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我不能看風景了,你應該也沒有看過了吧!每天想著怎麼殺我,不累嗎?」洛夢櫻張開雙臂好好感受這一刻。

「累,你還沒有死,我會累嗎?」對他來說他活著的動力就是殺她。

「那你認為你現在可以殺我了。」她現在不想死了,這些人的存在都是定時炸彈。


「難道你認為你還可以活多久,是你太小看我們了。」

「是嗎?你不應該利用他,你認為我是不是都不知道嗎?還是什麼事情都可以瞞著我。」這一場惡戰是少不了的。

「我一個人是沒有辦法,可是你自己做了什麼,你不會不知道吧!為了別人你可以大公無私,可是為什麼這個人不是我。」他們還在看著,可是洛夢櫻已經做了讓人殺她的決心。

「我說過我的事情不需要和任何人來教我,如果你是在怪我當年不幫你,那我也沒有什麼對不起你的,我為什麼要為了你讓自己陷入危險呢?」很多年前於一然來找洛夢櫻幫忙,可是她不可以幫忙,他來找她就是希望洛夢櫻可以幫他找一個人的信息,如果洛夢櫻把信息告訴了他,他一定會把人殺了,這種事情洛夢櫻是不會答應的。

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她的選擇從來都不會改變,後來那個人缺死了,他失去了報仇的機會,所以從那一刻開始他把所有的恨都怪在洛夢櫻的身上。

不過洛夢櫻殺隨意能被殺的,就不會讓他算計那麼多了,可是她卻為了夜冥的事情,把一些不應該打開的東西打開了。

「你們是一起動手,那是一個一個上呢?」

雪姐找不到她了,墨昊靳也出來找她。

雪晴看到車已經不在這裡說:「幽幽把車開走了,她會去哪裡呢?」


「她去哪裡不是你們最清楚嗎?」墨昊靳不知道是不是她又在騙自己說。

優莎娜也過來了,這是想不到還有那麼大的規模的殺人行動。

「雪晴,幽幽現在在哪裡。」優莎娜看到了他們,卻不見洛夢櫻問。

「娜娜小姐,幽幽開車離開了,應該是回去了。」洛夢櫻不在這裡,也可能回去了吧?

「我是從那邊趕過來的,沒有看到她,她開車離開,車上有沒有定位,馬上找出她的位置。」優莎娜不知道洛夢櫻現在的狀況,可是最重要的就是找到她。

「雪晴我找她,她在哪裡。」夜冥是跑過來的,他是恨洛夢櫻,可是聽到她的信息,還是忍不住的趕過來。

「他是誰呀?」她優莎娜來找洛夢櫻很正常,可是這陌生人又是什麼人。

雪晴沒有好氣的說:「不用理他,只是以前孤兒院的人而已。」

「我知道你不相信我,可是為了她,我沒有必要騙你,我不知道她觸動了什麼,可是很多人已經開始行動要殺她了。」他一直和他們混在一起,這些信息還是知道的。

「要殺她的從來都存在,她身邊不是沒有危險,可是他們真的敢對她出手嗎?」雪晴不知道他為什麼要來,可是她對他們還不了解嗎?

「你說他們已經開始行動了。」優莎娜問。

「我不管你們相不相信,我說的都是真的,我也不明白為什麼,我想你們應該知道。」夜冥越來越著急了。

「難道是……」優莎娜一想到一種可能,不可能的,幽幽一直是有分寸的人,不可能會這樣的。

「你是不是知道了什麼。」墨昊靳一看到優莎娜的表情已經變得更加緊張了。

優莎娜來不及和他們說了,她聯繫了所有的人讓他們動起來了。

「好,我在後面等著,就看你還有什麼好驕傲的。」於一然做了一個手勢,讓他身後的人動了起來,他就站在一邊看著洛夢櫻怎麼打得過這些人。

「一,二,三,四…….」洛夢櫻都手指一個一個的數著,她都不知道自己數到了多少說:「你們應該知道,對我動了手,那不是你們殺了我,還就是你們死在這裡了。」

「這裡沒有害怕你,來得都知道會經歷什麼。」於一然可是找了最不怕死的人來。

「那後面的人和你沒有關係嗎?還是想要在身後,蟑螂捕蟬黃雀在後,這樣不是很好吧!要不要一起來呀!」洛夢櫻指著遠處說。

他們那些人都是拿著武器,只要動手,這些人都不可能有路可逃。

於一然認為自己是最快的來,什麼時候後面多了那麼多人,他都不知道。

「先來後到,如果你們要動手,也要等到我處理完吧!」於一然和他們說。

「殺她,都是以勢力說話,有能力者才可以殺她。」殺了她不管是權利金錢地位都有了。


「你們還沒有商量好呀!要不要去邊上商量好了再動手呀!你們放心我就是一個弱女子,弄不出什麼花浪來。」洛夢櫻把鞋子脫了,把腳放在水裡。

她一點都不緊張的樣子,難道她真的是有恃無恐嗎?還是如果他們一動手就會死於非命呀!

「我們一起上,不管是哪一方人殺了她都可以。」難道她是在拖延時間,一定不能讓她就這樣跑了。

「那是你厲害還是我厲害呀?」

「殺了她,我們再爭。」

「你們能不能快點呀!我都困了,如果你們不動手我就回去了。」洛夢櫻把腳擦乾淨把鞋子慢慢穿上說。

「你究竟要幹什麼。」洛夢櫻一定不會這麼簡單的,她做了什麼。 這目光剛落到林白身上,便迅速被他察覺,沒有過多言語,林白緩緩抬頭,目光直視辰軒的眼神,而且眸中冷光愈發凜冽冷厲,殺機更是猶如凝成實質。複製本地址瀏覽62%78%73%2e%63%63

在剛才孔方向自己試探的時候,自己就已經算是給過他們丹鼎宗的人一些教訓了,但若是這些人真的不識抬舉,想要苦苦糾纏的話,那他林白也不懼一戰!

許久之後,辰軒才放開了眼神,轉過頭去,跟在孔方身側,緩緩向山門踱去。

見辰軒回頭,林白也沒再多想,當即便帶著冷展顏,向著小方諸山的山門走去。不過讓林白沒想到的是,除卻山崖那處有發放令牌的人外,這山門處,竟然還有查驗令牌的人。

而且就林白所見,這山門處看門的兩個傢伙,顯然不是什麼好東西。但凡是那些以極寒冰髓換取了小令牌之人經過時,他們兩個便會百般刁難,謀求好處。

若單單是索要好處,那也就罷了!但就林白所見,這守門二人的動作卻是越來越無恥,但凡是那些拿著小令牌前來的女散修,他們便要上下其手,輕薄一番,捏屁股,捏腰,襲胸,可謂是不一而足。其中有一個瘦高個,甚至還要往那隱秘處動手動腳。

而更讓林白無語的是,此情此景,顯然不是他一個人看到了,但那些隱世宗門中的人,對這畫面卻是無動於衷,甚至於就連那些被輕薄了的女散修,和那些被索要了好處的男散修,也是不敢多言一聲,只是陪著笑臉,忍著厭惡,疾步往山門裡走。

林白此時此刻,才算是終於明白,為什麼冷展顏會寧願捨棄千辛萬苦獲得的極寒冰髓,都要在自己身邊換來一席之地,顯然是不願讓自己也受到這種屈辱。而且林白毫不懷疑,以冷展顏的姿色,若是她來這山門,估計會被刁難的更厲害。

恃強凌弱,弱肉強食之事,果然是在哪裡都有!即便是這些隱世宗門,聽上去一幅高冷模樣,彷彿完全不食人間煙火,但也是蛇鼠一窩,魚龍混雜,鳥人鳥事不比外面少到哪去。

不過雖說林白看不慣眼前這事,但那一眾隱世宗門之人都沒吱聲,他卻也無法多說什麼。因為此番他前來此處,不是為了給這些散修求公道,仗義執言,而是要探聽這些隱世宗門的底細。若是節外生枝的話,保不齊會暴露身份,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站住,說你呢,先別著急走。」就在林白將氣忍下的時候,走在他和冷展顏身前的一名女散修卻是被攔了下來。就在那高瘦的看門人在接過她手中的小令牌,仔細審視了一番后,嘴角卻是露出一抹銀笑,將小令牌扔在身前,然後用似笑非笑的眼神望著那名女散修。

那女散修見狀之後,臉頰頓時脹得通紅一片。需知道這小令牌此時正落在了那看門人的腳正前方,若是彎腰去撿的話,這女散修的腦袋,勢必要碰到那看門人的下體。

「你還進不進了,要進去的話,就快點撿起來!不進去的話,就給我滾出去,別礙著後面的人!」見那女散修猶猶豫豫的樣子,瘦高看門人臉上的笑容愈發陰毒,銀邪無比道。


女散修猶豫再三,還是緊咬牙關緩緩低頭,便欲彎腰伸手去撿那小令牌。但就在此時,那瘦高看門人,向著身旁的同伴掃了眼后,卻是銀笑著又朝前走了半步。

需知道這小令牌本就是在他腳下,那女散修要是彎腰去撿的話,姿勢本就極為不雅,更不用說如今他又往前走了半步,若是這會子再彎腰的話,恐怕都要把頭埋到他腿間了。

望著這醜陋的一幕,冷展顏不禁咬緊了下唇,她不敢想象,假若不是自己僥倖遇到林白的話,不知道要在這兩人手下,受到怎樣噁心欲嘔的羞辱。而且更讓她寒心的是,在此時此刻,場內這麼多人,竟然連一個仗義執言的都沒有,甚至有許多都是一幅看好戲的表情。

此情此景,林白如何還能看得下去,沒有任何遲疑,抬手一道先天真罡緩緩放出,將那小令牌撿起后,抬手塞到那女散修手中,溫聲道:「給你,進去吧。」

那女散修見狀,眼中滿是感激之色,但連一聲謝都不敢道,疾步便朝著山門內沖了進去,那模樣就好像是,哪怕她晚走半步,就會受到更多非人的羞辱。

「你是什麼人?」向著那女散修離去之後,那兩名看門人眼眸中的神情登時冷冽下來,緩緩轉頭,盯著林白上下審視不斷,雖然被林白打斷了好事,他們已想當即發作,但想到今日前來小方諸山的人魚龍混雜,說不好就要踩到過江龍,這才勉強控制著情緒,道。

不過在這兩個看門人的心中,覺得林白就算是隱世宗門的人,但也絕不是那種強門大派。需知道這小方諸山的交易會,可說是隱世宗門的盛會,哪一家宗門不是長輩親至,又哪裡會讓一個毛頭小夥子,帶著一個姑娘大大咧咧的前來此處。

而且那些隱世宗門中的翹楚,哪個不是對這種事司空見慣,誰會去理會。

「劍閣。」林白淡淡一笑,伸手將令牌亮出,惜字如金的道出兩字。

話音落下,場內頓時靜寂一片。劍閣在隱世宗門中,雖然派系只算中上,但劍修的凌厲攻勢,卻是當之無愧的第一。尤其是如今主事劍閣的赤霄,那『一劍霜寒十九州』的秘術,在隱世宗門中更是凶名赫赫!更不用說,這小方諸山距離劍閣更是極近,若是鬧起來,那可就不是簡簡單單的言語衝突,說不好就要引起兩個宗門的糾紛。

望著這一幕,無數人眼中頓時露出玩味神情,想要看看小方諸山的人,究竟是打算怎麼處理這件由他們老鄰居引起的事情。不過讓他們有些好奇的是,往昔前來參加交易會的,往往是那個不苟言笑,半瘋半癲的赤霄,如今怎麼換成了這個小年輕?!

「原來是劍閣的朋友,倒是我們失禮了。」那瘦高看門人聞言后,仔細審視了林白手中所持的令牌一遍后,臉上神情青白變幻不定,但猶豫了許久,面上還是勉強擠出一抹笑容道。

不管怎麼說,劍閣和小方諸山都是做了多年的老鄰居,如果因為這種小事鬧翻的話,實在是不合算。而且若是小方諸山的長輩得知此事,也絕對不會繞過他們兩個的。

冷眼朝著兩人掃了眼,林白領著冷展顏便向著山門內走去。但就在林白和冷展顏即將進門的時候,除卻瘦高個之外,那另一個稍有些胖看門人卻是突然伸手,將冷展顏攔下,淡淡道:「既然沒有佩劍,我想你應該不是劍閣弟子吧,你的令牌呢?」

聽到這話,冷展顏神情一滯,雖然有心想要闖進去,但卻又怕生事,只能求救似的向林白望去。誠如這胖看門人之言,她的確是沒有佩劍,不是劍閣弟子。

「怎麼,我這令牌難道還不能帶人進去?」林白聞言之後,生生收住腳步,淡淡道。

「這位朋友說笑了,你的令牌的確可以帶人進去。」那胖看門人輕笑一聲,然後道;「不過這令牌只能帶自己本門的人進去,除卻本宗門的人外,其他散修除非換取令牌,不得進入。」

「以前有這個規矩嗎?」林白沒有言語,只是緩緩轉頭,向冷展顏問去。


冷展顏搖了搖頭,否定了胖看門人的話。以往歷次交易會,從來都沒有過這個規矩。要知道每次交易會開啟的時候,各個宗門索要東西都不一樣,可能是極寒冰髓,也可能是其他的。散修們修行都已不易,哪裡會有那麼多的東西。

所以有很多散修也就會拿一些東西,去跟各大宗門交換一個進入交易會的席位。這也是以往各次交易會的不成文的規矩,誰也沒想到這旁門人竟然會以此刁難冷展顏。顯然是咽不下剛才被林白訓斥的那口氣,所以想要故意難為林白,拾回面子。

「老子說要就要,就算以前沒這個規矩,但是今天有了,你費什麼話!有令牌就拿令牌,沒令牌就那極寒冰髓來換,不然的話,就給我老老實實的滾出去,再多踏進半步,小心我殺了你!」見冷展顏向林白求救,那旁門人邪火猛生,抬頭一巴掌,便向著冷展顏抽了過去。

那力量之大,隱隱有風雷之聲,叫人毫不懷疑,只要碰到冷展顏那張嬌艷的面頰,就會讓她臉上多出五道青紫的指印,讓花容月貌變成狼狽不堪。

但還未等到他的手掌碰觸到冷展顏分毫,林白卻是淡淡抬指,一縷凜冽劍氣倏然而生,劍意柔韌,直接便將那名看門人的胳膊彈開,並在胳膊上留下一道紅痕!

一擊得手,林白淡淡接著道:「既然你們有這個規矩,那也好辦。從現在開始,她就是我的弟子。既然成了我的弟子,從今以後便是劍閣的門人。這樣的話,她可以進去了吧?!」

話說完之後,林白向著冷展顏招了招手,示意冷展顏儘管跟他進入山門,不用多想。

「站住!」冷展顏腳步剛一邁出,那個瘦高個看門人卻也是突然站了出來,攔住冷展顏之後,輕笑道;「你莫不是在戲弄我們哥倆,以你的年紀,也收的了徒弟?」 “我,我不知道該怎麼去辦!”曹操沉默了許久,才說出這麼一番話語。

讓李易等人都是心裏一愣,沒想到曹操還有這麼懦弱的一面,以前的那個說出“寧可我負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負我”的曹操哪裏去了?

“哈哈。哈哈。。。”聽完曹操的話,李易大聲的笑了出來,讓其他人的目光都是轉移了過來。

就連有些呆滯的曹操也是看了過來,看着大笑的李易,怒氣直接爆發了。

“哼,是不是我太懦弱,讓你見笑了。”曹操冰冷的眼神,讓李易渾身一寒。

但是笑容繼續,不過一邊笑一邊說。

“以往的那個殺伐果斷的曹操哪裏去了,那個意氣風發的曹操那裏去了,如今在我面前的不過是一個廢物的曹操,我當初的那句話真是白說了。哼。”說完,李易就轉身直接離開,不過心中在默數。

“十。九。八。七。六。。。該死怎麼還不叫住我。”

就在李易來到門口的時候,曹操的聲音響起,讓李易心裏懸着的的心放下了。

“等等,是我不對。多,多謝你。”曹操有些顫抖的話語響起,讓李易轉過身來。

發現曹操的精神有了很大的不同,彷彿下定了什麼決心一般,充滿了鬥志,剛纔的無精打采直接消失了,整個人的精神十分飽滿。

“哦,想明白了?”李易問道。

並且不等曹操回答,找到一個椅子直接坐下,然後一邊和茶水一邊等着曹操的答覆。

“我明白了,人不爲己天誅地滅,那天子既然下手,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曹操來到李易的面前,和李易聊了起來。

“你是怎麼知道那麼多的?不要用那樣的眼神看我,我就是想要知道!”曹操看着李易問道。

“哦,如果我說我是從未來來的,你信嗎?”李易第一次說出了他的來歷,不過他也就是對曹操說一說,其他人是不會說的。

“哦,我知道了。”曹操的回答讓李易很是不爽。

不過也是對曹操的好感再次上升,雖然曹操不知道李易說的是真是假,但是他既沒有反對也是沒有認可,這時最好的表現,不會讓人反感,也不會讓人不適。

“那不知孟德有何打算?是直接殺了天子,還是囚禁他就像董卓一樣。”李易摸着手中的茶杯喃喃的問道。

“我不會殺他,但是也不會囚禁他,只要他不違抗我的命令,我就不會動他。”曹操眯着眼睛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