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天爺找我談判,真是受寵若驚。」

「你,有與我談判的資格。」

「說吧。談判也好,交易也罷,我洗耳恭聽。」

「你這次弒師布陣,我本可以影響你的,但我沒有這樣做,這是我的誠意。我對你的要求很簡單,只要你答應順天而行,我就不再為難你,還可以給與你各種幫助,讓你的武道之路更加順風順水。」

天道化身說出了自己的條件。

順天而行!

能逆天,就能順天。

這是強者的兩個選擇。

尤其是即將突破玄神的人,往往都要做出抉擇。

順天而行,要聽從天道的話,在借天淬體時要減小對天道的傷害,這樣可以受到上天的眷顧。

逆天而行剛好相反,完全違逆天意,突破玄神時追求最大的強化效果,寧願冒著與天一戰的危險,也要獲得強大的力量。

兩條路,兩種選擇。

兩者各有各的利弊。

順天,被天道所容,但是只能成為普普通通的玄神。

逆天,被天道所嫉,但是能得到強大的力量。

其實神浩星上的強者,可以用這個為標準,大致劃分出兩個陣營,一個是順天陣營,一個是逆天陣營。

天道有自己的打算,有時候會對順天而行的強者下達命令,改變天下大勢。

這兩個陣營的關係錯綜複雜,就像是隱藏在暗處的蜘蛛網,與表面上的實力劃分並不相同。

兩個選擇擺在了范浪的面前。

天道化身凝視范浪,等著他的回答。

「天,你所顧忌的,只是我突破玄神時對你的傷害而已。我可以向你保證,到時候我會用一種特殊的方式突破玄神,盡量減少對你的傷害,這總行了吧?」范浪反過來跟天道化身商量。

「你錯了,天道無所畏懼,因為我與神浩星共存,我代表了神浩星的意志。你們這些玄武者傷害的不是我,而是你們自己,當我受損到一定程度,就會降下滅世災難,天地大劫,毀滅一切。你們減少對天道的傷害,是自救,自保,而不是幫我,我是不會死的,會死的是你們!」天道化身糾正了這個問題。

「無所謂,你怎麼說都行,重點不在於此,而在於你能否接受我的提議。你與我和平相處,我會盡量保護你,甚至想辦法修復天道,讓神浩星更加穩定,更加長久。」

「我是讓你順天,而你卻要天道順你?」

「誰順誰不重要,重要的是化干戈為玉帛,我並不想跟天鬥來鬥去。」

「我做為天道,不可能向凡人低頭。天以萬物養人,我是你們這些凡人的父母,讓你們順應我是天經地義,你讓我反過來順應你,這是大逆不道。這個差別,並沒有你說的那麼簡單。」

天道化身咄咄逼人,散發出無窮天威,對著范浪碾壓過去,令范浪為之一沉。

范浪的表情變了,變得更為冷峻,緩緩道:「我跟你好好商量,你卻拿這套道理來壓人,我不覺得你有什麼所謂的誠意。沒錯,天很偉大,高高在上,以萬物養人,但我不可能因為這些,就得向你俯首低頭。別好了傷疤忘了疼,你之前可是曾經被我身上的力量擊潰過一次。天妒英才,你要是忌憚我,那就照我說的做,我們和平相處。將來我突破到玄神,會有分寸的。」

轟!

這番話進一步激怒了天道化身,他對范浪怒目而視,半空中的天威變得更加凝重,彷彿一座無形的大山,壓在了范浪的身上。

咔嚓。

咔嚓。

大地連綿斷裂,延伸出巨大的傷痕,形成深不見底的深淵。

雙方都很強勢,互不相讓,導致這場談判的氣氛越鬧越僵。

「范浪,我再給你一次低頭的機會,只要你答應聽從我的安排,在我的指引之下突破玄神,我就可以既往不咎,讓你安安穩穩的修鍊發展。順天者昌,逆天者亡,你要想清楚!」 「傅總,你就算是養老也可以指導傅凌。」股東們就是想聽到傅辰修的一句話,那就是他會指導傅凌,然而傅辰修並沒有說,這讓他們很是不安啊!

「我這是在通知你們並不是在徵求你們意見,如果你們不能輔佐好傅凌,那麼傅氏可以迎來第一二次大換血。」傅辰修雙手交叉慵懶閑散的放在桌上,冷眸確如同利劍一般淡掃過每一個股東。

股東們的臉色各個都難堪的不行,傅辰修的話是對他們最後的公告,比起換領導人,他們更加怕的是換股東。

「傅總,我們會好好的輔佐傅凌。」股東們不得不妥協的回答。

傅辰修聽到滿意的答案,動了動手讓股東們出去,烈楠已經把所有需要準備的文件準備好,「傅總,你只需要在這上面簽字,傅氏的新總裁就是傅凌。」

傅辰修沒有猶豫簽下自己的名字,裡面包括他所有的身價,傅氏百分之六十的股權,「烈楠,傅凌幫忙照顧點。」

「好。」烈楠是除去安,官,趙,易他們幾個,唯一一個知道傅辰修要死的人。

傅辰修把簽好的文件交給烈楠,他還需要去傅家一趟,老爺子那裡需要他去交代一趟。

…………

傅家老宅

「爸……」

「你還想騙我多久,小時的死包括你用那種荒唐的方法救小時,你到底還要瞞我多久。」老爺子沒有大聲的謾罵,渾濁又精深的老眼盯著傅辰修。

傅辰修幽寒的瞳孔輕微的縮了一下,然和語氣平靜,就像是在說一些家常話一樣,「我要死了,傅氏我會交給傅凌,您老要在後面指點。」

傅老爺子的臉色一下就變了,夢到睜開的老眼說明了他的震驚,說話的聲音細細一聽是帶著顫音的,「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好端端的做了什麼?」

「救小時,不想瞞著您。」

「救小時怎麼會要你的命,我聽說你那荒唐的事情不是做的很成功,難道小時還沒有醒?」老爺子問。

『很快就會醒了。」傅辰修沒有說過多的話,去談及姜小時的狀況。

傅老爺子雙眉擰緊,看著傅辰修的表情,渾濁的老眼細看已經濕潤,不過是老爺子隱忍著,回答,「嗯,你去吧。」

只有老爺子自己才知道說出這樣一句話有多難,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只有他自己能感覺到,他失去的還是自己最優秀的兒子。

「不要告訴小時我到底事情,就當我這個人從來沒有出現在她的生命裡面。」

「好,你走吧,我累了。」老爺子轉身把視線望向外面,背對著傅辰修,紅潤的老眼裡面已經流出溫熱的淚。

「您照顧好自己,小時會回來陪著您,她會代替我盡孝。」

老爺子的身形輕微的晃動,沒有回答傅辰修,直到聽到門被關上的聲音,這位白髮蒼蒼的老人,大半輩子都活在風雨中老人,哭出聲來,回來一個孫女的同時要失去一個兒子,兩人都是他最愛的人,這難道就是命。 誰順應誰,這是個問題。

按照天道的指引去突破玄神,就意味著到時候要乖乖聽天道的話,減少對天道的傷害,做最普通的玄神。

這就好像是個「乖寶寶」。

反過來,那就是「壞孩子」。

順天?還是逆天?

范浪自有他的選擇。

他抬頭望天,不卑不亢道:「我也最後給你一個機會,別再跟我作對,這樣我自然會保護天道,甚至修復天道。將來我突破玄神的時候,一切按照我的安排進行,你要配合我!」

他不順天,也不逆天,而是讓天道順應他!

雙方徹底談崩。

轟!

「你真是異想天開,狂妄自大,堂堂的天道,豈會受你擺布。人心叵測,貪得無厭,要是按照你的意思來借天淬體,不知道要對天道造成什麼傷害,我豈能容忍。你要突破,就只能按我說的做,否則……」天道化身目光一凝,威脅之意顯而易見。

「否則如何?」范浪一字一字道。

「否則我會毀了你的一切,天意弄人,人無力反抗。不光是你會厄運連連,連你身邊的人都會遭殃。」

「你在威脅我。」

「是你在威脅我!」

天道化身聲音轟隆,話有所指,指的是范浪將來突破時對天道造成的威脅。

要是天道化身單單威脅范浪本人,他還能忍一忍,可是天道化身還威脅他身邊的人,這就忍無可忍了。

他有愛人,有朋友,有勢力,有師門。

天道化身所威脅的,就是這些人。

范浪不受人威脅,也不受天威脅!

「你想對付我,儘管放馬過來,我全都接著,但是別指望我會怕你。就算你用成千上萬的人性命做要挾,我也不會向你低頭。要殺要剮,悉聽尊便。就算你把我認識的人都殺了,也沒什麼關係。大不了等我有了足夠的實力之後,扭轉六道輪迴,去把他們一個個復活。你可以要挾別人,但是你要挾不了我!」

范浪說出一番豪言,身上氣勢爆發開來,與天道進行抗衡,一股力量逆天而上,彷彿掀翻了五指山的那隻金猴。

錯入豪門,雙面總裁請放手 轟!

大田園 天與人的力量碰撞在一起。

當年曾經有眾多強者聯手跟天道抗衡,定下了一個約定,天道不可以隨便殺人。

縱然雙方談崩了,天道仍然不能對范浪直接出手。

兩者四目相對,彼此的威壓展開角力,互相推動。

范浪的雙腳離地而起,一頭黑髮劇烈舞動,整個人化為人龍形態,身邊憑空冒出一頭活生生的九頭龍王化身,環繞著他的盤踞,與他一起對天咆哮。

「吼!!!」

聲震蒼穹,傳遍萬里。

純情寶貝:賴定冷天王 「范浪,這是你自找的。」

天道化身深深的看了范浪一眼,不再做沒意義的壓迫,轉身飛回了上空,化為了無數光點,融於天道,消失不見。

天空劃過幾道驚雷,然後撥雲見日,就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

范浪變回了平常的樣子。

他與天道之間,算是徹底鬧僵了。

現在他有兩個頭號大敵,一個是聖帝梵剎,這是神浩星的巔峰強者,另一個就是天道本身,很多方面比梵剎還要棘手。

天道。

梵剎。

聖光大陸。

騰龍大陸。

整個神浩星的大局。

這一切會如何發展,還是個未知數,已經脫離了范浪的預知範疇。 雙生琉璃:善惡皆為我 他要與人斗,與天斗。

與人斗,群雄逐鹿!

與天斗,其樂無窮!

「人也好,天也罷,我陪你們斗到底!」

范浪一身是膽,傲然更決然。

他不僅僅是大放厥詞而已,心裡還有著一套方案,會主動出擊,與天地人一爭高下。

他這次來到遠古大陸,就有好幾件重要的事情要做,能為自己增加勝算。

「出發!去見見自己人!」

范浪動身離開,施展琉璃照天功,破開了空間,進行空間穿越。

剛來的時候,他不敢這麼玩,現在就不同了。

他的琉璃照天功修鍊大成,效果翻倍,再也無懼所謂的空間亂流,可以鎮壓各種危險的空間,甚至還能將那些不正常的空間修復,使其變得正常。

現在的他,可以在古大陸上自由來去,隨便施展空間穿越。

他的身上綻放出琉璃色的光芒,這光芒混合了琉璃洞光的力量,閃現出道印掌御萬界。

嗖!

范浪憑空消失。

他在空間之中如魚得水的快速穿梭,周圍掠過彩色的浮光掠影。

急速飛舞的景象忽然頓住,來到了一片建築群的上空。

下面有一片規模不大的建築群,才百來座房屋,別看房屋數量不多,但是全都異常堅固,受到過強者淬鍊,還布置了各種防禦陣法。

炎龍學院的一些玄聖就在此地,還有另外一些超然勢力的玄聖,也在這裡。

范浪的突然出現,引起了眾人的注意。

「有人來了!」

「是范浪,炎龍學院的范浪!」

「他是破空穿越而來,真是膽大妄為,也不怕被空間亂流絞殺。」

「范浪來這裡肯定是為了爭奪道印。」

此地各路人馬議論紛紛。

炎龍學院的人出屋迎接,飛上了空中。這些人當中,有的認識范浪,彼此打過交道。有的還是第一次見到范浪,只聞其名,未曾見面。

「范導師,什麼風把你吹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