新的生命萌芽,生長。作爲nlp的導師,松樹提醒我,不管去到哪裏,我都可以帶去很多的可能性,我可以向你們展示這一切的可能。創造新的希望和生命力!

爲什麼suizi老師的狀態可以如此完美,活得那般舒展愜意?在她的身上看不到一絲疲態,她就是一個快活的年輕老太太。大概源於她對自己的覺察和理解,對自己清晰的定位。試想。一棵紮根在大地,生長在陽光裏的松樹,她的生命怎會老去?

suzi眼裏的nlp:存儲資源的“人生衣櫃”

我們往往對現狀不滿,當下所處的情境和我們想要的狀態不相符合。如何才能打破現狀,獲取理想狀態呢?suzi老師分享了nlp的技巧:增加資源。

在講到“增加資源”的必要性時,suzi打了一個很調皮的比方,“你剛洗完澡,裸體站在一個地方,你要去上nlp的課程,裸體可不是很好的狀態。怎麼辦呢?這時,你站在那兒認真想,想清楚你將要去哪,然後找到你的衣櫃,挑出你想要的適合穿去課堂的衣服。穿上,此刻,你的現狀與你的理想情境是相匹配的,帶着理想狀態,你便可以很好地參與課堂!‘

出門要找衣服穿,這個道理看似簡單,人人都會。可仔細環顧四周。你會發現,我們當中很多人並不能覺察到這一點。在對現狀不滿時,往往只會無意義的焦慮,抱怨,甚至放棄,在無限的哀愁裏浪費有限的人生。他們知道出門要找衣服穿上。同樣的,卻不知道,在不滿現狀時,應該去增加資源,爲自己打開理想狀態。於是他們帶着憂愁。在人生課堂裏簡單粗暴的裸奔。

就像suzi老師所說“有時候,我們的人生或許會因爲一句話的啓發,或某種思維方式的轉變而變得完全不同”,若能轉變思維,在對現狀不滿時,不再去做無意義的抱怨,而是去爲了達到理想狀態,積極的增加資源,也許我們的人生真的就從此大不同!

如何增加資源?suzi老師說,nlp裏有很多技巧,運用這些技巧,你可以在自己的生命裏找到很多可用的資源,利用這些資源,改變我們的感覺,改變我們的思考方式、行爲、能力、甚至信念,打破固有模式,獲得理想狀態!

願你使用,自己的禮物;願你接受,你已經很完美;願這樣的認識,沉澱在你的心:

“我來自美國西部,住在一片樹林裏的小木屋中。那裏有非常筆挺的松樹,門前經常有熊經過;朋友們都知道冬天我一般不講課,因爲我喜歡森林的雪景;我喜歡音樂,三歲就開始彈鋼琴了;所以,我不只是一個nlp導師;我一生都在學習,我非常喜歡學習那些能幫助別人的東西,這樣也能和人分享——幫助別人健康和快樂,這是我一生的使命。”

在場的會員們都紛紛感嘆,很難想像站在臺上的導師竟超過了70歲。 盛世獨寵:總裁的專屬嬌妻 每天課堂開始,她帶領同學們唱上幾分鐘;她喜歡笑,或微笑或大笑,自然流露;無論神情、無論氣質,如毛澤東所言,“早晨七八點鐘的太陽”。

相比較,現代人更多的是焦慮與不安:

“我的心是擰着的,所以我經常用一些外在的東西填補內在的空虛,所以非常努力,如果沒有被重要的人認可,心裏會非常失落。”一位會員在臺上說。(後來suzi在課程上給他做了個創傷治療,他的臉上始泛光彩)

nlp不是用來“學”的,有的人“學”會了nlp,有的人活出了nlp;suzi是後者,聽suzi授課是一種享受,從她身上你會知道什麼是nlp,即便她不說話。

什麼是nlp呢?

我不會告訴你,30多年前,美國心理學家和通過多年的心理學研究,纔開創了一套關於人類行爲和溝通的的實用心理學——nlp。

suzi在課堂上說,她有一個信念——我還很年輕。也許因爲nlp,因爲這樣的信念,在她身上纔出現種種奇蹟。是的,每個人都有各式各樣的信念,然而更多的可能是——限制性信念。

如果“事實”有例外,便是限制性信念。

閃婚夫妻寵娃日常 suzi精力充沛,曾連續坐飛機24小時,第二天依然不覺疲憊即刻演講。

她說。“連續乘坐飛機24小時,出現時差是事實,但是任何時候只要有例外,你就可以認爲你的想法只是限制性信念。而非事實。”

什麼是限制性信念呢?教科書上如是說:“限制性信念最常圍繞着的三種思想病毒:無望感、無助感及無價值感。

思想病毒,正像電腦病毒,幾乎每個人都曾受過它的侵蝕;但如果身體沒有適合的土壤,它便無法感染。

suzi多次提及她多年前騎車不慎摔倒,鼻子正撞到大石頭,血流一灘,幾乎毀容!

suzi說,如果我接受了(毀容的結果),我身體就會做出反應,比方身體會出現大疤痕。它會應驗;

但她沒有,用潛意識和自己的身體,包括身體的小細胞溝通,不到一個星期,她的幾乎撞殘的鼻子竟奇蹟般痊癒。沒留下什麼痕跡,主治醫生大爲吃驚!

生活中的限制性語言無處不在,如電視報紙網絡上鋪天蓋地的廣告,身邊人的嘮叼埋怨。

如果你聽到別人說你不想聽到的話,你可以對它說“no”。我們比我們的父母有更多的資源,我們知道更多。我們早已不是三歲的小孩,不必對所有信念如同海綿吸水一樣。照單全收。

一位年輕的跳馬運動員不慎摔倒,傷了脊髓不幸下肢癱瘓,當年也經歷了各種絕望的境況。20年後,他成了受人尊敬的百萬富翁、和勵志演講大師,他叫費德勒,一個幾乎被上帝遺棄的人。

這位“不幸兒”是如何站起來的呢?人們只記得他講過的一句話:我的生活證明一句話。所有的限定都是自己加上去的。

suzi說,尤其不要讓環境(人和事)限定了你!

就像《當幸福來敲門》裏的經典臺詞:如果你有夢想的話,就要去扞衛它。如果你有理想的話,就要去努力實現。就這樣。

怎麼破除限制性信念呢?

匯豐銀行一高級經理陳先生說,高級執行師裏有很多現成的模式。如果當事人願意改變他的行爲,我們都可以用。

“我不喜歡揹負責任,因爲這樣我覺得沒有自由”。

這是課堂上一位同學的分享,一位非常美麗的女士,想在事業上有更多發展,但總是不大情願。suzi女士先後用理解層次去探析她的限制性信念,用心錨支持及給她以能量,用眼球鬆動鬆動其舊信念,以“博物館”和“神聖空間”幫她創造新的信念。

比方理解層次探索原來信念:

有了這個信念在哪些環境裏受限制?

你會有些什麼樣的行爲

你是如何思考的?當你擁有這個信念,你的思維方式是怎樣的。

當你有這個信念,它怎樣影響了你的能力?

你在身份的層面是怎樣看自己的?

你是如何看自己和別人的關係以及和世界的關係?

……

再比方心錨:

嘗試想下,當你進入到某個情景,突然感覺全身熱血沸騰,怎麼有這種熟悉的感覺,好像曾經來過。然後回到小時候,好像正在體驗那件事情。當你進入某個場景,你就觸發了孩童時候的心錨。

記得有位老師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平時蠻不講理的父母,開家長會時進入課室裏,一坐在小板登上,突然間會變成很聽話的小孩子——這些也都是心錨。

心錨如何下:

“我之前有個限制性信念,男人都不大可靠,女人都有更年期。”只是課後用nlp技巧調整後,心裏便沒有這樣的想法了。現場一位助教如是說。

三位不同行業的企業家和公司高管,講述他們的學習心得,作爲結語,和大家分享:

a:我喜歡score模式:之前在公司的培訓課程裏接觸nlp,當然覺得很神奇,這個學科怎麼能提升我們的潛能,改善溝通,不過工作太忙,也就放在一邊。 嫡女有毒:我的邪王夫君 後來有了孩子,就學習nlp親子。現在我更多用在和下屬同事溝通,比方位置感知法,獲得更多資源判斷問題,同時管理我的情緒。在高級班學到的score模式,將換框法改成定框,這是個很經典的模式。

b:以前自己跟人聊天都很隨意,沒有一個很好的詞語組織。現在學nlp並回來做助教,做生意,和下屬溝通,效率高很多!

c:把nlp融通之後,活出nlp,內在的力量會大很多。 第405章

「我們谷主痴心等了這麼多年,卻依舊被你們的族長無視無睹,換成是你們,你們不傷心嗎?既然你們族長無情在先,就別怪我們谷主無義!既然無法得到你們族長的人,自然也沒必要再繼續讓你們帝族,做這隠族第一家族了!我們谷主只是拿回屬於自己的東西而已……」沉香直接看著四人嘲諷的說道。

當然了,他的話半真半假,但是看到四個老者紛紛色變,看起來還真被他給蒙對了!

按照他和忘川收集的消息,隠族七大家族明爭暗鬥不斷,只有隠族之首的帝族和落花谷,相安無事!不但相安無事,還因為落花谷主白凌,跟帝族族長帝雲夫妻,年輕的時候是好友,而因此落花谷處處維護帝族……

白凌一直單身,這也是真的,至於為什麼單身就沒人知道原因了,因此,沉香才會聽到墨九狸栽贓落花谷后,編出這麼一大篇半真半假的話來……

可是四位老者聞言,卻是紛紛白了臉色,對方說的沒錯,白凌對族長有意的傳言,整個隠族早就存在……

不然白凌為何遲遲未嫁,為何總是偏幫帝族,而且身為帝族的長老他們都清楚,族長夫人不喜歡白凌……

因此,白凌每次到帝族尋找帝族的時候,都是趁著族長夫人不在的時候,現在看起來是那白凌不想再等了,也不想再幫帝族了,反而是想將帝族取而代之,讓落花谷成為隠族之首……

不由得四人紛紛想到一句話,自古紅顏多禍水啊啊啊啊……

四人完全相信了墨九狸和沉香的話,因為他們說的跟自己知道的,太符合了!四人對視一眼,如果繼續留下來,恐怕最後會落得魂飛魄散的結局……

現在如果學習大小姐自爆,靈魂應該還可以逃走,大不了回去之後,閉關從新修鍊,或者有合適和身體,暫時借用一下也好,總好過在這裡等死吧……

想到這裡,四人對視一眼,準備一起自爆,但是墨九狸豈會讓他們如願,放走那個女子,不過是為了給落花谷添堵,又怎麼可能都放走呢……

「天真,我們谷主可是說了,要斬草除根的!」說完墨九狸的手一揚,一道火海直接將四個老者吞噬其中。

小金的熱度讓他們幾乎連反抗的能力都沒有,就直接化為了灰燼,徹底消失了……

「啊……娘親,你把他們的戒指也燒沒了,太敗家了!」寶寶忽然說道。

「咳咳,娘親忘記了,沒事,下次我會記得的!」墨九狸聞言有些尷尬的說道。

其實是她擔心帝族長老的戒指中,有什麼類似信號彈之類的東西,才會猛然出手,在他們沒有反應過來之際,將他們送下了地獄……

殺了這四人,也是為了給落花谷和帝族之間的關係,潤色一下……

「我們走吧!沉香,你剛才說的都是真的嗎?」墨九狸看著沉香問道。

「主子,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過……」 第406章

殺了這四人,也是為了給落花谷和帝族之間的關係,潤色一下……

「我們走吧!沉香,你剛才說的都是真的嗎?」墨九狸看著沉香問道。

天外天,帝族密室中

洛晴看著雙目緊閉的帝雲,已經有數百位煉丹師和醫師來看過了!為什麼雲哥還沒有醒來呢……

這時洛晴身上閃過一道紅光,一直火紅色的九尾狐搖身一變,化為一個妖媚的紅衣女子,女子一襲紅衣,容貌極美,杏眼桃腮,黛眉櫻唇,一襲杏色阮羅,勾勒出柔美的曲線,她黛眉微彎,越發顯得小臉嬌媚迷人。

那樹樹梨花堆砌如雪,灑落碧色如傾的湖面微波蕩漾,清風繾綣,花浪層疊,妖嬈魅惑,如同攝人心魂的妖精一般迷人……

此刻,安靜的站到洛晴的身後,恭敬的說道:「主人!」

「紅狐,你覺得雲哥是怎麼了?為什麼一直都無法醒來?」洛晴皺眉問道。

紅狐微微一愣,額頭一抹紅光射出,沒入帝雲的體內,許久直到紅狐的額頭微微冒汗,紅光回到她的體內……

紅狐臉色有些蒼白的說道:「主人,男主人是因為從時空裂縫擠壓出來,被氣流刺傷了神魂,才會無法蘇醒的!」

「你是說雲哥是在空間裂縫中受傷?難道是雲哥從俗世回來時,被人攻擊了?」洛晴驚訝道。

「主人,我再試試……」紅狐想了想道。

洛晴點點頭說道:「好,你小心一點,別傷到了雲哥!」

紅狐點頭,眉心再次射出一抹紅光,這次直接鑽入了帝雲的眉心消失不見!

隨著時間慢慢過去,紅狐的臉色越發的蒼白,顯然是很吃力了,她死死咬著嘴唇,搜索著帝雲識海中模糊不清的記憶碎片……

許久,紅狐收回紅光,跌坐在地上,洛晴急忙拿出丹藥給紅狐服下:「沒事吧?先休息一下再說!」

紅狐點點頭,服下丹藥恢復了一會兒后,感覺好了一點,這才看向洛晴道:「主人,我看到了!男主人是從一個地方撕開傳送捲軸回到天外天,在馬上要出來的時候,忽然感應到什麼,腳下不穩被甩出來掉在懸崖下的!我有辦法讓男主人醒來,但是他的記憶可能會消失……」

「什麼?你說記憶消失?雲哥醒來會失憶?會失去多少記憶?」洛晴震驚的問道。

「全部!」紅狐猶豫了下說道。

「什麼?全部?那豈不是連我都不認識了?不要,我不要……如果那樣還不如不讓他醒來,不然他自己也會痛苦的……」洛晴失落的看著帝雲說道。

紅狐沒有說話,靜靜的坐在一邊,看著洛晴和帝雲,似乎在思索著什麼。

「主人,我記得帝族不是有煉魂塔嗎?如果可以在煉魂塔中喚醒男主人,又有養魂花的話,或許可以救活男主人,也不會失憶!只是養魂花似乎已經絕跡了……」紅狐想了想說道。

「煉魂塔在落花谷,可以去的,但是養魂花是什麼?」洛晴不解的問道。 有一個年輕人去買碗,來到店裏他順手拿起一隻碗,然後依次與其它碗輕輕碰擊,碗與碗之間相碰時立即發出沉悶、渾濁的聲響,他失望地搖搖頭。然後去試下一隻碗他幾乎挑遍了店裏所有的碗,竟然沒有一隻滿意的,就連老闆捧出的自認爲是店裏碗中精品也被他搖着頭失望地放回去了。

老闆很是納悶,問他老是拿手中的這隻碗去碰別的碗是什麼意思?

他得意地告訴老闆,這是一位長者告訴他的挑碗的訣竅,當一隻碗與另一隻碗輕輕碰撞時,發出清脆、悅耳聲響的,一定是隻好碗。

老闆恍然大悟,拿起一隻碗遞給他,笑着說:“小夥子,你拿這隻碗去試試,保管你能挑中自己心儀的碗”。

他半信半疑地依言行事。奇怪!他手裏拿着的每一隻碗都在輕輕地碰撞下發出清脆的聲響,他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驚問其詳。

老闆笑着說,道理很簡單,你剛纔拿來試碗的那隻碗本身就是一隻次品,你用它試碗那聲音必然渾濁,你想得到一隻好碗,首先要保證自己拿的那隻也是隻好碗。

就像一隻碗與另一隻碗的碰撞一樣,一顆心與另一顆心的碰撞需要付出真誠才能發出清脆悅耳的響聲。自己帶着猜忌、懷疑甚至戒備之心與人相處,就難免得到別人的猜忌與懷疑。

其實每個人都可能成爲自己生命中的“貴人”,前提條件是你應該與人爲善。

你付出了真誠就會得到相應的信任,你獻出愛心就會得到尊重。

反之,你對別人虛僞、猜忌甚至嫉恨,別人給你的也只能是一堵厚厚的牆和一顆冷漠的心。

每個人的生命裏都有一隻碗,碗裏盛着善良、信任、寬容、真誠,也盛着虛僞、狹隘、猜忌、自私請剔除碗裏的雜質,然後微笑着迎接另一隻碗的碰撞,併發出你們清脆、爽朗的笑聲吧!

做最好的自己,才能碰撞出最好的別人!

與伴侶關係交惡、孩子處處讓人憂心、不被父母理解、人際關係一塌糊塗……某天醒來,你擡眼看看鏡中的自己,臉上刻滿了沮喪、消沉、悲傷、怨恨,也許那個時候才幡然醒悟,自己正在成爲自己最痛恨的那類人——也許你會因此而痛下心來改變成長,也許你會期待上帝突然向你伸出友好之手,一切都有所好轉,但在那之前,你必須承擔痛苦。

又或許,事實並沒有那麼糟糕。你有一個幸福的家庭,孩子乖巧聽話,事業在節節攀升,一切都很好。但是你的心缺了一個角,無論如何都填補不了,你覺得還差一點什麼,卻無法說得清楚。

“我們每個人生下來的意義都是爲了成爲心目中的自己,有的人走岔了路——譬如吸毒能快速感受到成爲理想我的快樂;有的人迷了路——對自己或他人有着過高過低的期待,會爲此而痛苦;也有一些人,通過不斷的學習和成長,在成爲心目中的自己的路上。”

如何行走?試試走這三條道路:

1冰山探索:你是你最熟悉的陌生人

冰山基本上由行爲、感受、想法、期待、渴望、自我組成,每個人的冰山都不一樣,應對不一樣的事情時冰山也會有所改變。嘗試將自己原生家庭的生存姿態代入到冰山中,有助於瞭解自己。

一般而言,人的原生家庭的生存姿態分爲討好型、超理智型、指責型、打岔型、表裏一致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