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妖王大人的意思是……」侯林被這麼一喝斥,當即明白過來。

「很簡單,接下來你就留在這裡,本王會隔絕你的氣息,如此一來,那擁有猴皇血脈的傢伙也就無法肯定你是中招還是沒中招,既然他們出手了,那就必定還有后招,那就在這裡等他們自投羅網好了,至於侯明傑那邊,不僅不要動他,還應該給他傳遞一些信息……」血影根本不假思索便已經定下將計就計的手段。

只可惜對於此間發生的情況,李逸晨壓根兒不知道!

此時的李逸晨通過聖戒空間得到靈猴傳來的消息,不僅表示侯林已經服下那株天妖草,而且還把羅月峰上如今的情況大致說了一遍。

不過靈猴也告訴了李逸晨,如今他根本無法感應到自己的那滴精血,彷彿此刻正被一股強大的力量隔絕起來了。

不過對於這樣的情況,李逸晨並不意外!

能夠打造出大妖的存在,自然有著一些如今他這個境界難以想象的能力,而靈猴雖然是猴皇血脈,但畢竟修為太低,所以一旦那邊出手,估計也能暫時壓制住他騙入侯林體內的精血。

不過對於李逸晨來說,這顯然不是最重要的,如今最重要的乃是羅月峰上的局勢,若是能把那些有著非份之想的妖族加以利用,這足以彌補侯林失控所帶來的損失…… 【武♂林÷中☆文→網.】,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畢竟控制侯林,李逸晨也只是為了進一步了解那所謂的關於妖邪的信息,以及天運神劍是否真的就在羅月峰。

當然這並不是說,若是肯定了天運神劍就在羅月峰,李逸晨就會頭腦一熱直接衝進去。

雖然沒有見過封印下的妖邪的實力,但對於一個能夠營造出大妖的妖邪,能夠在短時間內令侯林從化形境初期邁入化形境中期的妖邪,李逸晨可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勝算。

但至少要先肯定天運神劍的信息,同時再確定妖邪如今的情況,李逸晨才能做進一步的打算。

如今雖然控制不住侯林,但若是能夠藉助其他妖族的利慾之心而達到自己的目的,那麼控不控制侯林也無所謂了。

當然趁亂解救狐族之人也是必要之事,畢竟這並不矛盾!

「再快些吧,否則我們就要錯過最佳時機了!」急行中,李逸晨對阮青曼說道。

把神魂留在聖戒空間中修鍊,可以說連續得奔行不僅沒有給李逸晨帶來半點疲憊之意,反而此時的他看上去更加的精神抖擻。

阮青曼雖然有傷在身,但是趕路的這幾日,在李逸晨各種丹藥的調理下,吸收了葯丹之力,同樣也恢復到全盛狀態。

雖然這種狀態根基不夠牢固,估計回去之後起碼要幾個月的時間才能調息過來,但至少可以令阮青曼在短時間內暴發出最強戰鬥力。

所以兩人雖然一路奔行到也不需要花時間去調息一番。

「最佳時機?你知道那邊的情況?」這一路的奔行同樣令阮青曼有種更看不透李逸晨的感覺。

自己能一直保持著最佳狀態乃是因為服用了丹藥,藉助丹藥之力,但李逸晨卻是完全憑著自身的修為硬抗下來,可是連續幾天的奔行,李逸晨不僅從來沒有打坐調息過,而且速度隱隱還有向上提升之勢,彷彿越來越精神一般。

而如今李逸晨那模樣,顯然他肯定知道一些關於羅月峰的情況,可是這一路上他一直都與自己一起的啊?

就算作為一個人類的李逸晨在妖族還有其他眼線,但自己全程一直警戒著四周,根本沒有感應到半點力量的波動,也就是說也不可能是有人給李逸晨用道符傳訊。

魔帝奶爸 不過雖然心中疑惑重重,但是阮青曼還是沒有去懷疑李逸晨的話,不自覺間又加快了一些速度,畢竟之前為了在照顧李逸晨的速度,她一直都沒有全力而行。

不過這一加速,阮青曼卻發現李逸晨也同樣加起速來,彷彿為了驗證一下李逸晨的極限,阮青曼的速度此刻也是一加再加!

「好了……好了,就這個速度了,再快我跟不上了!」雖然藉助著逍遙遊的身法和瞬移的手段,。李逸晨可以發揮出遠勝神遊境初期的速度,但仍然無法和真正的化形境相提並論,當阮青曼把速度提升到一定的程度之後,李逸晨只得表示再快自己不行了。

不過這一加速也使得原本還要三個多時辰的路程在兩個時辰之內就已經完成。

而在這個過程中,李逸晨也大致將羅月峰上邊的情況給阮青曼交待了一番,同時告訴她接下來如何處理更加有利。

進入羅月峰,有著天絕的幫助,李逸晨他們自然很快就找到熊天等一眾妖族的聚集之處。

「大小姐!」

「大小姐……」

看著阮青曼的出來,那些妖族紛紛起身行起禮來,就連熊天此時也不能例外,畢竟無論怎麼說,如今的狐族還是這片區域的統治者。

「你們這是……」阮青曼一一回禮之後帶著幾分疑惑問道。

「大小姐既然已經找到這裡,又何必裝糊塗呢?」對於阮青曼的出現最為不爽的自然是熊天。

「我自然知道大家到這裡都是為了帝龍果,只是我很好奇你們現在聚在這裡到底在等什麼?」阮青曼當即疑問道。

「什麼?帝龍果?大小姐你是說羅月峰上即將出世的乃是帝龍果?」

「不會吧,居然是一果入大妖的帝龍果?」

阮青曼話音剛一落下,四周眾妖立刻炸開鍋來,一個個震驚之中又帶著幾分不敢相信的意思!

龍!自然也屬於妖族,不過對於如今的妖族已經只是一個傳說,因為在妖域已經數萬年沒人見過龍的身影了!

相傳數萬年前,龍族乃是妖域中最高貴,也是最強大的種族,在龍族的帶領下,妖域得到統一,四方征戰,打得魔族、人類節節敗退,而在龍族之中,最強在的便是被尊稱為帝龍的龍神!

不過後來感覺到妖族帶來的威脅,魔族和人類居然悄悄聯手,設計下圈套暗算於帝龍,那一役雖然人類和魔族損失慘重,但那一戰之後不久,帝龍亦隨之殞落。

在殞落的那一刻,帝龍自爆肉身,漫天血雨在妖域足足下了半月之久,自那以後,妖域便出現諸多新生的也可以勉強稱之為藥材的植物,不過這些藥材,無論是人類還是魔族,不管他們是直接服用還是煉丹提取,但誰若敢服下,絕對馬上暴斃。

但若是妖族服下的話,那絕對是可奪天地造化!

後來大家漸漸明白,這是帝龍大神憑著其通天徹地的大神通在生命的最後一刻來福澤所有的妖族後輩。

而帝龍果便是當年新生的物種之一,無論是何等境界的妖族,一旦服下帝龍果,甚至不需要刻意煉化,三個月內,帝龍果的力量便會貫穿全身,令其直接邁入大妖之境!

不過因為距離帝龍大神的年代已經久遠,如今的帝龍果已經只存於傳說,但如今被阮青曼這麼一說,在場一眾化形境的妖族,誰還能坐得住。

「大小姐,此話當真?」熊天此刻顯然也有些坐不住了。

「哈哈……你們真相信啊?帝龍果這等神物只存在於傳說,怎麼可能還有,我只是看大家都無聊,給你們開個玩笑而已!」阮青曼此時卻是哈哈一笑說道。

啊……誰也沒想到阮青曼居然會說這樣的話來。

「好了,按此地的氣息來看,估計這羅月峰上的寶物不出十日便會出世,我現在得去接應一下我同族的姐妹,到時至於花落誰家,那就各安天命了!」就在眾人震驚之間,阮青曼彷彿有些驚慌的帶著李逸晨遠遠的退出此地。

「不對!如果大小姐只是說著玩,她幹什麼要走這麼急?她一定是之前以為我們知道帝龍果的消息,但後來發現我們並不知道,所以才故意這樣做的!」

「你們記不記得,羅月峰一直被說是不詳之地,因為無論誰到了這裡都會大病一場,但我看過典籍傳聞,帝龍果雖然逆天,但其生長過程卻要抽取四周的各種力量,這麼說來,羅月峰這個不詳之地也就可以解釋是為什麼了!」

「我去特么的!難怪我說我們提出要上羅月峰頂的時候,猴族居然不僅沒有拒絕,反而還滿口答應,還說什麼那重寶要月圓之夜才會顯現,到時大家各憑本事,他們根本就是在拖延時間,然後自己去摘帝龍果!」

「肯定是了,否則侯林為什麼會沒有露面呢?我們可是收到消息,侯林就在此地的!肯定他已經在帝龍果前了!」

不得不說,阮青曼在李逸晨的預先安排下,故意做出那番姿態明顯比她直接咬定羅月峰上有帝龍的效果要好得多。

此刻因為先入為主的原因,同時也因為誰也抗拒不了帝龍果的誘惑,一時之間眾妖你一言我一語,說到最後,幾乎所有人都認定羅月峰上就是帝龍果。

世子的崛起 至於阮青曼說的什麼重寶還要數日後出現,此刻自然沒人會信。

顯然是阮青曼為了穩住他們而故意這樣的說的,若是他們真的傻等幾天,只怕到時帝龍果,要麼被猴、狐兩族直接瓜分,要麼他們之中誰能戰勝對方而全部搶入手中。

「等……等個屁……要死鳥朝天,老子不等了,我現在就上山頂!」

「不錯,這侯林這傢伙實在太特么陰了,我也要去找他要個說法!」

「那阮青曼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一聲聲的叫囂聲中,熊天總感覺似乎有什麼地方不對勁,但此刻已經有不少妖族啟動身形向著羅月峰頂趕去。

有了人開這個頭,其他妖族自然也坐不住了,畢竟那可是帝龍丹啊,若是自己有幸得到,那豈不是等於馬上就可以成就大妖之身。

一時之間,此地的一種妖族幾乎無一例外的全都奔行而去,使得哪怕感覺有些不對的熊天也只能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了。

「啊……他們真的全都向著峰頂去了!」離開眾妖之後,阮青曼便與李逸晨隱在暗處。

一直擔心著李逸晨的這個辦法好不好使的阮青曼突然覺得自己還是高估了那些妖族的商量,居然半個時辰不到,他們就已經傾巢出動。

「現在不要管他們,我們得去救人!」在等待的這段時間中,天絕亦已經摸清楚那些被擒的狐族被關押之處…… 「你知道她們被關在哪裡?」阮青曼當即問道。

隨著李逸晨一連串神奇無比的表現,哪怕明知李逸晨只有神遊境初期,但現在李逸晨在阮青曼的心裡似乎已經變得無所不能了。

估計就算李逸晨說他現在能幹掉猴族的新晉大妖,阮青曼雖然會懷疑,但最後還是會選擇相信。

「如果不出意外,應該也在山到山頂之時,李逸晨心中卻隱隱有著一份不安。

天絕雖然帶回來了狐族被擒之人的消息,但是山頂上卻有一片天絕無法探知到的區域。

無論天絕催動各種手段,但那片區域就是沒有半點信息傳遞出來,而這片區域亦距離狐族之人的關押之處極其臨近。

為此,李逸晨還專門詢問過靈猴,得到的回復是,靈猴的那滴精血也是在那片區域中失去感應的。

哪怕如今不知道那片區域中的情況,李逸晨也能猜到,估計羅月峰上的所有謎底都是藏在那片區域,但同時羅月峰最大的危險肯定也在那片區域。

這種不安的感覺李逸晨重生之後到也出現過幾次,那幾次皆是生死一線,甚至最後化險為夷的已經不完全是自身的實力,更是靠著幾分運氣。

但運氣這種東西!那就不是自己所能左右的!有時候說有就有,但說沒有也就沒有!

雖然小心的向著關押狐族的方向靠近,但李逸晨心裡還是隱隱有些猶豫起來,畢竟這種不安那就代表著那片區域中存在著超越自己想象的危險!

接著李逸晨又驅動神魂到劍靈之處去,卻見劍靈仍然還在修鍊之中,這令李逸晨更加沒有底氣,當即直接將神魂收回丹田之中。

賴上極品女教師 畢竟身魂一體,才能最大限制的發揮出自己的力量,此刻的李逸晨自然也不敢太過大意。

「不用擔心,你的計劃已經順利進行了,如今猴族只怕應付眼前的局面都困難無比,到時救人應該難度不會太大!」看著李逸晨有些緊張,阮青曼當即安慰起來。

畢竟仔細一想,李逸晨就算手段諸多,但終究只有神遊境初期,而接下來的將是化形階的戰鬥,他有點緊張也是正常。

反正她們此行只為救人,至於峰極可能是妖邪或者與妖邪有關的人在搞鬼,她自然不可能去尋什麼寶,如此一來,雖然有些風險,但似乎也不會太過危險。

「也對哦!」被阮青曼這麼一說,李逸晨似乎也有些釋然的感覺。

既然那邊未知區域存在著令自己感到不安的氣息,那麼自己救了人不去便是,反正如今自己已經可以鎖定這裡也許和天運神劍有關,那麼以後再另外找機會過來就是了。

畢竟相比起如今猴族有著充足的準備而言,自己換個時間來,機會應該要大得多。

想通此節,李逸晨不由呼出一口濁氣,但令李逸晨意外的是哪怕他已經做出這樣的決定,但是心中的那股不安依舊沒有就此消失。

管他了!兵來將擋,水來土囤!不過那未知區域李逸晨可以不去,但救人之事已經走到這步,李逸晨自然也沒有說退卻的道理。

而且到時還需要自己從天絕那裡接收更多的信息在選擇救人的時機!

不過阮青曼顯然並不清楚李逸晨的這些心思,只是盡量的收斂著自身的氣息與李逸晨一起,避開眾妖所走過的路線,小心翼翼的向著小青她們被關押之處摸去。

轟……轟……

當兩人臨近關押之地時,羅月峰頂,那片未知區域前約五里地之處,隨著一聲轟響爆炸開一道絢麗的燦爛之後,轟響之聲便不絕於耳,無數的光華不斷衝天而起,一陣陣強勁的氣流四下激蕩,哪怕李逸晨他們相隔甚遠,但那勁風吹在臉上之時,仍然感覺微微有些發痛,整個大地更是如同地震一般的不斷搖晃著。

對於這樣的情況,阮青曼不僅沒有半點震驚反而臉上洋溢起無比興奮之色!

顯然一切都在李逸晨的預料之中,如今她所期盼的就是各方妖族攻得更猛烈些,如此一來,猴族那邊戰事吃緊說不定就會調動看守小青他們的妖族去幫忙,這樣救起人來自然就更加容易得多。

但相比直阮青曼的興奮,李逸晨的臉色卻是越發的凝重起來。

戰鬥一開始天絕就幾乎如同現場直播一般,不斷將第一手的資料傳遞過來,而為個信息卻是面對眾族的圍攻,猴族明顯不敵,如今正在節節敗退。

如果沒有心中的那份不安,李逸晨肯定會覺得自己的計劃得逞,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但心中的不安卻令李逸晨不得不從另一個角度去思考眼前的情況。

羅月峰有重寶出世的消息很顯然是猴族故意放出去的,那麼他們放出這樣的消息會不預估到這個可能出現的局面?

若是提前能預估到這樣的劇面,那麼他們會如此不堪一擊?這顯然是不合理的,如果要在這個不合理中尋找一個合理的解釋,那就是猴族此時的敗退,必定另有所圖!

血祭!當猴族的腳步已經被逼得退到那片未知的區域前時,李逸晨空間之間似乎想明白其中的問題。

也許血祭並不一定要等到月圓,又或者說,那片未知的區域中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可以把這些妖族一起制住,然後等待月圓之夜開啟血祭!

是了!猴族搞這麼大的動作不就是為了吸引諸多妖族年青一輩的強者來完成血祭嗎?

婚寵之梟妻霸愛 自己一直以來都在想著天運神劍,所以一時之間忽略了這個問題!

「快!加速!儘快救人!」這一刻李逸晨突然意識到,若是他們再繼續企圖等待猴族將看守之人調離的話,那麼結果極可能是那些妖族進入未知區域之後,其他猴族可以騰出手來圍攻他們。

所以!要救人就不能等,只能抓住最後的這點時間!

「發生什麼事了!」看著之前還是一直小心翼翼的李逸晨,此時甚至顧不得暴露身形的驟然加速,阮青曼不由也變得緊張起來了。

「現在沒時間解釋,總之你記住,一會救人有什麼強大的手段只管使出來,速度越快越好,否則極可能救不了人,反而會把我們一起陷進去!」李逸晨臉色瞬間變得凝重起來的同時,接著又補充道,「還有一點,若是事不可為的話,我叫撤離的時候,無論救沒救到人,必須馬上撤離!」

「啊……」一直以來李逸晨都彷彿掌控著一切,突然看到李逸晨這般緊張的模樣,阮青曼不由也有些緊張起來。

「啊什麼啊……聽明白沒有?」看著眼含茫然的阮青曼,李逸晨不由沉喝起來。

此刻他終於明白自己之前的不安源於何處,可以說若是沒有這份不安,估計到自己自鳴得意之時,也就離被猴族擒下之時不遠了!

「知道了!」雖然很奇怪明明一切都按著預計演變著,李逸晨為何突然變得這麼緊張,但阮青曼也知道此時不是多問的時候,當即應下之後,亦加速奔行起來。

「一會你直接突進去,然後我在暗中幫助你!」李逸晨自然也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面對著化形境的妖獸,自己隱藏起來暗箭傷人也許還行,但要說正面對抗,李逸晨可不會覺得自己有多大勝算。

「好!」阮青曼當即點頭,雖然她不知道李逸晨有什麼可以暗中幫助自己的手段,但是她同樣明白,以李逸晨如今的修為直接參与到戰鬥中,能起到的作用可能的確十分有限。

一切交待清楚兩人便已經靠近小青等人被關押之處!

所謂關押之處,其實也就是一片密林的中心,中央諸多林木已經被清除,以便於有著廣闊的視野,而小青等人則一個個在中央的位置背靠而坐,哪怕不用問也看得出,她們必然受了禁制而使不出半點力氣。

四周十餘妖族,分屬於猴、虎、豹三族,圍其一圈,雖然有著一定的間隔,但無論是誰想要衝進去救人都不可能逃過他們的感知。

雖然如今已經倒向猴族的遠遠不止虎、豹兩族,但像這等重要之事,侯林似乎還是更相信虎、豹兩族的實力,所以像這等看押的重要任務還是由兩族來擔任。

不過當李逸晨與阮青曼靠近之時,卻發現如今被關押的可不僅僅是她們狐族之人,同時還有不少其他妖族之人。

「時間不多了,行動吧!」看著下方猴、虎、豹三族絲毫沒有因為那邊巨大的動靜而有所擔憂,李逸晨更加肯定了自己之前的猜測,他知道再等下去,這邊的人也不可能被抽離,反而極可能遲則生變,當即催促起阮青曼來。

「現在?」看著下邊看似鬆散的陣形,阮青曼卻可以肯定,若是自己動手,那麼瞬間就會遭遇到至少三個對手的反擊,再接下來估計他們會有更多的人加入,顯然現在並不是出手的最佳時機!

「如果你不想救人,我們現在就撤離,如果想救人,現在是最後的機會!」李逸晨自然也知道眼前的情況,但他更明白現在的阮青曼肯定不可能直接轉身離去,那麼現在就只有給時間賽跑…… 「好吧!」見李逸晨一再強調時間不等人,本著對李逸晨手段的信任,阮青曼也不再猶豫,當即微微點頭,慢慢向著那片空曠之地潛行而去。

而在此時殺神弓亦悄然的出現在李逸晨的手中,藉助著沙核的力量,哪怕李逸晨已經藉助天道力凝聚出殺神之箭,但亦沒有半點氣息外泄,不過這一次主要是為了輔助阮青曼,所以李逸晨到沒有將殺神之箭凝結得太強。

不過即使如此,李逸晨亦能感覺到,這個力度的殺神之箭,自己最多也只能凝結出五支,估計就要力竭!

「誰!」哪怕阮青曼已經十分小心,但是對方守護之人似乎早就猜到這個時候可能會有人來營救被關押之人,在阮青曼臨近空曠地帶之際,還是被人察覺到她的氣息。

既然已經被發現,阮青曼亦不再隱藏一聲大喝之中,整個人突然暴起,一道流光閃過之際,瞬間欺至那人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