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圖魯,冷沐風有些為難的說道:「不過圖魯正在閉關衝擊武皇境界,不知你們的婚事他能不能參加。」

「這個我們知道,只要陛下能參加就代表圖魯大將軍了。」宋孝生急忙說道。

冷沐風點點頭:「那倒也是,我就準備兩份賀禮,你們準備什麼時候結婚。」

「還有十天,不知陛下到時可有時間?」

「有,我這幾日什麼也不做,就幫你籌備婚禮。」冷沐風高興的說道。

宋孝生眼眶一熱,急忙跪倒在地:「臣多謝陛下!」

宋孝生本準備請冷沐風過去主持他們的婚禮,沒想到冷沐風親自為他操辦起來,從宮中挑了五百名侍衛,到外城中為宋孝生採購各種物品,又請軍烈夫人陳翠挑一百名手巧的軍烈夫人來到宋府幫忙,很快整個武陽城都知道他們的宰相大人要成婚了。

消息傳開,司徒平、閻君山、毛五六、錢斌、李虎、癩子等人紛紛前來幫忙,柳雄也專門從三山郡趕來,柳植則從武堡趕來。

除了董武、宇文虎、黃飛龍和李長龍有軍令在身,無法趕來外,各城郡守、縣令能來的,幾乎都連夜趕往武陽城。古武帝國諸多大臣,自登基大典之後,還是第一次這麼聚齊。

宋孝生自幼父母雙亡,冷沐風便坐鎮宋府,親自為他操辦一切,讓宋孝生安心等著迎娶翠兒。

翠兒和他父親則被火靈兒接到永寧殿,冷沐風已認翠兒為義妹,冊封她為如意公主,屆時將以公主出嫁的禮儀,嫁到宋府。

官城裡熱鬧非凡,一位接一位的大人或騎馬或乘轎來到武陽城,百里奚和臧俊早就進去幫忙了,羅雄帶著一隊禁軍和林大雄守在城門外,盤查每一個進出的人。

「我說你怎麼不去湊熱鬧,非要跟著我來守城門。」羅雄看了一眼百無聊賴的林大雄說道。

「沒勁!」

「還生陛下的氣呢,你的小夥伴可都被陛下救了出來。」

「哼,一點小恩小惠就被收買了,忘了慘死的親人。」

羅雄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安慰道:「人死不能復生,你也想開些吧。陛下其實待你也不薄,送法寶、送培元丹、還給你分了一套房子,你就知足吧。」

「還派了一個馬屁精來監督我。」林大雄一撇嘴說道。

說到黃宣,羅雄眼中異光一閃而過,黃宣原是周聖元身邊的人,羅雄不知道他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每次見到他都要小心翼翼。

「你若不喜歡他,可以向陛下說調他回去,不用每隔幾天就像狗皮膏藥一樣貼了過來。」

「狗皮膏藥,哈哈,這個形容好!」林大雄開心的笑了起來。

「吆,笑什麼呢,這麼開心。」一個聲音遠遠傳來。

林大雄聽到,不由眉頭一皺,臉上現出厭惡的神色。一旁的羅雄又開始不自在起來,有些戒備的看著遠遠走來的黃宣。

「你們說什麼呢,這麼開心。」黃宣來到城門前,笑著問林大雄道。

「羅大哥在給我講一個狗皮膏藥的故事,我聽著好笑就笑了。」林大雄瞪了黃宣一眼說道。

「是嗎,也講給我聽聽。」黃宣說道。

「你去找羅大哥講給你聽。」

羅雄一聽嚇得一個哆嗦,急忙說道:「逗小孩子玩呢,哪敢在黃大人面前獻醜。」

黃宣看了他一眼,說道:「今天陛下在宋府設宴,發現林大雄不在,命我來尋他。」

「尋我幹嘛?」林大雄一瞪眼說道:「我不去吃,我不餓。」

「大雄,你怎麼和黃大人說話呢,大人可是奉了陛下的口諭,你還不快過去。」羅雄一聽急忙說道,他此時巴不得林大雄趕緊帶著黃宣離開,黃宣站在這裡,他身上猶如爬滿了螞蟻一般不自在。

「是啊,你陳翠姑姑還在找你,你難道還想讓她親自過來。」黃宣說道。

聽到『陳翠』兩個字,林大雄消停了,嘀咕一聲:「就知道拿陳翠姑姑來壓我。」說著推開黃宣,往官城走去。

「你這樣要走到什麼時候,我騎馬了,快來。」黃宣追了上去,沒有理會羅雄。羅雄不由暗鬆一口氣,心道終於將這尊神給送走了。

黃宣帶著林大雄來到宋府,此時這裡已經是張燈結綵,熱鬧非凡,眾人忙碌了一天,冷沐風設宴招待大家。 「走,隨我先去見陛下。」黃宣從馬上抱下林大雄,就要拉著他去找冷沐風。

「我不去,你去拍他的馬屁吧。」林大雄身體一晃,從黃宣手中掙脫,往遠處跑去。

「那你去哪?」黃宣問道。

「我去找姑姑。」

黃宣搖搖頭,向冷沐風走來,來到跟前躬身說道:「陛下,林大雄已經找來,不過他去陳翠嫂子那了。」

冷沐風每次都稱呼陳翠為嫂子,黃宣也跟著這樣叫,冷沐風知道他還沒有原諒自己,點點頭說道:「那也好,你也準備去吃飯吧。」

「謝陛下!」黃宣彎腰準備告退,突然心中一動,看了一眼一旁雲飛揚、李虎等人,欲言又止。

冷沐風見狀,起身說道:「你隨我來。」

「是陛下。」

來到隔壁一個房間,冷沐風問道:「有了什麼事?」

「陛下,也不知是不是我太敏感,每次一靠近羅雄,總感覺有些彆扭,但也沒發現什麼原因,剛才去找林大雄,又是如此。」黃宣皺眉說道。

「林大雄剛才和他在一起?」冷沐風問道。

「林大雄最近一直和他在一起。」

「彆扭?什麼樣的一個彆扭?」冷沐風思索一下問道。

黃宣有些尷尬的說道:「臣也說不上來,就是感覺和羅雄一照面,氣氛有些不對,可我之前也沒見過他啊。」

冷沐風聽到這裡心中一動:「你找個人暗中盯死他,注意不要讓他察覺。」

黃宣大喜,急忙說道:「臣領旨!」

「那林大雄怎麼辦,要限制他和羅雄接近嗎?」黃宣問道。

冷沐風搖搖頭:「一切如舊,不要打草驚蛇。」

「陛下聖明!」

再說羅雄,黃宣離開之後,便對身旁的一名禁軍說道:「你替我守一會,我去趟茅房。」

「是,羅校尉!」

羅雄離開城門,避開眾禁軍的眼線,悄悄來到距離城門不遠的一家客棧內。

「小二,借你家茅房一用。」

「好勒軍爺,後院請。」店小二慌忙迎了上來,帶著羅雄往後院走去。

「趙掌柜在嗎?」來到後院羅雄小聲問道。

「在,羅爺先到密室等候,我這就去通知掌柜。」那名夥計低聲回答道。

「好,要快些,我時間不多。」羅雄說著,輕車熟路的朝密室走去。

他剛進去不久,一個肥頭大耳的中年人閃身來到密室:「見過羅爺,羅爺有什麼吩咐。」

「你問了嗎,那個黃宣有沒有可能知道我的身份?」

「問了,陛下親自確認,黃宣不知道您的身份。」趙掌柜回答道。

「呼!」羅雄鬆了一口氣。

「怎麼,他又去找您了?」趙掌柜問道。

「是去找林大雄,不過我每次見到他就渾身不舒服,你也知道林大雄的重要性,能不能將這個黃宣除掉。」羅雄說道。

趙掌柜搖搖頭:「黃宣現在是冷沐風身邊的紅人,此時除掉他怕是會引起冷沐風的警覺,對我們的計劃不利。羅爺要不再忍忍,等我們任務完成,第一個就殺了他。」

「也只能如此。」羅雄起身說道:「這件事非同小可,我會主動和你們聯繫,你不準派人去找我。」

「是,羅爺,這件事陛下也有吩咐,一切聽羅爺指揮。」趙掌柜急忙起身說道。

羅雄出了客棧,慢悠悠的向城門走去,這個聯絡點是周聖元花重金為他建起的,為的就是一舉擊殺冷沐風和雲飛揚,現在一切進展順利,自己載譽而歸,封妻蔭子的日子也快來臨了。

他剛來到城門口,一輛包裹得嚴嚴實實的馬車正疾速駛來,看到那馬車上懸挂的一塊玉牌,羅雄不由暗叫僥倖。

「站住!」羅雄搶先一步走了上來:「你們是什麼人,下車接受檢查。」

趕馬車的是一名臉色焦急的老太婆,約有七十多歲,滿臉皺紋,只見她慌裡慌張的從馬車上爬了下來:「老爺,我家老頭子得了急病,要進城來看大夫。」

「是嗎,什麼病?」羅雄隨口問道。

「染屍病!」

幾名上前的禁軍聞聽,臉色驟變,慌忙往後退去,一人掩口喝道:「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弄個感染了染屍的人過來,你想找死,快拉走!」

染屍病是古武大陸一種傳染性極強的疾病,一般修鍊者不會感染,凡人居多,感染者身體上會出現屍斑,四肢無力,發出惡臭,很快就會死亡。

羅雄也往後退了一步,對那老太說道:「你快去別的地方尋醫吧,還有三人如意公主就要出嫁,你現在進城出了亂子可就麻煩了。」

「撲通」一聲,那個七旬老太跪了下來:「老爺,您就大發慈悲,救救我老伴的性命吧,別的地方我們都已經試過了,現在趕我們離開,只有死路一條。」

老太太聲淚俱下,惹得不明真相的人在遠處圍觀,議論紛紛,羅雄有些為難的看了她一眼:「感染多久了?」

「約半個月。」

「已經到了後期,只怕你們進城也希望不大。」羅雄勸她道。

「就是,您也別讓我們為難,兄弟們湊幾兩銀子給您,回去將老人家安葬了吧。」一名禁軍遠遠喊道。

「哎呦我的天啊!老伴你還沒死,人家就讓我將你給安葬了,你要是死了,我也不活了!」那個老太太突然一屁股坐在地上,以頭撞地的哭喊起來。

周圍的人群頓時大亂,有人看不下去,大聲喊道:「你們怎麼這麼欺負一個老人?」

「就是,當今陛下愛民如子,若是知道了你們的所作所為,非砍了你們腦袋不可!」

「還有三日就是宰相大婚的日子,你們也想湊湊熱鬧是嗎?」

所有人都將矛頭指向剛才喊話的那名禁軍,急得那人張口結舌不知如何回答。

眼看局面就要失控,羅雄一揮手喝道:「別哭了,又沒說不讓你進城,打開車篷,就是感染了染屍病也要接受檢查。」

染屍病!周圍議論著靠近的人群聞言,「轟」的一聲四散開來,再也沒人去抱怨那名禁軍。 老太太顫巍巍的站了起來,看了羅雄一眼:「當真要檢查?」

「必須檢查!」羅雄義正言辭的說道。

「好,老爺請!」

老太太說著,慢慢來到馬車後面,將封閉的嚴嚴實實的車篷打開。

一股屍臭湧來,即便羅雄早有準備,還是差點被熏得吐了出來。

附近的人更是跑得一乾二淨,在遠處敬佩的看著羅雄,守門的禁軍士兵也是如此,剛剛被眾人懟得說不出話來的那名禁軍,躲在遠處說道:「多虧羅大哥及時趕回,不然兄弟們還真遇到麻煩了。」

「是啊,羅大哥這是替兄弟們擋了一刀。」另一人說道。

替禁軍擋了一刀的羅雄,捂著鼻子來到馬車前,只見一個白面老頭直挺挺的躺在馬車裡,感應到羅雄靠近,滿臉屍斑的老頭,突然睜開了眼睛。

他的眼睛沒有任何生氣,與羅雄四目相交,傳遞出一股微妙的信息。

「快拉走!快拉走!三天後如意公主大婚,給你們兩天的時間,求了葯,馬上離開。」羅雄似乎被嚇到,揮手喝道。

「是!是!多謝老爺!」那個老太太見狀,慌忙將馬車重新封閉起來,晃動著身體跑到前面爬了上去,揮起馬鞭趕著馬車進了武陽城。

空氣中的惡臭消失了許久,城門才慢慢恢復了平常。而這時,有兩人從城內走來,來到距離城門不遠處的一家酒肆坐下,點上一壺酒,邊飲邊不時觀察羅雄。

冷沐風並不知道,一個感染了「染屍病」的老人已經進入城中,正在和雲飛揚、錢斌、李虎和剛剛趕來的柳雄等人最後檢查一遍婚禮的流程。

那輛馬車進城后,沒有直奔藥鋪,而是在如棋盤一般的武陽城中,四處亂逛,不知不覺那個趕車的老太婆將自己的衣服給換掉。

來到一個偏僻的院子前,馬車停了下來,老太婆輕盈的跳了下來,一拍車篷喊道:「老頭子,可以出來了。」

車篷打開,滿身屍臭的那個老頭跳了下來,滿臉的屍斑,再加上他那毫無生氣的眼神,讓人看了忍不住脊背發涼。

「哼,想不到進個武陽城,還讓我真的感染一次染屍病。」那個老頭眉頭一皺說道。

「快進去吃顆解毒丹,我們可只有三天時間。」那個老太婆說道。

白面老頭話也不說,用毫無生氣的眼睛打量一下四周,慢慢走進那處院子。

那個老太婆將馬車趕了進去,「砰」的一聲將院門關閉,兩人算是消失在武陽城中。

「黃老鬼,快些將你那滿身的屍臭除掉,怎麼還聞上癮了?」那個老太婆一進房間,不由皺眉說道。

「哼,若非周聖元出大價錢,我怎麼可能會將自己弄的滿身屍臭。」被稱為黃老鬼的白面老頭,一邊說著一邊取出一顆丹藥服下,很快渾身的惡臭消失不見,臉上的屍斑,也逐漸消失。

「這個古風還真是命大,上次中了你的魂魄散竟然還能修鍊,聽說現在已經到了武聖境界。」那個老太婆滿臉好奇的說道。

「哼,一定是周哺當時沒有按照我的方法去下毒,不然古風永遠不可能踏上修鍊一途。」黃老鬼冷哼一聲說道。

「那周哺當年還是個孩子,如何能一絲不苟的按照你的步驟完成。」

「所以說和我沒關係,倒是七太婆你這次撿了個大便宜,配合我出手一次,十顆玄元丹到手。」

「若沒我老太婆配合,但憑你能殺死古風、雲飛揚兩人?」七太婆看了黃老鬼一眼問道。

「老夫智取,又不和雲飛揚硬拼,有何不可,不要以為有歐陽千尋在,就能難得住我。」黃老鬼眉頭一皺說道。

「好了,好了,我不和你爭,東西都準備好了嗎,晚上我們交給趙掌柜。」七太婆似乎比較了解黃老鬼的脾氣,見他又要犯犟,急忙說道。

「哼,早就準備好了。」

冷沐風此時正坐在房間中,突然右眼皮直跳,讓他有些心慌,暗道莫非自己哪裡出現紕漏不成。

錢斌、柳雄見冷沐風臉色不是太好,便停了下來,柳雄有些擔心的看了一眼冷沐風:「陛下連日操勞,要不今日就到此為止,早些休息。」

冷沐風點點頭,也想找個機會好好找一下自己哪裡出現紕漏,就在這時,百里奚興奮的跑了進來:「陛下,圖魯大哥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