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音剛落,陳天斗便揮劍向前,直指大軍,隨即如同一道流光般向著那一片黑潮奮不顧身的衝刺而去!

轟!

頃刻間,又是一陣劇烈的火焰風暴衝天而起。

一道勢頭兇猛的火浪以陳天斗為中心,向著方圓百丈之外擴散而去,頃刻間將巨城酆都一處角落之中化為一片火海。

霎時間,地獄之火燃盡街頭,令許多哨崗和房屋都被吞沒在火海之中。

不計其數的陰魂被地獄之火吞沒,慘叫著化為一片青煙,被燒個灰飛煙滅。

數百年處於一片平靜之中的酆都,在三百年後又一次的迎來了一場鮮血的洗禮。

鬼王找到合適自己的陽間之軀,完成一統三界的霸業,就必須要將陰間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這個陳天斗真是好生兇猛,他真的只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嗎?此子若是不除,我們十殿閻羅還有什麼臉面面對鬼王?」

「這小子真是一個麻煩的傢伙,我看過他的生死簿,此子一聲血債頗多,如果真是成為了陰魂,恐怕這輩子是無法投胎輪迴了。」

「我呸!這等孽畜怎可放他投胎?難道還要給他轉世輪迴再鬧一次酆都的機會嗎?眾將聽令!放出噬魂巨魔!」

此時此刻,站在酆都核心,一座被數道鬼卒組成的人牆,格擋的建築之上,九位閻羅王面色沉凝的立在上面,儼然有一股如臨大敵的氣勢。

雖然對方只不過是一個少年,但是他手中的獄火神劍,卻是他們最害怕的東西。

甚至不惜放出被封印在陰間千年的噬魂巨魔!

這噬魂巨魔不分敵我,但被十殿閻羅與鬼神之力控制,才能夠勉強鎮壓。

而它,也是酆都城內的第一道堅實的防線。

聽得宋帝王一聲號令,鎖魂陰兵們便是一怔,臉上的神色都有些許驚恐。

宋帝王見鬼卒陰兵慢吞吞的樣子便是有些火大,又是罵道:「看什麼!還不快去!」

「是!王爺!」一隊陰兵大喝一聲,隨即便向著酆都城深處急速行進而去,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

秦廣王立在緩台之上,雙眼死死的盯著前方那一片火海,負在身後的雙手不由自主的握成了拳頭。

看著如此兇猛的陳天斗,和他那手中揮動的獄火神劍,秦廣王彷彿也看到了以後鬼王一統三界的模樣。

如果三界界限混淆,而陰間又佔據了大部分的力量,那獄火神劍就是會被帶到陽間也說不定。

獄火神劍一旦在陽間現世,又被鬼王所用,就算九天神兵全部合在一起,也不是他的對手。

此刻秦廣王不禁猜想,是不是鬼王從一早,就連獄火神劍這一張王牌也算計在內了。

如此相比之下,秦廣王覺得,鬼王實在是一個可怕的男人,令人心悚。

「公子小心!」

唰!

兩隻黑鐵魔槍向著陳天斗背後猛然刺去,直接貫穿了兩隻朝著陳天斗背身撲去的洪荒魂衛。

此時的陳天斗完全處於人海中,四面均是密密麻麻的鎖魂陰兵。放眼望去,茫茫無際,猶如天上繁星,不計其數。

陰間陰兵的數量多到超乎陳天斗的想象,恐怕就說有千萬之多也不為過。

一個不小心,陳天斗便將自己的身後留給了敵人,偶爾會露出一絲破綻。

而靈玉始終跟在陳天斗左右,盤旋於天際,將一隻只企圖偷襲陳天斗的鎖魂陰兵統統解決掉。

聽到靈玉的一聲呼喊,陳天斗猛然轉頭,見兩隻陰兵化作兩團綠煙,便對著靈玉微微一笑:「照看曹龜八!不用管我!」

說罷,陳天斗如星辰般閃耀的左眼突然精光一閃,隨即周身便出現了一圈旋風將他漸漸纏繞。

凡是靠近陳天斗身邊的鬼卒陰兵,均被撕得粉碎!

接著,他背後鮮紅火翼振翅而飛,高高沖向天際,隨即又揮動著獄火神劍,向著地面上黑壓壓的鎖魂陰兵俯衝而來,如一顆流星般轟然墜地!

頃刻間,大地劇烈的震顫。

陳天斗手中的獄火神劍,深深刺入地下,接著被他雙臂順勢向上一挑!

轉眼間,一道巨大的裂縫便向著酆都深處疾速延伸而去,讓那些站在裂縫上的鬼卒陰兵紛紛落入地縫之中,慘叫連連。

「殺的不夠爽快!酆都就這麼點能耐嗎!」

說罷,陳天斗雙翼再次一震,如一道火光,沖向了酆都核心處,十殿閻羅所在。

「公子小心啊!」靈玉見陳天斗似是殺紅了眼,一顆心便也提了起來。

酆都中的可怕之處遠比他想象的要恐怖的多。

現在只是剛剛入城,如果再往裡面行去的話,越來越多的怪物便會出現。

「哎!哎呀!快來救救我啊!這麼多陰兵!你們不能扔下我不管啊!」

靈玉聞聲回頭望去,卻見曹龜八被鬼卒圍住,笨拙的躲避著他們手中的長槍,身上的衣服都被刺穿了許多個窟窿,但就是沒有傷到他的身子。

見曹龜八身處險境,靈玉便一聲輕嘆,欲要向他飛去。


可誰知就在她剛剛飛出不到一丈距離之時,六七個身影卻是從天而降,擋住了她的去路。

靈玉忽然頓住身形,抬眼望去,卻聞到了兩股熟悉的氣息。

「是你們?」

靈玉向著眼前其中二人怔怔望去,發現居然是以前與自己一同效力於轉輪王手下的獵魂者。

也就是當日在火焰山中,丟下她自己,獨自逃走的那兩個同伴。

「你們也要擋我的路?」

靈玉雙手各持一把黑鐵魔槍,身穿陳天斗送給她的黑色長袍遮掩身體。

那一頭青絲隨風輕舞,將她一張嬌媚面容襯得更加不可方物。


她就這般寧定的立在陰風陣陣的空中,死死的盯著前方前來拿她的獵魂者。

只見其中一名帶著面具的獵魂者忽然說道:「靈玉,想不到你居然成為了叛徒,去幫助那個陽魂,你瘋了嗎?」

靈玉卻是冷冷一笑,言道:「成為叛徒又如何?過去那個被你們拋棄的靈玉,已經死在火焰山中了。現在的我,只聽命於陳天斗公子!」

「靈玉,你這是自尋死路!你本是我們獵魂者中最強的,為何偏偏要與一個陽魂為伍?你以為他能夠打得贏十殿閻羅嗎?」

「我相信他!」靈玉堅定的說道。

「哎哎!我警告你們不要過來啦!你們是逼我發飆嘛!那我可就不客氣啦!」

突然間,又是曹龜八的一陣叫喊聲傳來。

靈玉眉頭微微一皺,向著地面上看去。

只見曹龜八被十幾名鬼卒圍了個水泄不通,一身長袍被風吹得有如波浪般飄逸。

一頭長發也是隨風飛揚,看上去到多了一絲凌厲之氣。

「你們這些孤魂野鬼!不要以為我曹龜八從頭到尾都被人欺負,就真的沒有貨!今天就讓你們看看我這算命大仙九代單傳大弟子的實力!」

說罷,曹龜八將手伸到背後,信手一掏,便掏出了一條裝滿了黃、白、紅三色咒符的腰帶來。

隨即他將那寬大的腰帶在空中掄了一圈,直讓那些鬼卒以為是什麼厲害的武器,連忙向後退出半步。

只見他將那腰帶瀟洒的掄了一圈后,系在腰上,右手二指夾起了兩張白色的咒符,高高舉過了頭頂。

靈玉看到曹龜八那裝著各種咒符的腰帶,不禁眼角微微一跳,驚道:「乾坤袋?」

看到曹龜八的乾坤袋,靈玉心中不禁一陣驚疑。

乾坤袋可是傳說中天地間的絕世珍寶!

據說它本是一碌碌無為的無名道士偶然獲得,曾經用過一段時間,裡面的乾坤無人能知,誰也不了解這東西有多少種能力。

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曾經傳言這乾坤袋,最終引來了天帝的嫉妒,被收回珍寶閣。

可是為何,現在會出現在曹龜八的手中?

這個男人,真的只是一個算命先生這麼簡單嗎?

「呀!呀!呀呀!!急急如律令!神兵在我手!!」


只聽曹龜八哇呀呀的亂叫一氣,念了幾句莫名其妙的咒語,隨即一道乳白色的火焰便從他指尖處冒出,將那兩張白色咒符瞬間燒成灰燼!

嘭!

就在那咒符被燒盡的同時,突然一陣白煙憑空爆發出來,將曹龜八高舉的右手完全籠罩其中。

可是在白煙散去之後,將他圍住的那些陰兵都驚呆了!

只見曹龜八的手中,居然憑空多出了一隻白色大旗!

那大旗倒像是客棧門口的招客旗,掛在一根不知道是什麼木料製成的血紅旗杆之上。

而在那四方形的大旗之上,畫著一個令人眼花繚亂的陣式!

在那陣式中間,用鮮紅蒼勁的筆體,寫著一個大大的「攝」字!

一見到那憑空變出來的旗子,便有鬼卒驚聲尖叫道:「是攝魂幡!」

!! 「是攝魂幡?」

此時此刻,就連一向見多識廣的靈玉,也不禁暗自留下了一滴冷汗。

乾坤袋中內有乾坤她早就知道,可是沒想到,那裡面居然還裝著早已經從世間消失的絕世珍寶,攝魂幡!

自古流傳,攝魂幡乃是陰魂最怕的一樣法寶,雖然在陽間發揮不了什麼作用,但是到了滿是陰魂的陰間,那可是極為恐怖的。

「曹龜八…你究竟是什麼人….」

只見曹龜八雙目如劍,順掃四周,隨即將手中攝魂幡一揮,直嚇得那些鬼卒連連向後退去,一臉驚愕的望著面前這毫不起眼的曹龜八。

下一刻,曹龜八忽然傻兮兮的嘿嘿一笑,「呵呵…哈哈!這回你們怕了吧!」

說罷,曹龜八便左手持幡,右手伸進乾坤袋中,竟是抓出了一把紅色咒符。

他手中那一把咒符的數量粗略一看,恐怕也有十幾張之多。

接著他將那些紅色咒符信手一揚,如天女散花,頓時令大片的咒符在空中飄飛。

隨即他右手攝魂幡向空中猛力揮動,將那些咒符全都黏在了旗幡之上。

「攝魂歷血咒!」

只聽曹龜八一聲厲喝傳來,隨即他手中的攝魂幡,便突然閃爍起了暗紅色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