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寒神色一喜,連忙將那三滴萬年雷靈髓給收了起來。

他現在正缺的,正是萬年靈髓。

每一滴靈髓,不僅可以幫助自己提升屬性之力,還用著其他眾多的妙用。

就比如萬年雷靈髓,除了能夠提升雷屬性之力,還能夠通過特殊的手段祭煉,用來抵禦那恐怖的雷劫。

……

而這個時候,東廠武主強勢出手,鎮殺地府殺手強者的動靜,吸引來了無數圍觀的內府和外府弟子。

眾人看著地上的那些屍體,看著明月宮中那衝天的冤魂血氣,都是一陣毛骨悚然。

「沒想到,平日里和藹可親的塗長老,竟然是地府隱藏在我們神武學府中的無情殺手。」

「還有落天涯大師兄,那可是我們東廠第一年輕強者啊,但沒想到卻是地府中的殺手,潛伏在我們之中。」

「落天涯大師兄似乎被林寒所殺,看來,這林寒真的如同傳聞中的那般,是天生至尊,不然怎麼可能擁有如此可怕的戰力。」

眾人都是議論紛紛,感到心驚膽戰。

所有人都是知道,若是自己遇到這種情況,絕對不會像林寒如此逆天,肯定早就被地府殺手給刺殺身死了。

人群之中,裂天皇子看著不遠處和東廠武主以及辰心雪談笑風生的林寒,感到心驚不已。

他沒想到,這一次地府出動如此龐大的陣勢,都是沒能將林寒給獵殺掉。

「可惡!」

心中暗暗罵了一聲,裂天皇子臉色陰沉,轉身離去。

人群中,藍靈婀娜身姿微微顫動,她抱著一柄古劍,感到通體冰涼。

尤其是當藍靈目光觸碰到塗長老三位生死聖境強者屍體上的時候,美眸不由顫了顫。

幸好,她當初沒有選擇繼續和林寒作對,不然,她知道,自己肯定也會死的很慘。

像林寒這種少年至尊,身上有著大氣運,不是一般人能夠刺殺的。

而此時,明月宮外不遠處的假山區域。

東廠武主突然看向林寒,道:「對了,這一次我出關,也是為了告訴你,我神武學府東廠、南廠、西廠和北廠的『四廠會武』就要開始了,你若是有興趣,可以參加,以你如今的戰力,奪得前三,應該不是問題,為我東廠贏得榮譽,我可以答應滿足你一個願望。」

「滿足我一個願望?」

林寒本來對於那什麼四廠會武興緻缺缺,但聽到東廠武主的最後一句話,卻是眼神一亮。

一位位高權重的輪迴聖境強者,其承諾,可是無比的珍貴。 當林寒回到明月宮后,他看到了,那片染血的靈池,已經恢復了原本的模樣。

河水清凈,靈氣纏繞,像是九天仙泉,汩汩而流。

「這天地靈池,具有自動清凈靈水之能力。」小白四腳朝天,泡在靈池中,懶洋洋出聲道。

林寒點點頭,他現在剛踏入三劫涅槃聖境,這靈池中的龐大靈氣,暫時也只能提升他丹田中的靈力渾厚度,武道意境沒有跟上,吸收了也是沒有太大用處,反而在浪費時間。

「四廠會武,就快到來,想要在四廠的外府中奪得第一,以我現在的實力,若是不動用一些不能示人的底牌,似乎還有點難度。」

林寒眼神微微動了動,他很清楚,四廠會武,屆時會有無數人圍觀,更有眾多神武學府的頂級強者在暗中窺伺。

若是自己動用了一些譬如太古龍帝訣、龍符等這些底牌,說不定就被人認出來了自己的傳承。

因此,這些底牌和殺招,不再一個人的時候,盡量不動用,一旦動用,恐怕會引來無數的麻煩。

「不過幸好,龍帝戰體這種特殊體質的威能和神力,倒是能夠毫無保留展露,畢竟,現在所有人都以為,我是天生至尊,黃金血,黃金骨。」

林寒呢喃一聲,隨即便是踏步朝著養心殿走去。

養心殿中。

總裁大人好難追 林寒從將懷中的一枚枚儲物靈戒,全部取出來。

這些儲物靈戒,都是先前那些地府殺手的『遺留品』,其中,三個純金鑄造的儲物靈戒,讓林寒眼神微微火熱。

這三枚儲物靈戒,正是包括塗長老在內的三個生死聖境強大殺手的儲物靈戒。

其中的財富和價值,絕對是無比巨大。

「嗡!」

強悍的神念擴散而出,林寒開始一個個查探,不時地發出一些驚喜笑聲,讓養心殿外站著的明眸皓齒侍女小丫,都是忍不住捂住了小嘴,偷偷笑著。

時間如流沙般,從指間悄然劃過。

不知不覺,距離林寒進入養心殿,已經過去了半個月的時間。

我的老婆是女神 這一日。

「唰!」

林寒突然踏步出來,站在養心殿外的侍女小丫還沒看清,林寒的身影,就已經消失在了養心殿門外。

明月宮,古老的殿門前。

唰的一聲。

林寒身影,已經出現在了這裡。

他視野中,辰心雪正站在那裡,依舊是那一副冷酷孤寂的裝扮,白衣白髮,背負一柄白色長劍,純白的眸子,像是雪花凝成的,透發著一種無形的刺骨冷意。

辰心雪看到林寒到來,那一張冷酷的絕美臉龐上,終於是露出了一絲笑意,像是冰雪消融了一般。

超級手機 辰心雪道:「沒有打擾到寒弟你的修行吧。」

林寒搖搖頭,笑著道:「我這些天,都是在清點那些地府殺手的儲物靈戒,並沒有在修行。」

話音落下,林寒眼神帶著一絲疑問,道:「心雪姐,你千里傳音給我,是有什麼緊急之事嗎?」

辰心雪點點頭,手中出現了一張地圖,道:「這塊殘圖,乃是一處遠古遺迹,其中,先祖辰北曾去過,得到過一株聖血劍心草。」

「聖血劍心草?」

林寒微微一驚,他從太古龍帝的記憶寶藏中瞬間便是搜尋到了這種奇草的功效。

據說,聖血劍心草,本是一種普通的劍心草,只對劍王之下的劍道武者有著提升劍意的作用,但因為染了劍聖血液,因此發生異變,成為聖血劍心草。

每一株聖血劍心草,都是蘊藏著一位劍聖對於劍道的感悟殘念,一旦將其煉化進入體內,便能讓劍聖之下的劍道武者,劍道得到無比巨大的淬鍊和提升。

「若是我得到一株聖血劍心草,說不定能夠衝擊半步劍尊之境。」辰心雪出聲說著,語氣帶著一份隱隱間的期待。

林寒也是點點頭,道:「若我能煉化一株聖血劍心草,絕對能踏入大成劍皇之境,屆時,在外府的四廠會武中,奪得前三,甚至是第一的概率,應該會大很多。」

外府之中,還是隱藏著不少強者的,就比如東方明月和洛靈希。

現在的林寒,雖然比剛入學府的時候,不知道強大了多少倍。

但與東方明月和洛靈希這些頂尖外府學員相比,還是存在著不少差距的。

而且,東方明月和洛靈希,還只是神武學府外府東廠的學員。

在其他三廠之中,說不定就存在著媲美東方明月和洛靈希這種級別的頂級外府學員,若是遇到他們,林寒知道,自己說不定就會落敗。

但只要自己踏入了大成劍皇之境,配合銹劍之中的至尊之力,說不定能夠和這些外府中的頂尖絕世天驕,有著爭鋒資格。

林寒知道,辰心雪完全可以一個人前去爭奪造化,她之所以要帶著自己,恐怕也是因為自己就要參加四廠會武。

畢竟,當日東廠武主在和自己說四廠會武之事時候,辰心雪就站在身旁。

這個時候,林寒也是終於相信,辰心雪,是真的將自己看成了是她的親人,就連聖血劍心草這種聖物級別的靈草消息,都是毫不避諱,告訴了自己。

「明日,我們在學府外的劍峰下見面。」

辰心雪出聲說道。

「好的,到時候,我一定準時到達。」

林寒點點頭。

他回到養心殿後,傳音給小白,讓它從靈池回來。

除此之外,林寒讓火龍駒再次偷偷吞了不少靈池靈水,儲存在四聖圖中,林寒準備送給辰心雪一些靈池靈水。

雖然這件事很是冒險,畢竟,東方明月對辰心雪可是有著很深的敵意。

但辰心雪幫了自己這麼多忙,林寒自然是想回報她一下。

但是他自己身上,實在是沒有什麼能拿得出手的。

因此,林寒便是想取點靈池靈水給辰心雪,畢竟,整個神武學府,就明月宮中,有這麼一條天地靈池。

就算是東廠武主,都是沒有獨享一條天地靈池的待遇。

而這,也是為何整個神武學府學員,都是羨慕林寒的原因。

因為,別人可能一輩子都得不到一滴天地靈池之水,但林寒,卻是將天地靈池直接當成了自己的家。

「聖血劍心草,這種靈草,十分的罕見,沒想到,那辰心雪手中,竟然有其消息。」明月殿中,東方明月聽著面前黑衣人的彙報,絕美的眸子中,帶著一份感興趣之色。

「若是我能夠得到一株聖血劍心草,絕對能夠讓我踏入大成劍皇之境。」

縱然東方明月背景深厚,也是對聖血劍心草這種東西無比的感興趣。

「查到了那聖血劍心草在何處了嗎?」東方明月問道。

「回稟明月公主,沒有。」黑衣人出聲道。

「廢物!」

東方明月柳眉一豎,隨即她便是呢喃道:「看來,也只能跟蹤林寒和辰心雪了,雖然我從來不屑跟蹤,但這一次,那聖血劍心草太過珍貴……」

「哼,林寒,你在我明月宮中享受了這麼長時間,也該回報我一些東西了吧。」

東方明月心中想著,隨即婀娜傾城的身姿一動,便是化為一道藍光,消失在了明月殿中。

三日後,林寒走出明月宮,離開神武學府,踏入了第九座劍峰叢林之中。

而就在林寒剛剛離開學府的瞬間。

學府中,新人學員居住區。

裂天皇子得知這個消息,立馬眼神一亮,嘴角劃過一絲冷厲的笑意,看著身前的幾個黑衣人,道:「查到了辰北當年得到聖血劍心草所在之地,到底是何處嗎?」

一個黑衣人立馬走上前,抱拳道:「回稟皇子殿下,我們已經查到,那聖血劍心草所在之地,乃是一處海域遠古遺迹,正好毗鄰我裂天大陸邊緣海域地帶。」

「很好!」

裂天皇子眼神陡然閃過一絲興奮之色,他冷森森一笑,「林寒啊林寒,你真的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偏來投,這一次,我定要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可是皇子殿下……」

一個黑衣人有些猶豫,出聲道:「那辰心雪,可是要跟著林寒,到時候,恐怕很難對付。」

裂天皇子聽此,眉頭皺了皺,隨即便是道:「這一次,我會親自回歸裂天大陸,請求我父皇出手,屆時,只要拖住那辰心雪便萬事大吉,至於林寒,不足為慮,我帶領裂天皇朝四大天王,都是生死聖境強者,圍殺一個小小的三劫涅槃聖境武者,就算那林寒戰力再逆天,我這一次,也要讓他逆不了!」

……

…………

第九劍峰,群山萬壑間。

林寒踏步而來,遠遠地,他就看到了一道白衣白髮的絕色女子,玉顏冷若寒霜,正站在一株古木之上,遙望天際。

「心雪姐。」

林寒走了過去。

這白衣白髮女子,自然是等待他的辰心雪。

「寒弟,走吧。」

辰心雪點點頭,縱身朝著遠處跳躍而去。

林寒腳踩縮地成寸步法,也是跟了上去,在虛空中踏步,與辰心雪並肩而行。

「寒弟,你的步法,很不平凡。」辰心雪有些驚異,她可是生死聖境級別的絕世天驕,但林寒,卻是能夠在速度上追上她。

林寒笑了笑,道:「心雪姐,你想學啊,我教你。」

話音落下,林寒腳步以一種奇異的律動,在虛空中踩踏,每一步踏下,他的身形,都是瞬間移動到了百米之外。

「好奇異的步法!」

辰心雪心中大動,她知道,林寒在向她傳道,她立馬收斂心神,開始參悟林寒的縮地成寸步法。 東荒大地,無邊無際,荒涼而浩瀚,天地一片枯黃色,顯得昏沉和壓抑。

綿延萬里的赤紅色大地之上,氣息枯涼,蕭條一片,像是被上天詛咒的大地,沒有任何生機。

這是當林寒和辰心雪離開神武學府所在區域,才發現的這一點。

「神武學府方圓萬里之內,有學府中的大能靈陣師,布置出改變一方大地風水和氣運的大陣,潛移默化改造了學府所在的那片大地。」

辰心雪說著,此時她腳踩縮地成寸步法,已經有些像模像樣,她的領悟力無比的強大,比之林寒,都還要強悍一分。

因為,林寒當初參悟縮地成寸步法,無比的快速,主要還是因為身上有著時空魂道的傳承。

自從得到了時空老人的傳承,他天生就對空間之力,有著一種親近感,因此,他當初衍化縮地成寸這種空間步法的時候,才無比的順手。

但辰心雪呢,她可是一個空間力量根本就接觸不到的武者,魂力並不強大,但卻依舊這麼快對縮地成寸有所領悟,甚至是在虛空中踩出空間腳印,這一幕,就算是小白,都是趴伏在林寒肩膀上,瞪大了貓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