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這樣,就這麼算了事肯定不行的,不如就讓兩家出點血吧!這樣我們家族的名聲保住啦,」又一個中年男子道。

「我的意思很明顯,就算你們不為了那小子報仇,我一個人也要為他報仇,這是我欠人家的,大不了我辭去這個家主的位置。」關天成站起來道。

「咳嗯!」

「我看這事沒那麼簡單,諸位還是先考慮清楚點吧!」這時家主關天成旁邊的一個老者開始發言啦。

「首先,我們都還沒有搞清楚這小子是個什麼情況,雖然找了這麼多天也沒有找到那小子,可是這並不能證明那小子就死啦!」

「何況那小子也不是一個傻子,他可機靈的很,雖然我接觸的不多,可是我總感覺那小子沒死。」

「還有,我們目前的首要任務就是要確定那小子的事情,他到底是死是活,等確定了答案之後再來商量怎麼做。」

「大家對我的意見有什麼看法?」 「大家對我的意見有什麼看法?」家主關天成道。

「我贊成大哥的意見,」另一個老者語氣堅定道。

「我也贊成,我也贊成,」另外兩個老者也都表態。

「可是已經這麼多天啦!」關天成的堂弟關天佑道。

「報告」

這時一個實力不高的老者的聲音從外面傳來。

「什麼事?不知道正在開重要會議嗎?」關天佑氣道。

「我知道,」老者低聲道。

「知道還這麼魯莽,下次注意點,聽見沒?」關天佑道。

「聽見啦!」

「說吧!什麼事情這麼急啊?」家主關天成道

「你們應該是在商量關於金烈那小子的事情吧!而我來稟報的事情就是跟那小子的事情有關。」老者這才抬頭道。

他好像覺得能夠來稟報這件事情對他來說是件很光榮的事情。

「什麼?你有那小子的消息啦?快告訴我,他在哪兒?」家主關天成呼的一下站起來道。

由於他沒有收斂,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勢把老者給壓的踹不過氣來。

可是他又不敢怎麼樣,只能是憋著。

家主關天成發現老者憋的一臉通紅,這才發現自己失態啦,趕緊收回了自己的氣勢。

「剛才不好意思,我一時沒有注意,讓你受委屈啦!你跟我說說那小子現在的情況。」

「咳!呼!」

老者踹了一口氣,道:「金烈跟關雲在外面打起來啦!」

「啊!」關家的一群高層都是驚訝了一下,不過四位老者畢竟經歷的多,還不至於露出表情,其他的人就不一樣啦!

有的人張大了嘴巴,有的人卻是一副不相信的姿態。

這也怪不得他們會出現這樣的表情,關家出動很多人找了那麼多天,連一點音訊都沒有,誰會相信他會突然出現在家族裡面啊?

「你剛才說的都是真的?你要知道,現在跟我們開這種玩笑會有什麼樣的後果嗎?」還是關天成最新反應過來。

「我當讓知道,就算再借我十個膽子,我也不敢來跟你們開這種玩笑啊!」

「你們要是不信,自己出去看一下幾知道我是不是開玩笑啦!」老者很自信的回答道。

看他的樣子,一點都沒有驚慌的樣子,看那起來不是在說謊,再想到他也不敢說謊,所以他們才沒有繼續說什麼。

「諸位,我先出去看看!你們請自便,」關天成一知道金烈回來啦,就趕緊的想出去看看,好像比自己的事情還著急。

「既然那小子已經回來啦!就沒我們幾個老家火什麼事啦!我們先走啦!」

「我也去忙啦!」一群人見事情已經好轉,都想拋開了事,只有關天佑跟著出去啦。

關天佑雖然是關天成的堂弟,可是他跟關天成的關係非常好,實力也只是比關天成稍稍弱了那麼一點點而已。

當年這關天佑也是競爭家主的最佳候選人之一,不過最後關頭他使用了一些不光明的手段。

還被族內的長老發現,直接取消了他競選家主之位的資格,要不然現在做上家主之位都是還不一定是關天成。

不過關天成也沒有就這樣懷恨他,而且還重用了關天佑,這讓關天佑覺得自己還是虧欠了關天成,所以就一直用心的幫助關天成坐穩家主之位。

本來其他人一直反對,可是被關天成強壓住啦,而這些年來,這關天佑的表現也一直沒有讓其他人失望,這才得到了族內其他人的認可。

可以說有了這關天佑的幫助,關天成的壓力減輕了很多。

關家大院

這裡是關家的弟子用來練習切磋的地方,不過只是一般的弟子才會在這裡,其他天賦好一點的都會被派到更好的修鍊場所,如果出現在這裡,那肯定是有特殊情況。

而現在就在這個普通的練武場上,兩個少年都是意氣風發的戰鬥再了一起。

這兩人正是金烈和關雲,金烈雖然得到高級傳承,可是裡面的武技他都還沒有時間來修鍊,實力也還沒有恢復到巔峰狀態。

而關雲又正好突破了境界,兩人的實力也算是齊鼓相當,這還是因為金烈的基礎紮實,天賦又好,不然的話可能已經敗啦!

「怎麼?關大少爺突破了境界也是只有這點實力嗎?那你可要敗啦!」金烈不慌不忙道。

「你說什麼大話!你不是很厲害嗎?這麼久了還是沒有佔到一點便宜,」關雲小踹這氣道。

「是嗎?剛才都是跟你鬧著玩的,現在就讓你見識一下我真正的實力吧!看我一招打敗你。」

青風掌

咻咻,金烈快速打出了一掌,只見手掌與空氣摩擦所發出強烈的『咻咻』聲,在場的人都聽的清清楚楚。

而且明眼人都能看的出來,金烈現在打出來的青風掌比前面要強大許多。

本來一開始的時候,金烈的實力是沒有恢復到巔峰。所以才跟關雲戰鬥了那麼就。

可是在戰鬥的時候,金烈已經是把實力恢復到了巔峰。

本來金烈的實力都是可以比拼煉體五重巔峰的,在經過戒指空間裡面的猝煉,他現在變得只會比以前更加強大。

打了這麼久,他也有點不耐煩啦。

現在他的實力也是恢復的到巔峰,於是全力打出一記青風掌,讓別人都震驚了一下。

關雲的實力其實也不錯,就算他剛剛突破到煉體五重,尋常的連體五重都不是他的對手。

但他不幸的遇到了金烈,註定了他的失敗。

可他也沒有就這樣放棄,他還是想拼一次,只見他也是全力打出了一記青風掌,不過那威力就不如金烈啦!



一對手掌對碰在了一起,頓時一股無形的力量散發出來,在四周掛起了一陣又一陣的狂風,吹了圍觀者衣服啪啪作響。

啊!噗

突然一聲驚叫從兩人之間傳來,接著一個人影倒飛了出去,鮮血像噴洒似的從這個人的嘴裡噴出來。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覺得不可思議,先不管這個人是誰,就算要挑戰也不用把人傷成這樣吧!何況還是自己家族中的人。

而且受傷的人竟然還是金烈,這下子這關雲真的麻煩啦!這是眾人心裡的想法。

首先眾人都知道金烈在家族的地位,他的天賦都是得到家族高層的認可的,這樣的人物要是有個什麼三長兩短,關雲的日子還會好過嗎?

還有就是金烈消失了這麼久,家族的高層都驚動啦!都在商量著怎麼去找回來。

可是他剛回來就被關雲挑戰,你挑戰也沒有關係,關鍵是在最後關頭,他竟然在袖子裡面暗藏了一把匕首。

就在最後關頭,關雲用事先暗藏在袖子裡面的匕首刺進了金烈的胸口,並且金烈還發現這匕首上面有毒。

這可是想要他的命啊!兩人以前的關係雖然不好,但是還沒有到這種程度。 在加上金烈自己也沒有想到關雲會在這種場合下使用這種卑鄙的手段。

在他發現關雲手裡的匕首的時候,匕首已經到了他的胸口啦!不過還是被他讓開了一點,沒有刺到致命處。

可是現在這匕首上面的毒卻有可能讓他喪命,他只是瞪了關雲一眼,喪命也沒有說就走啦!

他準備去自己的住處,可是救在這時候,家主關天成突然來啦!看見他受傷成這樣,趕緊給他療傷。

一大堆的療傷丹藥下去,金烈的傷勢算是穩住啦,可是他中的毒卻還在擴散,甚至是已經擴散道腦海裡面啦。

關天成狠狠瞪了關雲一眼:「回頭再找你算賬。」

「你先不要做任何的反抗,我來給你驅毒,」只見他雙手按在金烈的胸口,一股強大的靈力毫不外泄的進入了金烈的胸口。

就在那股靈力進入胸口的時候,金烈感覺自己身體裡面的毒素開始亂竄,這讓他更難受啦!

可是他哼都沒有哼一聲,終於過了許久,他感覺那些毒素被一股力量慢慢的包裹住,然後慢慢的卷出了體外。

呼!關天成也是滿頭大漢,身體裡面的毒素總算清除啦,現在只剩下腦海啦。

「這腦海裡面的危險你應該都知道的,所以你要完全配合,不然我跟你都危險。」關天成道。

「好,我知道啦!」金烈有氣無力的回答。

接著關天成的手按在了解列的頭上,接著一股附有靈識的靈力順著他的手進入了金烈的腦海。

這種事情可是很危險的,只要金烈稍微的有一點抵抗,那就有可能當場死去,而關天成也會受重傷。

還有些人有特殊的寶物,當你的靈識進入他的腦海以後,他就可以順著你的靈識攻擊你的靈魂。

而他自己有寶物護住靈魂,你沒有辦法攻擊到他,這就等於是在被動的受人攻擊,還還擊不了。

這時候就只有靠外物來干擾對手,讓他停止攻擊,這樣才有可能解脫。

而這就是修鍊所帶來的危險,要是一般人還真的不敢這樣幫別人療傷。

沒過多久,金烈腦海的毒素也被驅除乾淨,當關天成轉過身來的時候,關雲已經不見啦!

「這小子難道還敢跑,要是他真的跑了,我一定饒不了他,如果不跑,敢於承認自己的錯誤。」

「我還可以寬容的處罰一下,」關天成的心裡這麼想著,可事實和理想是完全相反的,關雲真的跑啦。

關家的一個房間裡面,「老二,你要有分寸啊!雖然我不知道是不是你把那小子放跑的,但是我可以告訴你。」

「你要是叫他馬上回來跟金烈道個歉,那我只要稍稍的處罰一下他就好啦。要不然可別怪我心狠啊!」

「大哥,你何必呢!雖然我不知道那小子去哪兒啦!可是你也沒有必要為了一個外人來傷害自己的親人吧!在這麼說他也是你的親侄子啊!」

「你這說的是什麼話,難怪你們一直都這麼對他,我知道你們什麼意思啦!反正我話已經說到啦。

到時候不要怪我啊!」關天成說完氣沖沖的走啦。

另一個房間里,金烈坐在床上恢復元氣,剛才確實是傷到了他的根本,讓他剛來到這個陌生的世界就被上了一節重大的課程。

「看來我被那小子的靈魂給影響啦,要是前世的我,絕不會這麼輕易的就相信那小子,看來得努力啦,不然說不定哪天就一命嗚呼啦!」

「小烈,你怎麼樣啦?」關天成推門進來問道。

「多謝義父的關心,你放心吧,我已經好多啦,」金烈回答道。

「這就好,哎,都怪我,當時我也是心急著給你療傷,竟然忘了把那小子給關起來再說。」

「還好你現在沒事啦,不然我還真的不知道怎麼辦,那小子的身份你也知道,他的天賦雖然不如你,可他是大長老的孫子,我們不管怎麼樣都得給點面子。」

「可是那小子不知道是個什麼想法,竟然直接跑啦!要是讓我找到他,雖然不會要了他的命,但絕不會輕饒他。」

「那你好好休息,等你好了我再來」關天成說著就準備走啦。

「我知道義父想問什麼,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我這段時間一直在後山深處,我卻是是被那一群人追殺到裡面的。」

「可是我在裡面遇到了強大的野獸,幸好我躲得快,不然還真的不知道能不能回的來。」

「那幾個小子也是遇到了強大的野獸,就不敢繼續追殺我,我才撿回了這條命。」

「我這麼多天一直躲在裡面,等那野獸走遠了,又過了一天我才出來的,所以就過去了這麼多天啦。讓義父擔心啦。」

「不過我也不小啦,義父現在能告訴我,我的身世了嗎?」金烈一臉期待的問道。

「你看我這次要不是命大,我都回不來啦!差點就死不瞑目啦!」看著金烈那一臉真誠的樣子,關天成也不好再拒絕啦。

只見他抬了抬頭,做了個深呼吸動作,然後閉目回憶了一下,這才道:其實你的身世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一點點而已。

「當年我出去很遠的地方辦一點事,在路上的時候被你父親救過一次,可是後來我在回來的時候又碰到了你的父親。」

「當時他的旁邊還有個女人,也就是你的母親,她抱著剛出生一個月不到的你,不知道從上面地方跑出來,」

「可是誰看見他們的樣子都知道是有人在追殺他們,他們兩人全身血跡斑斑的,當時可把我給嚇壞啦!要知道我的實力可沒有他們那麼厲害。」

「你父親見到是我,也沒有問我任何的事情,就說了幾句話,」

他說:「我們暫時的處境很危險,希望你能幫我撫養一下這個孩子,這是我所有的靈石,我現在都給你,希望你能善待他。」

「還有,在他沒有足夠的實力之前,叫他不要來找我們,你只要告訴他,我們不會那麼輕易的死去,我們會等著他的到來。」

「這是你父親的原話,你聽完之後還想要知道你的身世嗎?」關天成道。

「你告訴我吧!我不是魯莽之人,我有分寸,」金烈咬牙擠出了這麼一句話,明顯是被他父親的處境給氣著啦。

「好吧!我也知道你不是那種亂來的人,最後你父親只告訴我他姓金,你母親也是姓金,不過你母親是一個大家族的,而他只是一個很小的家族。」

「跟你母親好上之後沒有多久就有了你,可是你母親所在的家族知道以後卻不斷的派人追殺。」

「在生下你的時候被人發現啦,你父親一路帶著你和你的母親拚命的逃跑,而你母親正是最虛弱的時候,所以他們才會受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