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古神牛訣,可以增加力量的功法,很好!」

不到十分鐘,剩下的三十幾次抽獎,就被陳宇用了個一乾二淨。

「食物和水都不缺了,先給功法充點錢。」

三十幾次抽獎機會消耗殆盡,意猶未盡的陳宇,考慮一番后,又給功法充值。

「九陰真經充值一千紙幣,你的九陰真經境界,達到初窺門徑。」

「九陰真經充值一萬紙幣,你的九陰真經境界,達到融會貫通。」

「九陰真經充值十萬紙幣,你的九陰真經境界,達到爐火純青。」

……

「九陰真經境界充值十億紙幣,你的九陰真經境界,達到超凡脫俗。」

「荒古神牛訣充值一百萬紙幣,你的荒古神牛訣達到第一層,力量增加5.0。」

「荒古神牛訣充值一千萬紙幣,你的荒古神牛訣達到第二層,力量增加10.0。」

「荒古神牛訣充值一億紙幣,你的荒古神牛訣達到第三層,力量增加20.0。」

「荒古神牛訣充值十億紙幣,你的荒古神牛訣達到第四層,力量增加40.0。」

一念之間,之前留下的凡品技能升級消失,陳宇的荒古神牛訣,從第四層提升至第五層。

「一百六十五點力量,一點力量一百斤,一百六十五點力量就是一萬六千五百斤,想不到我也能有萬斤巨力,餘額只剩一億一千三百多萬,得想辦法弄錢了。」

蠻荒神牛訣總共有二十五層,一至五層為凡級,六至十層為靈級,十至十五層為仙級,十六至二十層為神級,二十一層至二十五層為聖級。

從第五層充到第六層,需要一萬顆下品靈石,算下來要一百萬億紙幣,個人餘額僅剩一億一千三百多萬紙幣,對他現在來說,第六層可望不可及。

「力量增加了一百五十五點,速度一點都沒變,這蠻荒神牛訣也被系統閹割了。」

吃了幾斤五香牛肉,喝了一些礦泉水,眼見天色暗了下來,陳宇只好就地歇息。


第二天一早,計上心來的他,一路向南狂奔,沿途遇到的鬼子,都被他用手雷炸死,視線之內的鬼子銀行、錢莊、商鋪,也被他洗劫了一遍。

「又有兩億多紙幣了,還是這樣來錢快,可惜只有搶鬼子的黃金白銀,才能兌換成紙幣,洋鬼子的黃金白銀,搶再多都會消失,難道是敵對關係的原因?」

本想搭乘鬼子回國的船,摸到鬼子的老巢,又嫌鬼子的船太慢,陳宇直接跳進海里,如水中游魚一般,直奔東瀛本土而去。

幾個小時后,他就來到了鬼子的老家,施展攝魂大法問路,又用了大半天時間,他才悄無聲息的遁入鬼子皇宮。

用攝魂大法控制鬼子首領,吩咐對方几句后,他在鬼子皇宮潛伏起來,靜等鬼子軍方高層來皇宮商議大事。


第二天下午,一百多個鬼子軍官,齊聚鬼子皇宮。

陳宇狂奔而至,一顆又一顆手雷飛了過去。

「轟轟轟……」一顆顆手雷相繼炸開,一個個鬼子軍官橫死當場。

「你炸死鬼子一個少將,獲得五萬九千零四十九點積分。」

「你炸死鬼子一個中將,獲得一十七萬七千一百四十七點積分。」

「你炸死鬼子一個大將,獲得五十三萬一千四百四十一點積分。」

「你炸死鬼子一個元帥,獲得一百五十九萬四千三百二十三點積分。」

……

「你炸死鬼子一個少將,獲得五萬九千零四十九點積分。」

短短的幾分鐘時間,正在開會的鬼子高級軍官,就被陳宇用手雷送上了西天。

「九百三十七萬四千五百六十八點積分,我能抽獎九百三十七次,還是這樣省事。」

收穫巨大的陳宇,平復一下心情,施展透視看向四周,以念力抓取看得上眼的東西。

一件件古董、珠寶、翡翠、玉石,先後被收進空間之中,但凡被他發現的黃金白銀,都被兌換成了紙幣,把鬼子皇宮收刮一遍后,他又去洗劫鬼子那些銀行。

「一千零七十五萬三千多積分,七百六十七億四千多萬紙幣,我還弄到幾十噸古董、藥材、珠寶、翡翠、玉石,這一趟來對了。」

來到海邊,陳宇一下跳進大海,如同水中游魚一般,悄然遠離鬼子本土。

幾個小時后,他破水而出,坐在海邊的礁石上,心花路放的開始抽獎。

「運氣太背了,連續三十六次再接再厲,難道我沒有沐浴更衣?」

用內力逼出衣服褲子鞋子裡面的海水,找了一家酒店住下,舒舒服服的洗了一個熱水澡。

換上一身新衣服,給自己充了一些運氣,這才繼續抽獎。

「一百箱王師傅速食麵,總比再接再厲好。」

「巴雷特狙擊步槍一支,子彈一千發,這東西毫無用處。」

「飛天茅台一千瓶,還沒能治風濕的熱血酒好。」

「墨金男士手錶一塊,看上去低調有內涵,還不錯。」

「特效減肥藥一瓶,我有充值系統,這減肥藥好像沒用啊!」

「白血病專用藥,這東西也沒用啊!」

接連抽了兩百多次,一件有用的東西都沒抽中,陳宇想了想后,決定明天再抽。

一覺睡醒,他又抽了一百多次,獎品倒是得到很多,但都沒啥大用。

出去吃了一點東西,四處轉了轉,炸死一百多個鬼子,他又回到酒店抽獎。

之後的時間裡,陳宇白天出門殺鬼子,黃昏之時找地方住下,晚上躺在床上抽獎。

「汗血寶馬一匹,還沒我跑得快,何況以後,我可是龍騎士,把它放歸大自然吧。」

「極品靈器飛刀一把,東西倒是好東西,但暫時沒用處。」 積分一萬又一萬的減少,指針和轉盤不斷旋轉,一件件獎品相繼被陳宇拿下。

轉盤上的獎品,一次又一次的變化,抽獎的次數隨之減少。

「抽了這麼多次,就九陰真經、荒古神牛訣、極品靈器飛刀還不錯,其餘的東西,幾乎都是日常消耗品,我運氣也太差了吧?為什麼就抽不到聚寶盆呢?」

適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在陳宇看來,擁有無限充值系統的他,什麼都不缺,唯獨缺錢。

一旦得到聚寶盆,用一百億紙幣,兌換一顆下品靈石,往聚寶盆裡面一丟,就能一顆變兩顆,兩顆變四顆……他就有用不完的靈石、仙石、神石、聖石了。

至於什麼法寶、丹藥、功法,哪比得上靈石、仙石、神石、聖石?

身懷無限充值系統,只要有足夠的靈石、仙石、神石、聖石,不斷充值力量、速度、精神力,到時候,他就能一力降十會,以基礎力量碾壓任何一個強者。

遊戲時間悄然結束,抽獎次數消耗一空,個人餘額達到八百九十幾億的他,患得患失的回到房間之中,舒舒服服的洗了一個熱水澡,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

「還是末世好撿錢,遊戲空間的限制太多了,若能搶劫全世界,我絕對能弄到幾十萬億紙幣。」

看了看空間里的古董、翡翠、玉石等物,陳宇有些頭大,那些東西很值錢,這沒錯,但那些東西不好變現,這也是事實。

之前去緬國,他逛了一趟翡翠礦,撿了好幾噸高品質翡翠,這次在遊戲空間,又在東瀛本土,弄到幾十噸古董、翡翠、玉石等物。

一兩塊翡翠,又或者一兩件古董,出手倒是不難,幾十噸奇珍異寶,可就不好處理了。

幾件東西,哪怕價格再高,又能賣多少錢?

擁有無限充值系統的他,缺的可不是幾百萬、幾千萬,也不是幾十億、幾百億,而是數以萬億的紙幣、靈石、仙石、神石、聖石,幾件古董賣的錢,遠不夠他充值的!

「這樣看來,空間裡面的古董、翡翠、玉石等物,好像沒什麼用啊!算了,拿來當裝飾品吧,一棟房子放一些,就算壞了、丟了也無所謂。」

盤膝坐在床上,運轉混元一氣功,默默感受內力在經脈、穴位之中穿行,不到幾分鐘時間,陳宇腦海里的雜念,就全部消失了。

一下倒在床上,片刻后,他就進入了夢想。

這天星期一,上午八點半的時候,參加數學競賽的學生,不約而同的走進一個教室。

「我有點緊張。」唐詩小聲說道。

「有什麼好緊張的?反正第一名都是我的。」陳宇一本正經的說道。

「這玩笑,一點都不好笑。」唐詩忍不住笑道。

「好好努力,爭取拿個第二名。」陳宇說道。

「你能考第一,我就能考第二。」唐詩鼓起勇氣說道。

「自不量力。」不遠處的一個男生說道。

「有我在,你們永遠都只能爭第二名,除非我故意放水。」陳宇有恃無恐的說道。

「理他幹什麼?」唐詩秀眉微蹙的說道。

「說得也是,無關人的言語,完全沒必要在意。」陳宇說道。

「大家都聽到了,他說要拿第一。」那名男生大聲說道。

「對,我說的,這次的第一名,是我的!」陳宇神情淡然的說道,人不囂張枉少年,既然他要偽裝成一個天才,就得擁有與天才匹配的雄心壯志。


「這位同學,你對數學競賽的信心,倒是很足啊!」監考老師走了進來,似笑非笑的說道。

「只要題沒錯,考滿分應該不難。」陳宇淡然的說道。

「那好,我期待你的滿分。」監考老師點了點頭,開始發試卷。

拿到試卷看了一遍,陳宇問道:「老師,多久可以交卷?」

「你做完了,就可以交卷。」監考老師說道。

「不用等三十分鐘?」陳宇又問道。

「你三十分鐘,能做完這卷子?」監考老師反問道。

「這樣的卷子,十幾分鐘就能搞定。」陳宇說道。

「行,只要你做完了,就可以交卷。」監考老師說道。

陳宇不再言語,拿起一支鋼筆答題,不到十分鐘時間,試卷上的題,就被他做完了。


高達10.0的悟性和精神力,賦予了他遠超常人的領悟力,一星終極的數學知識,出神入化級別的數學技巧,如今的他,比天藍星最厲害的數學家,還要厲害很多倍。

「你做完了?」見他拿著試捲走了過來,監考老師神情疑惑的問道。

「這題太簡單了,沒有什麼挑戰性。」陳宇語驚四座的說道。

一個個考生心中巨震,試卷上的數學題,也就最前面那道,還不是很難,之後的數學題,就沒有一道簡單的,而且一道比一道難。

「卷子放在這裡,你可以出去了。」監考老師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