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她要親手獵殺五百二十隻魔獸,然後湊齊五百二十顆魔晶,親手為冷寒澈準備一件禮物。

「給你,我這邊有很多。」見碧綰喜歡魔晶,冷寒澈直接右手一揮,百來顆五顏六色的魔晶出現在碧綰面前。

碧綰揚唇一笑回絕道:「我喜歡自己努力得到的。」

冷寒澈理解的一笑,將魔晶收了起來,之後兩人烤著魔獸肉,閒情逸緻有說有笑的吃著。

而兩人燒烤的香味,讓迷離森林深處的某隻貪吃魔獸開始蠢蠢欲動起來。

這次冷寒澈和碧綰來迷離森林就是來歷練的,所以不怕驚動魔獸,就怕驚動不了魔獸。

就在兩人吃得正歡的時候,冷寒澈輕聲提醒道:「有魚上鉤了。」

「來的正好。」碧綰壞壞一笑,狠狠咬了一口肉,「對了,這個你先帶著。」

「這個是藏老頭送你的?」看著碧綰遞過來的玉簪,冷寒澈打量著道。

「嗯,奇怪,玉佩怎麼沒了?」

「什麼玉佩?」

「你給我的那塊。」碧綰在空間戒指中努力尋找著,可是就是沒見影子。

突然冷寒澈冷冽一笑:「我知道在誰手上了。」 「難道在你手上? 重生九零:錦鯉小辣妻 你什麼時候偷偷拿回去了?」

「凌雲風。」

「凌雲風拿的?」碧綰不信的看著冷寒澈,凌雲風拿墨玉幹什麼?

「目前應該在凌雲風的手上,但是不是他拿的就不好說了。」

冷寒澈的話讓碧綰微微皺眉,細細琢磨著冷寒澈剛才的話。

「據我猜測,墨玉是那個媚姐拿的,就是為了嫁禍給我。」

「原來如此。」碧綰點頭明白過來,突然抬頭擔心道,「墨玉那麼重要,到了他手上會不會惹出什麼麻煩?」

「不會,我會通知下去,最後那塊墨玉只會是一塊黑色的沒有任何價值的玉佩而已。」

聽了冷寒澈的話,碧綰才放心下來。

「哎呀,我的牙。」突然碧綰捂著右臉,看著手上那根光禿禿的魔獸骨,「我的肉呢?」

冷寒澈將剛烤好的魔獸肉遞到碧綰手中:「來這個。」

可是剛接過手,只感覺眼前冷風一陣,手上的魔獸肉又不見了。

「剛才你看到了嗎?」

冷寒澈默默搖了搖頭,放開意念尋找著,可是只能捕捉到一絲模糊的殘影:「很快。」

連冷寒澈都說很快,那自己如何應對?

握了握空空如也的手,碧綰看著在那跳閃著的火堆突然有了主意。

「只要你現出原形,我就將這些肉全部烤給你吃。」

「你覺得這一招會有用?」冷寒澈淡笑著看著碧綰,沒想到她還有如此可愛的一面。

「當然有用,像你這樣的王爺根本無法理解美食的誘惑。」碧綰自信的說著。

冷寒澈也不爭辯,而是含笑靜靜的坐在那裡,等著魔獸的自動現身。

可是兩人等了很久也沒有看到魔獸的影子,彷彿魔獸已經像風一樣離開了。

見冷寒澈壞笑地看著自己,碧綰眼睛一眯:「他肯定還在這裡。」

冷寒澈無奈的聳聳肩膀,起身利索的將剩下的大半隻白雲冰霜狼肉,一塊一塊的切下來串成串:「給。」

「你看著。」接過冷寒澈手的肉串,碧綰利索的烤了起來。

「滋滋滋滋……」肉串發出誘人的聲音,讓原本已經吃飽的碧綰也開始咽起了口水。

「呵呵……放些調料更香。」冷寒澈將調料遞了過去。

調料的香味配上肉的酥香,讓碧綰已經忍不住的吃了起來。

冷寒澈寵溺一笑,接過碧綰手上的肉:「我來。」

就在冷寒澈將肉接過去的一瞬間,一陣微風卷過,烤好的肉又消失了。

「看到沒。」碧綰壞壞一笑,若無其事的繼續重新烤起來。

烤完之後,又是一陣旋風席捲,烤好的肉又沒了。

就這樣,碧綰和冷寒澈將一整頭白雲冰霜狼烤完后,又重新拿出一隻。

一隻,兩隻,三隻……

直到將第三隻烤完,一隻胖乎乎的,肚子比頭大了好幾百倍的球型魔獸出現在了面前。

雖然肚子好像就要被撐破了,可是這隻魔獸依然眼冒金光,貪婪的看著碧綰手中的烤肉流著口水:「給我。」

「自己過來。」碧綰搖著手中的烤肉道。

左右努力搖晃著身子,可魔獸只是在原地搖擺著,就像古老時鐘的擺陣一樣,在原地搖擺搖擺…… 看著要吃不要命的魔獸,碧綰搖著手中的魔獸肉引誘道:「想吃還有,過來你想吃多少就有多少。」

肥胖的魔獸猶豫的擺動著身子,最後內心在糾結掙扎后,竟然慢慢的挪了過來。

見魔獸已經上鉤,碧綰和冷寒澈暗暗對視一眼。

可是,突然一陣旋風刮過,球型魔獸不見了。

「怎麼不見了?」碧綰『嗖』的起身,咬唇尋找著。

冷寒澈表情複雜的看著碧綰:「被救走了。」

「救走了?這麼快?是什麼魔獸。」碧綰眼中閃著興奮的光芒,激起了心中的佔有慾。

冷寒澈早就猜到了碧綰的想法,淡笑寵溺的解釋道:「風行獸。」

「一聽名字就知道速度如飛。」

「也就速度如飛,沒有任何攻擊力和實戰力。」

「不錯,這樣的魔獸像我這樣的廢物必須得備一個,有利於逃跑。」碧綰一副勢在必得的模樣,吃著手上的魔獸肉道。

「好。」雖然捕捉這種魔獸費事費力,在對戰的時候也沒有什麼大用處,但是只要碧綰想要,精於算計的冷寒澈依然會想辦法滿足她。

「不用你出手,我自有辦法。」碧綰勝券在握的說著,左手一揮將火堆熄滅,「我們繼續。」

一路行進,不管是什麼等級的魔獸,碧綰都不放過。

每次遇到魔獸,碧綰負責打怪,而冷寒澈則在旁邊烤著魔獸肉,等碧綰打完魔獸就可以立刻美美的享用。

吃飽后,碧綰會根據自身靈力元素的狀況,決定原地修鍊還是繼續前行。

雖然這段時間碧綰沒有晉級,但是這樣簡單重複的歷練,讓碧綰的實戰和靈力元素的使用更加隨心所欲。

當碧綰將一頭五階火烈鳥擊敗后,疲憊的臉上帶著燦爛的笑容道:「還差十隻。」

「恩,已經五百一十隻了。」冷寒澈佩服的說著。

抵達迷離森林也不過七日,而碧綰竟然憑藉一人之力就打了五百多頭魔獸。

雖然所打的魔獸多在四階和五階,但是碧綰這打怪速度也是史無前例了。

「下面的至少六階以上。」說著碧綰將空間戒指內的魔晶全部『嘩啦啦』的倒了出來,一顆一顆小心翼翼的進行著歸類,「風系,火系,水系,冰系……」

看著碧綰小心翼翼的數著魔晶,冷寒澈含笑站在一旁,微風浮動衣袖清揚。

將魔晶全部擺弄好后,碧綰抿唇嘀咕著:「黑色和金色,再能找到這兩種就完美了,至於空間透明的那肯定是找不到的。」

「你要收集全系?」

「呵呵,算是吧。」碧綰伸手一掃,地上的魔晶已經回到了空間戒指內,「下面我要找暗系和光系魔獸。」

「暗系魔獸還容易些,光系就不好找了。」

「還有一些時間。」說著碧綰環住冷寒澈的手,「你怎麼不問我為什麼?」

「對於你,沒有原因,沒有為什麼,只有你喜歡。」冷寒澈寵溺的說著,但是內心一直疑惑著:為什麼這次來迷離森林遇到的魔獸好像專為碧綰量身定做一般,等級不是太高也不是太低。

寒澈的話猶如一道溫潤的清泉,滋養著碧綰那顆孤寂的心。

「再往內部看看,或許會遇到。」

冷寒澈低眉看了看身側的碧綰:「好,但是不能深入太多。」 「知道,因為內部的魔獸實力等級都很高。」碧綰瞭然的回答著。

「除了實力等級之外,迷離森林內部地形變換無常,只有藏族可以應付。」

「藏族,迷離森林?」

冷寒澈將碧綰一擁:「回去你可以問問藏老頭。」

「不是藏老頭,是叔老頭。」

「是是是,是叔老頭。」冷寒澈壞笑一聲。

隨著兩人進入迷離森林內部,碧綰頓時就感覺到周圍的靈力元素變得稀薄且活躍。

歡影 這就意味著,之前外圍的魔獸和這裡的魔獸根本不是一個等級的。

等級實力越高,吸收捕捉靈力元素的速度和要求更高。

這就形成了周圍靈力元素的變化和元素因子的狀態。

靜,靜的連聽到自己的腳步聲都覺得心驚。

冷寒澈和碧綰小心翼翼的走著,同時用意念警惕的探視著周圍的情況。

「小心,有魔獸靠近。」突然冷寒澈停下腳步,冷冷的提醒道。

由於意念和實力等級的限制,碧綰雖然沒有發現,但還是努力擴大意念尋找著魔獸的氣息。

忽然一陣尖銳刺耳的嘶鳴聲,將死寂的迷離森林攪醒了。

冷寒澈抱著碧綰飛躍而上,站定在空中,輕聲提醒道:「這個魔獸實力在六階巔峰,你主我輔。」

「是暗系嗎?」一聽是六階魔獸,碧綰沒有害怕沒有擔心,而是關心著魔獸的係數。

冷寒澈無奈的點了點碧綰的額頭:「不是如何,是又如何?」

「不是我就走省點力,是我就死戰到底。」

「以你的實力要對付他很難。」

「就算難……」正說著,只見一隻人形般大小的黑色蠍子揮舞著兩隻巨鉗,眼神兇狠的看著自己,「這是蠍子?」

「暗夜紫紋蠍。」冷寒澈神情凝重的看著蠍子,「暗系劇毒魔獸。」

「恩恩恩……」碧綰點著頭,摩挲著雙掌,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

見碧綰正要俯身下去,冷寒澈一把將她拉住:「一定要小心,碰之則死。」

「我會小心的。」碧綰轉頭對冷寒澈笑語道,「我還有利用價值,放心。」

「你啊。」聽到碧綰的話,冷寒澈壞笑一聲鬆開了自己的手。

暗夜紫紋蠍鄙視的看著懸浮在空中的兩人,一個感覺不到實力等級,一個只是小小的控師,這樣的兩人也敢踏入這裡,簡直找死。

雖然暗夜紫紋蠍感受不到眼前男子的實力,但他身上散發出來的王者之氣,讓暗夜紫紋蠍不由的將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他身上。

可是出乎自己意料的是,下來迎戰的竟然是身邊那個弱的不能再弱的控師。

難道自己想錯了?

那個男的真的沒有任何實力?

見自己已經穩穩的站在暗夜紫紋蠍的面前,但是眼前的魔獸卻依然痴情的望著冷寒澈,碧綰頓時無力的提醒道:「他也救不了你。」

碧綰的話讓暗夜紫紋蠍憤怒的將自己的大鉗砸向地面:「找死。」

說完暗夜紫紋蠍勾起巨大的蠍尾,瞄準碧綰射出一道一道七彩的光芒。

「小心,有毒。」見碧綰沒有躲閃,冷寒澈焦急的提醒道。 碧綰輕輕一躍左躲右閃道:「不是說是暗系,怎麼發出的攻擊是七彩的?」

對於碧綰的執著,冷寒澈揚唇一笑:「那只是他發出的毒針,並不是靈力元素的攻擊。」

「竟敢小瞧我。」說著碧綰凝結意念,雙掌凝聚出一個巨大的火球,朝暗夜紫紋蠍砸了過去,「敢小瞧我,就要做好死的準備。」

見刺紅耀眼的火球滾滾的飛落下來,暗夜紫紋蠍舉起兩隻大鉗,在火球就要砸到自己的時候發出一陣黑色霧氣,瞬間將碧綰的火球給吞噬了。

見識到暗夜紫紋蠍的實力,碧綰甩動左手並快速的朝他的尾部靠近。

射出的紫線很快就將暗夜紫紋蠍的蠍尾纏繞起來。

發現自己的尾巴被拉扯住了,暗夜紫紋蠍迅速扭過身子,對著碧綰噴出兩道黑色霧氣。

黑色霧氣彷彿兩條身手敏捷的黑蛇,扭曲著身子,朝碧綰靠近。

碧綰提手一拉,將手上的紫線拽得更緊后,快速逃離霧氣的攻擊。

可是兩道黑色霧氣,感覺到碧綰的逃離,加快了速度。

在快要接近碧綰時,兩道霧氣突然飛散開去,將碧綰籠罩而去。 雙面邪王拐嬌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