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又怎樣,同級爭鋒,還有老傢伙敢動手?再說我也不怕。」小鵬皇笑道,盛氣凌人,搖了搖頭,「算了,你們不懂我的境界,和你們這些廢物說話都自降身份,浪費口水。」

「你就是千星!」不等無影老弓他們出聲,小鵬皇凌厲的氣勢又盯住千星,「染指我認定的女人,死路一條。」

話音還在,前面身影還在,千星已經感覺到無比的危機,那只是虛影,攻擊已經到眼前,這是要殺他。

千星怒起,他一直在默默修鍊,誰都沒招惹,和僅有的朋友在一起還惹禍了,他也不是怕事的人。

小鵬皇凌絕拳影帶著冷冽殺機,千星踏步便要轟出山河拳,然而剛剛抬手,什麼都來不及,攻勢已到,他只勉強手臂護在身前,便直直翻飛出去,一陣氣血翻湧,口吐鮮血。

周圍所有人都沒來得及,甚至還是千星翻出后才反應過來,小鵬皇狂妄,絲毫不把所有人放在眼中,說動手就動手,好像這才是他的家,速度還快的離譜。

「老大。」無影快步閃回扶住。

「你他媽的……」老弓他們大怒,早就不爽這個囂張傢伙,知曉是小鵬皇后還有些忌憚,但也不容被欺。

碰!下一刻,老弓的甲殼都出現深深拳印,吐著血翻出,跟著胖鳥翅膀羽毛亂飛一地,也是凄慘飛出去,最後是蒼井,他也不敵,戰矛都脫手。

「小鵬皇。」蝶舞含怒飛來。

「男人的事,一邊看著。」小鵬皇驕傲笑著,沒看到他怎麼出手,虛影一動,蝶舞小臉煞白的坐到不遠的石桌前。

畫眉她們從屋內衝出,聯袂出手,她們就沒有那麼好運了。她們境界雖然高些,某些方面還不如胖鳥他們,傷勢更凄慘,一時間站都站不起。

「幾個奴婢,也敢和我動手,看蝶舞面子,饒你們一命,再動殺無赦。」小鵬皇淡哼。

眨眼之間,院子內的所有人都被小鵬皇壓制,霸道無比。

他們都是聖獸神獸,個個都是妖域頂級才俊,放在哪邊都是打遍同級無敵手,如今卻敗得這麼慘,誠然境界低了,這個對手確實前所未有的強。

小鵬皇傲慢俯視,衣衫依然整潔,嗤之以鼻,「說你們是廢物還不服,廢物都不如,你們也一樣,再動手照樣殺。」

「我操你大爺。」老弓第一個站起,吃軟不吃硬,凶氣更足。

「找死嗎。」小鵬皇哼道,扭身直迎,連續的轟鳴,老弓的甲殼嘶鳴,出現裂痕,凄慘的很。

嗖!無影出手,地下忽然出現,手持利劍,他已經突破,九重天實力,襲殺術更高明。

然而還是不夠,小鵬皇隨步間,彷彿早就察覺,看都沒看,踏步直迎,轟鳴間無影翻出地面,大口咳血。

「嗷吼。」院外兩道身影回來,看到院中情形,怒吼出聲,雙雙狂暴出手,是牛奮和索貝克兩個回來了。

他們喜好相同,都喜歡戰鬥,飯量大,不愛胡鬧,經常走在一起。

「廢物還不少。」小鵬皇一臉膩歪,轉身揮拳,兩個大塊頭齊齊翻飛出去,胸口都出現深深的拳印。

千星和倉井還有胖鳥也都再出手,齊齊翻飛出去。

「千星,蒼井……」蝶舞在不遠坐著,她也受傷很重,小鵬皇下手狠,她又不善防禦,也是無法幫忙,焦急的看著這邊,眼睛紅紅的,眼眶滿是霧氣浮動。

千星看到,心中憤懣,再看周圍凄慘,戰意更增,蒼井也看到,怒哼起身,無懼任何。

兩人再動,然後再次翻飛,傷勢都已極重。

「竟然還沒死,小看你了,和這些廢物都算一個層次。」小鵬皇盯著千星,淡笑說道。

「吼……」牛奮發狂,還待站起。

「聒噪。」小鵬皇隔空一巴掌拍飛,「真當我不敢殺你們這些廢物。」

小鵬皇眼底冷光,一瞬間真有冷冽殺機。

「小鵬皇,我們的仇大了。」

「是嗎?」小鵬皇冷笑,「本想給你們機會的,自己不要。」

「枉你是金翅大鵬一族,原來只會依仗境界欺人,若我們同級,誰都能虐你。」

「可笑,自己境界低還有理了。」小鵬皇不屑。

「有本事壓制境界一戰,同級星哥一個你都打不過。」

「雖然你們很無知,還是想陪你們玩玩,讓你們死個明白,哪怕同級,殺你們如殺狗。」小鵬皇自負冷笑,「我現在只用八重天實力,若你們真能擋住我,今日便放過你們。」

千星淡然看著,藉機調整暴亂的氣息,此人威勢極強,速度也極快,千星覺得或許都能超他兩倍有餘,但此人本身還是化境,一樣是年輕一輩。他還從未遇到過在速度上能超過他這麼多的,還算是一個階段的對手。

此人肯定也是成名更早,各方面先邁一步。

「好像都覺得你同級最強?這些廢物啊。 腹黑總裁的緋聞嬌妻 還是先殺你。」小鵬皇倨傲,閃步直殺千星。

「我自己來。」千星踏步,這一次他能看清攻勢,周圍大家傷勢極重,先調整再說。

千星踏步直迎,山河拳對天鵬拳,轟然暴起,千星連退,小鵬皇嗤笑,緊隨追殺,千星退到哪裡,他都能殺掉哪裡,速度極快,靈動無雙。

千星發現他的氣場都被打亂,此人攻殺性極其凌厲,手段很多,尤其本身境界更高,道境神通境界等等,雖然壓制本身境界,這些都明顯佔了上風,他竟有些隱隱擋不住。

但此人真的是用的八重天實力,狂傲的很,他九重天還壓制不住?

錯嫁豪門:狐本妖媚 千星氣血翻湧,生死沸騰,下一步還是被擊退出很遠。

「廢物。」小鵬皇居高臨下擺個倨傲造型,「還有誰?」

蒼井和無影兩個是剩下的速度最快,幾乎同時出手,一個天空雄鷹撲殺,一個地下無聲襲擊,接著也再一次敗退,更加凄慘。

小鵬皇還是用的八重天功力。

其實也有作弊嫌疑,他早成名,道法感悟更高,元魄力三重早已巔峰,都高過大家,但敗了就是敗了。

牛奮胖鳥他們也爬起,有著不服輸的戰意,千星穩步,先一步殺過。

霸道總裁戀上千金嬌妻 小鵬皇輕哼,霸道直迎。

兩人生猛碰撞,開始千星還不斷退出,很快便適應,退出的少了,千星生死力沸騰逆轉,愈戰愈狂,此人視他們如螻蟻,侮辱遍地傷非要殺,他一樣怒極。

小鵬皇不耐煩起來,他發現隱隱有了壓力,長嘯出聲,氣勢凌絕。

但這並不夠,兩人你來我往,小鵬皇金鵬身法,千星鯤鵬身法,他有天鵬拳,千星山河拳,都一點不差,打到狂暴。

千星生死逆轉,彌補了道境的不足。

豪門情鬥:未婚媽咪很搶手 兩人身影疾閃,小鵬皇臉色鐵青,他速度天下無敵,此人竟然能和他比速度,他心底有了無比殺心。

「讓你幾招還真以為能翻天了。」小鵬皇冷漠,忽然背後騰出金色羽翼,速度驟然激增,還有凌厲的攻殺手段。

千星低哼,生死翼一樣混出十絕湮滅,兩人再動,空中殺到地上,地上再殺空中,雙雙揮拳轟到對方羽翼上,羽翼都在凌亂,飛落一地。

「找死。」小鵬皇怒了,手中出現一桿戰戟,威風凜凜,狂殺千星。

千星流星槍倏然相迎,兩人還是旗鼓相當。

兵器轟鳴,羽翼呼嘯,在不大的空間內,看誰能抗,小鵬皇臉色冰冷,不知不覺他已經提升到九重天功力,和千星一樣,開始還佔了上風,慢慢竟然又被千星拉回劣勢,甚至剛剛他都中了一招,難佔上風。

千星的戰鬥從來都是愈戰愈勇,他的神通也是如此,遇強則強。

眨眼之間,院內眼花繚亂。

忽然小鵬皇後退一步,接著氣勢狂暴,千星橫飛出去,手中戰槍都飛出,一陣哀鳴,接著消失鑽入他手臂。

****** 不是他不敵,小鵬皇見自己吃虧,用了本身實力,威勢不知超出多少,根本擋不住。

千星心底冷冽,果然什麼年輕潛質都是浮雲,實力才是根本。

「星哥。」

「千星。」蝶舞他們都急切看過去,一個個憤怒。

「小鵬皇,你還真夠無恥。」

「打不過星哥,提升到九重天都沒說你,出爾反爾,就你還敢號稱最強,趕緊滾回家去吧。」

小鵬皇臉色難看,滿是殺機,「說了你們都信,一群廢物。」

「依仗禁忌與我壓制下交手,你也可以自傲了,現在都去死吧。」小鵬皇踏步,殺機畢露,他是洪荒一族,跑到這妖域來,還真敢殺幾位小聖,也是張狂,無法無天。

千星穩住,踏步再戰,接著便被戰戟刺穿肩頭。

「吼……老大……」索貝克境界較低,之前傷勢很重,現在才爬起來,狂怒不已,「我要殺了你。」

無匹的戰戟影子砸下,索貝克直直被砸入地下,半邊身子都沒有。

「我X#……」胖鳥他們雙目噴火,這些日子大家早都是兄弟,「小鵬皇!」

「殺。」

「老子走個毛,和他拼了,二十年後又是一條好漢。」有人讓無影和蒼井先走,他們擅長速度,不過都沒有猶豫,直殺上去。

千星心顫,索貝克,這個憨實的鱷王,很早就跟著他,好不容易在這域外他鄉相逢,現在卻……飛來橫禍。千星冷眼看向前面小鵬皇,此人還在蔑視嗤笑,看著一個個衝殺出去的朋友,千星心頭戰意瘋狂。

「廢物,全是廢物。」小鵬皇一招一個,發泄著剛剛被千星壓制少許的莫明火。

「夠了。」就在小鵬皇緊隨殺人時,外面有人影快速閃來,清冷的氣勢,直接阻住小鵬皇。

這是一個藍衣年輕人,站住之後掃視院內,臉色並不好看。

「孔勝大哥,嗚嗚……」蝶舞早已梨花帶雨,看著一個個哥哥被欺辱,凄慘快死去,看著千星……她什麼都不能做,傷心的很,現在終於來人了。

藍衣年輕人孔勝點頭,示意放心。

「小鵬皇,你過分了,這可是我們妖域,欺負他們年紀小算什麼本事。」孔勝輕哼,踏步氣勢直指,「你要戰,我奉陪。」

「孔雀一脈孔勝?」小鵬皇淡笑,不可一世的倨傲,「你妹妹孔青呢,我正要找她,妖域雙嬌,我都看上了。」

孔勝氣勢冷冽下去。

「妖域年輕一輩第二孔勝,目前星辰榜前百。」小鵬皇輕淡笑著,「太一般了,不進前十你也好意思出來。」

「腦子有病的白痴,你連星辰榜都沒上,還好意思逼逼……」胖鳥無影他們在後面大罵。

小鵬皇殺機動,閃步便要過去擊殺。

孔勝早有防範,抬步直迎,兩人你來我往,很快又分開。

看得出來,小鵬皇確實絲毫不差,他原本不在星辰榜,也是還沒有走到那一步,現在顯然已經有了,直接就是疑似前百的戰力,速度估計還更猛。

一些古老勢力培養出的種子傳人,一般都是如此,剛剛出道未必入星辰榜,很快都能無視很多星辰榜高手。

「你雖然也有孔雀翼,還是攔不住我。」小鵬皇笑聲從天空傳來,「我金翅大鵬速度天下第一,誰能爭鋒!」

「吹吧,剛剛星哥同級都不差你。」

小鵬皇膩歪,剛剛確實感覺邪門,他也認為千星是用了禁忌,千星確實生死逆轉,損耗壽命,但他本身也有優勢,他道法影響高。

「妖域第二不過如此,先殺他們,再陪你玩。」小鵬皇霸道,說殺就過去殺,金色身影劃破虛空,還真的擺脫孔勝一些。

看得出來,孔勝威勢還更勝,但速度確實有稍遜,孔勝也是擅長速度的,遇到了剋星。

不知何時起,一個人影又出現在院中,千星第一個看到,那個人影擋在他們前面,頭髮還有些蓬鬆,抬頭淡淡看著肆意長嘯殺來的金翅大鵬。

那人出手,一拳轟出。

碰!小鵬皇直直倒翻出去,在空中翻飛厲鳴,羽翼金血灑落一地,到很遠才勉強穩住,一時間有些懵了。

「石破天!」很快小鵬皇眼底湧出無窮殺意,死死盯住那個出手的人。

石破天,妖域年輕一輩無可爭議第一人,星辰榜前十實力。

星辰般前十沒有名次,都是最強天驕層次,同級沒有敗過。

他們彼此很多也沒碰到交手過,偶爾就算有交手,往往也是旗鼓相當,多是從戰績分出來的,所以這類人代表著年輕一輩最強。

「石兄。」孔勝也落到旁邊。

石破天咧嘴一笑,點了點頭。

這就是星辰榜實力嗎?千星看著兩人,妖域第一第二?他確實還差距很大。

「看個毛啊,滿地都是你的毛。」石破天還嫌棄的弄掉落到身上的一根毛,其實他蓬鬆的頭髮更亂。

「沒想到妖域第一第二都來了……偷襲我,找死。」小鵬皇冷哼,心底無限殺意,竟然凌厲直殺石破天,霸道強勢。

霎時間天空都是難辨的影子,小鵬皇速度極快,然後大家都看到,石破天再次揮拳,一拳給轟落下去。

小鵬皇怨恨,他竟然還是不敵,敗得這麼慘,無比的不甘心。

他也體會到了想同的心情,不過不會捫心自問。

剛剛千星他們都是差一些,境界不如他,他可以完虐,現在他也稍差一些,還未到完美巔峰,石破天比他強,隨便壓制他。

「這金翅膀不錯,弄個下酒。」石破天咧著嘴,踏步便動。

小鵬皇不敢停留,極速飛走,不得不說他的速度無雙,還有底牌,一閃便到了天際。

「石破天,我小鵬皇記下了,等我同級必殺你。」小鵬皇憤恨的聲音飄回,「還有你們一群廢物。」

石破天看著,沒有追擊,他確實不如對方擅長速度,對方肯定有底牌,殺到最後也未必有結果,何況他只是幫忙,如今場上還需要幫忙。

「都怎麼樣?」石破天說道。

「還死不了。」胖鳥他們爬起,氣氛沉重,都看些索貝克方向。

相對來說,場上索貝克境界最低,不善躲閃,還沒有他們底牌多,剛剛好像出事了,他們都急忙走過去。

千星第一個過去,索貝克已經顯出本體,半截身體都沒了,氣息若有若無,千星心顫,不顧體內紊亂,運轉浮生訣生之力浩蕩送過去。

「索貝克,沒事的。」千星說道。

「老大……我不行了。」索貝克大口的流著血,好像在笑,「索貝克很開心能跟著老大,沒有老大,我或許早被惡魔殺死在無名水溝里,老大教我做人,教我很多,我還能來到域外,成長到這個地步……終於見到老大,還能幫老大,很知足,老大,以後索貝克不能追隨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