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全力催動無魂魔鏡,爆發出的超強吸力堪比魔魂珠,其直接針對靈魂,若是精神力不夠強,眨眼間就會被其吸入魔鏡內,然後被其磨滅靈魂,化為魔鏡的養料。

還好李宇肉身的血氣極為雄厚,一定程度上幫助穩固了其靈魂,加上李宇的精神力強度極高,沒有第一時間被吸入魔鏡內。

「還想掙扎?無魂魔鏡可是滅殺了不知多少先天高手的靈魂,甚至是靈海境武者也曾隕落在此魔鏡上。」

「你一個區區先天二重天的小子,就想與無魂魔鏡對抗,簡直是痴心妄想!」

青面鬼臉將無魂魔鏡的鏡面對準李宇,一道紫色光束照耀在李宇臉上,他陷入到了無邊幻象之中。

前世今生無數景象飛過,他的靈魂直欲離體而出,被一絲一縷的從肉身中牽引出來。

九皇子摘下白面鬼臉:「哈哈,還是墨海陵大人算無遺策,以項亮亮的事情吸引此人的注意力,再以無魂魔鏡陡然爆發,任他萬般手段,也要被我們鎮壓!」

他看向李宇,表情猙獰不已:「此人居然敢破壞我的計劃,更是害得我的身份暴露,不得不顛沛流離。」

「在抓住他的靈魂之後,我一定要以打魂鞭狠狠的抽打他,讓他在無窮無盡的痛苦折磨中靈魂湮滅。」

李宇自己也感覺到了萬分的危險,魂族的戰力不一定是最強的,可他們的手段卻是最詭異的!

他強忍住靈魂的搖曳感,揮拳直擊,眼前的幻象一一破碎。

在暫時的奪回身軀的掌控權后,李宇眼中爆發出神芒,他手臂一甩,一枚漆黑如墨的珠子砸向無魂魔鏡!

「你的任何反抗都是無效的,無魂魔鏡專門針對靈魂,物理攻擊又有何用……」

青面鬼臉的話語還未說完,他便震驚的看到那枚黑色珠子砸在無魂魔鏡上,將魔鏡擊得翻轉出去,落在地上。

他死死的盯住落回李宇手中的漆黑寶珠,臉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這是魔魂珠……」

「此珠不是在神魂戰體手中么,他要以此珠橫渡紅塵海,會一會天武大陸上的諸多天才。」

「這枚寶珠怎麼可能出現在你手裡,他明明還未降臨到天武大陸才是!」

魔魂珠乃是魂族的至寶之一,其品級比無魂魔鏡還要高上不少,自然可擋住無魂魔鏡。

李宇雖無法催動魔魂珠,可單純的以其來砸擊無魂魔鏡,就足以將其打翻。

見青面鬼臉滿臉不信,白衣少年也懶得解釋:「你千算萬算,想必沒有算到我手中還有魔魂珠這樣的寶物吧。」

青面鬼臉也從魔魂珠帶來的震撼中回過神來,他死死盯住魔魂珠:「我不管你是如何拿到這件寶物的,魔魂珠乃是我魂族的至寶,你乖乖的交出這件寶物,我還能給你一個好一點的死法。」

「你真是我的福星,給我雙手奉上魔魂珠,,還可獲得天魔塔,交好黑魔族,真乃是一舉多得。」

「有了魔魂珠,我就可藉此成為新的閻羅帝君候選人,到時候你的親人朋友死後靈魂落入我手中,我會好好招待他們的!」

李宇冷冷一笑:「你馬上就要死了,還在這做白日夢,我就讓你的夢先醒過來!」

「既然你們知道了我的身份,那你們都要死!」

虛空中響起爆鳴聲,一隻遮天巨掌拍落下來,將青面鬼臉和其他鬼臉武者全都籠罩在其中。

這隻巨神掌上的紋理清晰可見,壓落下來時整個地面都塌陷進去數丈深,讓人升起無法抵禦的心思。

青面鬼臉面色凝重的舉起無魂魔鏡,這面魔鏡上閃過李宇的面容,然後一隻擎天巨掌也拍落下來,可怕的勁力震得眾多鬼臉武者口吐鮮血,地面更是像被颶風席捲過,滿地都是折斷的巨樹。

「你剛才被無魂魔鏡記錄下特殊的靈魂氣息,上面就留下了你的靈魂鏡像,我可手持無魂魔鏡發出你轟出的任何招數,你定然不是我的對手!」

無魂魔鏡也是魂族的靈寶之一,這件寶物直接針對靈魂,更是有著記錄靈魂鏡像的能力。

李宇之前就直面過靈魂鏡像,其戰力與李宇等同,十分難對付。

九皇子始終站在青面鬼臉身後,他死死盯著李宇:「你沒有獲得魔魂珠的靈魂印記,無法催動魔魂珠,面對無魂魔鏡,我看你如何被滅殺!」

靈魂寶具本就比普通的靈寶更為厲害,這無魂魔鏡更是其中極為強大的存在,滅殺的強者不知凡己,若不是有魔魂珠在手,李宇早就被其滅殺了靈魂。

「我定要以無魂魔鏡收取你的靈魂,看看你到底有何秘密,居然可躲過黑天魔尊的附體……」

青面鬼臉全力催動無魂魔鏡,靈魂鏡像不斷發起攻勢,加上無魂魔鏡本身的力量,李宇不得不全力出手。

「你不是想知曉我為何可避免成為黑天魔尊的身外化身么,這個真相恐怕是你承受不住的!」

暗淵天魔塔在李宇身後浮現,其散發出的魔威將無魂魔鏡掃出的光束鎮住,天魔塔內更是響起一個怒吼聲:「小子,你把老子放開!你居然又在提取老子的力量!」

天魔塔內,黑天魔尊又在被放血,其魔血激發了天魔塔的力量,天魔塔不斷放大,然後狠狠的鎮壓下來!

天魔塔乃是無上至寶,李宇手中的雖然只是其中一部分,可威力仍然可怕至極,其散發的魔威鎮壓得青面鬼臉滿口吐血,手中的無魂魔鏡都差點拿不穩。

相比受到的創傷,青面鬼臉更震驚於一個真相:「不可能!你不僅沒有被黑天魔尊附體,還反過來將他鎮壓!」

「你到底是何人!」

李宇手中托著天魔塔,這座魔塔十分非凡,絲絲縷縷的強大氣息環繞在他周圍,襯托得他猶如一位天神。

他淡淡說道:「我只是一個普通的人族武者,就算是黑天魔尊又如何。」

「蒼穹女帝曾經鎮壓過他,我自然也可以翻手將他鎮壓!」 李宇的宣言霸氣無比,引得天魔塔內的黑天魔尊一陣悲憤的怒吼:「小子,若不是我想將你煉成身外化身,你早就被我一掌拍死了,絕不會被你陰險偷襲封印!」

「成王敗寇,你敗於我手,被我封印,就只能怪你太不小心了,活該有此下場。」

「廢話少說,你要是再不服氣,我下次就將你的魔血抽干為止!」

青面鬼臉被李宇如此高姿態的與黑天魔尊說話的方式驚住了,曾經橫掃天武大陸,殺得諸多宗門和王國聞之變色的一代魔尊居然被如此鎮壓,化為了他人豢養的對象!

李宇反手一壓,一隻巨掌拍向青面鬼臉,對方勉強催動無魂魔鏡,還是被一掌鎮壓,無魂魔魂同樣需要消耗真氣和精神力,青面鬼臉受了重傷,根本就擋不住李宇這一掌。

啵!

巨神掌的威力極為恐怖,青面鬼臉直接被拍成了一堆肉醬,無魂魔鏡便滾落在一旁。

李宇撿起無魂魔鏡,其他鬼臉武者和九皇子立馬轉身就逃,李宇冷冷一笑,他試著催動無魂魔鏡,一道光束射中了九皇子。

這道光束直接攻擊靈魂,其慘叫一聲,靈魂被攝取出來,然後投入到無魂魔鏡之中。

「放我出去!」九皇子的靈魂在魔鏡內瘋狂叫喊,李宇留著他還有用,便沒有滅掉其靈魂。

李宇以無魂魔鏡一一對準那些鬼臉武者,魔鏡的威能展露無遺,只要對準一名鬼臉武者輕輕一照,就可將其靈魂收入魔鏡之中,任人宰殺。

鬼臉武者都是魂族武者,其靈魂較為強大,李宇試著催動無魂魔鏡將其煉化,便發現有魂晶從魔鏡上滾落下來,這些魂族武者的靈魂居然可煉化為魂晶!

魂晶乃是李宇消耗用於快速修鍊武技的消耗品,每月一次進入通靈界收割魂晶的效率都抵不上他的消耗。

現在居然可用無魂魔鏡來獲得魂晶,倒是一件意外之喜。

不過唯有精神力達到二階以上的武者,其靈魂才足夠強大,可被煉化為魂晶。

翻手收回無魂魔鏡,李宇騰空而起,他化為一道流星消失在半空之中。

等李宇離開後半個時辰,青面鬼臉的那堆血肉一陣蠕動,一顆珠子閃耀著淡淡的熒光飛射入森林之內,很快消失在原地……

李宇以最快的速度趕往無罪城的方向,他十分擔心大楚國那邊的情況,既然已與青面鬼臉撕破臉皮,也就不用趕往紫龍皇城,先回無罪城附近再說!

等臨近斷魂谷外圍時,李宇發現了不少黑魔族武者的身影,他們正沖往無罪城的方向。

此時在無罪城下,已有數名魔將率領著黑魔族武者圍在城外,他們面對的是無罪城的護城大陣。

無罪城內還有十餘名先天高手,此城作為臨近斷魂谷的重要據點,又聚集有大量的罪犯,大楚國在此布有重兵。

在飛鷹谷附近出現黑魔族后,金袍長老更是第一時間發出消息,無罪城自是嚴陣以待,更是有不少高手支援過來。

無罪城的護城大陣完全打開,形成一道厚實的光幕,牢牢的護住城池,這是一座准四品大陣!

主持大陣的更是有三名三品陣法師,均是大楚國內有響亮名頭的陣法師,完全可發揮出這座護城大陣的全部威力。

城外,黑星魔將遠遠打量著城內的陣法布置,他在仔細推演,以他的陣法造詣,要勘破這座大陣只是時間問題。

「孩兒們,給我殺!第一個登上城頭的可獲得黑雲大將的重賞!」

率領黑魔族軍隊的是其餘兩名魔將,他們率軍直接發動攻勢,也是在為黑星魔將探清楚大陣的變化。

兩名魔將一馬當先,為首之人已有先天小圓滿的境界,其揮舞寶刀一刀劈下,天地隨之變色,無數刀光落在光幕上,震得光幕一陣顫動。

「破滅魔刀!」

此人手中所用的居然是一件通靈寶具,乃是在天地棋盤上所留的一件魔族兵器,由這位魔將使來,破滅魔刀的威力盡顯,一人之力就差點撼動一座大陣。

另外一名魔將也不遑多讓,挺槍刺下之時,將大陣的光幕刺得向里凹陷下去,看得城內的人族武者一陣變色。

「這是哪裡來的兩個變態,居然一擊就將大陣產生的光幕轟成這樣,要是讓他們放手施為,那大陣恐怕也撐不了太長時間!」

矗立在城頭上的一名將領面色大變,他看著兩名魔將的表情十分凝重。

三名三品陣法師也明白這一點,他們馬上就催動了大陣的攻擊能力,無數天雷猛的劈向兩名魔將!

無罪城的護城大陣,乃是請天雷谷的一位陣法大師布下的天雷系大陣,此陣名為天幕雷池大陣,實際上更偏向攻擊性!

大陣催動的天雷,每一道都相當於先天一重天高手的全力一擊,可那兩名魔將卻是揮舞通靈寶具直接將天雷擊散,在雷光中狀若魔神!

「哈哈,你們人族與三千年前相比根本就沒什麼進步嘛,還是如此的不堪一擊!看來今日我們可將這座大城屠滅了!」

「嘿嘿,之前血祭了那座據點裡的人族武者,我的修為便恢復了半成,若是再血祭幾座人族城市,我就可恢復巔峰實力!」

「只要我們的實力恢復,那整座天武大陸又將被我們所統治!」

「還是黑無天說的對,整座天武大陸的人族都是我們豢養的兩腳羊,什麼時候要宰掉,直接動手就行!他們怎麼可能有實力反抗我等!」

兩名魔將猖狂大笑,他們充滿魔性的笑聲傳入城內,無數人族武者臉色蒼白的看著兩位矗立在雲端的魔將,這兩人簡直就是傳說中的魔神!

幾名眼力較強的先天高手終於發現了兩名魔將的跟腳:「這兩人的靈魂強大無匹,比之肉身要強大一籌。」

「聽他們的話語,他們似乎是附體『重生』的魔將,沒想到他們沒隕落在三千年的大戰之中,現在居然還活著出來了!」

一些武者聽到此言,心中更是升起一股懼意:「三千年前的魔將……」

「那可都是可斬殺靈海境大能的絕世高手!有不少魔將甚至屠族滅國!我們怎麼可能是他們的對手……」

「黑魔族突破封印重新降臨在天武大陸上,必定引發一陣腥風血雨,沒想到第一個遭受災難的居然是我們大楚國!」

在悲觀的情緒漸漸蔓延之時,一名身穿銀甲的年輕將領傲然而立:「黑魔族又算得了什麼,三千年前還不是被女帝大人殺得大敗虧輸!」

「我秦奉義今日就立下誓言,必定誓死保衛無罪城,城在人在,城亡人亡!」

這名年輕將領還不到三十歲,就已是先天五重天的高手,其更是秦家的天才,立馬就讓城內武者的戰意被激了起來。

「大將軍最小的弟弟都出現在無罪城,還有納蘭家、宇文家等家族的諸多高手和武院的多位長老在此,我們不是沒有一戰的實力!」

「大家打起精神,今日我們就與無罪城共存亡,殺得黑魔族敗退為止!」

無罪城中的戰鼓聲響起,有遮天蔽日的箭雨落下,依靠城牆優勢開始射殺城外的黑魔族武者。

不時有黑魔族武者倒在箭雨下,有陣法守護,黑魔族暫時還無法攻擊到城內的人族武者,只能被動挨打。

三名陣法師更是全力催動大陣,顯現出雷池虛影,天雷瘋狂轟擊下來,地面上被劈得焦黑的魔族屍體越來越多!

「居然還敢反抗,今日此城內的武者全都要死!」又是幾道可怕的黑影降臨,更多的魔將出現在雲端,他們一齊向無罪城發動轟擊! 宛如巨山鎮壓而下的大印,劈開重重雲層直斬而下的神劍,斬碎眼前一切的刀氣。

無數可怕的攻擊轟擊在大陣的光幕上,差點將那道天幕轟碎!

整座無罪城都感受到一陣晃動,足足六名魔將一齊出手,其威力足可滅城!

「這座大陣倒是挺結實的,居然可擋下我們的聯手一擊,可惜陣法是死的,對我等毫無威脅,我還不信破不開這座大陣!」

「黑星,你推演了那麼久,難道還沒有推演出破陣之法?再不破陣,你在我黑魔族內的陣法宗師之名可就不保了!」

被幾名同僚嘲笑,黑星陡然睜開眼睛,他胸有成竹的伸出手掌:「且看我一力破陣!」

此人手中托起一座黑白棋盤,在其手中緩緩旋轉,最後越變越大,宛如一道天幕遮蔽了天空!

看到過古老書籍上記載的陣法師震驚道:「這是……天地棋盤!」

「這件無上靈寶可是曾經的西南十八國第一大宗浩氣府的鎮宗之寶,是陣法師夢寐以求之物,沒想到也落入黑魔族之手!」

「有天地棋盤在手,那無罪城此回危險了!」

天地棋盤曾用於鎮壓黑魔山,壓制住黑暗深淵中濃郁的魔氣。

在諸多魔將突破封印之後,此寶物便被黑魔族收取,雖然天地棋盤已有些破損,可其仍然是不可多得的靈寶。

在陣法師手中,天地棋盤更是可發揮出無窮妙用,能提前在天地棋盤上刻下陣法,再在對戰中催動。

這樣一來,天地棋盤上印刻的陣法等於是可活動式的,乃是一件戰爭利器!

「天地棋盤,囊括天地!」

「讓你們嘗嘗魔焰大陣!」

黑星一指點向天地棋盤,上面落下了數十枚黑白棋子,這些棋子無形無質,乃是陣法的節點,瞬間就形成一座大陣,無數魔焰從天而降!

黑漆漆的魔焰落在光幕上,立馬開始灼燒那天幕雷池大陣的守護光幕,引得天地靈氣一陣晃動。

嗤嗤!

魔焰大陣催動出的魔焰灼燒力極強,其同樣乃是准四品大陣,加上天地棋盤的威力加成,使其魔威滔天!

光幕上有不少地方被魔焰灼燒得非常薄弱,幾名魔將立馬就找到機會,他們催動手中的靈寶,準確又及時的轟擊在那些陣法的薄弱點上!

轟隆隆!

在天搖地動一般的巨響聲中,天幕上顯露出五六個巨大的缺口,黑影連閃,那幾名魔將便帶著高手殺入大陣之內!

「給我殺!誰殺的最多,在血祭時獲得的獎勵便越多!」

手持破滅魔刀的魔將放肆的大笑,他隨手一斬,便有數十名人族武者被一刀分屍,無罪城的城牆更是從中間斷開。

此人乃是先天小圓滿的修為,又有破滅魔刀在手,即使是先天境的高手也擋不住他一刀!

「啊!」一名納蘭家族的先天高手剛剛飛起來,便被此人一刀腰斬,先天境高手的強大生命力讓其沒有馬上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