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古神話法象與太古法象的區分也簡單,神話法象帶有特殊的完整「仙道氣息」,而一般的太古法象的「仙道氣息」是殘缺的,只要不是覺醒者刻意隱藏,一般修士還是能夠覺察到。

「南宮擎宇的三光絕殺也是難得一見的殺招,日、月、星三箭相生相剋,若是一齊射出威能不免會打折扣,如此這般依次射出能將其威能發揮到極致!」

林易臉色不變,心裡卻在仔細分析兩方的對戰。

現在還無法看出結果,相對來說,此時南宮擎宇還牢牢地佔據上風,形勢對林蒼很是不利。

「最後若是真有身隕之危,說不得真要動用我的底牌,畢竟我繼承了前身林易的記憶,這具身體的生父也是他。」林易背負著雙手,望著林蒼凝眉道。

林易從後世來,雖然修為幾近全廢,法象更是只剩下兩個,但他畢竟不是空手進入的至尊神墓,他進入至尊神墓時還帶著他的神兵,一把從太古遺迹中得到的最為契合他的至強武器——–誅仙劍!

不是法象誅仙劍,而是誅仙劍法象對應的現世真實神兵,號稱太古至寶的實體誅仙四劍之一的誅仙劍!

無上神兵誅仙劍也隨他來到了這個遠古時代,此刻誅仙劍還在林易的戰魂中浮沉蘊養,只待有朝一日神劍出世,誅仙滅神!

不過可惜的是對於現在的林易來說,誅仙劍的使用也有限制。

因為林易戰魂弱小而誅仙劍里之前他注入的力量也不多了,林易只能依靠誅仙劍斬出一擊戰尊巔峰強度的攻擊或者是三擊戰尊九重天強度的攻擊。

林易的戰魂實在是太弱小了,他無法再將誅仙的攻擊再往低里細分出更多次使用次數。

而且如誅仙劍這般神兵注入的力量少了也根本催不動,它斬出的攻擊有上限亦有下限。

如果結果真是林蒼戰敗、南宮擎宇不死不休,那麼他只能斬出一擊戰尊級別的驚天之擊將南宮擎宇葬滅。

只是那樣話,這次林易可就虧大了,會失去一張保命的底牌。

「叮!」

這時候,擂台上大戰也進入了白熱化,南宮擎宇的三光絕殺最後一箭日箭也到了林蒼的身前。

日箭是日、月、星三箭中的最後一箭也是最為強大的一箭。

神箭威重千重,如煌煌大日,細看之下,日箭之上似乎還有一隻極小的三足金烏虛影纏繞,金烏嘶鳴,吐出烈焰如太陽真火,其爆發的刺目之光與炙熱之能令所有觀戰者都心驚肉跳。

甚至於,許多人見此一幕,即便隔著重重擂台護壁的封鎖,他們仍然感到口乾舌燥、燥熱難當。

「日箭是真正誅殺之箭,林蒼這次完了,可惜了鎮南侯府呦,還有林易那個小子,林蒼一死鎮南侯府也就垮了,林易別說和我們去荒天宗試煉,就是能不能保住小命都難說。」

高台上,大皇子南宮飛嘴角露出一絲冷笑,幸災樂禍道。

說著,他又偏過頭望向二皇子南宮天辰,道:「皇弟,你不是素來與林易交好么,林蒼若是戰敗身死,你不出面保一下林易么?」

頓了頓,他又不等南宮天辰回話,接著道:「對了,林蒼若死,林易也就沒什麼價值了,何必保他呢,哈哈。」

南宮天辰臉上帶著微笑,道:「勝敗猶未可知,三日之前我還猜測雷鳴王可能會勝,但現在,我改變看法了……..」

「不會吧皇弟,明眼人都看得出林蒼敗定了,從大戰開始至今,林蒼可一直處於下風。」南宮飛瞪大眼道。

「看下去,接下來的大戰才是高潮……..」

「日箭煌煌,誅殺邪孽!」南宮擎宇高喝,日箭之上雷霆之氣爆發與大日之火一起焚盡世間,誅殺一切異端。

「把我當邪孽?」

林蒼望向高空中的渾身雷光閃耀如同雷霆真仙的南宮擎宇,他右手紫色戰氣氤氳而出,瞬間凝成一柄紫色戰氣之劍與法象生靈手中的法象之劍重合在一起。

「你如果是神、是仙,那我便屠神戮仙!」

林蒼踏天而上,迎向飆射而來將虛空都震得嗡嗡直響的大日之箭,他右手戰劍舞動,一套註定要震撼場中諸人、震撼世間的無雙殺伐劍招即將現世!

「一劍誅仙!」

林蒼大喝,瞬息之間,他體內分出三道身影,每一道身影都和林蒼一模一樣。

不同的是,每道身影手中執著的戰劍劍身發出的毫光顏色不同,分紅、白、藍、黑四種。

「終是使出了,這也算是我創造的戰技在這個時代第一次真實對戰吧。」擂台邊林易目光炯炯,右拳握緊了一些。 虛空中,四個「林蒼」同時舉劍,分別身化紅、白、藍、黑四色無敵劍光,從上下左右對著轟隆而至的日箭劍斬去。

「嗖!」

豪門奪情:限制級婚寵 破空之聲不絕於耳,每一色劍光斬在日箭之上都將一截日箭箭身斬成煙塵,四劍過後,虛空中已經沒有了日箭的影跡。

殺伐之絕箭竟被林蒼一記劍招徹底湮滅成了虛無!

「這怎麼可能!」

半空中,南宮擎宇離得最近,看得也最真切,他將日箭被破碎的每一個細節都收入眼底,心中充滿了震駭。

怎會有如此強大的劍招,這不可能,他以高於林蒼一個階位的力量催動三光絕殺,如此攻擊再加上他的太古法象本以為擊殺林蒼是輕而易舉之事。

未想到,自己的最強攻擊,結合了太古法象的玄階戰技「三光絕殺」竟被對方如此輕易便破除了!

「嗯?」

忽然,南宮擎宇眼眸睜大,一臉不可思議地望向前方。

在那裡,一口閃爍著四色光芒的絕世殺劍正以極快的速度朝他斬來。

南宮擎宇這才發現,林蒼的那記恐怖劍招並未施展完,現在才是終極一式!

四色劍光是四道林蒼身影所化的劍光斬滅日箭后融合產生的,一劍誅仙,這才是林易的一劍誅仙的精髓所在,真正的誅仙一劍!

這一刻,南宮擎宇感受到周圍的虛空似乎都被凍結了,自己的身體也變得僵硬起來,似乎有些許時空之力在遲緩他的動作與思維。

「給我破!」

憑藉戰侯階的修為,南宮擎宇大喝一聲,以無窮戰氣破除這種阻塞之感。

隨之,他凝聚無邊雷霆戰氣包裹著雷霆大弓形成一面雷霆神盾擋在了前方。

面對林蒼恐怖至極的一劍,南宮擎宇感受到了久違的死亡之息。

「縱天一劍,一劍誅仙!」

四色劍光里,林蒼的聲音傳出,無悲無喜卻讓聽到的人遍體生寒,由內而外感到驚懼!

擂台邊,南宮煉、南宮柔芷等諸多皇室宗親,觀看的諸多修士,甚至是荒天聖女都站了起來,眾人皆是神色各異地望著擂台高空上那道四色劍光。

絕大多數人都瞳孔緊縮一臉震驚,他們被「一劍誅仙」震撼了,天地間怎會有如此恐怖的劍招戰技!

「這記劍招,為何會有熟悉之感。」荒天聖女神色莫名,頭一次見她蹙起了蛾眉。

「那四色劍光似乎影響了周圍的時空,一劍誅仙…一劍誅仙…….」荒天聖女心頭沉吟,驀地,她美眸中異彩大放,「一劍萬古!」

逃婚路上有情天 她終於知道為何會有熟悉之感了,從這一記震古爍今的無上殺劍中她感受到了一絲「一劍萬古」的劍意。

「一劍萬古」是荒天宗的至高傳承之一,為荒天宗開宗祖師荒天帝所創,一劍之下,宇崩宙滅,萬古皆空,乃是在上界戰技天榜上都是排在前列的至高戰技。

她怎麼也沒想到,竟然在此地,在這小小的冰凝國竟然見到另一門隱含著「一劍萬古」劍意的絕世劍技「一劍誅仙」!

而且,這「一劍誅仙」也不簡單,雖然不是天階戰技,但以她的見識還是能看得出,這招戰技的等級很高,至少也是地階下品。

荒天聖女想到這裡,不禁又看向擂台邊正淡然地旁觀一切的林易,眸子中的好奇又多了幾分。

「林易也是即將要入我荒天宗參加試煉的修士之一…….」

不提荒天聖女對林蒼與林易是什麼想法,此刻擂台高空中四色劍光已經殺到了南宮擎宇近前。

劍氣縱橫三萬里,一劍光寒十九洲!

四色劍光摧枯拉朽,破除一切阻擋,南宮擎宇以雷霆弓為核心凝聚的雷霆神盾在劍鋒之下從外到內寸寸碎裂。

劍光鋒銳到了恐怖的境地,只是轉瞬間,深藍色的雷霆弓法象直接湮滅,而隨著核心的消失,戰侯層次戰氣凝聚的至堅大盾也在同一時間化為晶體碎片,洞射向四面八方。

「噗!」

血花在虛空中綻放,在無數圍觀修士震驚到極致的目光中,南宮擎宇一隻手臂被四色劍光削去,斷臂自半空墜落,砸在滿是碎石的擂台上,濺起無數塵土。

在最後關頭,南宮擎宇險之又險地避過了直衝要害的一劍。

「啊!」

南宮擎宇嘶吼,身體駕馭電光往更高處飛去,幾息后,他停了下來,鮮血點點的臉上滿是猙獰,他俯視下方的擂台,眼中的恨意簡直可以翻江倒海。

此刻,擂台之上,四色劍光消失,林蒼的身形也顯現出來。

林蒼的模樣同樣不好,此時的他臉色蒼白,嘴角更是不停溢血,在他身後,太白法象閃爍了幾次之後終是承受不住,崩碎開來。

很顯然,使出一劍誅仙的林蒼也是負荷極重,戰氣都開始紊亂了。

「林蒼!你有無雙戰技又如何,一擊殺不了我,你短時間內已經無法再發出如此殺伐大招了吧,現在你我法象皆無,你底牌不在戰氣不足,拿什麼與我斗,受死吧!」

高空中,南宮擎宇面容扭曲,他大吼一聲,斷臂處厚實的戰氣延展而出,化成一條雷霆手臂代替了他的右臂。

「風雷斬!」

南宮擎宇面色猙獰,雷霆戰氣所化的右臂並指成刀,斜斬而下,瞬間,一道幽藍色的光刃從高空劈下,沖著林蒼的頭顱劈去。

風雷聲大起,猶如從九幽而來。

「玄階戰技風雷斬,雷鳴王的成名絕技,威力只是稍遜色於三光絕世,這次鎮南侯危險了,唉,沒想到鎮南侯方才那般驚艷的一劍都無法扭轉敗局。」擂台邊有戰將階的修士嘆息道。

「是啊,戰氣紊亂,一看便知林蒼戰氣所剩無幾了,現在是實打實的比拼境界,林蒼又如何能勝呢。」戰將修士旁邊有同伴回道。

兩人眼中都露出了可惜之色,似乎在為林蒼即將隕落而感到惋惜。

擂台邊,林易皺眉,體內的誅仙劍處於半激活狀態,隨時可以斬出震世的一擊救下林蒼。

他有些不解,擂台上的林蒼面對即將斬到他的風雷斬竟無動於衷彷彿認命了一般,這可不是林易所了解的林蒼。

而且,林蒼體內並非一絲戰氣都未剩下,不說反擊,至少用「青蓮天幕」擋住這一波攻擊還是能做到的。

可他為什麼沒有動作?

「難道他要……..」驀地,林易像是想起了什麼。 「唰!」

玄青色近乎真實之刃的風雷大刃劃過虛空徑直朝林蒼的頭顱斬去。

風雷刃太快了,瞬間而至,在擂台邊一眾人或是疑惑或是驚訝或是惋惜的目光中沒有絲毫偏差地斬在了林蒼的頭上。

然而出乎眾人意料的是,沒有血光迸現,沒有頭顱爆碎、腦漿橫流,那一道可將金剛石擂台轟碎的殺伐巨刃竟被林蒼一口給吞了。

沒錯,在風雷刃斬到林蒼頭顱的剎那,林蒼猛然張口將殺氣凜然的光刃給吞進了口中。

「那是什麼法?!」

擂台邊,許多人都看到了,風雷刃是被林蒼口中突然出現的黑洞給吞噬了。

這分明是一種極為高明的手段,極有可能是一種難得的秘法戰技。

「鎮南侯….深不可測啊……」南宮煉忽然自語一句。

此語引得眾人心頭一動,不過他們都不知南宮煉指的到底是什麼,是因為鎮南侯諸多手段層出不窮嗎?

「竟將風雷刃化掉了,世間還有這種戰技,這種無敵術?」南宮天辰目光閃爍,喃喃自語。

「此術可不僅僅是將風雷化掉了。」荒天聖女開口,聲音空靈。

「聖女識得此術?」坐在荒天聖女一旁的南宮柔芷心中一動,輕聲問道。

周圍,包括南宮煉的一干人都微微側目,他們都不識得此術,未想到還是荒天聖女見多識廣,認出了這招根腳。

「如果我沒看錯,這應該是地階秘技北冥吞天術的殘篇——」荒天聖女微微一笑,一字一頓道:「北-冥-化-神!」

同一時間,林易也在自語,「北冥化神,終於還是用上了,可為何要在此時冒險動用?」

北冥化神,可吞噬他人戰氣化為己用,此招是林易在知道林蒼一劍誅仙只修鍊到第二層后思慮再三又傳給他的秘術。

一劍誅仙對戰氣消耗極大,畢竟是地階上品戰技,縱然只有二層,以林蒼目前的修為也施展不了幾次。

何況,之前為了破除三光絕殺林蒼已經消耗了大量戰氣,故而在剛才施展過一擊一劍誅仙后他體內戰氣已然無多。

不過,南宮擎宇卻是想差了。

林蒼即便沒有吞噬南宮擎宇的雷霆戰氣,他體內所剩的戰氣還能勉強再發動一次一劍誅仙。

「為什麼明明還有一擊之力卻還要再冒險吞噬呢?」林易望著擂台上渾身黑氣繚繞的林蒼,眼中閃過一絲不解。

他也知道林蒼還能施展一次一劍誅仙。

黑霧繚繞,這說明林蒼在吞噬南宮擎宇的雷霆戰氣轉化為自己的劍道戰氣。

北冥化神術施展起來風險極大,首先得保證吞入的攻擊在自己承受範圍內,如果攻擊太過強大,北冥化神也化解不了會直接爆體而亡。

其次,將對方戰氣化去相對容易,但想要將其吞噬轉化為自己屬性的戰氣那就難了,這需要一個過程,以林蒼目前對北冥化神的修鍊程度短時間內根本無法將其煉化。

這次林蒼是在孤注一擲,他在燃燒自己的血氣催動北冥化神法加速戰氣轉化。

「如此拚命說明現在體內剩下的戰氣不足,但他應該沒有比一劍誅仙還要耗戰氣的戰技了吧?」

林易捏著下巴眉頭微皺,驀地,他眸光一閃,忽然莫名一笑,道:「不會吧,若是如此,南宮擎宇死定了!」

擂台上,滿身黑芒的林蒼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隨後,他猛地仰天一嘯,黑髮無風自動,全身血氣熊熊燃燒。

須臾間,黑芒如潮水般回退到林蒼體內,大量被煉化而來的戰氣在他血肉、經脈中遊走,生機澎湃。

「一劍誅仙!」

這一刻,林蒼沒有多餘的廢話,直接身化劍光逆天而起。

虛空中,飆射的劍光一分為四,四色無敵劍光重現於世。

「林蒼,你技窮了嗎,之前你用這招出其不意打我一個措手不及,現在我時時防備之下,你以為還能用這招傷我嗎?」

南宮擎宇冷笑,他一揮手,九重雷霆神盾護在他周身六合,將他圍得密不透風,一點破綻都未露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