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既然知道了前方就有特別適合水冰兒的魂獸,不管是他還是眾人,哪有還有心情再安心等著呢。

翹首以盼啊!

……

求推薦、月票 磁暴的時間持續了好幾天,這段時間墨然和羅格倒是好好休息了幾天。幾名同伴雖是鬧了彆扭,但是這幾天倒也是稍稍聚了一會。他們也是打算做護衛,不過因為磁暴的原因,他們的商隊提前返回。當然,還有幾名同伴已經去了更遠的旅途,短時間是回不來。

「你們任務進行的如何?」坐在懸浮的座椅上,羅格低聲詢問著對面的同伴。他也是少數幾個從赤冰星到現在的同伴。

「還行吧!就是有些捉襟見肘。」說到這,他伸出手輕輕撫著面前杯子的杯沿,嘴角泛著苦笑,他們現在真的是感覺到有些困窘。雖然當初提出來眾人開散開來以降低風險,但分散開來帶來的窘境也是有所考慮的。

杯子中有着綠色的液體,這種液體幾乎沒有任何的營養,但是卻是唯一不收費的液體。

「你們呢?」他抬頭看着墨然和羅格問。

「還能怎樣,和你們比我們遇到的事情更是離奇。我們遇到了海盜。」羅格苦笑着說。「不過,這裏的工作真的是不好找啊!」這兩三天,墨然和羅格也是想要去找一些能夠養活自己的工作,但是在這裏卻充滿了很多對奎羅的規定,很多工作並不合適他們。所以現在他們的狀況也是非常的窘迫。

「這宇宙中發生的事情倒是讓你們遇到了好幾件啊!」說到這,同伴就是抬頭望向德瑞亞上空瑰麗的光芒,磁暴已經比最初的時候弱了很多。

這些時間讓他們了解,若不是為了防止奎羅影響治安,甚至就連一些商隊也不會讓他們去。畢竟有着更多廉價,且不需要食物的護衛機械人,更多的商隊需要的是有着精湛技藝的機械維護師或者工程師,而不是有着很多特殊要求的奎羅或者其它生存條件的雇傭兵。

聳了聳肩。「大家遇到的情況都是差不多,以前雖然知道宇宙中有着很多不公平。但是現在看到這裏的情況后,感覺整個宇宙都是不友好的。」同伴苦笑着說。

「宇宙什麼時候友好過?」羅格反問著。只不過曾經他們不需要直接面對,現在直接面對之後發現自己並不能處理。說到這,幾人都是沉默下來。

「你們之後打算怎麼辦?」羅格詢問,總不能一直做保鏢護衛的,況且很多希維族人並不信任奎羅。

「似乎沒有很多的選擇呢!」同伴低聲說着。

「好了,我們現在也需要去找一找工作了。」這般說着,墨然也是站了起來,將一旁的一個背包背上。

在地球上,他們從沒有想過這樣的問題,作為一名士官,他們以後的生活只有戰鬥和死亡,更沒有想過之後的生活。

「你們需要工作嗎?」就在墨然準備離開的時候,不遠處一個魁梧的奎羅走了過來,他有着強壯的身軀,穿着一件很朋克風的皮甲。墨然分辨不出那是什麼皮甲,但是他能感覺到周圍的一些希維族人都是有些忌憚這個魁梧的奎羅。

墨然看着眼前這個高自己半個身軀的奎羅,他和人類並沒有多少的區別,若不是墨然知道自己在瑞德亞的話,他都懷疑眼前這個人是不是人類了。

「什麼工作?」羅格依然坐在座位上,抬頭詢問。在這裏遇到一個和自己很相似的生命體,總會會多或少感到一些親近,但是一些必要的提防還是要有的。

「拆解廢舊飛船。」這名魁梧的奎羅看了一眼羅格說。「就在瑞德亞外面,若是以後工作忙的話,甚至還要去一些戰場打掃戰艦殘骸。」

這看上去似乎並不是一個很好的工作,但現在的羅格他們似乎沒有多少的選擇。「我們先去看看,然後再談如何?」羅格側身看着他。

他點了點頭,隨後望向墨然。墨然也是點了點頭,算是同意了下來。

將面前的飲料一飲而盡,羅格就是站了起來,另一邊的同伴也是跟了上來。若是有足夠的工作位置的話,他也希望自己能進去。

羅格率先跟在那個人身後向著外面走去。通過幾個通道之後,他們就是坐上了一個直通最外圍的平台。「為什麼找我們,我們很多東西都不會。」作為一個職業士官,他們學的很多東西在宇宙中並沒有多少的用處。羅格坐在那名奎羅身邊,側身看着那比他魁梧很多的生命。

「我們都是從不會到慢慢會的。」他看了羅格一眼,沉聲說着。「相比於那些希維族或者其他生命體,我想找一個和我一樣的生命體更容易建立信任。」

「你在瑞德亞多久了?」羅格算是同意了對方的想法,在陌生的環境中,有着相同外觀的生命體更容易得到信任感。

「很久了。」他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簡單這樣說着。「當你在宇宙中生活很久,並且營養充足后,你們的身材也會很快變形的。」說到這,他望向了眾人。「我曾經也只是比你們高一些,但是來這裏后,我大多數時間都是在宇宙中生活的,所以就漸漸成為現在這般。」

一路無話,很快他們就是來到了瑞德亞外圍,然後迅速向遠處一個平台駛去,轉乘一輛小型飛船后,他們再次向著瑞德亞外圍而去。在這裏,他們更能明顯感覺到這次中子星星震帶來的磁暴威力,在瑞德亞外圍,一個個球形的機械停在太空中,它們組成六邊形,中間是強大的磁場湧現的一些肉眼可見的微波。

很快墨然幾人就是來到一個巨大的艦船拆解基地。在空曠的宇宙中,四個巨大的艦船拆解基地並排在一起。無數的機械在宇宙中來回穿梭著。

「即使很多情況都可以使用機械人拆卸,但是還有更多複雜的情況需要我們去處理。」那名奎羅轉身看了看眾人。「相比於那些龐大的設備,一些精密的設備需要生命體的精細操作。」

墨然明了,他們現在將要做的事情其實就是地球上的拆卸工的工作。

並沒有多久,他們就是來到一棟龐大的拆解艙中,自然有希維族的人上前帶他們去工作地點。

「我們這裏並沒有多少人,大多數都是機械。」帶路的希維族主管並沒有回頭看墨然三人,至於帶他們來這裏的那個魁梧奎羅已經離去了。「拆卸的時候一定要小心,大多數飛船都是因為到了使用年限,但是這些飛船中有一些部件還是非常有用的。無用的金屬元素也會被回收利用。」

這名主管也並不在意羅格他們有沒有在聽,只是自顧說着。「你們若是有朋友的話,也可以推薦過來,至於工錢的話我們到時候會直接給你們。當然,若是你們居住的地方今後也將在這裏,你們有什麼朋友,最好也是帶來這裏。」

墨然不由暗喜,若是真的這樣,那麼至少婉留他們的住宿問題就可以解決了。

「我一會回去接婉留他們過來,這工作感覺還是挺不錯的。」雖然不知道最後的工錢有多少,但是似乎比在瑞德亞中要好上不少。況且在這裏也是可以擺脫邊境警備隊的監控。

羅格似乎對這個工作也是挺滿意的,便是點了點頭。「我去挑幾個好一點的房間。」他們也沒有在意前面那名希維族主管說的話,因為大多數都是說一些注意事項,更多的事情會有一些奎羅交給他們。

那名希維族主管將他們幾人交給另一個奎羅后,他是離開了。

墨然也是乘坐回去的飛船將婉留和長老接來,另一邊曾和羅格一起喝茶的那名同伴也是返回將其餘人也是接來。

工作的性質還是很簡單的,就是將一些精密的設備拆卸開來。

時間就是這樣緩緩過去,另一邊殺殿從休眠倉中醒來。經過漫長的休眠,他現在感覺到整個身體都是非常的不舒服。

「真是和自家的飛船差遠了。」殺殿抱怨著,至少在自家的飛船中醒來,他不會這樣頭暈目眩。一個機械人端來一根營養管,裏面是綠色的營養膏。

他現在需要補充大量的營養和水分,並且依然還要休息好幾天才能漸漸恢復。現在他們已經在火星軌道上了。火星上的空間站在數千里之外。

殺殿看了看周圍,不一會,一個屏幕就是出現在狹小的房間中。上面顯示的是綠色的森林,藍色的天空,深藍色的大海。這些景象在地球上早已經看不到了,現在能見到的只有那些記錄景象的資料。

看了一會那屏幕,即使知道是假的,但是觀看一會以後也是可以讓人感覺到放鬆。殺殿合上休眠倉的蓋子,隨後從一旁的牆壁上拖出一層鋼板。身上的液氧很快就消散在空氣中,殺殿就是躺倒了床板上,看着那屏幕讓自己緩緩恢復著。

而他的心中則是再一次將那幾個在赤冰星上想要將他置於死地的盟國士兵的名字回憶了一遍。至於所有事情的罪魁禍首,末了。殺殿知道自己短時間是無法拿他怎樣的,只能是將這件事記在心上。

。 顧宇一愣,沒想到事情的轉變,來的這麼快。

他下意識的看向柳青,發現這位被他打上「無腦女漢子」的美女,這會同樣一臉嚴肅,目光炙熱的盯著自己。

難道是因為現在是白天,她們看清我陽光帥氣的外表,所以被征服?

雖然明知不可能,但顧宇還是忍不住閃過這樣的念頭。

「說出你們有什麼夢想,咳咳……條件?」

關鍵時刻,顧宇連忙穩住心神,展現出大城主的風采。

「還請顧城主為我們報仇,為鐵血盟死去的數千冤魂報仇!」梅寧華大聲說道。

顧宇沉吟,就知道東西沒那麼好拿的,燙手!

「顧宇,只要你肯幫我們,以後我柳青這條命就交給你了!」柳青見顧宇不說話,有些焦急。

「你們太高看我了,其實我就是一個小種族的族長,全族上下也就百十人口,你們要加入,我歡迎,但要報仇,恕我幫不了你們。」

顧宇在這一刻,腦海里轉過各種念頭,但最終放棄了那些誘人的想法,苦笑搖頭。

其實,梅寧華對顧宇的判斷很對,他就是一個有賊心沒賊膽的好人。

沒想到他的這個反應,卻是讓兩個女人鬆了口氣。

「顧城主果然是一名守信君子,這樣我們就放心了,現在我們正式申請加入,還請你收留我們。」

梅寧華與柳青對視一眼,露出了笑容。

「為什麼選我?我明明說了,幫不了你們。」顧宇很詫異,感覺很不真實。

「八部眾和扶桑社加起來有數萬人,兵強馬壯,而顧大哥的城市裡應該沒多少人,根本不可能是他們的對手。

顧大哥如果剛才直接答應,那說明你其實沒誠意,只是要騙我的文明碎片。

可顧大哥拒絕了誘惑,就說明你沒有欺騙我們的意思,值得信任,值得我們追隨!」

梅寧華一口一個大哥,叫得親切,可顧宇想起她死去的親大哥,心裡有點彆扭。

這小妮子不會是故意咒他吧?

「你別疑神疑鬼的,我們既然說了願意加入你,那就是真心愿意,不指望你現在能滅了八部眾的畜生,以後有機會多殺幾個就行。」

柳青見她們願意倒貼,顧宇還猶猶豫豫,頓時小暴脾氣就上來了。

「既然你們想加入我的城市,那我們就約法三章。

第一,沒有我的同意,你們不能向任何人,泄露任何關於我這裡的消息。

第二,沒有我的允許,你們不能擅自行動,不能隨便和外界接觸。

第三,如果有合適機會,我會為你們報仇,但一切由我說了算,你們不能逼迫,不能私下報仇!

這三條你們答應了,就可以留下,不答應,就現在離開,我們還是朋友。」

顧宇不急不慢,先定下自己的規矩,免得日後惹出麻煩。

這回輪到兩個女人沉默了,柳青幾次想要說話,但都忍了下來,只看梅寧華的態度。

「第一條沒問題,即使顧大哥不提,我們也不會泄露你的秘密,給你帶來災禍。

第二條嘛,雖然有些苛刻,但我能理解,再說碎空之地的深處,我們想往外跑,也不敢,所以也同意。

至於第三條,有顧大哥的承諾,我就滿意了,也不奢求什麼。

不過,如果有一天,我們想要自己去報仇,也希望顧大哥不要阻攔。」

梅寧華思考了一番,認真說道。

「不行,你們既然加入我的城市,那就是我的人,我必須對你們的生命負責。

如果真有機會,我不會攔著,但如果你們要硬來,我也不能看著你們送死。」

顧宇說的大義凜然,霸氣側漏。

因為他知道,這兩個女人外表看起來柔弱,其實都極為倔強。

他要是不看著點,指不定哪天,兩個傻女人就中了圈套,跑去送死呢。

「喂!顧宇,你不要太過分,真以為我們非要加入你嗎?」

柳青忍不住了,她覺得梅寧華已經足夠讓步,可沒想到顧宇還不同意。

真是奶奶能忍,姑奶奶都不能忍!

「那就請便,咱們好聚好散。」顧宇油鹽不進,老神在在。

「行,你的三個條件,我們都答應了。」梅寧華銀牙一咬,止住柳青繼續發飆。

「哈哈哈,歡迎兩位美女加入暗空之城。」

顧宇立刻變出一張笑臉,熱情洋溢的與兩人握手、擁抱,順手拿過梅寧華掌中的白色光團。

咦?

隨即,顧宇的臉色就是一變。

「顧大哥不要見怪,剛才小妹只是試探,所以拿出的這個是法則碎片,真正的文明之火碎片,等到了暗空之城,我立刻交給你。」

梅寧華在一旁嘻嘻笑道,還俏皮的做了一個鬼臉。

顧宇心累,這小妮子的戒心真重,到現在還給他留著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