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數觀戰之人,就算是包括赤天歌、赤雪兒等人,都是被一次次的震驚到麻木了。

「此子為什麼會這麼的恐怖?」

十八位蓋世妖尊都在大吼,根本不願意相信他們所看到的一切。

「轟!」

這個時候,林寒終於動了,他手持綻放諸神之光的長劍,渾身光華萬丈,照耀大地三千米,十八頭屬性之力凝聚出來的遠古龍象,在他背後的虛空中嘶吼奔騰,簡直能夠碾碎一切。

「啊!」

「啊!」

「啊!」

只是一瞬間,首當其衝的三位蓋世妖尊,便是被林寒一劍斬碎了身軀,只來得及發出一聲慘嚎,便神魂消散,瞬間斃命。

「轟!」

絕世帝女 「噗嗤!」

就在眾人愣神的時候,林寒再次踏步而出,穿梭空間,雙拳橫掃,綻放不朽金光,又將兩位蓋世妖尊給轟得妖軀破碎,化為漫天血霧。 「太古龍帝訣!」

「吞噬領域!」

轟轟轟……

這一刻,林寒瞬間釋放吞噬漩渦,整整兩百團團漆黑深邃的漩渦,像是兩百頭太古惡獸,張開猙獰巨口,將他周圍虛空中五位蓋世妖尊的氣血和血肉精華,全部都是吞噬了。

「轟!」

「轟!」

「轟!」

這一瞬間,林寒只覺得一股股龐大的能量,在自己的體內炸開,像是一條條滾燙的長河一般,灌輸進入他的四肢百駭中。

一股全新的氣息,在他的體內爆發。

這一刻,藉助著五位蓋世妖族的磅礴能量,林寒丹田中的力量極盡壯大,瞬間衝破了瓶頸,踏入了中階生死聖境!

「再來!」

這一刻,林寒眼神之中,綻放無比可怕的神光,他盯著剩下的十三位蓋世妖尊,如同在盯著一頭頭獵物。

「啊!」

「啊!」

「…」

慘嚎聲,響徹整個高空。

無數人震撼的目光中,林寒簡直是如同一尊發怒的魔神一般,殺蓋世妖尊,如屠殺豬狗!

「轟轟轟…」

一股股龐大的妖元能量,流淌進入了林寒的身軀之中,這一刻林寒愈戰愈勇,以戰養戰,讓所有人,甚至是包括那剩下的蓋世妖尊們,這種巨頭強者,都是感到恐懼。

太強了!

實在是太強了!

林寒的豐功偉績和兇殘搏殺,簡直是讓所有人身軀發冷,感到一陣陣寒氣,從骨子裡透發出來,忍不住哆嗦著。

「轟!」

某一刻,林寒的武道修為,再次轟然突破,踏入了高階生死聖境!

「不行了,不能再等下去了!」

這一刻,銀月狼王終於從林寒身上感受到了死亡威脅,他不再自持尊貴身份,瞬間出手。

「轟!」

銀月狼王無比的可怕,比那十八位蓋世妖尊要可怕多了,他穿著星河寶衣,手中突然出現了一桿銀色的大戟。

銀色大戟,有著三米多長,戟刃之上血跡斑斑,冷光森然,流淌著不朽的金屬光澤。

「弒仙魔戟!」

當銀月狼王手中那桿銀色大戟出現的瞬間,周圍包括那倖存下來幾位蓋世妖尊,都是忍不住驚呼出聲。

顯然,這弒仙魔戟,乃是一尊無比可怕和強大的戰兵,足以鎮壓一族底蘊。

「殺!」

銀月狼王手握弒仙魔戟,銀色大戟綻放可怖殺光,發出無比可怕的咆哮聲,他的周身虛空中,竟然出現了一頭頭古老的聖獸虛影。

有赤蛟,饕餮,仙凰,狻猊,麒麟……等等聖獸,都是身上染著鮮紅的血液,猙獰的瞳孔中濃郁著黑光,釋放滔天的戾氣,仰天嘶吼,像是要屠盡天下蒼生。

「天妖屠聖術!」

「竟然是這種消失在歷史長河中的太古殺生禁忌秘術?!」

「銀月狼王這些時日,絕對就在修鍊此功!」

所有人的瞳孔都是露出恐懼之色。

顯然,這「天妖屠聖術」,無比的可怕,曾造成過巨大的傷亡和生靈塗炭,讓所有人心中都是蒙上了一層陰影。

無堅不摧的星河寶衣!

無物不斬的弒仙魔戟!

還有天妖屠聖術這種消失在歷史長河中的太古殺生禁忌秘術!

銀月狼王出手的瞬間,便是爆發出了最強的殺伐力量。

由此可見,此時銀月狼王,到底對林寒重視到了何等的地步,簡直是想盡最快的速度,將林寒抹殺在這片天地間。

「轟!」

銀月狼王手持弒仙魔戟,銀色的大戟刺裂長空,殺向林寒,有著鬼哭狼嚎、群聖悲慟的咆哮聲。

「你有太古殺生秘術,我也有!」林寒發出強大的長嘯聲。

「帝皇龍爪!」

生死一戰,林寒沒有任何的保留,他瘋狂宣洩自己體內的雄渾龍力,手臂手掌瞬間膨脹成為了一根粗大的金色猙獰龍臂龍爪,橫空抓下,像是一座萬重金山,捲動浩瀚元氣,湧向銀月狼王。

「轟!」

「轟!」

狼王日記 「轟!」

帝皇龍爪,乃是龍帝前輩當年所創造的太古第一禁忌殺伐之術。

融合了一條帝龍骨的林寒,如今再施展帝皇龍爪,簡直是像一頭真正的太古黃金聖龍復甦,釋放無與倫比的威嚴,攻殺之間,霸道凌厲,大氣磅礴,撕裂虛空,收割生命。

「轟隆!!」

林寒和銀月狼王大戰在了一起,讓劍門上空的整片天地昏暗一片,像是諸神黃昏一般,每一次碰撞,都是讓天地沉墜,大地崩裂。

「噗嗤!」

「噗嗤!」

「噗嗤!」

十八位蓋世妖尊僅存的最後三位妖尊,被兩人大戰中的力量捲入,直接絞成了粉碎,化為漫天血霧。

「好可怕!」

看到這一幕,眾人眼珠子差點都蹬掉了下來。

「快退!!」

所有人都是瘋狂倒退,整個劍門方圓千里之內的地域,一時間竟然無一人敢立足。

十八位蓋世妖尊,想要聯手滅殺林寒的生魂,但最終卻是被林寒一一鎮殺,化為塵埃,身死道消。

如今,銀月狼王也只剩下孤家寡人一個,與林寒奮力搏殺。

銀月狼王無比的驚怒。

因為,先前他的打算,是用十幾位蓋世妖尊,消耗林寒的力量。

但他沒想到,林寒不僅沒有力竭,反而吞噬了十幾位蓋世妖尊的氣血和功力,連破兩階,踏入高階生死聖境,和他的修為,相差不了多少了。

「該死的卑微賤民!你今日斬殺我這麼多蓋世妖尊,等我將你滅殺后,留著你的魂魄,讓你親眼看到你背後的所有親人、朋友和兄弟,一個個被我碾死,像卑微的螻蟻一般。」

銀月狼王發出滔天震怒的大吼。

「可惜,你沒有機會了!」

林寒眼神無比的冷漠,心境強大,根本不為所動。

「噗嗤!」

終於,林寒那猙獰恐怖的金色龍爪,直接將銀月狼王的一條手臂撕裂下來,血染拋灑長空,所有人都是恐懼了起來。

底下群山之中,萬千銀月狼王帶來的妖兵妖將,這一刻都是忍不住身軀瑟瑟發抖,匍匐在地上。

沒有人想到,「葉無淵」竟然這麼的兇猛,風華絕代,戰威無匹,氣吞蒼穹,有著無敵的氣概。

「今日之後,葉無淵大名,將響徹整個南蠻大地,成為人族年輕一輩中的領軍人物,當之無愧的年輕王者,有著少年大帝的絕世風姿!」

無數觀戰之人心中,都是給出了這樣一個至高無上的評價。

成名,一戰足矣!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白攸海站在人群中,眼神顯露出來了極端恐懼,他本以為銀月狼王降臨,勢必是君臨天下,鎮殺一切阻攔之人。

但現在,林寒卻是將銀月狼王撕裂了一條手臂,而且,愈戰愈勇,銀月狼王開始顯露無法抵擋的頹勢。

白攸海想要脫身逃走,但他發現,自己根本無法逃走。

因為,他能夠感覺到,天穹上如同神魔般大戰的兩道身影中,一股恐怖的驚天殺念,正在鎖定著他。

這道恐怖的驚天殺念,白攸海很清楚,絕對是林寒的神念。

白攸海心中無比的後悔,早知如此,當日在萬獸大比林寒還沒有完全成長起來的時候,就應該痛下殺手,將其徹底滅掉。

但現在,一切都遲了。

「葉無淵,你這隻人族中的卑微螻蟻,你徹底惹怒我了!」

驀地,銀月狼王從戰圈中脫身出來,一雙銀白色的冰冷瞳孔,滿是猙獰之色。

「大聖之眼!」

轟!

銀月狼王的眉心,陡然裂開了一道縫隙,一片璀璨萬丈的銀色光華衝出,在銀月狼王的身前凝聚。

這是一道和銀月狼王有著幾分相似的虛影,英姿威嚴,萬獸在其腳下匍匐,渾身由銀光組成,揮手之間,便是天地元氣震顫,虛空破裂。

「這是?」

「銀月大聖的一絲意志顯化!」

「銀月狼王的眉心之中,竟然寄存了一絲大聖的意志分身!」

「大聖啊!那可是超越普通聖人的存在啊,極其恐怖,有著通天偉岸的力量!」

萌寵嬌妻:高冷金主求放過 「縱然只是一絲意志,但這可是大聖的意志,絕對能將半聖之下的任何生靈,瞬間抹殺!」

「銀月狼王竟然還有此等底牌,葉無淵這下是真的要完蛋了,他縱然有著萬千聖術和手段,也逃脫不掉一絲大聖意志的殺伐!」

所有人都是恐懼出聲。

「嗡!」

銀月狼王眼神無比的殘酷,他盯著不遠處的林寒,笑得無比的痛快,道:「任你有通天手段,在一絲大聖的意志之下,都是卑微如螻蟻,會被瞬間徹底抹殺!」

「嗡!」

大聖的威壓,無比的可怕,沉重如太古神山鎮壓下來,虛空破裂。

林寒縱然融合了一具帝龍骨,肉身綻放不朽神輝,但此刻在那種極端沉重的大聖意志威嚴下,也是肌體「咔嚓咔嚓」碎裂,流淌出金色的血,露出金色的骨。

像是要在下一刻,徹底破碎開來,化為塵埃。

死亡的危機,一瞬間籠罩了林寒。

銀月狼王大聖之眼中蘊藏的一絲大聖意志,簡直是可怕強大到極點,像是一位漠視天下蒼生的帝王,揮手間能夠抹殺一切存在。

「難道,就要這麼隕落……」

林寒眼神之中陡然生出無窮的不甘。 嗡!

恐怖龐大的壓力,在虛空之中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