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你口中的秦家主,只是小時候認識,想必你知道的,當初葉家和秦家是鄰居」,葉雲逸沒有繼續說下去,兩人都是聰明人,對於許多的隱秘都心知肚明。

「這樣啊,想必葉兄也聽說過不少的桃色傳聞,但是許多都是假的,據我所知,秦家主絕對稱得上是濯清漣而不妖的存在,只不過世人對於像她這樣的女子,一貫都是不容的」,徐廷尉侃侃而談,彷彿一切都親身經歷一樣。 於是他們兩個人一起來見霍庭東,當他們到達約定的地方的時候,霍庭東就已經在等著了。

看見走過來的柳如煙,霍庭東的內心很是激動。

她長得就和洛雲像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一樣,很像但是有又很不像。

相比洛雲,柳如煙的身上多了一種更加強勢的感覺,這樣的氣質很像是霍庭東年輕的時候。

果然是自己的女兒,就連氣質都和自己十分相似,這讓霍庭東更加後悔了。

柳如煙也同時看到了坐著的霍庭東,第一眼就能夠看出他們之間的相似,甚至兩個人之間就是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夏伊帶著柳如煙一起走到了霍庭東的面前坐了下來。

剛坐下沒有多久的時間,服務員就已經將菜品全部送了上來,看著眼前的這些菜,讓夏伊都很震驚。

這些菜都是如煙平時最愛吃的菜,看來這個男人為了見自己的女兒一面也是付出了很大的心血。

菜上齊之後三個人誰都沒有先動筷子,只是相互看著,不知道在等著什麼。

今天的這一次見面其實也有洛雲從中幫助的,不然霍庭東又怎麼會了解自己的喜好。

一直以來,洛雲都是希望能夠擁有一個完整和睦相愛的家庭。

之前和柳建楠的婚姻生活是很和睦也很美好但是兩個人之間有的不是愛情,是感激之情。

直到最後,柳建楠都沒有後悔選擇和洛雲有這樣的一段婚姻。

僅僅是因為柳如煙罷了,他很喜歡這個女兒,不管是不是自己親生的那都是柳建楠親自照顧長大的。

霍庭東看著柳如煙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話,只能幹乾的看著他們而已。

還是夏伊打破了三人之間的尷尬,說道:「霍董事長,我想知道一下我父親車禍的真相。」

聽到這些話霍庭東分心裡咯噔一下,那次的事故他再清楚不過。

當時才剛剛知道了柳如煙是自己的女兒,但是萬萬沒有想到那天正是他們結婚典禮的日子了。

自己還沒有體會過女兒陪在身邊的生活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女兒就已經嫁人了,多少心裡都不平衡。

所以才會讓手下去安排一些意外讓這場婚禮中途停止也好給自己一個機會。

也許是手下有了私心居然想要致夏董事長於死地,所以這才有了車禍的發生。

霍庭東將自己心裡原本的想法告訴了夏伊和柳如煙,這才明白原來這一切不過是一個父親吃醋了。

這個原因讓人哭笑不得,真是不知道應該怎麼去處理這件事情了。

還好後來霍庭東及時發現了手下在背後瞞著自己做的那些事情,也已經給出了那個手下嚴重的教訓。

要知道他找了自己的女兒這麼多年,都還捨不得讓她難過一下下。

但是那個手下居然在那麼重要的日子辦這件事情傷害了柳如煙,這是霍庭東絕對不會允許的事情。

之後霍庭東立刻說道:「煙煙,現在你的母親已經回到霍家了,而且沒有人再可以欺負你們了。」

聽著這些話其實換成每一個人都是會感動的,當然柳如煙也不是個例外。

她也很感動,父愛她已經有好多年都沒有體會過了,本來以為再也不會有了,可是現在自己還可以。

「你回來吧!這樣我們才算得上是一個完整的家庭,你的母親還在霍家等著你回去看她。」霍庭東接著說到。

其實柳如煙心動了,她也很想擁有一個完整的家庭,擁有來自爸爸媽媽最完整的愛。

可是考慮到柳建楠她猶豫了不知道應該做出一個怎麼樣的選擇。

畢竟柳建楠養育了自己二十幾年,一直把她當做親生女兒一樣對待。

於是柳如煙看向了一直坐在自己旁邊的男人,夏伊和柳如煙很有默契自然知道她在糾結著什麼。

有些話作為女兒也許不是很好說出口,可是夏伊不會這樣覺得。

直接說道:「有些話如煙不好意思和您說出來,但是我不想看著她一直壓抑著,我就替她說了吧!」

「說句實話您已經錯過了如煙自小的成長經過,那些她的童年生活都是最有趣的,是柳建楠一直都陪伴在她的身邊了保護著她盡到一個作為父親的責任。」夏伊一口氣說出。

說完之後看了一眼柳如煙又接著說道:「如煙不拒絕回到霍家和你們一起生活,但是她希望她自己的名字不會有改動。」

聽到這些話霍庭東的心裡其實也很明白柳如煙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選擇。

作為一個父親他沒有做到自己應該做的反而是讓另外一個人代替自己做到了所有一個父親應該做的事情。

而且那些年來一直對洛雲也很好,自己的心裡對這個男人也很是覺得虧欠。

洛雲一直以來都沒有和霍庭東說起過生下柳如煙之後的生活,但這些並不代表霍庭東就什麼都不知道。

只是他不原意自己說出來而已,認真的思考過後,霍庭東突然很正式。

就說道:「你放心你會一直帶著這個名字的!我不會強制著你將這個名字改了,這也算是對你父親得一個紀念吧。」

聽到這些話之後,柳如煙這才將心放了下來。如此一來對於自己的父親也不會有什麼難過了。

洛雲的想法也可以實現,而且柳如煙也再一次擁有了一個完整的家庭,比上一次更加幸福。

可以看出霍庭東的心裡是有洛雲很重要的位置的。那麼這一次洛雲想要的一切才是真正的得到了。

看著柳如煙點頭答應了自己會回到霍家一起生活,霍庭東的心裡高興的就像一個孩子。

他一直都在盼望著有一個女兒,一個洛雲和自己的女兒,原來這一切都是有因果的。

現在他們一家人終於能夠在一起幸福的生活了,而且柳如煙現在也擁有了一段幸福的婚姻。

儘管婚禮上出現了一些意外的情況,但是這些不會影響到他們接下來的生活。

接下來的日子霍庭東會為自己錯過柳如煙的那段時光做出一些補償。

。 「呸,看你那個熊樣!不敢去就別去!」

「申龍,何必漲他人志氣滅自己的威風!」

申龍的話音剛落,立馬引來了群嘲。

申龍聞言暗自輕嘆:真是一群蠢材,被人賣了還這麼開心。

「夠了!」

大悲山山主白應乾抬手制止了眾人的議論,朗聲說道:「申閣主所言也不無道理。」

「你們放心,等你們到了龍城,大悲四鬼也會和你們一起行動的。」

「如此,申閣主可以放心了吧?」

白應乾一邊說著,一邊滿含深意的看了一眼申龍。

見狀,申龍瞬間感到一陣脊背發涼,連忙陪笑道:「既然大悲四鬼也在,那必然沒有問題了,哈哈哈哈!」

白應乾眼神中的威脅之意不言而喻,申龍只好點頭答應下來。

就這樣,經過了短暫的商議,一行人便向著龍城方向疾馳而去。

而此時龍城天驕大會再次舉行開來。

此時台上乃是一名名不經傳的散修塵逸之。

站在他對面的正是天煞門的玄冥子。

此時玄冥子心中憋著一股火,一個名不經傳的散修,在天驕榜上的排名竟然比他靠前?

此時台上的二人都在互相打量著對方,塵逸之一介散修對外面的宗門知之甚少,而玄冥子對眼前的散修也有些捉摸不透。

玄冥子雖然惱火,但也不傻。

之前他一直覺得天機閣過弄玄虛,可誰能想到迄今為止天驕榜一場比試也沒有輸。

念及此處,玄冥子果斷收起了輕敵之心。

戰鬥剛剛開始,玄冥子便不留後手,毫無保留的施展出自己的底牌。

很快二人之間的戰鬥便陷入了僵持之中,不過塵逸之所修行的功法頗為詭異,玄冥子竟一時之間奈何不得他。

所以當塵逸之面對玄冥子時,應對起來尤為輕鬆。

塵逸之的手段也讓在場的大佬們一陣嘩然,他們竟也看不出塵逸之師承何人,甚至一直覺得有可能是天機閣培養出來的。

而且,從開始到現在塵逸之一直在沒有施展全力,反而一直在和玄冥子游斗。

不過,塵逸之並非想要戲耍玄冥子,他只是好奇這些門派的功法武技。

玄冥子見狀更是憤怒無比,這廝不與自己拚鬥,居然反而一直在戲耍自己!

他覺得自己受到了極大的侮辱。

「既然你逼我,就怪不得我無情了!」

玄冥子話音落下,一股恐怖的氣息從便瀰漫開來,一道流光直奔塵逸之而去。

流光中散發出強大的靈力波動。

「不好!」

白青松見狀大驚,想要前去救援塵逸之已經來不及了,強大的靈氣瞬間將晨星成籠罩了起來!

「該死!」

白青松看著面前的能量爆炸吼道。

「呵呵,有意思,這就是你的全部實力了嗎?!」

一道冰冷的聲音緩緩從爆炸的中心處傳了出來。

「這是……」

「沒想到此子竟然有如此強大護身法寶!」

眾人看著從靈力爆炸處走出來的身影,驚呼連連。

白青松看到塵逸之沒事,瞬間鬆了一口氣。

玄冥子看著毫髮無損的塵逸之也呆住了。

畢竟他的師父曾經說過,他先前使出的那枚靈符足以廢掉化鼎境的修士,可現在塵逸之卻毫髮無傷!

所有人都呆住了,若是他們沒看錯的話,剛才塵逸之用的乃是半聖級的秘寶。

這更加坐實了塵逸之就是天機閣的人,頓時人群中開始議論紛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