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他們來說,或許是困難的,但是,對於小帥來說,或許就不怎麼困難。

「我也沒辦法啊。」小帥很快的給了楊風一個靈魂傳音。

「你不是說危險不大嗎?」楊風不由的說道。

「是啊,我是說危險不大。但是,我沒有說我有辦法啊,咱們不就是沒有多大危險嘛,只要不打他的主意。」小帥立刻的回復道。

「那你用給我說你發現神葯了嗎?」楊風很是無語了。

這發現了不等於沒有發現嗎?因為你根本就一點辦法都沒有啊。

「是發現了啊,還很神奇,想讓大家都見識一下。」小帥隨即給楊風解釋道。

「好吧,看來是我理解錯意思了。」楊風隨即很是無語的說道。

這真的叫空歡喜一場。

「老大,或許你可以和他再交流一番,強行帶走那是不可能的。看他願不願意和我們走。」小帥隨即說道。

這株神葯的能力太特殊了,讓你一動都不能動,那就根本就沒有辦法將其強行帶走,但是,如果要是他自願跟著你,那就不一樣了。

「行,我試試。」楊風點了點頭。現在這是唯一的辦法了。

隨後,楊風就再次的用心看向那株黑色的小花。

「小子,你真的是找死嗎?我剛才的話難道是廢話嗎?」那道聲音很是惱火,很顯然,楊風的行為那是讓他非常的憤怒的。

「我是想和你好好的談談。」楊風隨即說道。

「談?你想和我談什麼?我知道,你想讓我主動的跟隨你是吧?簡直是可笑。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所以,你也別多想了。」隨即,那道聲音冷聲的說道。

楊風還沒有說,他就知道楊風是什麼意思了,直接的就出口阻止了。

「我是有這樣的想法,但是,我不覺得我這想法有什麼可笑的,相反,我還覺得這很正常呢。」楊風淡笑著說道。這個時候也是絲毫的不在意,畢竟,這樣的情形他是想到了。想要勸服對方,那肯定是不容易的。

「很正常嗎?」那道聲音不由繼續的笑了起來:「小子,你真的是太可笑了,你以為你憑藉三言兩語我就會相信你嗎?我告訴你,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我也知道,這而是很困難,但是,我就是想嘗試一下,我就是想和你談一談。這總是可以的吧。」楊風淡笑著說道。

「只是想談一談的話,倒沒有什麼。既然如此的話,那我就給你這樣一個機會,我倒想聽聽,你到底想說什麼,憑什麼確定能夠打動我。」那道聲音淡笑著說道。只是說說而已,並沒有用武力的想法,這說明這個楊風還是非常的識趣的。再說,他也是想聽聽,這個楊風,到底想說些什麼。

「跟著我出去的話,你能完全的超脫,能夠成為神靈,不會像現在這樣困在這裡,你這樣強大的存在,卻因為自身原因被困在這裡,那不可惜嗎?」楊風開口說道。

這株神葯和植物魂獸那是不一樣的,最起碼,植物魂獸已經脫離了地面,想去哪就去哪。但是,這神葯呢,就只能紮根在這裡。他就是有通天的本領,也只能呆在這裡,直到自己的死亡。

神葯的壽命雖然很長,但是也有隕落的時候。

「小子,你覺得我會相信你的話嗎?就憑你嗎?你比我還弱小,卻是說要幫我?嘿嘿,這真是可笑啊。」那道聲音隨即嗤笑道,在他看來,楊風這完全就是吹牛說大話。完全就是說著漫無邊際的話,這樣的話,想要欺騙他,那就是不可能的,這個人類,難道把自己當做是三歲小孩子了嗎?

「我說的是實話,我有這樣的把握。因為你自己身體的局限性,你自己肯定是不可能突破自己身體的限制的。你雖然已經很不錯了。在這個基礎上,掌控了這片空間。但是,這卻不夠的。只要你無法突破你身體的限制,你早晚有一天會死,我相信你肯定不願意看到這一天的到來的。既然如此的話,那為何不讓我幫忙呢?」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 楊風淡笑著說道。

在這過程當中,楊風也是確認了一些東西,這頭神葯真的是非常的想要超脫自己本身的限制,但是,他卻是不相信楊風有這樣的能力。

他現在需要讓對方相信的就是自己擁有這樣的能力。

「小子,你真的把我當成三歲的小孩了嗎?你如果再這樣的說下去,那就別怪我不客氣,直接的抹殺你了。」再次聽到楊風的話,他是徹底的憤怒了。

在他看來,楊風說的是好聽,但是實際上卻是在騙他,忽悠他,等他跟著楊風離開了,到時候說不定就枯萎而死了,楊風想利用的就是他的身體罷了,這樣一想,他就覺得,楊風那可不是一般的可惡至極啊。

他是比較善良的,一般是不願意出手殺人的,但是,如果要是有人敢侮辱他的智商的話,那他就會讓對方知道,他不是好欺負的。

「別生氣嘛。你要知道,我敢這樣說,那就是有辦法的,你可以考驗我一些能力。你要知道,你總覺得只有實力強才可能幫你解脫。以你的實力,比你強的,這個世界根本就沒有。如果要是其他強大的存在從其他世界來了。那人家會幫你超脫?恐怕直接的就將你給抹殺了吧?」楊風淡笑著回應道,對於這株神葯說的那些話,楊風也是不生氣的。這株神葯其實也不錯了,他有能力抹殺掉楊風這些人,但是,他根本就沒有動手。現在覺得楊風是忽悠人,也就是說些狠話罷了,這有什麼可以生氣的,如果說這都生氣的話,那楊風的氣量就太小了。

良久,那道聲音才再次的響了起來。

「小子,那你給我說說,給我證明一下你到底有什麼能力,讓你有這樣的底氣。」那道聲音對著楊風說道,很明顯,楊風剛才的話,那是有作用了。

「首先,我是一個葯尊,現在能夠煉製幾乎所有的九級丹藥。而且,我有把握成為一名葯皇。到時候,我能煉製足夠讓你蛻變的丹藥。再者,我有一座寶塔,裡面有舒適的環境讓你繼續成長,還有一株神奇的小草,到時候,你如果在他身旁的話,那會得到很多的好處的。」楊風笑著說道。

「葯皇?呵呵,你覺得我是傻瓜嗎?據說,人類世界就從來都沒有出現過葯皇。至於神奇的小草,你還是在忽悠我把,只有在我旁邊得到好處的小草,哪有我能在他的旁邊得到好處呢?」對於楊風的話,那道聲音很明顯的是嗤之以鼻的。

『「還是那句話,眼見為實,你都沒有見,你為什麼不相信呢,那株小草,真的是非常的神奇的。」楊風隨即說道。

對於那株小草,楊風是有信心的餓,這株神葯雖然非同凡響,但是,和那株小草比起來的話,那是有差距的,而且,這差距還不小。這株神葯在那株小草的身旁,那是肯定能夠得到一些好處的。

「小子,你讓我看看那株小草,不然的話,我是絕對不會相信的。」那道聲音隨即也是響了起來。

楊風也是點了點頭,隨即也是開始和那株小草聯繫。

那株小草經常陷入沉睡,楊風也沒有把握現在這株小草沒有陷入沉睡。

有可能這一秒,你還能聯繫上她,等到下一秒的話,她就睡著了。

對於此,楊風是司空見慣了。

「找我有事嗎?」這個時候,那株小草也是有了回應,她是剛剛的醒來。

「這裡有株神葯,我想收服他,想讓你出去讓他瞧瞧,他在你的旁邊,那絕對是有好處的。」楊風和那株小草進行了交流,現在這株小草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實力,但是,能力越來越強是不爭的事實。現在和楊風進行交流那是沒有任何的問題的。

「這株神葯確實是奇特。現在對你來說是比較有用的。我就勉為其難的幫你一次吧。」那株小草對著楊風如此的說道。

「那就多謝了。」楊風笑道:「這株神葯叫什麼名字呢?」聽這株小草的意思,這株小草應該是知道這株神葯的名字的,楊風也早就想知道這株神葯的名字了。

「輪迴花。」那株小草對著楊風說道。

「輪迴花嗎?這和輪迴花是不一樣的啊。」楊風隨即質疑道,輪迴花他是知道的,絕對不是這個樣子的。 ?輪迴花,傳說當中的一種神葯。

傳說有著各種神奇的作用。非常的逆天。這樣的神葯存在不存在都很難說。就算存在,那也是無數的世界,無數年才可能出現那麼一株。不可能說楊風在這裡輕易的就看到的,正是因為如此,楊風才會質疑。

「這不是你理解的輪迴花,我的意思是他有可能進化為輪迴花。只是現在還差的很遠。他具體的名字,我不知道,我就用了他可能進化的神葯來命名了。」那株小草對楊風解釋道。

「原來如此。」這個時候,楊風自然是聽明白了,搞了半天,原來是這麼回事。

就在這個時候,那株小草也是出來了。

「小傢伙,如果你真的呆在我的身旁,你會有好處的。」那株小草立刻的就發出了精神波動。

「你,你是?」那道聲音看到那株小草,那是非常的震驚。這株小草給他的第一眼那是有些平凡的。但是隨即,他就有新的感覺了,他感覺在這株小草面前,他是非常的卑微,非常的不起眼,他是非常的平凡。緊接著,又是一種渾身舒適,毛瑟頓開的感覺。這是他從來都沒有的感覺,他從來都沒有想到過,其他的植物生命竟然會讓他有這樣的感覺。

這個時候,他相信了楊風的話,楊風根本就不是在說謊。

這樣的神草都跟著楊風?如果不是親眼看到的話,他是不會相信的。這樣的話,如果這樣的神草都跟著楊風的話,那他跟著楊風一點都不丟面子啊,反而是非常的有面子的。

「跟著他吧,他有這個能力。」那株神草說道:「你現在跟著他,你能幫助他很多。這對於你來說也是機會。等到他更加強大了,甚至超越了你。你想投靠他,那還沒有機會呢。到時候,他發現你,你只能被煉製丹藥,到時候小命都保不住。現在呢,你幫助了他,他有好處肯定都會給你。到時候,你會知道,你現在的選擇到底是多麼的明智。」

「好的,我聽你的。」那道聲音立刻的說道。實際上,看到這株小草之後,他的心裏面已經做出了決定,現在聽到這株小草這麼說,他更是覺得自己的運氣實在是太好了。是啊,現在跟著人家,人家肯定會非常的歡迎,到時候好處多多,等人家不需要了,你去投靠人家,人家根本就不理會你呢。

「這就對了。」那株小草點了點頭。隨即,又對著楊風說道:「楊風,我就繼續閉關了。等到無源之水能夠吸收的時候,喊我一下。一般沒事,就不要聯繫我了。」

楊風覺得很是無語啊,這說閉關就是閉關。

「我也跟著你了。把我收走吧。」那道聲音響了起來。

「好。」楊風心念一動,那株神葯直接的被收進了渾天塔裡面。

楊風動了動,他們身邊的環境都恢復了本來的環境,也就是他們用心看到的環境。

「楊風,剛才發生了什麼?」七公主對著楊風問道。

「楊風已經將神葯給收服了。」歐陽若蘭輕笑著說道。

「當真?」七公主不由的一愣,這株神葯的本領,他們都是知道的。她們一點辦法都沒有。這麼一段時間,楊風竟然就收服了那株神葯,這楊風的能力也實在是太強悍了吧,這遠遠地就超出了她的想象。這樣強大的神葯就這麼的屈服於一個人類。

「真的,也不是靠我。」楊風輕笑著說道。

如果要不是那株小草出馬的話,那楊風自己輸可定是不行的。

嫁給全城首富后我飄了 「無論怎麼說,這都是好事,這株神葯的戰鬥力那可真的不是一般的強,關鍵時候放出來,那發揮的作用當然是非同凡響的。」七公主笑著說道。

這等於說他們這些人的手裡面多了一張王牌。

「對我們來說,確實是好事。」歐陽若蘭也是點了點頭。

「呼呼。」這個時候,小帥大叫了起來。

「小帥,怎麼了?」楊風立刻的問道。

「老大,剛才的時候,我感覺到了一股空間波動,應該是龍在天的。」小帥立刻的說道。

「空間波動?這個龍在天果然在空間方面有很高的造詣。」 錯入豪門:總裁爹地 楊風沉聲的說道,楊風和龍在天有過戰鬥,在那戰鬥的時候,楊風實際上就領略到了龍在天有一個空間類的天賦魂技,現在看來,龍在天那個武魂應該是空間類的武魂。只是,龍在天一直都沒有暴露罷了。

「龍在天還有空間類的武魂?」七公主聽了楊風的話,感覺到很不可思議。

這楊風和龍在天果然是這個世界上天賦最好的兩個人。

光他們以前暴露出來的天賦,那都冠絕天下了,結果呢,楊風還有第三個武魂,至於龍在天,那也是擁有強大的空間武魂,這其他人怎麼和他們比呢?

「如果我和小帥沒有感受錯的話,應該是如此。」楊風輕輕地點了點頭。

「這樣說的話,我們的一舉一動都在龍在天的眼皮子底下了?」火鳳兒開口,如果是這樣的話,這就讓她感覺到不寒而慄。

「應該不是,他來這裡也是有目的的,或許偶爾會監視一下我們,但是,絕對不可能一直都監視我們的。」歐陽若蘭立刻的說道。

「若蘭,這個龍在天的命運,你也算不出來嗎?」火鳳兒不由的問道,如果要是歐陽若蘭能夠算出來的話,那一切都很好的解決了。說不定能夠直接的伏擊龍在天,直接的消滅龍在天。這樣的話,他們面對的龍在天的威脅那就消除了。

「以前的時候,那還能,現在的時候,卻是不能了。因為龍在天的命運和楊風的命運是糾纏在了一起。所以,就算不出來了。都是未知的。」歐陽若蘭輕輕的搖了搖頭,如此的回答道。

「我和龍在天的命運糾纏在一起?」楊風不由的用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這怎麼聽著那麼的彆扭呢,兩個大老爺們,怎麼糾纏在一起。

「恩,你們之間的對決,算不出來,所以,我也算不出他的情況了。」歐陽若蘭輕笑道。

「那現在,龍在天想要做什麼?你也不知道了?」楊風輕輕的點了點頭,淡笑著說道。

「距離這麼近,我多少能算出一些。應該是他們有了新發現,開始要聯合行動了。」歐陽若蘭閉上了眼睛,隨即說道。

「既然如此的話,那我們也參與。」楊風淡笑著說道。

龍在天的事情,他自然是要破壞的。

這個龍在天,楊風是恨透了,現在,司馬雄都在龍在天的手裡呢,而且,很有可能被折磨的不成樣子了。

「恩,我支持。」司馬晴也是點頭,想到龍在天送來的司馬雄身上的部件,她就恨得是咬牙切齒。

「既然楊風你都決定了。那我們就暗中跟上。看看龍在天他們到底發現了什麼好東西,如果能破壞的話,那自然就儘力破壞,當然,如果要是能夠得到他們的好東西,那自然是最好不過。」歐陽若蘭也是輕笑著說道,他自然也是支持楊風的。現在,楊風可是剛剛收服了一株恐怖的神葯,說不定就要大發神威了。

「小帥,你現在還能感受到他的位置嗎?」楊風隨即和小帥交流了起來,這個時候,楊風自然也就只能是依靠小帥了。

因為現在,他感受不到龍在天的存在了。

「呼呼,感受不到了。」小帥隨即回答道。

這讓楊風不由的輕輕的搖了搖頭,這倒不是對小帥的回答不滿意。

小帥也不可能什麼都能做到。不是楊風想什麼,他這邊就要給出滿意的答案的,那是不現實的。

楊風只是覺得有些可惜,這樣的話,那就沒有辦法追了。只能就此作罷。

莫少,追妻需謹慎! 「不過,我能猜到他們大概在哪。」隨即,小帥又和楊風進行了交流。

這讓楊風不由的一愣,這還能猜啊,這豈不是比歐陽若蘭還強嗎?

「老大這是什麼眼神啊,難道不相信我嗎?」看到楊風現在的眼神,小帥不由的說道。

「我自然是相信你的。」楊風也是連忙的說道。

「我說的猜,那是有把握的,因為我已經注意到他們一段時間了,他們總去那個地方,所以,我覺得他們是要去那個地方。」小帥隨即對楊風進行傳音道。

這個時候,楊風也是不由的徹底的苦笑。

原來你說的猜,竟然是這個意思。你早這樣說,我會是剛才那樣的反應嗎?

「那咱們就走。我們跟著你。」楊風隨即也是說道。

「嗖。」小帥快速的出發了,楊風這些人則是站在了紫藤的身上。紫藤的速度要比他們快上很多,而且也不用自己出力。他們自然也就懶得自己跑。

大概半天的時間,小帥停了下來,紫藤也是隨之停了下來。

在他們不遠處,有一場激烈的大戰,這個地方基本上都成為了焦土。

「白哥,那楊風來了。」那頭金龍隨即的發現了楊風幾個,開口說道。

「果然和小龍說的一樣,那朵臭玫瑰沒有和他們在一起,那就好對付,不過也不能掉以輕心,更不能讓他壞了我們的好事。」那頭白烏鴉隨即回答道。 ?「我在想,他們怎麼敢來這裡?怎麼看起來一點也不怕,這裡面絕對有問題。」龍在天沉聲的說道。

意思很明顯了,如果他們要沒有什麼手段的話,他們怎麼敢來這裡?而且不是看到他們就逃跑?對方還有可能是主動找到這裡的,那是要將他們一舉消滅?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必須得考慮該如何的應對了。

「或許是故作鎮定吧,我們先消滅我們的敵人再說。」那頭青牛這個時候也是開口了。

在他看來,對方故作鎮靜那也是屬於非常正常的情形。如果直接的逃跑,那就直接的表明他們根本就不是對手,很可能直接的就被滅殺,相反,如果保持鎮靜,讓他們搞不清楚,還不敢貿然出手,他們還能尋找機會逃跑。

「恩,這兩個傢伙已經快完了。我們滅了他們。」那頭白羊也是說道,他們四個戰鬥,龍在天在一旁輔助,他們出手的時機那是非常的好。這兩頭魂獸本來就已經被重創了,現在被他們圍攻,那自然更不是對手,死亡就在頃刻之間。

「我們動手。」楊風直接的對小帥和紫藤說道。無論龍在天在做什麼。他們的目的就只有一個,那就是破壞。如果有機會滅殺的話,那自然是更好不過了。不過楊風知道,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龍在天在空間造詣方面那是不同尋常的,到時候想要離開沒有人能夠攔住的。

「呼呼。」

「吼。」小帥和紫藤立刻的行動了起來。紫藤無數的枝條朝著龍在天等幾個發動了攻擊。當然,他自己也是知道的,自己的實力根本就不可能傷害到這些強大的存在。

自己對付一個都難說獲勝,更別說這麼多了。他主要就是用來騷擾的。

「敢爾。」白烏鴉幾個這個時候都是被震驚了。

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楊風這些人竟然敢出手,這是要找死嗎?

「不要對付那個白白的小傢伙,沒有用。他的防禦太強了。我們根本就沒有辦法破除他的防禦。」那頭白烏鴉開口說道:「直接消滅掉那頭植物生命。」

「那個白白的小傢伙為什麼不要管?讓他一直進攻我們嗎?如果我們當中的一個攻擊他能夠攔住,但是,這不代表著我們幾個聯手殺不了他啊。」那頭青牛隨即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