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勢還沒好?」洛天也是轉身看到了伏星辰,眼中露出一絲詫異之色,沒想到伏星辰的傷勢竟然還是如此嚴重,按照洛天的估計,伏星辰雖然可能還沒好,但是應該不出幾天便會痊癒了。

「不對勁!」隨後洛天樣閃過一道紫芒,仔細的觀察起伏星辰來,隨後臉色便是一變。

「他要突破了!」隨後洛天便是發現了伏星辰的問題,感覺到對方的修為已經極盡圓滿只要扛過紀元之劫,那麼就能夠進入到紀元初期。

「看來,延長的時間得多一點了!」洛天心中輕笑一聲,沖著伏星月傳音。

「二殿下,三皇子的傷是裝出來的,他在等待突破!」洛天的聲音在伏星月的腦海之中響起,讓伏星月的眉頭微微一皺,隨後看向伏星辰。

「二哥,一個奴才而已,你至於這樣么?」伏星辰臉上帶著無所謂之色,沖著伏星月開口。

「至於!」伏星月身形閃動,瞬間便是出現在了伏星辰的身旁,大手再次掄動起來,朝著伏星辰扇了過。

「伏智明跟了我幾十年,被你打傷了,我若不為他出頭,從今以後我在星月衛中,還有什麼威信可言!」伏星月冷哼一聲,一把掌扇在了伏星辰的臉上。

「啪……」伏星辰雖然實力不錯,但是畢竟比起伏星月來還是差了不少,在伏星月面前,根本就沒有還手的能力。

另外一點原因便是伏星辰沒想到,伏星月竟然真的對他出手,他們兄弟三人雖然明爭暗鬥,但是都是私底下的較勁,還是第一次親自對另外一個人出手。

伏星月一巴掌將伏星辰掄出了百丈遠,撞塌了無數建築,倒在了坍塌建築之中,直接把伏星辰給抽的蒙逼了。

「咳咳……」伏星辰大口咳血,感覺自己的腦袋都被伏星月這一巴掌給抽裂了。

「三皇子!」看到伏星辰的模樣,伏星辰的那些手下瞬間暴動起來,目光看向伏星辰。

「嗡……」伏星辰請到的三名紀元初期的老者瞬間朝著伏星辰的方向飛了過去。

「你們給我滾!」伏星月臉上露出冷芒,身上閃出無形的氣勢,讓三個老者瞬間停下了身軀。

「哥哥教訓弟弟,你們沒見過么!」 軍火大佬鎖愛小逃妻 伏星月冷聲開口,目光看向三名老者,身上的氣勢壓向三人。

「這……」三名老者臉色一僵,沒想到伏星月竟然這麼說,彼此對視了一眼,隨後便是停下了身軀,沖著伏星月躬了躬身。

伏星月的意思很明顯,那就是這是他們的家事,輪不到他們三個來插手。

與此洛天與伏星月帶來的三名紀元初期的老者也是站到了三人的身前,身上的氣勢將三人鎖定了起來。

三人徹底沒有脾氣了,不說紀元初期的數量,就是質量他們也不洛天四人的對手,單單是洛天一個人,就能夠將他們其中兩個人壓制了,那可是能夠抗衡兩個戰意大陣的存在。

「嘭……」轟鳴之聲響起,伏星月再次出現在了伏星辰的身前,手腳並用,不斷的對伏星辰出手。

「啊……伏星月,你要殺我了嗎?」伏星辰則是在伏星月的腳下大聲的哀嚎,聲音凄厲無比。

「我這是教訓你,給你做個樣子,對屬下要好!」伏星月朗聲開口,儼然把自己擺在了一副嚴厲的兄長的位置了。

所有人都是臉上帶著震撼,看著凄慘無比的伏星辰,嘴角抽搐,但是沒有辦法,人家是哥哥管弟弟,天經地義。

就在伏星月不斷的教訓著伏星辰的時候,伏星陽也是收到了情報,眼中露出憤怒之色。

「廢物,這個時候去得罪伏星月,他是自己找死!老二他恨不得他現在去得罪他呢,拖延一下進入雷鳴殿的時間,老三真是不長腦子,隨便就給老二找到了借口!」伏星陽雙眼深沉,低聲開口。

「這麼快么?比我預想的要早一些啊!」伏天霸臉上露出一絲笑意,聽著手下人的敘述。

同時伏天霸手中拿著一份玉簡,眼中深沉無比,這是剛才他派人去調查星月衛大統領消息。

「在蠻族之中與星月認識的么?繼續給我查,我要的不是空白,將他與星月認識之前也都給我刨出來,我說要知道他的上三代!」伏天霸沖著虛空開口。

「是!」低沉的聲音在虛空之中響起,消失在了伏天霸的感知之中。

「你到底是誰?接近星月又是什麼目的?」伏天霸一把將玉簡捏碎,低聲呢喃。

「啊……啊……」低沉的吼聲不斷的在伏星月不斷叫下升起,讓圍觀的人們嘴角抽搐著。

太慘了,此時的伏星辰渾身是血,身上沖滿了裂痕,整個星辰閣大半的面積全部都是塌陷了下去,變成了廢墟。

「這哪裡是教訓弟弟,明明是要三殿下的命啊!」有幾次伏星辰請來的三名紀元初期都想出手,但是卻是被洛天四人牽制的死死的,不敢動手。

「你讓我的副統領躺一個月,我就讓你躺三個月!」伏星月冷聲開口,拍了拍手。

伏星月感覺差不多,他知道,伏星辰這一身傷勢,即使有著聖品丹藥輔助,也要躺上三個月,這也是他和洛天商量好的時間。

「走吧!」伏星月緩步走到了洛天四人的身前,帶著一百名星月揚長而去。

「呃……」伏星辰,彷彿失去了意識一般,躺在地上不斷的呻吟著,感覺身體之中有著一股恐怖的力量,不斷的破壞著自己的經脈,讓伏星辰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

「三殿下!」三名紀元初期,瞬間便是出現在了伏星辰身前,開始著手治療起伏星辰來。

「二殿下,實在是太猛了!」回去的路上,一百名星月衛神情振奮,目光看向伏星月。

「出來了!」人們看著彷彿打了勝仗一般的星月衛們,臉上帶著好奇,看著走在人群前方的伏星月和洛天等人。

「剛才你們聽到了星辰閣那裡震天的響聲了么?還有那一聲聲慘叫,我聽著怎麼像三皇子的聲音?」人們低聲議論,目光看向星辰閣的方向。

「不會是對三皇子出手了吧!」人們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看著伏星月,隨後紛紛前往星辰閣,想要打聽一下消息。

伏星月一行人,回到了星月閣中,一百名星月衛還有三名紀元初期的老者紛紛離去,伏星月臉上帶著一絲笑意沖著洛天開口:「時間我幫你爭取了,剩下的就看你的了!」

「放心吧!不出一個月,卑職定然將肖鼎找回來!」洛天躬身施禮,起身離開。

洛天回到自己的住處,卻是臉色一抖,本來還想收拾點東西的洛天,瞬間便是消失在了原地。

「咔嚓……」一個個精緻無比的瓷器,摔在地面之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一個個侍女臉上恭謹的站在那裡,看著站在那裡不斷摔東西的倩影,不知道這個姑奶奶今天是抽了什麼風,來到統領府來摔東西。

「伏夢晨,你個王八蛋,別讓我看見你!」伏星璇大聲開口,目光看向洛天消失的方向,他感覺到剛才好像有動靜,隨後便是猜測到了是誰,臉色陰沉的快要滴出水,直接將洛天的統領府給拆了。

「太恐怖了!太危險了,幸好我反應快,要不被那個丫頭抓住,我非脫層皮不可!」洛天瞬間便是衝出了星月神城擦了擦臉上的冷汗,隨後便是自在的在星月神城外晃蕩了起來。

洛天打算在星月神城之外,晃蕩幾天,然後在以肖鼎的名義回到星月神城之中。

而就在洛天消失的這些天,整個星月神城,便是傳出了,二皇子伏星月,帶人闖進星辰閣,怒揍伏星辰的事情。

這是第一次,三個皇子親自出手,而且一出手就如此嚴重,讓伏星辰一時半會恢復不過來。

一時間,一股異樣的氣息,在星月神城之中升了起來,不少有心人都知道,或許三個皇子要展開真正的爭奪了。

而另外一個消息,也是傳了出來,雷鳴殿要提前開啟,具體時間,還沒有確定。

整個星月神城的人們頓時被雷鳴殿所吸引,紛紛前往功勛殿去接任務,但是卻發現,竟然無任務可接。

「是誰,將所有的任務都接走了!」這一舉動,頓時引起了人們的眾怒,人們的力量是強大的,很快便是挖出了功勛殿的任務全部都是被大皇子和三皇子全部接走了,頓時伏星陽和伏星辰兩人在星月神城人們的心中的地位頓時下降了不少。

「夢晨啊,我們的計劃很順利啊,接下最關鍵的就看你的了!」伏星月臉上帶著笑意聽著星月稟報著如今星月神城的情況,低聲呢喃。 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肖鼎回歸

時間緩緩的流逝,整個星月神城,彷彿有一股暗流涌動,一股壓抑的氣息,整個星月神城的人們雖然有些無奈,但是終究還是不敢去找大皇子伏星陽,讓伏星陽將功勛殿的那些任務放棄。

而伏星衛們則是發現了一個問題,那就是他們的大統領這些天又消失了,期間伏星璇來過幾次,將剛剛收拾好的統領府又給砸了一翻之後,便是氣呼呼的離去。

所有伏星璇的仰慕者又是全城的尋找起洛天來,雖然他們不知道大統領哪裡得罪了伏星璇,但是看著伏星璇那氣憤的模樣,便是讓這些仰慕者們也是跟著瘋狂起來,雖然顧忌洛天的身份,但是他們這些人背後都是有些勢力,若是聯合在一起也不會怕誰。

在伏星月的期盼之下,洛天終於化身成肖鼎從星月城外走進了星月神城之中。

剛一進城,洛天便是被那些瘋狂的仰慕者們發現了,隨後看向洛天的目光變的有些不善起來。

「那個小子,你終於回來了!」一名紈絝臉上帶著喜色,沖著洛天開口。

「是他,是肖鼎,沒想到他竟然還敢回來!」一個個仰慕者瞬間便是將洛天圍了起來,臉上帶著驚喜之色。

「雖然沒找到大統領,找到這個小子,將其帶到公主那裡想必也是大功一件!」一個個紈絝弟子大聲議論將洛天圍了個水泄不通,而且人也是越來越多。

「這幫瘋子!」洛天心中無奈無比,暗嘆怎麼到哪都有這群蒼蠅!

「不好意思,眾位請讓一讓,我找二皇子有要事!希望各位行個方便!」化身成肖鼎的洛天沖著眾人開口,將伏星月抬了出來。

「就憑你一個小小的星月衛,也配將二皇子抬出來,抓住他!」人群之中有人開口,瞬間便是有人怕別人捷足先登,朝著洛天沖了過去。

「去你嗎的吧!」洛天大腳一伸,一把將一名一已經到了近前的青年踢飛了回去,腳下蹬地,身形瞬間升空,化成一道流光朝著星月閣的方向飛去。

「追!嗎的,還敢對我們出手,他就是一個小小的星月衛,真拿自己當大統領了!」下一刻,一道道身影臉上露出憤怒之色,一行人浩浩湯湯的朝著洛天逃走的方向追了過去。

近千人,全部都跟在洛天的身後,朝著星月閣的方向追了過去,場面極為壯觀。

「最近星月神城還真是熱鬧啊!」人們看著那些紈絝追趕著洛天,紛紛低聲議論起來。

洛天心中暗惱身後這些蒼蠅真是麻煩,他的速度能夠摔開這些人幾條街,但是洛天沒有辦法,他現在是肖鼎,不是大統領伏夢晨。

「該死,竟然還三個半步紀元的強者!」隨後,洛天便是發現了身後急速朝著自己追來的三個身影,心中忍不住大罵。

洛天用肖鼎的身份,表現出來的實力,是聖人後期,怎麼可能是半步紀元的對手。

「唉?這個肖鼎的速度不錯啊?」三名半步紀元青年,彼此對視了一眼,看著逃走的洛天,眼中露出一絲笑意。

三人的速度雖然很快,洛天怎麼能夠讓三人追上,與三人保持了一定的距離,瞬間便是出現在了星月閣的大門外。

「二殿下,星月衛肖鼎求見!」洛天大沖著星月閣中,大吼一聲,與此同時,將早就準備的星月令牌,亮了出來,衝進了星月閣之中。

「該死!」三名半步紀元的青年,臉色難看,看著洛天衝進了星月閣之中,星月閣,他們還是不敢強闖的。

「肖鼎!」聽到這個聲音,坐在大殿之中的伏星月頓時臉上露出大喜之色,沒想到肖鼎這麼快就回來了,瞬間起身消失在了大殿之中,出現在了洛天的身前。

「肖鼎!」伏星月臉上帶著喜色,一把抓住洛天,帶著洛天出現在了大殿之中。

「拜見二殿下!」洛天剛要行禮,卻是直接被伏星月攔了下來,沖著洛天開口:「夢晨呢?他這麼快就找到你了?」

「沒有啊!」洛天裝成一臉不知道的樣子,目光疑惑的看著伏星月。

「這樣啊,回來就好,回來就好,我有個事需要你,不過也許會讓你苦上一點!」伏星月臉上帶著笑意,認為洛天若是沒找到肖鼎自己自然就回來了。

「屬下定當竭力!」洛天躬身開口,聲音之中帶著一副肝腦塗地的樣子,心中暗嘆自己的演技越來越自然了。

「是這樣的……」伏星月將事情同洛天講述了一遍,而洛天也是裝成第一次聽過的樣子,認真聆聽。

「屬下定然不會讓殿下失望!實力方面,屬下或許不能幫助殿下,但是丹藥方面,殿下放心,只要有足夠的靈藥,屬下一天一枚聖品中階丹藥,還是有些自信的!」洛天沖著伏星月拍了拍胸脯,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

「好,時間緊張,我就不給你休息的時間了!」伏星月臉上帶著一絲歉意,沖著洛天開口。

總裁,立正站過來 「不用休息!」洛天在城外早就休息夠了,哪裡還需要休息。

「不過,二殿下,那個好像有點麻煩,行月閣外面,好像被人給圍了!」洛天臉上帶著歉意,沖著伏星月開口。

「什麼?我到要看看,誰敢圍我們星月閣!」伏星月的臉色瞬間便是冷了下來。

還不等洛天繼續說話,伏星月便是拉著洛天,走出了大殿,出現在了星月閣的大門之外,隨後忍不住臉色陰冷了下來。

此時星月閣外被一幫瘋狂的仰慕者圍的水泄不通,甚至還不斷的有人,從遠處飛了過來。

「嗎的,給你們慣的,都給我滾!」伏星月臉上帶著冷漠,冷聲開口,身上的氣勢,瞬間升起,籠罩在眾人的身上。

「參見二殿下!」一千多人,瞬間恭敬沖著伏星月施禮,這些天他們可是知道了伏星月的狠辣,連三殿下都被伏星月打的現在還沒起來呢。

「殿下,能不能將肖鼎交給我們?」但是還是有一名不長眼的半步紀元的青年,試探性的沖著伏星月開口。

這個青年身後的背景不小,而且自身的實力也是強大,他不認為伏星月會因為一個星月衛而得罪自己和自己身後的勢力。

「啪……」然而,不能那名青年的話音落下,伏星月的巴掌便抽了出去。

「我讓你們滾,沒聽見?真以為你背後的勢力我會忌憚?」伏星月冷聲開口,如今伏星月也是成長了不少,無論是性格還是實力,都是頗具一些皇者氣勢。

「是!」一群人看到了伏星月好像動了真怒,不由的紛紛起身,轟亂著便是散了出去。

那個青年怨毒的看了洛天一眼,隨後擦了擦嘴角的鮮血,朝著遠處走去。

「好了,我們抓緊時間吧!」伏星月臉上帶著笑意,沖著洛天開口。

兩人一路行走,再也沒有人敢來找洛天的麻煩,讓洛天心中暗嘆,有權就是好,這就沒人敢來找自己了,怪不得那麼多人都想有權利。

伏星月親自將洛天送到了煉藥堂的後山,而且又是跟著伏天慶央求了一翻,將費用減少了一些,這才離去。

「開始吧!進入到雷鳴殿之後,就離開星月神城吧!儘可能讓伏星月當上神皇,也算是自己報答他這麼長時間的照顧吧!」洛天臉上露出一絲感嘆之色,盤膝坐了下來開始調整狀態。

接下來的日子,整個煉藥堂便是一直被陰雲籠罩,不斷的有雷霆降臨下來。

最開始,人們還是很好奇,但是後來,人們便是開始習以為常,期間伏星璇來過幾次煉藥堂,看了看後山之上的雷霆,眼中露出感嘆隨後便是轉為憤怒,隨後便是跺了跺腳離去。

時間緩緩流逝,雷鳴殿的提前開啟,也是逐漸在神城之中徹底傳遞起來,這兩個月發生的事情也是讓人們了解到,這次雷鳴殿的提前開啟,或許會與以往不太一樣。

時間足足過了兩個月,按照洛天和伏星月約定的時間,伏星月臉上帶著期待色,出現在了煉藥堂的後山。

「轟隆隆……」最後一道雷霆降落下來,被結界的陣法吸收之後,那關閉了兩個月的結界終於緩緩的開啟。

洛天雙眼血紅,臉色蒼白的出現在了伏星月,伏星璇還有伏天慶三人的視線當中,長達兩個月的煉丹,即使是洛天都是有些承受不住,若不是有著山壁之中的天雷破邪火,洛天也是經不住這麼恐怖的消耗。

「這小子的丹道造詣實在是讓人驚艷啊,乃是我平生僅見!」 冥之帝后逆襲 伏天慶臉上帶著敬佩之色,看著緩緩從山頂走下來,整個人都彷彿瘦了一圈的洛天,輕聲開口。

「哼,煉完丹了,我會讓他好看的,還有二哥,那個討厭的挑糞統領,怎麼還沒回來!」伏星璇冷哼了一聲,沖著伏星月開口。

「參見老神皇,二殿下,公主殿下!」洛天緩緩的走到了伏星越三人的身前,躬身施禮,看到伏星璇看著自己,洛天便是感覺到陣陣的心虛。

「怎麼樣?」伏星月臉上露出期待之色,相比於其他,他更想知道,洛天到底煉出了多少枚聖品中階丹藥。 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伏星辰突破

兩個月時間,煉藥堂上空的劫雲就一直都沒有消散過,此時洛天停止了煉丹,終於有陽光落下,洛天感覺到一股溫暖之意。

煉藥堂後山之下,伏天慶,伏星月甚至臉伏星璇也是臉上帶著一絲期待之色,想要看看洛天這兩天到底煉製了多少枚丹藥。

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伸手將一個儲物袋送到了伏星月的身前,臉上帶著恭敬之色:「中間失敗了一次,一共五十八枚聖品中階丹藥,二皇子,我已經儘力了!」

「五十八枚!僅僅失敗一次!」聽到洛天的話,伏天慶和伏星璇兩人忍不住倒吸了口涼氣。

兩人都是煉丹師,自然知道成丹的不容易,一枚兩枚還好說,但是太多的情況,難免會出現失誤。

「恐怖,成丹率如此之高!老夫自愧不如!」 蒙大拿牧場主 伏天慶臉上露出一絲苦澀,目光看向洛天,眼中露出一絲服氣的神色,看向洛天。

聽到伏天慶的話,伏星璇和伏星辰兩人身軀一震,眼中露出一絲不可思議之色。

整個星月神族,伏天慶的實力自然不用說,除了三個供奉能夠將其壓制,而在丹道方面,伏天慶一直都是最自傲的,此時伏天慶竟然說在丹道之上,不如洛天,可見洛天的丹道達到了何等的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