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再回頭看去,只見那古墓門口的符文,竟然紋絲未動,就想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但是也就是這一陣波動,立刻引起了黑鷹幫那四名弟子的警覺。

肖雄帶來的那幾十名弟子,根本就阻攔不住他們,只是為了拖延時間而已,如今聽到古墓這邊有聲音,於是立刻不顧一切的向這邊沖了過來。

「媽的,老子上了你們的當!」這時候肖雄看著白少塵和劉全怒道。

但是此時他也不敢有片刻的停留,立刻轉身,趁著夜色向外面逃去。

「又是你們?」闖進來的那四個人在見到白少塵和劉全后,突然怒道。

「我來對付他們,你先走!」白少塵一把推開劉全說道。

「老大,那你呢!」劉全看著白少塵道。

「放心,他們還傷不了我!」白少塵冷聲說道。

「不要異想天開了,今天誰都別想離開!」說著那四個人就朝著兩個人沖了過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那古墓墓門上面的字元瞬間再次亮起一道青光,緊接著一股黑氣從裡面冒了出來,然後直奔幾個人就沖了過來。

「老大快趴下!」劉全大看到那古墓裡面飄出來的黑氣后,突然喊一聲,一伸手直接就將白少塵摁倒在了地上。

「啊……」白少塵剛倒在地,立刻聽見了一陣驚恐慘叫。

此時白少塵抬頭看去,只是眨眼之間,那四名弟子就立刻變成了乾屍。

白少塵看到后,瞬間倒吸了一口冷氣,但是面前的一幕,似乎從那裡見過。

那黑氣將那四名弟子變成乾屍之後,直接就向白少塵撲了過來。

白少塵大吃一驚,不管三七二十一,立刻就開始拚命的掙紮起來,但是那股黑氣的力量十分的恐怖,白少塵感覺自己周圍的黑氣,就像是棉花一樣,無論他怎麼反抗,都無濟於事。

「老大!」

看到白少塵被黑氣包裹之後,劉全立刻急聲喊道。但是他只有初元二重的修為,連白少塵都對付不了的東西,他更是無能為力,如果他要是硬往上沖,那隻能是白白送死。

白少塵掙扎了片刻之後,他感覺身體內的力量,彷彿在逐漸的被這股黑氣吸收,慢慢的一股強烈的疲憊感襲來,眼這一刻他的眼皮彷彿重達千斤。

也就是在這一刻,白少塵才有史以來真正的感覺到自己的力量是有多麼的渺小。

緊接著白少塵只感覺自己的腦海中一片空白,劉全的呼喊聲也變得越來越遙遠,最終在這股黑氣中,沉睡了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白少塵只感覺周圍一陣陰冷。

白少塵慢慢的睜開眼睛,此刻他發現自己好像躺在什麼東西上面,周圍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到。

白少塵以為自己這一世,就這麼不明不白的死了,但是沒有想到他竟然又醒了過來,就像是之前重生在水缸裡面一樣。

白少塵立刻將身上的蟬翼刀拿了出來,然後將身上的靈氣灌輸到刀刃之上,瞬間蟬翼刀藍光大盛,也就借著這氣焰的光亮,白少塵這才勉強看清楚周圍的事物。

此刻白少塵發現自己正處在一個石室內,而石室的周圍的牆壁上,竟然刻滿了和古墓的墓門上面一模一樣的符文。

而這些符文在感受到蟬翼刀散發出的靈力之後,立刻泛起淡淡的幽光,也就是如此,這石室內的一切才開始變得明朗起來。

「難道我已經進到了古墓之內?」白少塵看著那幽幽的符文,心中暗道。普通人若是如此高出自己境界的魔物或者異獸簽訂契約的話,那隻能有一個後果,就是被這契約之物強行反噬。

而鬼面姑娘和雙面魔蛛,向來不是普通的契約關係,她們早就上升到靈魂的相容狀態,所以根本就不會有這種風險,並且兩個靈魂相依為命多年,早已將對方看成自己的半身,也都是有真情實感存在的。

……

《丹道至聖》第八百七十一章非契約關係 「公爵!」金髮男人急得站了起來,聲音也比平時提高了數倍。

男人終於鬆開緊咬的牙關,鬼魅一般的聲音響起:「還給她。」

金髮男人表情一松,立刻在電腦上進行了一通操作。

……

大洋彼岸,京都司徒集團二樓安保室。

第三次爆炸出現。

「嘣——」一聲巨響再次從樓上傳來。

這次爆炸距離二樓有點距離,所以沒有直接影響到二樓。

但糟糕的是,原本就搖搖欲墜的半個天花板被這一震,徹底失去了最後的穩固性,慢慢開始塌陷。

「來不及了!」夜司爵一把抓住慕夏的手腕,道:「快走!再有十秒這裏就要塌了!」

慕夏沒有動,目光緊盯着屏幕說:「很快!我很快就入侵了成功了!」

「別管了!走!」

夜司爵話音剛落,房間一角瞬間落下一大塊水泥鋼筋制的天花板。

可笑的是,那窗戶依舊紋絲不動,穩若泰山。

慕夏將夜司爵一把推開,道:「你先走!我再試一下!」

她想拚死一搏,但不想讓夜司爵跟她一起陪葬。

「該死!!」夜司爵低咒一聲,不再聽慕夏的,直接懶腰一把將她從椅子上抱起來,抬腳就往外走。

「你放開我!」慕夏奮力掙扎著:「五秒!我只要五秒!」

「來不及了!」夜司爵抱着她就往外跑。

然而就在這時,電腦屏幕突然跳出一個白框,上面用英文寫着:「軟件已刪除。」

慕夏眼睛一亮:「他們把控制權還給我們了!」

夜司爵也看到了,腳步不由得一頓。

就是這一瞬,慕夏徹底從夜司爵懷裏掙脫出來,奔向電腦,飛速按了幾個鍵。

一秒后,電腦提示:「大門已開啟。」

「開了!」慕夏臉色頓時一喜。

然而她還沒高興多久,天花板徹底塌陷,飛速往下砸。

這速度臉夜司爵都沒反應過來。

幸好慕夏反應夠快,她一個翻滾,避開從頭頂砸下來的天花板,撲到了夜司爵面前。

夜司爵回過神,一把抓住慕夏,直接把人連拖帶拽拉出了房間。

他們剛離開房間沒到一秒,整個屋子上的天花板徹底塌陷。

一片塵埃火海中,只能看到一片的廢墟。

與此同時,慕夏聽到了樓下大門打開的聲音。

不少人歡喜地大喊:「開了!門開了!快跑!」

慕夏長出了一口氣,對上夜司爵的眼睛,彎起眼睛如釋重負地笑了下,道:「我就說,我們不會死在這裏吧?」

夜司爵深深看她一眼,有些無奈地說:「對,我又欠了你一條命。」

他已經欠了她兩條命了。

慕夏點點頭,道:「出去後記得給我打錢。」

她現在可不敢再開那種「以身相許」的玩笑了,免得夜司爵又說什麼「玩笑里隱藏真心」這種鬼話。

然而夜司爵卻是點了下頭,務必認真地說:「好,我有多少錢,出去后都給你。」

慕夏一怔,有點分不清夜司爵說的是真話還是玩笑。

把錢全給她?她可受不起!

「走吧。」慕夏乾脆沒接話,避開地上的火苗,抬腳往安全通道的樓梯口走去。

然而她剛走到樓梯口,腦子裏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當白鬍子海賊團向大海宣戰時,萬國海域,外出歷練很久紅王回來了。

眼中帶着幸福的神色,他的身邊還有一個女人。

希羅娜!

來自寵物小精靈里的神奧聯盟冠軍,可以說是整個神奇寶貝世界能夠排名前五甚至是前三的訓練大師。

具象希羅娜,一共花費紅王三百萬精華。

當然,具象出的不止是希羅娜,還有六隻神奇寶貝。

以烈咬陸鯊為首,還有路卡利歐、美納斯、花岩怪、波克基斯、羅絲雷朵五位。

有着神奇能力的小精靈,被植入的身份為幻獸。

精靈的實力從精英中將到四皇級別,當然,其中只有烈咬陸鯊能夠勉強達到四皇級別。

至於希羅娜本體實力最多堪比海軍少將。本身她也不靠自身戰鬥。

具象出來后希羅娜就覺醒了霸王色霸氣,在見聞色方面天賦極高。

一年時間見聞色就達到高等級水平。距離預見未來也只差一步。

作為一名神奇寶貝大師,希羅娜最強的自然還是對精靈的控制,在她的指揮下,六隻精靈爆發出來的實力不比後世一個四皇團差。

具象希羅娜,看似花費巨額,實際上收穫當真是值得的。

當然,再大的收穫也比不上紅王的幸福。

已經成年,紅王正是氣血方剛的小夥子,面對希羅娜和艾斯德斯兩位御姐氣質的極品美女,自然有些把持不住。

希羅娜和艾斯德斯自然沒有反對,半推半就狀態下,二人也和紅王成就好事。

也是為了隱藏實力,三人的婚禮沒有舉行的很盛大,除卻夏洛特家族外,只是邀請了王直、鄧展、白鬍子海賊團等少數幾個交好勢力。

完婚後,紅王帶着自己的嬌妻外出度蜜月。可惜剛剛遊玩一個月,艾斯德斯就被夏洛特·玲玲叫走幫忙。

紅王和希羅娜則在外面呆了一年,眼瞅著海圓歷1496年即將結束,他們這才回到萬國。

一年前,具象冷卻期結束后后,紅王開始又一次具象。

這一次具象的是成龍歷險記中的惡魔軍團首領瓦龍。

附帶有九個惡魔將軍和一群影子惡魔,共計花費五百萬精華。

這是紅王為鎮元準備的禮物,惡魔軍團是天生的殺手。

惡魔軍團能夠幫助鎮元迅速掌控獵殺公會。

現在,冷卻期又將度過,紅王本打算幫助太一具象個幫手。

這被太一拒絕了。

他的身份不比鎮元,生活在海軍中,幾乎每時每刻都處於監控下。

海軍的管控很嚴格,太一一言一行都可能造成不良後果。

偶然多了幾個有強大實力的屬下很容易引起海軍高層的注意。於是乎太一把這個機會讓給了呂布。

呂布自然不客氣,連帶着自己的具象機會,直接報出名字。

看到所花的靈魂精華不算太多,紅王長舒一口氣。

十次具象機會,排除四次后,還有六次。

針對這剩餘的六次機會,紅王開始仔細的斟酌中。

倒也沒有他太糾結,希羅娜、艾斯德斯等人首先就提出要求。

她們需要一個廚師兼管家!

說起來也是好玩,名揚大海的帝王海賊團,高端實力堪比海軍本部,然而做飯竟然讓船長親自動手。

紅王雖然不做一些黑暗料理,但他做飯水平跟大海上頂級廚師還是有很大差距的。

遠的不說,長麵包的做飯水平遠超他。

當然,或許這也是為什麼原著中幾乎沒有老人的大媽海賊團中,會留着長麵包這樣一個實力並不強的廚師長。

呂布正單挑凱多,給他具象手下倒也不着急。紅王也自然願意先滿足自己老婆的需要。

「具象,塞巴斯蒂安·米卡利斯。」

五十萬精華能夠具象出黑執事中的惡魔管家。這個數字對比起來並不多。

不論是知識、素養,還是生活服務能力,將來有了米卡利斯加入,帝王海賊團徹底成型。

哪怕數次具象已經花掉八百五十萬靈魂精華,紅王手頭上依舊還有着不斐的剩餘。

不僅是來自幻獸一族,還有萬國稅收和戰鬥的繳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