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清風這麼說,神舞便凝聚力量打了出去。

那三個鬼看見這力量,都朝著珈藍他們躲藏的地方看來。

神舞從黑暗中走了出來,紅衣張揚,和那三個惡鬼簡直是一個天一個地。

「人類?」其中一個惡鬼說道。

「嘿嘿!」另外一邊的笑著說道,「看來我們今天可以多吃一點了。」

「可能不能讓你們如願以償了。」神舞冷笑著說道,「因為我是神族。」


聽到前面的還沒有什麼,聽到後面的那一句,三鬼不停留,就朝著神舞攻擊而去。

黑暗中的藍一見此,就要出去幫忙,卻被清風按住了肩膀。

藍一見此,是他感情用事了。

這些是鬼族,想要徹底消滅它們用人類的功法根本不用,到時候就要動用神界的功法,這樣一來,他們就暴露了……

「我去幫她。」珈藍淡淡的說道。

既然藍一他們不方便,她是沒什麼不方便的,畢竟她是魔界第一戰神珈葉的事情已經天下所知了!

「小心點。」這一次,鳳凰炎沒有阻攔,而是直說了一句。

珈藍點點頭,就走了出去。

此刻的神舞正被她們三個包圍著攻擊。

珈藍深知對付這些惡鬼,只能用紅蓮業火,所以並沒有使用靈力,而是直接使用了紅蓮業火。

不是每個人或者每個鬼都知道紅蓮業火的存在,所以當那三個惡鬼看見珈藍的火焰時,都大聲笑了起來。

「就憑這火焰就想對付我們?」一個惡鬼聲音嘶啞的說道。

「白痴。」神舞看著那個惡鬼冷笑兩聲,「等一下有你們好受的。」

珈藍看了神舞一眼,沒有說話。

神舞見此,拿出腰間的紅綾就朝著三鬼揮去。

紅綾上面帶了神界功法,所以這些惡鬼懼怕紅綾,便朝著後面退去。

但是在他們的後面,站立的正是珈藍。

看見那些惡鬼後退過來,珈藍雙手一揮,手中的火焰就朝著三鬼而去。

由於珈藍是在他們的正後面,所以這火焰出去,三鬼沒有一個躲開,全部都被焚燒到了。

本來以為這火焰沒什麼關係的三鬼,感覺到全身的疼痛,尖叫了起來。 不愧是鬼,叫出來的完全就是鬼叫。

就在此時,佛音的聲音響起,響徹這片森林。

聽著那佛音,所有人的面色都是一驚,全部看向珈藍。

珈藍顫抖著身子,靠樹而站,怎麼會有佛音,這種地方怎麼會有佛?

「珈藍,你沒事吧?」神舞收起紅綾,走到珈藍的身邊問道。

「沒……沒事。」珈藍虛弱的站著,後背開始出現細密的汗。

「快走,快離開這裡。」清風走過來,著急的說道。

珈藍是魔,這個地方出現了佛音,說明有佛家子弟往這邊來了。

鳳凰炎抱起珈藍就往森林的外面走去。

然而,幾人一出森林,就看到了大批的佛家弟子站在外面。

而他們的面前,是一張金色的大網。

一身雪白袈裟的雪落站在那些佛家子弟的前面,看起來乾淨出塵。

平靜的目光直直朝著珈藍看去。

清末清風和藍一見此,立刻上前擋在了珈藍的面前。

「是魔。」雪落平靜的說道。

站在他身後的那些弟子聞言,齊齊一驚,他們是來這裡抓食心鬼的,怎麼會碰到魔?

神舞上前,說道,「食心鬼已死,這個人,是我們的朋友,希望你不要對她出手。」


「她是魔。」雪落依然是那句話。

「你叫什麼?」藍一問道


「雪落。」雪落淡淡的說道。

聽著雪落的話,神舞挑眉說道,「我是神,我不想和佛家弟子動手,也請你不要為難我。」

聽著這樣的話,所有弟子都看向了雪落。

這個女子是神,但是他們身後有一個魔,這到底該怎麼辦?

「你們可是佛音寺的弟子」藍一走上前來問道。

「正是。」雪落點了點頭。

「既然是佛音寺的弟子,你們不能動這個人。」藍一冷漠的說道。

「為什麼?」雪落不明白。

「因為她是枯木的徒弟。」藍一說道。

雪落聞言,目光之中帶著驚訝,她是枯木師叔的徒弟……

「可是名叫珈藍?」雪落問道。

別人不知道,上次他為師叔療傷的時候,師叔曾經說過,他收了一個魔為徒弟,他說是很特別的魔。

「既然如此,請走吧。」雪落說完,就揮手讓後面的弟子讓開了路。

偷歡老公 ,都朝著兩邊分開,讓出了一條道路。

幾人見此,都離開了那裡。

等離開之後,雪落才對著眾人說道,「食心鬼已死,回家吧。」

「是。」

離開那裡,珈藍才放鬆了下來。


回到客棧,那些人還在大廳裡面。

神舞看了他們一眼,說道,「你們把屍體處理了吧,短時間應該不會有事情了。」

「這……這位小姐,請問一下,什麼叫短時間應該不會有事情了?」掌柜的小心問道。

這幾人剛才看見這種屍體面不改色,而且還追了出去,看的出來,不是普通的人。

「意思就是剛才的被我們處理了,短時間沒事是不知道那種東西還會不會有。」神舞說完,就拉著珈藍往樓上走去。

被神舞這麼一說,那掌柜的心裡起了盤算。

既然不確定有不有,看來他只好把這裡賣掉了…… 回到房間裡面,珈藍就脫下了外面的衣服。

神舞背對著珈藍,想起龍冥的話,神舞蹙眉,問道,「珈藍,你會像無心那樣嗎?」

珈藍聞言,脫衣服的手一頓,龍冥上次也說了無心,只不過她並不知道無心是怎麼樣的……

只是知道他也是魔。

半天沒有等到珈藍的回答,神舞有些急了,說道,「你怎麼不回答我?」

珈藍吐血,她都不知道無心是怎麼樣的,怎麼回答她她會不會變成那樣。

「你得告訴我他是怎麼樣的魔。」珈藍問道。

神舞聞言,這才想起珈藍並不知道無心,便說道,「我也是聽他們說的,傳說天地初開,神界就迎來了第一任神王,但是歷代神王裡面,第一任神王卻不是最厲害的,那時候,天地煞氣孕育出了一名強大的魔族,當時的魔王是鎮壓不了他的,但是那位強大的魔自形成以來,並沒有做什麼壞事,只是自由的行走於天地間,後來,他愛上了一名人類女子,但是當時的神界為了殺那個強大的魔,就抓住了那個女子,他親眼看著那個女子為了不讓那些人威脅他,跳下了深淵,然後,從那個時候開始,他就變了,命在他的眼裡什麼都算不上,尤其因為那件事情,好多神都隕落了,後來就連第一任神王都死在了他的手裡,接下來,接二連三的神王上任都沒有用,隱居在忘川溺水之中的神終於看不下去,阻擋了無心再一次的破壞,就在無心準備再次攻擊神界的時候,神王降臨了,他是天地孕育出的神王,掌控天地,無心最終敗在了他的誅魔劍下。」神舞停頓了一下,才說道,「珈藍,所以我想問,你會變成無心那樣,遇神殺神,遇人殺人嗎?」

雖然她沒有在那個時候出生,但從這個傳言聽來,當時的天地間是一片生靈塗炭。

珈藍聞言,有些想笑,問道,「神舞,無心一開始可有對天地做出過分之事?」

「沒有。」神舞搖頭。

珈藍拿出衣服穿好,說道,「那不就對了嗎,他會變成那樣,不都是被逼的嗎,如果不去動他喜歡的人,他不會那麼做。」

沒有絕對的好人,也沒有絕對的壞人,無心一生沒有做過什麼錯事。

而她和無心何其之像。

僅僅因為是天地煞氣形成的魔,就要被趕盡殺絕,而她,僅僅因為是珈葉的轉世,也要承受這被趕盡殺絕的命運,無心也好,她也好,他們絕對不會向命運低頭!

「珈藍,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神舞轉過身子,看著珈藍。

沉默半響,珈藍才說道,「只要他們不會把我逼到絕境,我便不會和無心一樣。」

「好,你這麼說我就放心了。」神舞說完,就笑著走出了房間,邊走邊說道,「你好好休息吧,我們明天一早還要趕路。」

珈藍點點頭,說道,「好。」

告別了神舞,珈藍就躺倒了床上,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眾人就繼續趕路了!

一路上,鳳凰炎都沒有說他們去天巫族幹什麼,珈藍也沒有問。

倒是神舞纏著藍一問了好幾次,藍一都有意避開了。

越是如此,神舞的興趣就越大。

這個姑娘不尋常 ,蹙了蹙眉,她大楷猜到了。

能讓鳳凰炎如此費心的東西,恐怕也只有鳳凰圖了……

不告訴神舞,也是擔心神舞是神界的人!

五天過後,眾人就到了天巫族。

進入部落之後,一群人就圍了上來。

出乎珈藍的意料,這裡的人不是什麼別具一格的人,而是和大陸上一樣生活的人。

穿著什麼的都是一樣。

就在此時,兩名老者和一名女子走了過來。